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恐 > 小说《超能契约书》 >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夏组第一秘法

作品:《超能契约书

  巴萨机场,苏值看着拥挤的机场,显得有些迷茫。』』
  此时国内已经派来了撤侨的运输船,但是两人却不是回国,而是去马来西亚。
  但是现在的机场嘛…
  “印尼人很贪的,如果是中国人,他们会问你要很多小费,如果带着东西,还会要更多…”苏值说道:“要不还是坐船好了,毕竟距离这么近…”
  “那怎么行!”宋衍摇摇头:“既然他专收国人的小费,那更不能放过了,你别忘了我们组织是做什么的!”
  他掏出一张符纸随手一画然后递给苏值:“我再教你一个配套的口诀,到时候用这个符他们就看不见我们了,我们不仅不掏小费,机票钱都不用掏!”
  “真的假的?”苏值看了看手上的符纸,完全看不懂写的是什么。
  “口令就是: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要一直说,不能停!”宋衍郑重的指示道:“把符放在胸口,走吧!”
  苏值江信江疑的把符放在胸口,一回头又问:“这样真的行?”
  宋衍点点头:“我从不骗人!”
  苏值看了看手中的符,又看看关卡那里的一个印尼检察,很干脆的带着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势走了过去。
  宋衍在后面笑笑,也跟了上去。
  让苏值惊讶的是,那印尼警察真的没看到自己!
  苏值还好奇的用手在警察面前晃了晃,那人依然没有反应!
  好厉害!
  苏值感叹着念着咒语,两人上了飞机,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架飞机还没有客满,两人终于不用站一路了。
  一小时后,飞机到了吉隆坡。
  此时刚刚经过一番洪水袭击的吉隆坡还有些混乱,街道上的淤泥都还没清理干净,临街的店铺也有些破败。
  “临街怅晚,水火又无情,最上川…”苏值摇头道。
  “你说什么?”宋衍问。
  “没什么…”苏值忙回答:“前面就是农业部了…”
  叶立原是华人,但他的妻子是正儿八经的马来人,但是儿子的民族,还是后来改的。
  2o世纪7o年代时,因为华人党派马华公会在选举中占据了优势,加上当时国内的对外政策等等一系列因素影响,现在的马来执政党巫统就策划动了一场暴乱…
  当然在现在的说法,可能就是说马来族和华人的民族矛盾,其中没有政治影响,当然这种话有多少人会信那就不多说了。
  而那场暴乱后,马来现在就变成了“马来”人统治的国家,而反对党则从马来联邦分裂,成立了新加坡。
  “你说这些我都没听说过…”宋衍听着只感觉万分的愤慨。
  “百度上就有的…”苏值笑笑:“不过一般的国人也不会关注这些,如果我不是来新加坡留学,我也不会知道…”
  “其实一开始在印尼我也不想出手救人的,但是挨不过这个老医生的请求…”苏值说道:“印尼这个国家,也不怎么样…”
  宋衍静静听着,苏值好像是沉默了几十年,终于找到了一个知音一般,逮到一个话题就往下狠聊。
  “你可能是长久呆在国内不了解,别看我就在新加坡留学,但是如果不是必要的话,我都不会去周围的国家…”苏值说道:“他们对华人的态度,也就近几年才好了点,那也是因为我们国家强大了,他们害怕了…”
  两人说着,已经到了一栋政府大楼前。
  “你准备怎么做?”苏值问道。
  “他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我有太多办法让他就范了…”宋衍笑笑:“你说,让叶立原老先生亲自跟他儿子说怎么样?”
  叶立原自然是没法开口的,毕竟他儿子又看不见,但是宋衍象音的能力,太适合装神弄鬼。
  叶春明是马来农业部的副部长,63年生的他今年已经53岁了,但是依然精神矍铄,壮志不已,毕竟他还有12年才退休呢,万一就做到部长或者总理了呢!
  当然在苏值这个局外人看来他到这个副部长已经顶天了,想再进一步是基本没可能了。
  毕竟别的官员虽然只知道贪污享受,但是他们不傻,叶春明的父亲是远征军后人这种事只要有心就能查出来,之所以留着他其实就是做一个吉祥物的作用,让国内那些华人看着,有个盼头。
  如果真的一个华人官员都没有,那说不准华人全跑光了,马来的经济怎么办…
  “你是不是很生气?”苏值看着握紧拳头的宋衍:“是不是在抱怨刚刚的地震怎么不再大点,最好把这几个国家全淹了…”
  宋衍默默看着他,这孩子,太懂人心了…
  苏值摇摇头:“其实我觉得都还好,有这样的邻居,你想想,万一菲律宾印尼马来越南人都像霓虹韩国一样,那咱们还不得头疼死…”
  一阵凉风吹过,正在办公的叶春明忽然打了个寒颤。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他又起身把窗户关上,最近的天气,可真不怎么样。
  但是回头要坐下时他却一愣,然后努力擦了擦眼睛,然后轻轻的喊了声:“爸?”
  一头银,却没多少皱纹的叶立原,带着一双黑色眼镜,身着黑色的西装,这副打扮,叶春明简直太熟悉了!
  这就是叶立原去世时他亲手帮父亲穿上的!
  他是个孝子…
  “你还有脸认我这个爸爸?”叶立原开口说道,他手中乌黑的手杖敲着叶春明的办公桌,出当当当的响声:“我遗嘱里怎么写的?把我的遗骨送回国!”
  叶春明一愣,虽然是鬼魂,但是毕竟是自己父亲,他不相信父亲会害自己所以也不怎么害怕,但是父亲的这句话却让他犯了难…
  “爸,别为难我好吗?”他回答道:“我现在是马来的一个部长…”
  “你的苦衷?”“叶立原”敲着地板:“你是我儿子!你就忍心你的父亲尸骨流落在外不能落叶归根?”
  “语气不对了…”苏值连忙提醒:“叶先生不怎么爱用成语的…”
  “哦哦我注意一下…”宋衍说道。
  “频率,频率,叶先生敲手杖的频率是四川民谣槐花几时开…”苏值又提醒。
  “我哪听过槐花几时开?”宋衍无语了:“再说你要设身处地的想,你平时注意过你父亲喜欢抽哪个牌子的烟么?”
  苏值脸一红,他还真没注意过。
  “你可能连你女友的经期一天不差的记下来都记不住老爹的生日,天下儿子都一个德行,他又怎么可能注意他老爹敲手杖的频率。再说他们一个是医生一个是大官,平时联系肯定也少,他不可能注意他老爹的说话习惯的!”宋衍信誓旦旦道。
  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功课做的不到位的。
  不过场中的局势展的让他有点看不懂了…
  叶春明的确没注意他父亲的小细节,见到父亲的“鬼魂”不仅没怀疑,反而在很短时间的惊讶后就恢复过来,然后开始跟父亲拉家常…
  更可怕的是,这边的叶立原借苏值的口告诉宋衍,他也很想跟自己儿子聊聊…
  “活着的时候都忙,等想聊天时一下子病,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叶立原有些唏嘘:“难得这里有机会…”
  “你这能力真的麻烦…”宋衍叹了口气,按道理苏值这能力也算是一种能力,但不知道是因为太弱还是怎么,反正契约书是没反应。
  但这世上有能力的人本来就少,大大都说自己没见过,他只能见一个拉一个…
  两人就坐在叶春明办公室里的待客沙上,但是宋衍直接布下幻境,所以叶春明看不到两人,但是两人却能看到叶春明和“叶立原”的谈话。
  但是越看,两人就觉得希望越的渺茫。
  虽然里面是叶立原在说话,但是实际上控制叶立原的却是宋衍。
  而宋衍显然不是什么健谈的人,这点从他跟谁聊天都是单刀直入就可以看出来。
  但是叶春明是什么人,一个官僚!
  这是一个随便什么回忆开场都能讲一两个小时的神奇物种,加上为了弥补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这人彻底化身为话唠…
  不是有歌么,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
  然后他就一直掌控着话语权,并且他真把这个叶立原当鬼魂了,还跟自己死鬼老爹讲了不少哀怨,还有工作中不便透露消息的机密。
  宋衍顺手就给了国安。
  虽然收获不小,但是,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啊…
  夜晚,华灯初上,宋衍和苏值站在路边,肚子整齐的咕噜噜叫了起来。
  “先吃点东西吧…”宋衍说道。
  苏值点了点头。
  一家华人餐厅,两人随便点了些吃的,宋衍想了想,说道:“要不,你一个人解决?我这还有事儿呢!”
  “哎你可是我的组长了怎么能说跑就跑呢…”苏值无语,不带这样的啊…
  “但是你也看了,那个叶春明不好搞啊,他老爹都站他面前了,他不仅不害怕还跟个死鬼聊天…”宋衍摇头,真没见过这样的人,马来是不是宗教氛围太好了,看到一个鬼都不带尖叫的…
  苏值幽怨:“你这么神通广大都没办法,那我想完成这个都不知道要什么年月了,要不我就留在这等那个叶春明死了,然后把他们爷俩的骨灰一起带回去…”
  宋衍摇摇头,那叶春明寿命还有21年,苏值才11年,指不定谁给谁收尸呢。
  “看来,我不得不使用绝招了…”宋衍叹了口气。
  “什么绝招?”苏值眼睛一亮,他一直觉得那个隐身的秘法就强,他已经把符都藏好了,准备以后逃票用。
  宋衍脸色不怎么好:“其实这个绝招是我们夏组的第一秘法,因为太过强大,我原本从来没打算用的…”
  苏值更好奇了…
  宋衍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专属电话,找到一个号码,然后打过去。
  很快,电话接通,宋衍整了整嗓子,弄出一副哭腔,然后说道:“王秘书,我这有难啊,求支援…”
  苏值看着这个所谓的第一秘法,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这就是你说的第一秘法?”
  宋衍点点头:“当然了,你要清楚,你现在是夏组的人,夏组可是国家部门。我们背靠国家,做什么事情完全不需要自己单打独斗,不仅费脑子,还伤自尊…”
  苏值看着一脸自豪的宋衍,眼神撇的有点歪…
  “哎你难道没听说过么,男人的拳就是权,出拳即出拳?”宋衍问道。
  苏值依然是那副表情…
  宋衍无语了,他能力是强,但是很多不方便单独对叶春明使用的,毕竟他又不打算杀了叶春明。所以遇到叶春明这么个人就有些力不从心,但是苏值是自己的第一名组员,他要是对自己没了信心,那乐子就有点大了…
  “要不,我再让你看看第二秘法?”宋衍问道。
  苏值默默看着宋衍。
  宋衍不以为意,伸手画了几个圈,然后往天上一弹…
  苏值不明所以。
  不过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一阵寒意袭来…
  要知道,这里可是热带,即使现在是冬天,是晚上,也都有三十多度的!
  但是,外面…
  是雪花?
  苏值惊讶的看着宋衍,比划了一个口型:“你弄的?”
  宋衍点点头…
  苏值看看宋衍,再看看外面的雪花,一时间竟有些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