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恐 > 小说《超能契约书》 > 章节列表

第七章 间桐,远坂

作品:《超能契约书

  大概有人曾经说过,死亡只是另一段生命的开始。』
  宋衍并不能体会到这句话之中蕴含的洒脱无奈或者悲哀,因为他虽然知道自己在体验死亡,但是另一种感知却在告诉他,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离开这个状态。
  在这个状态下,宋衍的思维前所未有的清晰,以至于即使四周都是黑暗,他依然能够感觉到,前方有东西在吸引着它。
  既是所谓的根源
  宋衍不再等待这种拉扯自己的力量把自己拉过去,而是直接瞬移到了那东西附近。
  他看到了一片无形无质色彩斑斓的霞光,仿佛是宇宙初生时诞生的那点光芒
  “这就是,根源?”宋衍好奇的看着这个东西,他能感觉到这片霞光中蕴含的信息量,如果真的有人达到了,他就可以接受其中的信息,进而掌握一部分型月世界的规则。
  那种境界,大概是处于玄幻世界的圣人级别,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只不过因为型月世界本身没有洪荒那么高级,所以自然这个圣人也比不上那边的圣人。
  这么个所有魔术师都在期待的东西就在宋衍面前,触手可及,但是宋衍却没有动手,因为一旦触碰,这辈子就无法和型月世界脱离关系了。
  “我知道你想晋升,但是你从我这里是得不到答案的!”宋衍淡淡道:“幻想世界的路,你得问你们幻想之神”
  他现在的这个过程,并不是得到直死之魔眼所必须的,反而是型月世界的根源在主动拉宋衍进来。
  它感受到了宋衍身上高等世界的气息,而万事万物都有进化的本能,所以它就把宋衍拉了进来。
  根源没有回答,但是束缚在宋衍身上的力量却是消失了。
  宋衍无奈的笑笑,这个根源很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在抱着大人的腿要糖吃。
  它却没有想过,万一来的是一个邪恶的存在,会不会在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受到侮辱时,直接抬手把它灭了?
  可能没有自主意识的根源根本想不到那么多。
  睁开眼睛,宋衍看到整个世界都多出来了一点色彩。
  已经过时的死神之眼和直死之魔眼融合了,加上宋衍本身的等级附加,现在宋衍的直死之魔眼可以看到生命,非生命甚至概念的死,只要宋衍清楚这个概念的具体含义。
  比如一个古人压根没有重力的概念,自然看不到重力,但是现代人知道,自然也就看得到。
  直死之魔眼,很适合全知全能的大神。
  比如宋衍,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什么东西是他不了解的了。
  他也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因果线,即使是隔着数个世界,这些线依然没断。
  还有一根链接着旁边两仪式的线,倒是黑桐干也和苍崎橙子身上没有。
  宋衍掏出一把匕,然后一刀斩下。
  这根线应声而断。
  宋衍忽然就感觉身体轻松了一些,再看向两仪式时,他就现刚刚所有的记忆都在,但是自己对两仪式的所有好感都消失了
  他就像在看一个他了解对方的一切的陌生人,就像在看一部丝毫没有代入感的电视剧,主角死不死都不会引起他的情绪波澜。
  这时候,应该伤感一些的吧
  但是他连伤感都没有,因为伤感这个情绪依然是来自荷尔蒙,但荷尔蒙的分泌被宋衍停止了。
  挥挥手,拜别了这三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宋衍来到了冬木市。
  即使能够控制情绪,因果依然能够影响宋衍的感觉,这足以证明因果是个多么强大的东西。
  而枪兵手中,可是有把可以逆转因果的破魔的红蔷薇。
  圣杯战争,就是由七个王爵啊呸,是七个魔术师和他们的七个从者战斗起来,争夺一个能够许愿的圣杯的游戏。
  对宋衍来说,这的确是个游戏,毕竟七龙珠都见过还用过,你能期待宋衍做出什么惊讶的表情呢?
  只是一个只能许下一个愿望,还有很大限制的杯子而已
  再说,里面有着赫赫威名的王啊什么的,细数起来还真不怎么样
  就一个大贤良师也是个掌控过百万兵的人,其他王哪个有他这么多?
  当然吐槽一下就可以了,有些事情该做还是要做的,比如,弄死某个住在虫子里的老变态。
  间桐樱只感觉身上突然一阵轻松,她茫然的睁开眼睛,却现自己身上的刻印虫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地下室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淡紫色长袍的青年。
  “没事了,出来吧”宋衍喊道。
  间桐樱茫然的点了点头,宋衍有些无奈,一伸手,又把还在仓库指挥兰斯洛特战斗的间桐樱夜扯了过来。
  别看距离很远,但在思维维度上,两个地方之间的距离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此时的间桐樱夜已经吓的快要疯掉了,他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势,身后直接出现一个黑洞,然后一只手伸了出来,直接把他拉了出来
  他都已经准备好不及大家直接使用令咒召唤兰斯洛特的准备了,但是转身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间桐樱,就在他身边。
  他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此时的间桐樱夜浑身湿透,头乱糟糟的,不过三十多岁的人已经满头白皮肤褶起,这就是常见的好人们。
  而造成这一切罪恶的远坂时臣却是西装革履的坐在自家地下室里喝着上等的红酒,享受着上等社会的愉悦。
  就是这么不公平…
  宋衍伸伸手,又把这位也拉了过来。
  远坂时臣还没搞清楚生了什么事,一只拳头已经打了过来。
  是间桐樱夜的拳头。
  砰!
  这只拳头直接打在了时辰脸上,远坂时臣连连后退了几步,然后吐出一颗牙齿。
  “间桐樱夜?”他皱眉看着这个隐藏在帽衫里的男人,又扭头看向地上趴着的小姑娘。
  此时的间桐樱看到了父亲,却未像其他小女孩一般对父亲撒娇,而是惊恐的后退了几步,然后捂住了脸,小声的哭了起来。
  “看到了么,时辰,她可是葵的女儿啊!”间桐樱夜吼道。
  远坂时臣皱了皱眉,淡定的从口袋掏出一张手绢擦了擦嘴角,然后看向声嘶力竭的间桐樱夜。
  魔术师,时刻要保持优雅…
  砰!
  间桐樱夜又一拳打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