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恐 > 小说《超能契约书》 > 章节列表

第五十八章 离开的时机已到

作品:《超能契约书

  “这本书…”纲手看着言子编的书,现还真不知道怎么评价为好。
  “怎么了?”言子问。
  “要说用处肯定是有的,不过或许不会像你想象中的那样大…”纲手想了想,道:“算了,我会找人联系下的…”
  “哦…”言子点点头。
  说起来,这种类属于民间秘方的的东西,的确不像是言子想象的那样功德无量,毕竟年轻人生病一般也可以很快痊愈,而重大的疾病,他们或许也不会相信秘方这种东西。
  “聊胜于无吧…”言子淡淡道。
  “你是不是很闲啊…”纲手说道:“要不,我给你个任务?”
  “什么任务?”言子问。
  “下忍毕业考试!”纲手道。
  “诶?还有这东西?我能去?”言子问道。
  “你是想当下忍呢还是想当中忍?”纲手问。
  “如果可以的话,我压根不想当忍者…”言子道:“每天这样悠闲多好,当忍者还得到处奔波杀人放火…”
  “你既然这样想,我也就不勉强了…”其实言子一直以来也没展示过自己的天赋,所以到现在为止知道言子实力的,也就一个纲手一个佐助而已…
  至于说打赢水门,那靠的是关节技,而这东西大家都以为是纲手新研究出来的,还没往言子身上放。
  一次医疗职业水平测试后,紧接着就是掌仙术的测试,最初参加训练的三百人经过两次测试后居然还剩了两百七十多人…
  这两百七十多人,以后基本上是不会再被淘汰了,毕竟会一个掌仙术,在战场上的作用已经很大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没完没了的教学,还有新知识的传授了。
  纲手不得不付出几十倍于教导言子的精力来教导这些中忍,好让他们尽快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医疗忍者。
  而这个时间,一晃就是两年…
  十二岁的言子在身高上陡然又长高了一节,这个年龄段女生的育度本来就不是男生要快一些的,更何况言子还在坚持练习海军的锻体术…
  她现在的实力,其实就忍界来说应该也有个特别上忍,但是到目前为止大家还都把她当成纲手的小跟班。
  这一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玖辛奈要毕业了…
  所以在玖辛奈的央求下,言子表示自己可以去看看…
  木叶忍者小学第也不知道多少届,这一届毕业的学生就有著名的猪鹿蝶,波风水门,漩涡玖辛奈,万年下忍迈克戴等等一系列名人,言子在这里看着么,都有种在创造历史的感觉…
  “你们都是木叶的未来,火之意志的传承,就要靠你们了!”猿飞日斩站在台子上,中气十足的演讲着。
  “话说鸣人那一届为什么不演讲呢,是威望已经高到不在乎了?”言子从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这个老头,毕竟各种贴吧帖子中分析他的阴谋贴简直不要太多。
  这时的毕业考试还是很严谨的,不仅有三身术测试,还需要忍者对战…
  就是毕业生要跟前一届的中忍手下撑个一分钟,当然这些中忍肯定是会放水的。
  当然也有些是不需要对手防水的,还有可能直接将对手打败,不过一年也出不了几个就是了…
  “哎哎我在这里!”玖辛奈看到了围观群众中的言子,忙举起手喊道。
  言子摆摆手示意自己看到了,玖辛奈立马心满意足的站好了,又没好气的往身边看了一眼,道:“哼哼,羡慕吧…”
  波风水门尴尬的笑笑,他还真挺羡慕的,因为他是战争孤儿,连父母都没有…
  玖辛奈原本也是一样,不过现在有了表姐外婆还有个姐姐…
  “她不做忍者吗?”水门对两年前这个一招制服自己的女孩还是很有印象的,看她现在还在看台上,身上穿的也不是忍者的衣服,就有些奇怪…
  “我也不知道,再说了她会医疗忍术啊,为什么一定要当忍者呢…”
  水门笑笑,这里还有个很奇怪的逻辑,会忍术就一定要当忍者么?
  “再说,她的梦想,好像是唱歌来着…”玖辛奈说着就感觉有些奇怪,这两年也没怎么听言子唱歌?
  “对啊,我不是记得你说的要用歌声让世界更美好?”小五问道。
  “这两年不是忙么…”言子笑笑:“再说我一个弱女子,能大张旗鼓在外面唱歌吗,很危险的啊,我肯定要有一定的实力后再说…”
  “那你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吧…”小五说道:“木叶即将生大战,到时候你想这么安逸都不可能了…”
  “我可以离开木叶啊…”言子笑道:“反正我连忍者都不是,想走就走没人可以束缚我…”
  她之所以还留在这里,是因为她想带走一个人…
  中忍考试已经开始了,只不过这个层级连灵级都不到的战斗,实在提不起言子的兴致,她在场边看的都有些哈欠连连了…
  “算了,反正都要离开了,还在这弄什么羁绊呢…”言子摇摇头,翻身就离开了观众席…
  “诶,这时候居然还有人离开?”一头白的自来也比赛看的也很无聊,自然就挥老本行,看看哪里有美女,这下自然就注意到了言子。
  猿飞日斩好奇的看过去,也看到了只留下一袭背影的言子:“哦,这个姑娘我认识,她是纲手的徒弟呢…”
  “诶,纲手也收徒弟了?”自来也很惊讶,他这才刚刚教完长门三人组回来,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是啊,叫白石言子,在医疗忍术上的天赋还是很好的,不过不愿意做忍者…”猿飞日斩摸摸胡子:“毕竟是纲手的徒弟嘛,谁能勉强她…”
  “是这样么…”自来也点点头。
  “说起来,大蛇丸也看中了一个叫红豆的小姑娘…”猿飞日斩说道:“你这次回来,是不是也应该带个徒弟?”
  “我啊,不要了吧…”自来也挠挠头,他刚教了三个徒弟,还想休息一下的…
  “不用多说了,看见下面那个金色头的没有…”猿飞日斩指了指波风水门:“平民出身,战争孤儿,又天资聪颖…”
  自来也点点头,他懂猿飞日斩的意思…
  这样的孩子,需要一个长辈来引导他走向正确的道路…
  说起来,那个蛤蟆也教导过他,好像有个金色头的,会是救世主?
  他眼角一瞥,又看到了观众席上看的正乐呵的绳树…
  “怎么这么早回来?”纲手指挥着一群人把一只受伤的野猪放在烧烤架上,一边问道。
  “师傅,我想离开了…”言子很干脆的说道。
  纲手动作一顿,然后就有些黯然。
  “我早就知道的…”她叹了口气,道:“有什么计划吗?”
  “我听说自来也教了三个徒弟,有改变这个世界的想法,我想去看看…”言子直言不讳道。
  纲手自然不知道那三个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不然肯定现在就把言子的腿打断。
  “为什么是他们?”纲手很奇怪:“那家伙教出来的弟子,会靠谱吗?”
  “再说,改变世界什么的,在木叶不一样可以吗?”
  “可是…”言子该怎么说,木叶是个正派的地方,有小五在身的她不适合这种成长方式?
  在木叶,没有功劳的话想得到一个忍术是真的难,除非你有写轮眼,到处抄袭人家的…
  但是加入晓得话,别说是佣兵任务重可以到处抢,就长门本人对忍术都不是很吝啬的…
  象转之术,幻龙九封尽,这可都是s级忍术,其他什么轮回天生万象天引地爆天星,搞好关系的话他未必不会传授…
  虽然拿过来自己不能用,但是可以兑换东西啊…
  但是在木叶么…
  “算了…”看到言子的犹豫,纲手叹了口气。
  自两年前言子表示自己不愿意加入木叶当忍者后,她就知道了言子对这个村子没有归属感。
  甚至于她眼中的疏离感都是可以直接看得见的…
  “他的那三个弟子,当初我也见过…”纲手说道:“他们能改变什么世界,我是不相信的,但既然你绝意离开,我也不会阻拦…”
  “今晚,我会把自来也叫到家里来,到时候让他告诉你他们那几个弟子都去了哪里…”
  言子点点头。
  为什么这个时候离开,自然是因为这时候,自来也回来了啊…
  “纲手,我才刚回来你就想我了?”自来也的嗓门很大,当然来的豪爽走的也豪爽,他是被纲手一拳打出去的。
  “你再这样,你就不要来了!”纲手不耐烦的说道。
  “那什么,三年没见了嘛,情不自禁…”自来也尴尬的笑笑,又冲言子打招呼:“这就是你的弟子吧,叫言子吗,你好啊…”
  “额,你好…”言子点点头。
  “你在雨之国,不是教了三个弟子么,他们现在怎么样了?”纲手问道。
  “这个,我也是刚刚和他们分别…”自来也说起弟子倒也来了精神:“他们三个都很努力,关键是天分也不错…”
  想起那双眼睛,那何止是不错啊,震惊忍界都很轻松的吧…
  “对了,你怎么问起他们了?”自来也问道。
  “我这个徒弟也想改变世界呢,她想去帮你的那三个徒弟…”纲手指了指言子。
  “额,你?”自来也倒是不惊讶言子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徒弟,毕竟纲手是知道的。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自来也问道。
  “在木叶太无聊啊…”言子笑道:“我也想出去看看,但是一个人上路又觉得很危险,如果有几个人照应的话应该会很不错吧…”
  “这倒是…”自来也点点头:“年纪轻轻的是应该出去闯闯增长些见识…”
  “你说什么呢!”纲手瞪了他一眼…
  自来也忙挠挠头,就当刚刚的话不是他说的。
  但实际上教导弟子这三年,他真的有种乐不思蜀但感觉。
  没有战争,没有纷扰,在这个世界上自由自在的多好…
  他还真希望有一天可以闲下来,四处看看忍界的风景,然后把自己看到的写成个小说什么的…
  此时他怀里就有本《坚韧毅力忍者传》,是他看三个弟子训练有感而写的书…
  “你想让他们照看你么…”自来也一拍胸口:“这个简单,我给你写一封信你到时候带着去就行了,他们现在应该刚回雨忍村…”
  “我的徒弟你可不珍惜,说让出去就让出去,路上碰到强盗了怎么办!”纲手骂道。
  “我实力很强了啊师傅…”言子笑道:“一般的强盗什么的,我轻轻松松就能打败的…”
  “还是找个人护送你一下吧…”纲手还是有些不放心,道:“旗木朔茂最近应该是要去土之国出任务,你就跟他一起出…”
  言子点头。
  “不过…”纲手想了想,又取出一个卷轴:“你试试看,能不能在这上面写下名字…”
  “诶,这个是蛞蝓仙人的通灵卷轴?”自来也有些惊讶,蛞蝓不像蛤蟆,她选契约者可是很挑的,绳树都写过名字但是蛞蝓没承认。
  “我跟蛞蝓仙人商量过了,你能签约的话,有什么事情还能通过仙人给我们传递消息…”纲手道:“怪力拳和天守脚你都没掌握好…”
  言子想走时,纲手突然有点婆婆妈妈了…
  “放心吧师傅…”言子笑道:“我又不是一去不回了,没事的话我还会回来看你的啊,到时候你不是可以继续教我吗?”
  “说的也是…”纲手想想,好像是这个理。
  “你光说服我可不行…”纲手道:“跟奶奶告个别吧,还有绳树,玖辛奈…”
  “额…”言子有些无语,这个是最麻烦的。
  漩涡水户已经没几年了,她就是在等玖辛奈成长起来而已…
  现在玖辛奈已经从学校毕业了,也已经算是一个合格的尾兽载体了,所以漩涡水户要走,也就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只要把九尾给玖辛奈,她就要走…
  想到这些,言子说不伤感那是假的,什么阿猫阿狗养半年尚且有感情,何况是朝夕相处了两年的老太太…
  “你这一走,再回来估计就看不到我了…”漩涡水户喃喃道。
  “怎么会…”言子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没必要为我一个老太太伤心,我都九十岁了,怎么说也活够了…”漩涡水户哈哈一笑,道:“不过人老了,总还是要给后辈留点什么东西的…”
  言子一愣,就看到漩涡水户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来一个卷轴。
  “拿着这个,到外面去的话,也能保障些自己的安全…”
  言子惊讶的打开,就看到了四个大字:阴封印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