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恐 > 小说《超能契约书》 > 章节列表

第七十四章 刺杀

作品:《超能契约书

  “说起来,我长这么大,都还没出过火之国呢”绳树看着路上的景致,好奇的说道。
  “我也没去多远啊”言子道:“也不过是雨之国和火之国两个地方而已”
  “但是你一个人在雨忍村做到影这个地步,肯定也是很不容易的吧”绳树道。
  “呵呵”言子笑笑,这个问题,说起来也没那么难,毕竟自己是开了挂的。
  “等等”她突然拦住了绳树。
  “怎么了?”绳树问道。
  “不出来么?”言子看向前面
  “有杀手!”绳树也紧张了起来。
  此时埋伏在一旁的杀手就尴尬了,这是怎么被发现的?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只有两个人而已
  迎面而来,又是手里剑,好吧,这招很没有新意。
  言子随手把手里剑拍飞,微微一侧头,又躲开了刺过来的长刀,接着冷笑道:“你们还真是奢侈,这种刀术居然小喽蓟岬拿础
  “我们可不是小喽蹦侨怂档溃砗笥痔隼戳巳鋈恕
  三个上忍,一个,医疗忍者?
  这种配备,有些奇葩啊、
  “你们是什么人!”绳树厉声问道,这里还没出火之国地界呢,居然就有人来暗杀了,是哪边的人?
  “上!”暗杀者没有废话,,两个上忍直接缠向言子,剩下的那个攻向绳树。
  “果然,真的是想走都不让么”言子冷冷一笑,衣袖一摆,两个忍者手中的刀就撞在了一起,他们还没调整回来,就看到眼前一花,整片的橙色占据了整个视野。
  “是衣袖!”虽然没见过用衣袖攻击的手段,但是两个人的反应倒还不慢,直接后退的同时顺着衣袖的纹理准备切开,但是灌注了查克拉的衣袖,哪里是这种破刀就能割开的
  “云袖舞”言子不是在战斗,而是在实验自己的新招式,这兑换来的武学到现在基本上还没用过,因为一直以来也没有战斗的机会,正巧这两个上忍战斗力不算弱,又不算太强,正好练招。
  两个上忍现在算是倒了大霉,他们迫于身份不能使用招牌的忍术或者招式,但是现在的招式又被这个衣袖给完美克制了
  这是什么,以柔克刚?
  “水遁,水障壁!”绳树这边,他们战斗的声势可就好看多了,现在的绳树不过是一个中忍,但也就是执行任务太少的缘故,实际上他的查克拉量和使用上,已经当得起一个特别上忍了。
  但是他的对手,这是个火遁忍者?
  “火遁:火凤仙之术!”一朵朵火焰沿着丝线蔓延向绳树,绳树惊呼:“宇智波家的人?”
  但是看看这眼睛又不像啊
  火凤仙之术虽然是宇智波家的招牌,但也不能说就是宇智波家独有,见这个刺客不承认,绳树也不多说了,咬着牙硬钢
  “木叶烈风!”
  “风遁,裂波掌”
  “到底是,怎么回事”绳树一边勉力支撑着,一边思考着,但很快一道风刃就擦着额头过去了。
  不能走神,他的实力强于我,走神的话会死的
  但是,才一个就这么困难,言子那边,可是面对了两个!
  刚想到这里,他就听到旁边一声大吼:“还在那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啊!”
  “怎么回事?”那个医疗忍者无语,你们两个大汉还打不过一个小女孩么?
  大汉怎么了,你这么说,你就是歧视小女孩咯,但是这个小女孩,明明很厉害啊!
  如同幻影一般,言子在两人中间穿来穿去,两个忍者都看不到人,只能看到远远落在后面的那条橙色的,衣袖?
  为什么衣袖会这么长啊喂!
  好吧,其实上面的话都是作者脑补,两个忍者已经是在骂娘了,但是他们还没学会吐槽这种高级技能
  “好了,差不多了”言子终于站定,两个忍者一阵惊惧,打到现在他们如果还不知道言子的实力那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看到言子不再阻拦,他们两个一人一边就要逃走,但还未走出一步,就感觉胸前一痛,接着全身的力量就在缓缓流逝了
  “啊!”那医疗忍者看着倒地的两人,然后惊恐的拿起了手中的医疗箱,道:“那什么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我就是来山中采药的,但是被他们抓住了”
  “额”言子一愣:“但是他们刚刚向你求助了吧”
  “我是跟他们说我也很仇恨千手家,希望能帮到他们”忍者很是勉强的说道:“我就额”
  他话音未落,就感觉到一阵锋锐直接划过了自己的身躯
  “为,为什么”为什么不听我说完,为什么不相信我?
  言子耸耸肩:“抱歉,我对情绪的感知很敏锐”不知道是见闻色霸气带的被动,还是灵灵果实的被动,她现在是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情绪的。
  紧张,不安,焦躁,烦恼,忧虑,自卑
  那个说着自己是被胁迫来的医疗忍者,心中的情绪不是恐惧怨恨,也不是期待渴望,而是,窃喜?
  这个情绪,可不怎么正确啊
  “哟,还在打”言子扭头,就看到已经打到远处去的两个人,很难为绳树居然能撑到现在,不过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了。
  “替身术!”看到自己的技能落空,绳树心神大乱,他能坚持到现在,靠的不是什么战斗技巧,没上过战场的他基本上是毫无技巧可言的,他靠的是自己体内数量庞大的查克拉,和熟练的范围忍术,前面的一阵挥霍后,到现在他已经很难再维持之前的高强度战斗了,也因此他的对手,也开始步步紧逼了。
  直到现在,形成了一个绝杀的局面。
  “到此为止了!”那个忍者说着,抬起刀,一刀伸出!
  叮!
  刀尖撞上了一只漆黑的手掌。
  “这是!”忍者惊愕的看着这只手掌,这是什么新型的血继限界么,为什么之前一点情报都没有?
  还有,她怎么会过来支援的,另外那两个人呢?
  “他们已经死了啊!”言子笑眯眯的说出了他还在疑惑的答案:“当然你也不用害怕,反正很快,要轮到你了”
  忍者一愣,就听言子一声大吼:“鎏金闹开挖苦列!”
  淡绿色的长刀,如同晨曦下的树叶,散发着充满生命气息的光芒,然后,一刀斩下!
  这名忍者勉强抬起自己的手里剑,但是面对龙一文字,却连丝毫的迟滞都没有
  一刀,连人带手里剑,直接碎成四节
  “好厉害!”绳树赞叹的看着这一幕,此时仗剑而立的言子,在他看来是那么帅气
  再对比一下自己,简直
  啊
  绳树突然摸上了腰,这里曾经被火焰擦伤过,还不只是这里,背上,手上,甚至额头上也有些伤口。
  “别叫了,我给你治疗”言子随手一招,那医疗忍者落在地上的治疗箱就被她抓了过来。
  “这”绳树抿了抿嘴,看着言子抓起自己胳膊用起了掌仙术,脸上不知不觉得就带上了一抹粉红。
  “你真好看”他突然道。
  “想都别想!”言子瞪了一眼绳树:“到了雨忍村,我可以给你介绍许多”
  “额”绳树勉强点点头,心中却想着是不是她已经有爱的人了?
  这里是回雨忍村的路上,纲手回到了村子申请后很快就有了结果,三代同意绳树去雨忍村,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同意,倒不如说是方便在路上杀掉绳树?
  只可惜,这次有言子一路保护呢
  绳树挑开了这个火遁忍者的面罩,然后摇了摇头:“不认识”
  “不是宇智波家的么?”言子看了看这个人的血脉,她对血轮眼倒不是很看重,就动态视力和复制眼而言,能修仙的人基本上都可以做到。
  就算是升级成万花筒之后那些忍术,要跟恶魔果实能力比都要差些。
  但是不羡慕是一回事,想不想得到又是一回事。
  本来没有的能力,得到写轮眼之后就有了,这不是更好么
  只可惜这个忍者好像不是宇智波。
  “他身上居然还带了本忍术卷轴?”绳树好奇的拆开了这个储物卷轴,就好奇的看到了一份忍术卷轴,是雷遁:细胞演化
  用电力刺激细胞的活性,从而增强细胞性能,恢复身体活力
  这是个不错的忍术,不过对两人来说都没什么用,恢复身体这点言子本身的功法就可以做到,而绳树,本来就有一具超级变态的身体
  不过,刺激细胞进行超高速移动的忍术,是不是也是这个原理?
  言子摸了摸下巴,觉得倒是很有可能。
  在这个人身上有了收获,两人对视一眼,又开始在另外三个忍者身上翻,不过很可惜,这次收获就小得多了,他们三个人身上居然只带着些手里剑和起爆符,连钱加起来一共才四千两
  “妈的,穷鬼!”言子撇撇嘴,道:“好了,继续上路”
  “不分析下动手的是哪边势力么?”绳树问道:“这次的刺杀是有人指使,还是因为敌对国家不小心撞上了”
  “这有什么好分析的”言子撇撇嘴,用刀术的忍村就没几个,砂忍村刚刚吃了败仗,才不会过来刺杀,雾忍的实力弱小,根本没可能派出来三个上忍出来刺杀,云忍和土忍特征鲜明,人类长相都和下面的人不一样,这点还是很好分辨的。
  所以说,刺杀的人不是其他人,就是来自木叶,甚至就是那个三代大人亲手指使的
  如果他们铁了心要杀绳树,这估计都不会是第一波
  “我们速度走吧!”言子皱了皱眉,这刚抬起的脚又放下了。
  哒哒,哒哒
  细密嘈杂的脚步声,正在迅速接近
  “怎么?”绳树忙问道。
  “1,2,31720一共26个!”言子撇撇嘴,还真是大气!
  话音刚落,二十多个忍者已经冲出丛林,来到了他们面前。
  这些忍者一个个目光坚定中带着些狂热,武器都是一把手里剑,穿的都是黑色暗杀服,脸上的面罩,头罩看起来也是一模一样的布料制成,而他们绑着的位置也几乎一模一样,
  “这种压抑,令人做呕的气息”言子撇撇嘴:“你们是根?”
  没有人回答,跟的忍者,任务为重,才不会跟任务目标多bb呢
  “土遁,黄泉沼!”几个忍者一起施法,先减慢言子和绳树的移动速度。
  “风遁,真空玉!”三个忍者赫然用出了这等高级风遁忍术,接着扑扑烁烁的一道道空气子弹就打了过来。
  “水遁!大瀑布之术!”言子连印都没结,就看到一条瀑布就这么无中生有的诞生出来,直接将真空玉淹没、
  “不愧是可以杀掉半藏的言子!”终于有个忍者开口了,但是这个声音飘忽,忽左忽右忽高忽低,绳树根本没办法判断是谁在说话,她正要出手试探时,就看到言子龙一文字出手,又是一道凛光
  血液飞溅!
  那个声音陡然停了下来。
  看来,说话的就是这个被砍死的人了。
  他的倒下让其他忍者都有些骚动,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这个队伍中居然还有个发号施令的,不过现在他已经死了。
  而他们这些忍者,本身的纪律性,也不是轻易可以撼动的
  “结阵!”面对过于强大的敌人,封印术无疑是最好的办法,但是远处五个封印忍者刚刚把卷轴展开,一道光芒从天而降,直接将卷轴打成两截
  “果然呢!”言子冷冷道:“这种冷酷的性格,压抑本性的作风,还有这种训练有素配合无间的行动力你们就是“根”吧!”
  没有人回答她。
  那么现在,是团藏在动手?
  绳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根,不是暗部的培训基地么,也是木叶的守卫部队
  为什么他们要来刺杀我们?
  我们明明已经打了招呼的!
  他很迷茫,相当之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