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恐 > 小说《超能契约书》 >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四章 求取忍术

作品:《超能契约书

  忍宗星,大筒木家族领地,当然在太衍看来也就是个小村子,顶多是大了点而已
  “小子,你从哪儿来!”须佐秀吉厉声厉色的问道。
  太衍摸了摸鼻子,笑道:“我从来处来,要往去中去”
  须佐秀吉气的鼻子都歪了,愤怒的伸出手:“你”
  手指刚刚伸出,太衍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贴到了须佐秀吉身边,同时伸出了手指
  “嗯?”须佐秀吉眼中写轮眼急速转动起来,他们写轮眼家族是从来不怕跟别人比体术的,因为有写轮眼的动态视力,任何体术在他们面前都慢的跟乌龟一样,在速度即使力量的武道界,这种瞳术直接封死了这个世界的体术发展。
  所以他看到太衍居然用体术攻击还是很开心的,真的是,得让你见识一下须佐家的力量呢!
  然而,明明晃晃悠悠的手中,缭绕着清气,他都看得清清楚楚,但,他自己的速度更慢!
  一个抬手的时间,足够这个人打到自己了吧
  “卧槽!”
  “轰”
  须佐秀吉被毫无反抗之力的击退数十米,直撞到一面墙壁上才停下来
  “你干嘛?”大筒木桃式连忙出手,一伸手间就是各色仙文密布的超级螺旋丸
  当然,他管这个叫阴阳遁?
  或者说,血继网罗
  “很有趣啊”太衍眸中神光湛然,眼神中各种文字如同瀑布一般从上而下流过
  大筒木家用的文字也是日语,所以才能和忍界的人无障碍交流,但他们用的力量,明明是另一种体系的东西,他们用在玉上,阵法上,显示出的那种黑色图案,在太衍看来,这分明就是一种直接表现大道的文字
  这种文字自然是不能写在纸上或者什么实体的载体上,而是只能写在查克拉上,但知识就是知识,不会因为载体的不同而丧失本身的价值
  尤其是这种文字,价值还要更高
  “轰”造化神力形成的盾和阴阳遁形成的螺旋丸对撞在一起,就如同乳燕回巢一般,无障碍的交融在了一起,最后如同一个气泡一般,泯灭了
  “这”桃式有些吃惊,他是知道太衍这个样子来源哪里的人,因为忍界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所以一开始她还不把太衍当回事
  但现在,这个人完全推翻了他对忍界人类的认知
  那种他连正眼都不想看的人类,能有这么强?
  “想什么呢,战斗的时候还能走神?”一个声音让他回过神,他惊讶的抬头,明明这个人还在他面前,谁在跟他说话
  “影分身术,没见过么?”太衍一个手刀,桃式躲都懒得躲,这样的招式对她这等级的人怎么可能有用呢
  然而,手刀落下后,他猛然一个白眼,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算什么?”说起来字数不少,但从须佐的抬手到太衍的突然动手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而已,这时大部分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呢
  到现在,这些侍卫们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举起枪准备上了
  “都住手!”辉夜姬不忍心看着自家守卫被虐,赶忙喊道,她这个公主离开了千年,难得还有点威信,又或许是寿命实在是太长了,数千年根本就是一瞬间而已?
  “可是,公主大人”一众侍卫担忧的看着太衍,这个人太危险了啊,明明都什么境界的高手了,居然被他一指一掌打的人事不省
  很难理解不是么,所以他们感觉公主大人还是离这个人远一点为好
  至于说什么奴隶,那个没人会当真的
  “安静吧”看了这么久热闹的大筒木信康终于开口了,他说道:“不要在这外面丢人了”
  “纯粹的政客??”太衍眯了眯眼睛,这个父亲的意思他很容易就看明白了,联合须佐家或许也就是为了让大筒木家更强大而已,但如果太衍更强,那联姻的对象换换也没什么
  带着这种想法,太衍一行人互相笑着进了屋子
  这是一栋日式的木房子,现在的用的木材倒像是从其他星球运来的,因为不像是这颗星球本地的木材。
  房子很大,但并不奢华,没有椅子,会客厅也是一张低矮的桌子,跪式的蒲团
  “感觉怎么样?”大筒木信康问道。
  “还行吧”太衍笑道:“有点冷清?”
  信康点点头:“我们大筒木家,也有六百多年没有诞生新的子嗣了”
  “哦?”抬眼有些惊讶,原来这不是须佐家的个例?
  “什么原因呢?”太衍问道。
  信康点点头:“没人知道啊”
  原本的仙人家族虽然生育力低,但好歹总数还是在慢慢增加的,但近几年,却一直没有新生儿的诞生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恐怕这个星球还能打上个几年
  说完这些,信康又看向辉夜姬:“这几千年,你去了哪里?”
  辉夜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太衍,见太衍点头,她才放下心,然后说道:“我去了第四忍界”
  “去那里做什么?”信康一愣:“神树?”
  桃式在第四忍界种下了一棵神树,但到后面他们自己都忘记这颗树的存在了,果实都成熟了几千年他才想起来拿
  “神树的果实我吃了”辉夜说着睁开了眉心九勾玉写轮眼:“然后,觉醒了这个”
  信康惊愕的抬头,看着这个九勾玉写轮眼,这东西现在须佐家都没有啊
  “还有什么?”信康问道:“数千年,你就做了这些么?”
  “我还因为元气诞生了两个孩子”一对儿父女坐那里居然聊起了家长,看来辉夜的家教虽然严格,但也不是不近人情,毕竟还能坐在一起和和气气的说话。
  太衍此时就联系到了小五:“有线索么”
  “有的”小五说道:“我猜测,就是因为六道仙人兄弟的缘故”
  “嗯?”太衍好奇。
  “他们仙人一族既然这么强大,上天就不可能无限制的让他们扩大族群,所以六道仙人兄弟开始在忍界传承子嗣时,这边的世界就开始出问题了”小五说道。
  简而言之,仙人血脉在这个世界已经太多了,但是忍界的人出生时力量又实在太弱,天地根本无法限制人类的出生,所以他就很干脆的限制了忍宗星的发育
  天道或许是拿着个渔网在控制大鱼的数量,但现在有些血脉却因为身子小,从网眼儿中钻出去了,这事儿上面哪里会依
  “他有意识?”太衍问道,如果是个有意识的天道,这么搞是要出问题的啊
  “当然没有”小五说道:“但是他们有一套固定的程序,如果程序没有按照他们规定的去走,就会启动补丁来维持原本道路的进行”
  太衍点点头,又把这件事记在心里,天道如果都是程序了,那编程的人在哪里
  太衍这走神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再回身时看向信康就有了那么些的悲哀
  任你做多少努力,仙人家族的没落也是注定的了,区别只是这个时间到底有多久,三千年?五千年?
  “对了”信康又道:“你们刚刚是不是说,你们有两个儿子”
  太衍有些愕然,他回道:“这个,是我气那个须佐故意说的”
  信康还有些失望呢,辉夜姬又道:“不过我的确有两个儿子,一个叫羽衣,一个叫羽村”
  “嗯?”信康一愣,然后就兴奋起来了:“人呢,在哪里?”
  不说多,一两个也能增加一下家族的力量了啊
  辉夜姬摇摇头,又看向太衍,她一直处于封印状态,还不知道自己儿子现在在哪里
  太衍说道:“他们,已经去世了”
  “是这样么”信康有些无语,仙人寿命这么长,实力又那么强,谁能杀掉他们?
  “是因为辉夜姬吧”太衍在一旁吐槽,辉夜姬再强,首先要承认的一点,她是个女人
  女人该有的弱点,她都有,并且因为是个强者的原因,因为这些弱点而造成的破坏还比普通人大的多
  至于说是什么弱点
  第一,就是格局
  身为一个大家族的长女,又吃掉了查克拉果实,这样的人居然因为可惜查克拉力量的外泄,这东西一下子成了看大家的东西而不爽,还要把查克拉追回来
  是不是很奇葩
  第二,看颜
  嗯,后面这个或许不算缺点
  所以,就因为第一个弱点的存在,执意让自己成为最强者,而把仙人一族最关键的修行方式留了一手,就导致了他本人活了数千年依然活蹦乱跳年轻貌美,但是六道仙人和大筒木羽村却在时间的雕琢下慢慢老去最终死亡
  母爱这种伟大的属性,没有在她身上得到一丝一毫的表现
  辉夜姬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反而觉得是理所应当,那果实中的能量是庞博了一些,她一个人吸收不完,但你也没道理直接变出来两个人把它吸收了啊,我完全可以自己留着,等以后再用是不是
  所以等她完全融合了体内的神树果实能量和暴增的查克拉后,她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要回自己的果实,自己要把查克拉果实重新提取出来,然后自己来融合
  但可惜的是,她当大小姐太久了,几乎不会打架,结果么,就是被自家儿子给封印了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信康问道。
  “不是说了么,我是他的战利品!”辉夜姬气恼的说道,她们这聊着聊着她就感觉到自家老爹的语气不对了,总有种要自己跟这个太衍搭伙的感觉
  但是他们还真不是什么恋人,而是救与被救的关系,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
  可惜,信康仍然没当回事
  两人聊了半天,充分了解了辉夜姬的过往后,终于轮到了太衍
  “我能问一下,你是来着忍界?”信康问道。
  太衍点点头:“没错,我曾经也是一名普通忍者”
  “忍者?”信康有些哑然,忍者这种东西忍宗自然也有,也倒不如说这东西本来就是忍宗由辉夜姬传过去的,不过忍宗星中忍者的地位可不怎么高啊,打仗,送粮草,刺探军情,各种脏活累活都是交给这些人干的,如果太衍是这样的人
  但是,也不应该啊,忍宗星上都没有出现过能和仙人宗族相提并论的忍者,就忍界那种穷乡下也能爬出来一条龙?
  “这次来有什么打算么?”信康又问道:“算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尽量帮忙的”
  信康不是傻子,当族长当了这么多年,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现阶段因为须佐秀吉的侮辱,两家的关系想和好估计是不可能了,而太衍年龄不大,战斗力却夸张,并且掌握有一种即使是他们都没有掌握的力量
  他是有可能创建一个仙人家族的,并且如果照这个速度下去,自己这女儿女婿说不定能够创造一个跟四大家族平齐的家族
  有这样的人联盟,只是丢个女儿过去而已,很亏吗?
  超值的好么
  太衍又看懂了他的想法,不是因为神通惊人,而是情绪,加上太衍阅历足够多,此情此景,足够他分析出信康心中在想什么了
  只可惜,自己来这里不是为了妹子的,而是为了书
  为了四大家族无数小家族家中的秘术忍术,这个查克拉文化昌盛的最大宝藏,太衍毅然放弃了妹子,决心去学习
  “我想知道,你们有没有那个”太衍认真的说道:“有没有忍术给我看?”
  “嗯?”信康一愣。
  “等级也不用太高,我就是看一些基础就行了”看信康依然是怀疑的眼神,太衍赶忙解释:“事实上,我从小就爱钻研忍术,并且很享受把忍术威力增强这个过程,我认为每一个忍术的诞生,都是一次思维的闪光,一次创造者和世界灵魂的碰撞,我享受观摩的过程,并且乐在其中”
  “这也是我实力如此之强的原因,你们是在学习忍术,而我永远在推陈出新”这当然是骗人的,太衍这么谦虚的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面对一只老狐狸,太衍觉得不妨变得中二一点,傻一点
  然后,用弱者的智慧给这些人上人上一课
  面子什么的,根本不重要,目的达成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