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恐 > 小说《超能契约书》 >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作品:《超能契约书

  八章了,三个通宵
  偏偏我最近生物钟养成,不想通宵…
  天不生夫子,万古如长夜…
  虽然这是儒家弟子用来吹捧孔子的话,但其中的道理的确是可以借鉴的,没有传授知识的人,从无到有的摸索的确是一个很艰难的工程。
  所以面对陈潇的传授,这十个禁军简直比当年老父亲声泪俱下祈求他们学习时都还要用心。
  嗯,当然也是因为陈潇挑这十个都是有上进心的良家子弟。
  十天后,陈岳怀着疲惫的心来到校场,他身后还带着几位禁军教头,统领。
  “就是这个人么?”几个教头看着不高不装,神情懒散的陈潇,这样的人能有什么本事,还来抢他们的饭碗?
  陈潇还真不是来抢饭碗的,但他不屑一顾的东西,的确对别人来说那就是香骨头,因此想不争都不可能…
  “这些人是…”陈潇问道。
  十天没见,陈岳对他的态度还冷淡了不少,毕竟陈潇的存在对这个朝廷上的官员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各种劝谏之类的也给陈岳说了不少。
  陈岳倒是没把陈潇当骗子抓起来,毕竟那几个问题他的确没有答案,就算是被当成全雍朝最聪明的大学士们,回答的答案也不是他想要的。
  但他心中终究是有了怀疑的种子,所以这次来还带上了些禁军统领,就要看看这个陈潇的本事。
  “素闻陛下找来了个有能力的教头,再下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为了不让小人蒙蔽陛下的双眼,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来试试这个教头的尽量…”这都头说的倒是好听,不过这眼睛都斜起来了,显然在打着不知道什么鬼主意。
  陈潇笑笑,道:“我也不欺负你,这样,我身后这不是刚刚训练了十个,你要不挑一个练着?”
  他话音刚落,十个禁军居然齐齐后退了一步!
  卧槽,你们要不要这么丢人?
  “大人,他可是杨家弟子,名将之后,我们怎么会是对手呢?”有个禁军悄悄说道。
  这个都头居然是个名人,这十个禁军都认识,想来是在这个禁军手上吃过亏的。
  那姓杨的都头见状哈哈一笑:“不妨事不妨事,你们放心来打,我不会计较的…”
  这不是计较不计较的问题啊,关键是我们打不过啊…
  禁军们很为难,他们虽然练了十天武,但毕竟是互相对练的,要进步都在进步,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进步了多少。
  面对曾经的无敌都头,免不了心中发怵…
  “你们是士兵,岂有不战而退的道理?”陈潇气不打一处来,想想我人民子弟兵怎么做的,就算面前是刀山火海,洪涝地震,喊着为了人民你也得上!
  现在不过是一场切磋而已,居然这么怂?
  回头我就让你们立正稍息踢正步!
  比试终于开始了,名为王方的禁军看着面前的杨怀义,心中免不了有些害怕,直到他握住了熟悉的长枪,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好在这不是真正的霸王枪,不然霸王枪被他玩成这幅怂样,十成威力也去了九成…
  “喝啊!”他鼓起勇气,终于挺枪而刺,杨怀义也是家学渊源,沙场上打出来的枪法,自有一股惨烈的气息在其中。
  不过杨怀义没上过战场,枪法是壮怀激烈,但他也发挥不了多少。
  但就这点,平时打一个不通武艺只有些力气的大头兵也够了,但这次他发现,好像不对劲?
  嗡!
  一声闷响,烟尘四起,校场中,王方和杨怀义,居然僵持在了那里!
  “都头在让我?”王方这么想着,不如没法解释,他怎么能接下都头这一招的。
  杨怀义也在诧异,王方这小子他也熟悉,以前可没这么大力气啊…
  比试继续,杨怀义不去纠结力气的问题,既然力气已经比不了,那就比技巧好了。
  我这枪法,也是杨家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放到整个将门中都是首屈一指的东西!
  不过这打着打着他就发现不对劲了,他打的很憋屈!
  他的招式未成,对手一招就来了,并且多是那种让他很是别扭的位置,不挡又不行,自己招式太慢,同归于尽都做不到。
  而王方一招一招却越打越痛快,他跟同僚对练时,因为还是垫底的那个,所以枪法上总是被虐的。
  没想到面对杨怀义时,这种情况就掉了个个儿…
  他浑然忘记了杨怀义的身份,他只知道,手中有枪,心中有气,打的十分之畅快!
  一招一时,恰如羚羊挂角,其中又隐含无量杀机,杨怀义左突右支,额头上汗滴已经浸湿了衣领,但这时候哪里顾得上擦,怕不是一下子走神就要命的哟!
  叮!
  终于,王方大喝一声,一枪挑飞杨怀义手中长枪,再一枪已经抵至他喉间…
  王方立马横枪,风姿凛冽,倒是原本嚣张跋扈的杨怀义神情颓废,还在思考这是怎么回事…
  我为什么会输的?
  唉,这就是科学的力量…
  陈潇看向陈岳,然后笑问:“如何?”
  “这…”陈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陈潇又道:“我这枪法简单易学,又卓有成效,三月内普及全军,三年就能练出一批超级士兵来,然后指东打西横扫天下不在话下…”陈岳有了些意动,但他又担忧,这么强大的军队,他怎么掌控?
  君不见那杨怀义可是将门虎子,居然就这么败了!
  陈潇看出了他的疑虑,又道:“陛下大可不必为此担心,这有能传授给士兵的功法,自然也有留给您的,普通人得到了,不过延年益寿,增加些打架的本事,而皇上有全国的资源供应,就算是长生不老,白日飞升也犹未可知呢?”
  长生不老?白日飞升?
  就算是个少年,这东西对陈岳可是一样有吸引力的,再说了,自己都长生不老了,还怕掌握不了这些个军队么…
  陈岳自认为可是不亚于臻皇卫武的人物!
  “那我就拜先生为国师,传我修仙之法!”陈岳当机立断,跟长生比起来,什么资历不足什么没经过科举,这都不算什么。
  陈潇摇摇头,示意陈岳屏退左右,又道:“不过这长生有门,却也不是现在…”
  “为什么?”陈岳问道。
  “实际上,我这功法全都根据书库那些经文草创的,虽然能用来修炼,未免有些底蕴不足,对更高级别的境界,因为没有参照物我也无从推演,所以如果现在就修炼,以后成就必然有限…”
  “那国师的意思是…”陈岳好奇的问道
  “布武天下,让全天下人为我研究武道,集天下人的智慧,来开创一门直至飞升的功法出来!”陈潇说这话时,满眼都是小星星,正好用来忽悠人。
  “好厉害!”陈岳为这种大手笔感到震惊,于是小手一挥:“国师,朕的八十万禁军,也交给你了!”
  少顷,看着乐呵呵离开的陈岳,陈潇揉了揉太阳穴。
  用思维的力量干涉别人的思考,终究还是太费劲了,好在现在还是引导,要是想直接扭转别人的思想,他还差了很远。
  好在自己想做的,初步条件都已经达成了。
  首先,就是禁军的整合!
  八十万禁军,开始了为期半年的军训,从立正稍息开始到齐步走正步,其实这个训练本来他只打算用三个月的,毕竟后世那些大学生,一个月都能训出个人样来不是么…
  但是他倒是没想想,大学生的姿势水平,可比这些禁军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军训后才是内功修行,毕竟把一帮不听管教的军人训练成高手那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但把一帮令行禁止的军人训练成高手,那可就是天下的幸运了。
  而布武天下后,应对全国的武林人士,也需要这么一只军队来掌控全局。
  这三个月中,一家名为有间客栈的客栈借助名为:剑南春,五粮液,白兰地,威士忌,二锅头的数种高度白酒,迅速在大江南北铺开,又很快把连锁店开到了大真,大夏,南理等周边国家。
  而大雍朝的皇帝面对如同雪花一般的弹劾,赫然选择了一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他不上朝了,也不接见群臣了,反正有什么事儿你们可以自己商量着办…
  反正我去炼丹了,我要修仙了,让我罢免国师是不可能的!
  国之将亡,必有舰娘…
  啊呸,是必有妖孽,这位道号清潇的道人就成了朝臣眼中的妖孽,一群剽悍的朝臣居然直接把他堵在了家里不让他出去!
  这下皇帝炸了,他一面勒令朝臣回家,一面派禁军前往救援,并且面对朝臣这种态度,他很干脆的成立了一个用来监察朝臣的机构,锦衣卫!
  这种大杀器一出朝臣们立马哑火了,我们能接受被皇帝罢黜甚至杖毙,因为这可以青史留名。
  但被锦衣卫那些番子折磨死在监狱里,这就很丢人了对不对…
  万一自己骨头没那么硬,再供出来点什么,那岂不是要遗臭万年?
  朝臣们沉默许久后倒是突然发现,这没了皇帝其实也挺好的,有什么事儿大家可以商量着来,只要不去触那个国师和皇帝的霉头,锦衣卫也懒得理自己,毕竟他们修仙很忙是不是…
  好在因为先帝的吏治清明,留下了一批能臣,加上周围还有几个国家虎视眈眈的,这些大臣也不敢胡搞。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种政治制度居然有点类似于中国现代的人大制度,因为从科举中杀出来的人物,说是人类的精英阶层也毫不为过,把这么一群人放在一起思考国策,居然有种制度先进的味道。
  所以往后的十几年间,大雍居然没出什么大乱子,因为皇帝不管事,出了事大臣要下台的,而在暗地里,陈潇建立的有间客栈,琉璃厂,肥皂,牙刷牙膏等各种现代生活产品远销其他国家,在给大雍输送利润。
  大雍,一下子变成太平治世了有木有?
  当然,在和平之下,一股暗潮正在涌动当中。
  首先,是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悄悄传播开来的武功秘籍在大雍内蔓延,无数门派黑帮的老大,头头,掌门之类的齐齐闭关开始修行。
  然后,是南方叫嚣着要造反的大光明教也沉寂了下来,整个大光明教的核心一起搬到了昆仑山上大兴土木,说是要建一个叫明教的宗门。
  崇平七年,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来到了洛阳郊区,宣城自己是佛教弟子达摩,传承有如来神掌第七式,他在洛阳郊区讲法十五天,又收下72弟子,之后73个人从无到有的在嵩山下建起了一座庙宇,号:少林寺。
  崇平十二年,一个少林俗家弟子从嵩山而出,越臻河,过锦阳,在武当山真武庙栖息时,于梦中获得大帝传法,于是干脆在武当山停留下来研习武艺,三年后开山门,建立武当派…
  朝廷中,掌权了的大臣们不愿意拨款给锦衣卫,锦衣卫很干脆的自己开始筹钱了,他们借助便利的消息渠道,办了一份名为大雍周报的报纸,并且在武林越发兴盛的时候,开始创建武林风云榜!
  武林风云榜,一共有武林至尊榜,武林风云榜,武林美人榜,武林豪杰榜四榜,其中武林至尊榜刊登武林前十的大高手,榜单刚出前两年还偶有波动,后来就稳定了下来。
  武林风云榜则登记二十五岁以下青年少侠的名字,一旦上榜,不亚于在全国人民面前扬名立万,又因为这些年是豪杰并出的年份,这个榜单更换最为频繁,也最受人关注。
  至于武林美人榜,虽然有,但地位居然还不如有间客栈评出来的大雍十美,这个就比较尴尬了…
  至于豪杰榜,则是以势力整体上榜,第一名常年雷打不动的是朝廷,后面两位现在是大光明教和臻帮在争,第四名少林寺坐的稳稳的。
  近年来,随着武功秘籍的南下北上,南理和大真朝也有想上榜的意思,不过因为起步的晚,还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侠客,所以到现在还没什么名气。
  崇安二十二年,崇安这个年号居然很难得的还是大雍朝使用最长时间的一个,之前最长的就是陈岳他老爹,用弘治这个年号用了十八年,之后他就死了…
  此时陈岳和陈潇坐在一副棋盘前,陈潇执黑子,先行。
  “先生,外面已经彻底没我这个皇上的消息了啊…”陈岳放下一枚棋子,道:“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呢?”
  陈潇落子,道:“但放弃权利不也挺好的么…”
  陈岳点点头,其实还真挺不错的。
  他十六岁登基,也不是什么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今天,在任时又整天跟那些大臣扯皮,总的来说,做皇帝的记忆并不是多美好,反而是跟陈潇一起演戏,借着修仙的名义东奔西跑倒是挺好玩的…
  反正陈潇又不会少了他什么吃穿待遇,反而比当皇帝那会儿吃的还好了…
  陈潇笑笑:“本来还想等等的,不过既然陛下急了,现在收网倒也可以,不过,我们还没有正当的理由,得弄个搅屎棍出来才行…”
  他一子按下,然后笑道:“陛下,我这五个子,可是已经连在一起咯…”
  “哇,你趁我走神坑我的,不行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