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四十九 就是搅和

作品:《春种秋歌

  听到陈少霆这样说了,宋显友也就不能在阻止了;而且这个时候长裕村的李德富立刻自告奋勇的说:“这个项目我们村愿意接手去做。”
  “好,李村长,我们散了会就签合同。”陈少霆很高兴的说。
  “这个订单都给我们吗?一万亩地,我们村能吃得下。”
  “那就都给你们吧,我们也好管理;红小豆的种子我们也从山前村采购回来了,你们到时候拿去播种,然后把种子款收上来。”
  “好,没问题。”李德富说。
  “段村长,你们山前就一点都不种了?”魏绍群问段友文。
  “不种了,我们感觉杜秋歌分析的有道理,所以我们还是决定种植他为我们提供的项目。”
  “他给了你什么项目?”
  “现在还不知道。”
  “不知道你们就相信他?万一他没有项目给你呢?”
  “他已经答应给我们项目了,所以我们就等他的项目;这是村里大多数人的意见,也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
  “呵呵,我就怕杜秋歌在骗你们啊。”魏绍群阴阳怪气的说。
  “魏绍群,注意你的形象和言论,不要说不该说的话。”罗胜男呵斥道。
  魏绍群看了一眼罗胜男,没再说话,但是眼睛里却充满了火气。
  “好了,我们继续开会;大家对雨露公司的其他项目怎么看?有没有想种植、或养殖的?”宋显友又问道。
  但是下面鸦雀无声,没人在响应了,大家心里都在期盼秋歌的项目呢;所有人都知道秋歌和魏绍群关系不睦,所以就不想因为魏绍群而得罪秋歌了。
  相比较起来,秋歌的可信度比魏绍群高多了,因为人家有两年的群众基础,还有一大摊子产业在凌渡河,所以大家伙更想到秋歌那里拿项目。
  “我说你们是不是觉得杜秋歌一个人能把你们每个村子都照顾了啊?他有那么多项目吗?我劝你们还是先选择这里的项目,然后再等杜秋歌的项目吧,不然可能会两下落空。”魏绍群说。
  “是啊,我们不计较大家和谁合作,你们两家都做,我们也支持。”陈少霆表现的很大度。
  “陈老板,不是我们不选择你们的项目,我们现在很怀疑你的能力,我想问问你,你这些项目的产出商品卖给谁啊?三万亩大豆那就是一千万斤,两千万元左右的价值;两千亩的西瓜、两千亩的甜瓜,那都是几百万斤啊,卖给谁啊?”郑邵武问道。
  “大豆我们已经跟青山粮库签了收购合同,他们会按照市场价收购的;而西瓜、甜瓜,你们守着旅游区不就卖了吗?”
  “呵呵,看来你真是真拿我们不识数了;大家说说,去年杜秋歌收购我们大豆给多少钱?”郑邵武问道。
  “这个事情我知道,是按照比市场价高出五分钱结的账。”罗胜男说道。
  “就是啊,我们都是高价被收购的,你们按照市场价来下订单,我们为啥要选择你的订单呢?”有人附和道。
  “我就不信杜秋歌今年还能给你们高价。”魏绍群赌气地说。
  “那他要真给了高价呢?起码我们现在还有个盼头吧?你们把高价那部分拿走了,杜秋歌给我们了,那你说我们应该选择谁?”郑邵武问道。
  “我们再来说说西瓜和甜瓜,我们种的时候要买你们的种子,还要使用你们的农药和化肥,可是等卖瓜的时候你们让我们上杜秋歌的旅游区去卖,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嘛?”刘守全气的骂上了。
  “你怎么说话呢?”魏绍群气的质问道。
  “刘村长,注意你的言行。”宋显友也呵斥道,然后他又转头问陈少霆:“你们这个项目确实有问题,为什么你们没销路也要上马这个项目?”
  “我们、我们是想借助旅游区,为老百姓增加一个收入渠道。”陈少霆辩解道。
  “那你们为什么要强调用你们的种子、化肥、农药?哼!目的单纯吗?”
  “刘村长,你要是有情绪可以不选项目,没人逼你。”魏绍群说。
  “没人逼我?那上次开会的时候我们已经明确了态度,就不打算选你们的项目了;可今天为啥又把我们找来了?你啥心态这不明摆着吗?那天你强制我们说是任务,今天还来游说,我就不明白这种破项目有啥可推荐的。”
  “就是啊,你以为我们种完了,等西瓜、香瓜下来了,杜秋歌老板就能把旅游区都打开,让我们进去卖瓜了?”张保友问道。
  “你们可以不进去啊,在凌渡河村卖嘛。”魏绍群说道。
  “魏镇长,你不清楚吧?今年旅游区可能要全封闭管理了,里面建设宾馆和其他的设施,游客来了进去之后一票制,在里面就能吃、住、玩了,所以想在外面赚游客的钱,已经不容易了。”李卫国说。
  “啊?他怎么能这样?”魏绍群随口问道。
  “我去,人家为什么不能这样?”
  “他、他虽然可以这样,但是他在旅游区内的瓜果不也要有人供应吗?他还不是要采购的吗?”魏绍群赶紧又说道,以弥补他冒失的话语。
  “这个还真不用您操心了,秋歌已经订购了瓜果,已经有人专门供应了;而且还不像你们这样盲目的布置面积;秋歌安排的种植户都是错期种植的,多少人家早播种、多少人家二期播种、多少人家三期播种,这都有安排,销售也会按部就班的进行。”李卫国介绍说。
  “你看看,人家安排这种生产计划,哪像你们这样盲目?你们还弄两千亩地,那要是集中成熟,可是几百万斤啊,多少人来吃呢?我们这里所有的人加上游客,几天能吃掉几百万斤的香瓜和西瓜?简直是胡来。”宋显友气的说道。
  “我觉得还不止这些吧,还有那些养殖业的计划呢?野猪、山鸡、笨鸡、山羊、绵羊的养殖都要进行补贴呢,算算也有二三百万吧?这补贴的钱从哪里来?养牛的贷款也有每头牛一千元呢,五千头那就是五百万呢,贷款的政策呢?我也没看到啊。”罗胜男说道。
  “就是啊,魏镇长、陈老板,这补贴和贷款都从哪里来啊?”宋显友也问道。
  “哦,贷款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正和银行在谈,现在已经有银行答应可以运作了,只不过需要抵押农户的一部分财产。”陈少霆说。
  “哼!要抵押财产还用你去谈什么贷款?农户自己就能贷款了。”罗胜男气的也想骂人了。
  “那补贴的钱呢?你又是从哪里来的?”宋显友阴沉着脸问道。
  “我觉得,我们可以从……”陈少霆想解释,但是被宋显友打断了。
  “不是你觉得,而是你们怎么决定的,因为方案你们已经拿出来了,怎么资金没有落实呢?”宋显友也变得火气很大了。
  “哦,那我们决定,既然是要使用杜秋歌他们工厂生产饲料,那他们工厂就要赞助一部分;还有就是这些产出品也要交给他们销售,他们的食品公司也要拿一部分补贴出来,这样应该就够了;也就是说他们要投资来扶持养殖业;这也是他们应该做的,毕竟养殖业发达了,他们的厂子也就兴旺了。”陈少霆振振有词的说。
  “那也就是说,你们养殖出来的猪、牛、羊、鸡等产品,杜秋歌要是不收购、不全收他都有他的错呗?”宋显友问道。
  “有错倒不至于,但是他要保证农户的利益,要把大部分的产品销售掉。”陈少霆很仗义的说。
  “那你们跟人家说清楚了吗?签合同了吗?”宋显友的声音以及拔高了很多了。
  “还没有,等我们把养殖业落实了,去他们工厂采购饲料的时候就会说了。”
  “你特么放屁,简直就是胡闹,你是来捣乱的是吧?从现在开始停止你的一切活动,不许在实施你的计划,再特么搅和下去,这里就乱套了。”宋显友怒气冲冲的说。
  “宋书记,不能停啊,很快就要育苗了啊。”魏绍群急忙说。
  “育苗?你疯了,你也消停点吧,从现在起你先停职检查,不把问题说清楚休想在复职。”宋显友拍了桌子说道,然后起身就走了。
  “作吧,看你们能嘚瑟到什么时候,真是丢人现眼。”罗胜男也气得骂道,然后也起来走了。
  几位村长看到这种局面,那是高兴地够呛,但是都是在心里面,没人拿到脸面上表现,而且也都纷纷起身,然后都走了。
  最后屋里面就剩下魏绍群、陈少霆、陈金东和李德富四个人了。
  “魏领导、陈老板,我们的红小豆套种还弄不弄了?”李德富问。
  “干嘛不种?种、必须种;我还不信了,我这么为这里的人考虑,为他们谋求利益,我还错了?你们放心,我会立刻去县里反映情况,我们的事情一定有人管的。”魏绍群给几个人打气说。
  “关键现在是没人领取我们的种植任务啊,那三万亩大豆、一万亩小麦,我们可是和粮库已经签订了合同的,这要是落实不下去种植面积,那我们可是要被算作违约的啊。”陈少霆说。
  “等我回来,必须落实下去;还有其他的项目也要落下去,我就不信了,还都能向着杜秋歌?还有,我在找人弄点钱过来,一定能把这些补贴也搞定。”
  “既然您都有这么大的信心,那我们就立刻开始操作起来,绝对不能让杜秋歌把我们盖过去。”陈少霆说。
  他们这边准备强行实施计划呢;而秋歌那边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情况,几个人向他说明这件事,秋歌先是笑了一阵,然后也开始琢磨分派种植任务了。
  不过当晚说要过来的罗胜男并没有来,而是和祝子轩都回市里去了,说是家里老人找他们谈事情。
  倒是罗胜男答应等秋歌开分派种植任务的会议时,她会过来参加的。
  于是,秋歌决定赶紧把中之人分布下去,免得夜长梦多、迟则生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