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五十三 繁盛乡的工作

作品:《春种秋歌

  “秋歌,这一点你放心,我保证给你把产出来的蔬菜、粮食、药材都给你回收上来,跑了一斤你就找我。”杨宏生拍着胸脯说道。
  “好,我相信您。”秋歌点头说道。
  “至于化肥的事情,我不仅要保证订单内的使用量,我再帮忙你宣传一下,跟下面的村长介绍一下情况,问问他们有没有在需要的。”
  “呵呵……,谢谢杨镇长。”
  “哎呀,该感谢的时期我啊,你这可是给了我两万多亩的订单呢;而且这小麦的订单还可以让我们调整种植茬口,是好项目啊。”
  “那好,既然您都接受了这些项目,那就先落实着,半个月应该可以落在实处了吧?”
  “应该差不多了。”
  “那我们到时候签订合同。”秋歌为的是安全,必须把事情落在纸上,因为去年的红小豆就有人打主意。
  “好,我们电话联络,我这边要是提前落实好了,就给你电话。”杨宏生说。
  随后秋歌和祝子轩出来,杨宏生一直送到大门口;随后两个人上车向回走,但是走到创业村这里的时候,秋歌告诉郑磊开车去李宏达家。
  “你们咋这么闲着呢,有空跑我这里来啊?”见面后李宏达问道。
  “上次你不是说想入股吗?我正好路过,进来跟你说一声,该拿钱了啊。”秋歌带着笑说道。
  “啊,呵呵……,好,这两天我就把钱转过去。”
  “可别忘了去财务拿合同。”
  “行,忘了也没事,你也不会坑我的;咋的中午别走了,我们喝点吧。”
  “你这有啥好吃的啊?也不能总吃羊啊?”秋歌逗笑的说,他没打算留下。
  “还真有,昨天程德泉来了,给我送来只大雁,说是他小舅子养殖的,我让他给他儿子留着吃,但是他却非得给我留下,今天正好你们来了,我们就炖了吧。”
  “哟,他们回来了?”
  “回来了,有三四天了,真没想到啊,程永强能恢复的那样好,我前天去看了,都能坐起来了,说话一点障碍没有,我看天一暖乎就能出门溜达了;秋歌,你这可是做了一件大善事啊。”
  “呵呵……,我也就是一时的高兴,那不还拿了人家一棵人参呢吗;尉迟先生说那颗人参也值一二十万呢,我已经送给老爷子了,他要配药。”
  “那也不错啊,你也算是有所收获;好了,我给杨雅丽打个电话,让她回来做菜,我们喝两杯。”说着李宏达就张罗去了。
  秋歌也不客气了,和祝子轩、郑磊就留下来吃了顿饭;然后才回的凌渡河。
  一周之后,罗胜男就走了,真的去了繁盛乡了,而三道岗镇这边的镇长就空缺了;不过几天之后,让大家非常意外的消息传来了,魏绍群成了代镇长。
  很多人对这个事情都有看法,但是秋歌和卢笛却没有发表意见;他们也没时间理这件事,因为这两天杨宏生打来电话,说想订购大量的肥料,而秋歌也预感到化肥要大涨;于是他就和杜振鲁联系,计划要两万吨的化肥。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些化肥的货款就要五千多万,秋歌正和卢笛把各处的钱集中起来,然后给杜振鲁汇过去呢;杜振鲁那边已经开始陆续的发货过来了,不能差人家的钱啊。
  “兄弟,你这手笔够大的啊,有这么大的市场那你建肥厂就对了。”在得知秋歌把货款都汇过去之后,杜振鲁就打电话来了。
  “我这也是赌一把,感觉上应该可以销售这么多,几十万亩土地就把我这些化肥消耗掉了;另外,我也是在提前布局,今年就把市场抢占下来,明年我也就知道该生产多大的量了。”秋歌说。
  “我感觉兄弟你这步走对了,因为行业内的专业人士判断今年的肥料可能会有大幅的上涨,所以我也在抢货,不然也就不着急从你那里拿钱了。”
  “哈哈……,没事,我是正常付款,而且我也是想了,这要真涨价了,我没给您钱,那我是按照啥价格给您结账啊?”秋歌开着玩笑说。
  “哈哈…,哎呀,兄弟,没事,老哥我也不会不讲理的,咋谈的咋办;嗯,后期要是在有需要,我们在联系;你那边我也准备在五月底派人过去帮你培训工人了。”
  “感谢大哥照顾啊,等见面了我在重重的道谢。”
  “嗨,谢什么啊?我还不知道怎么谢你呢,你发过来的药,真是管用,我现在跟正常人没区别了。”
  “那可太好了;大哥,等我这边的医院建成,您过来参观一下,顺便让医生在给做个检查。”
  “好、好,我一定过去。”杜振鲁立刻就答应了。
  这次发运过来的两万吨化肥,秋歌是计算好了的,他已经给自己的照护员队伍发出了消息,让大家留意购买化肥的农户动向。
  开始卢笛有点担心是不是能销售这么的数量,秋歌细致的给她分析了,算上现在手里的化肥,一共是两万八千吨,大约需要一百万亩的土地来使用;这在这个地区也就是几十个村子的事情,没多大压力。
  而且现在进货,到五月初也就回款了,时间不到两个月,真的很划算啊;要是再赶上价格上涨,那就更爽了。
  不到一周,化肥就运送过来了,是经过铁路运送过来的,秋歌组织了车辆到县城的铁路货场把货物运送回来,全部存放在仓储公司那边的库房了,就等开始播种的时候销售了。
  他这边算是基本安排好了生产计划和物资储备;但是履行新职的罗胜男却不怎么乐观,因为她推行的项目得不到老百姓的信任。
  “那里的人都觉的她做事急躁,不相信她带去的项目是真的,而且连村里的干部也不配合她宣传。”祝子轩过来找秋歌,介绍情况说。
  “才过去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很正常,不过我们不是没有帮手,繁盛乡我们也有照护员的队伍啊,所以她应该取得照护员的信任,然后借助他们推行自己的项目运行,这样才能打开局面。”秋歌说。
  “照护员是你的部下,他们也不会听胜男的指挥啊,还需要你过去证实这些项目是给你做的,这样才容易推行。”
  “哦,也对,那我们抽个时间过去一趟,帮着罗书记证明一下项目的真实性,呵呵……。”秋歌笑着说。
  “也别另抽时间了,胜男说她现在着急打开局面呢,我们明天就过去吧。”祝子轩说。
  “也行,我来安排一下,因为那边的照护员我也不熟,找一下钱丽萍钱总,让她一起过去,同时也把照护员召集起来。”
  “好,我赶紧通知胜男,让她别上火了。”
  “哈哈……,哎呀,罗领导这是给你施加了大的压力了啊。”秋歌揶揄祝子轩说道。
  “嗨,她是不好意思跟你说了,项目都给她了,然后还要让你去帮着做,这确实有点过分啊。”
  “哎呀,想多了,我们有这条件,那为什么不用呢?提前打开局面,也是为了我们这些项目顺利落实下去啊。”
  事情说定之后,秋歌就给钱丽萍打了电话,把事情告诉了她;钱丽萍立刻答应跟着过去,同时她也要检查一下那边的情况。
  第二天一早,秋歌他们开这两天车出发了,不仅有祝子轩、钱丽萍,还有几个工作人员一起过去,为的就是帮检查照护员的工作。
  他们先到一些繁盛乡下面的村子,查看了照护员和加入平台的老人,算是检查工作情况,也是了解有无困难。
  然后才一起到了乡里,见到了罗胜男;秋歌看到罗胜男有些憔悴,知道她这是劳累过度啊。
  “哎呀,可算来救兵了,工作者是不好做啊,他们都不信任我啊,说我这是瞎胡闹,几个项目都落实不下去啊。”见了面罗胜男就诉苦。
  “你这是自讨苦吃,让你调回市里去,你偏选了这么个地方,这回知道事情不是想得那么简单了吧?”祝子轩埋怨道。
  “我就想挑战,你要是不帮忙就滚蛋,我不是让你来挖苦我的。”罗胜男带着委屈说。
  “行了、行了,我不是把秋歌请来了吗?还有钱大姐也来了,我们今天就是来帮你的。”祝子轩急忙变换语气说道。
  “这还差不多。”罗胜男嘟囔道,然后她又对秋歌和钱丽萍说:“秋歌、钱大姐,我们怎么做啊?用不用我把各村的村长都召集过来?”
  “我觉得没必要,既然他们不信任你,来了指挥适得其反,做反面的事情,比如说风凉话、泄气话,还不如直接和照护员介绍,让他们帮着落实面积,照护员可是对我们公司了解的。”钱丽萍说。
  “我觉得钱大姐说的有道理,抵触你、不信任你的主要是那些村里的领导,而村里的农户不知道你是谁,他们主要是相信村里的领导的;这要是有人带头落实面积的了,就会有人跟着做,一年下来,我们回收了商品,立刻就能赢得他们的信任。”秋歌分析说。
  “那好,我们就只跟照护员说情况,那我们去哪说啊?”
  “我们已经把照护员都约到了乡里的一家饭店了,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名义上是犒劳我们的照护员,实际上是给他们做工作;这样既不招惹是非,也能把工作安排下去。”秋歌说。
  “呵呵……,还是你们想的周到,好了,我和你们一起去,也认识一下那些照护员,以后我也靠他们来了解下面的情况。”罗胜男高兴起来了。
  随后他们来到那家饭店,已经有很多照护员已经来了,见到钱丽萍都热情的打招呼;钱丽萍也是做了功课的,所以大部分照护员她都能叫上名字,这让照护员都感到很亲切,感情迅速拉进了。
  随后大家进了包厢,点了两桌菜;人员到齐之后,钱丽萍先介绍了秋歌;其实大家也都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就是秋歌,现在得以证实了,大家都热烈鼓掌。
  他们这些照护员都只见过秋歌的照片,没见过本人,因为他们培训的时候,秋歌在养伤呢。
  “看来我在这里还是有些知名度的啊?大家对我信任吗?”秋歌的开场白竟然这么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