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五十四 拍马蹄子上了

作品:《春种秋歌

  照护员一听秋歌这样问,都没立刻回答,相互看了看,然后才有人说:“老板,我们其实都算你的兵,怎么能不信任您呢?”
  “就是啊,不信您我们也不会参与到照护员的队伍中来啊;而且您也确实帮我们赚到钱了,现在我们一边照顾老人,赚取服务费用;一边还可以销售商品,拿到提成;真的不错啊。”照护员中有表达能力强的人说道。
  “这么说我还是做了些好事的啊?呵呵……,好,那我们先喝酒,我也感谢你们的辛劳,为我们养老平台做出了贡献;然后我再跟大家说的赚钱、提高之地位的事情。”秋歌端起杯说的。
  “哎呀,老板啊,我们对能赚到钱、对提升自己的地位更关心啊,这酒今天也跑不了了,您还是说完吧,不然我们牵肠挂肚的也喝不痛快啊。”一位四十几岁的女照护员站起来说道。
  “对对,你还是说完吧,说完了、我们能多喝点呢。”大家都附和着说。
  “那不更费酒了吗?”秋歌开玩笑说。
  “哈哈……,您还没发现吗?我们喝的酒是您的酒厂出品的啊,多喝一点,有利于市场销售。”有位男照护员提醒道。
  “哦,是吗?那我们应该多喝点。”秋歌带着笑说道,因为不是他倒的酒,所以他没注意呢。
  “那我们就先说事情,今天把大家找来,是我们董事长想向大家介绍几个农业项目,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去做,这可是帮大家赚钱的项目,同时作为经纪人,你们也会等到相应的报酬,还会让你们在你们的村子里成为带头人。”钱丽萍说道。
  “都是种植上的吗?”有人问道。
  “对,都是种植业的项目,这些项目在我们三道岗镇也已经全面的铺开,照护员或者照护员的家属都在参与这些项目之中,去年他们都受益了,今年他们现在也已经领到了任务,正在积极的落实。”
  “这个事情我听你们那边的照护员说过,去年他赚了不少的经纪人管理费呢,老板,我们这边是什么项目啊?”有知情的照护员问道。
  “一共是六个项目,都是我专门给这边留的;有人会问了:‘是不是你们在三道岗镇落实不下去了,才拿到我们这边的?’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些项目我在三道岗保证能落实下去,而且青山镇还等着落实呢;那我为什么要拿到繁盛乡来呢?那是因为你们乡的书记罗胜男同志。”秋歌说着看了看罗胜男。
  “大家好,我是来到繁盛乡工作的罗胜男,可能还没有人认识我,因为我来的时间短,还没能到村子里去呢。”罗胜男自我介绍说。
  “罗书记,我们知道您,不过就是没见过。”有照护员说道。
  “是你们罗随即强烈的要求我把种植项目拿一部分过来的,其实我本人不太愿意,因为这里我不熟悉,而且运输也比较远;但是后来钱总说:我们的照护员还在那边呢,那也是我们的员工啊,也应该给他们机会;所以我只能拿出一部分没项目过来,还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做呢?”秋歌也开始煽情了。
  “我们当然愿意做了,哪有把钱送来都不愿意要的?况且有公司收购,由政府担保,这样的事情我们绝对愿意做。”照护员们都纷纷表态说。
  “那好,既然这样我就宣布一下项目;不过大家也不要争抢,要量力而行,也要采取平均制,不能谁多谁少的乱抢,而且不同的项目可能有不同的管理费用,所以多的少的大家别抱怨,我们每年都有,会逐渐的给大家找平衡的;而且我们也在通过这些项目的管理,在挖掘人才,你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会在秋季被招到总部工作,所以大家要自己注意形象、节操。”
  秋歌这是给予警告,为的是不再公布项目后生出事端;同时也是在给项目添加分量,变相的说明项目确实很赚钱。
  然后在大家表态不会计较之后,秋歌把那几个项目又都说了一遍,很快照护员的热情就高涨起来了,因为大家都不傻,看得出来这些项目的好处,所以就开始积极的讨论起来。
  不过这是秋歌却要求大家吃饭,然后再商量分配方案,于是大家带着兴奋开始吃饭、喝酒,也都开始向秋歌、罗胜男、钱丽萍、祝子轩等人展开进攻。
  秋歌急忙以伤情不允许多喝酒为由,挡住了进攻,最后大家也都点到为止,喝道差不多就收了,因为都惦记分项目呢。
  等吃过饭之后,罗胜男牵头、秋歌他们辅助,很快且均衡的把种植任务落实下去了,并且和照护员签订了协议。
  “大家一定要及时反馈消息,如果落实不下去,就拿回来,可别耽误了种植。”秋歌又嘱咐道;同时又把化肥的事情强调了,因为他们已经在平台上发布过了。
  “您放心吧,这点种植面积,我们自己、亲戚朋友、左邻右舍的一分配,那也就完事了,到时候您尽管过来收购就是了;而且我们保证一点都不会卖给别人,多高的价都不卖;因为我们不想被开除啊,在平台里,我们就是公司的员工。”照护员表态说。
  “哈哈……,大家懂的这些道理就好,我们也会跟大家一起发展;大家要随时注意平台上发布的消息,我们在春夏秋三季会不定期的发布收购消息,对山林产品进行收购,大家可以积极的参与。”
  “知道了、老板,我们会参与的。”众人回答说。
  结束了落实种植项目的事情,钱丽萍又讲了关于养老助老的一些事情,叮嘱大家不能只去赚钱而不顾老人了;大家也做了保证,都说不会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的。
  等照护员都走了,罗胜男有对秋歌、钱丽萍表示感谢;祝子轩更是要去结账,想自己掏腰包把这顿饭结算了,他是想感谢秋歌和大家的;不过到了吧台一问才知道,郑磊早就把账结了,是秋歌安排的。
  “行了,行了,不就是一顿饭钱吗?至于这样客气嘛?走了赶紧回家吧,据说明天有重要人物要来呢。”秋歌对祝子轩说。
  “谁啊?干嘛来啊?”祝子轩问。
  “有人不安分,想找人压我们呗。”
  “你是说魏绍群?他把谁弄来了?”
  “还能有谁?一定是金潇泽。”罗胜男说。
  “猜对了,他们明天要视察工业园和老年中心;唉,明天还要忍气吞声啊。”秋歌不太高兴的说。
  “那你愁什么?你不会躲了吗?我和钱总去接待他们。”祝子轩说道。
  “对啊,你们接待吧,我和卢笛真有事要去办,还是赶紧回去吧。”秋歌立刻有了打算。
  于是他们和罗胜男告别,然后赶回到凌渡河,见到了卢笛。
  “走,我们去省城,那边公司出了点事,要我们去处理;还有要和几位医生商量合同的事情。”秋歌直接就说道。
  “啊?我怎么没收到消息?再说明天还有领导视察呢?”卢笛有点发蒙的说。
  “呵呵……,你可真实在,赶紧走吧,就是为了躲避那些人,我们才去省城的。”秋歌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哦,我还准备材料呢,看来你的办法不错,那我们现在就走。”卢笛也立刻高兴了。
  两个人先回了家,把行踪先向老妈说了,然后才带上郑磊和张蒙启程去了省城;也真到种业公司去检查工作和去见了几位医生。
  不过大多数的时间他们是逛街、吃美食去了,直到三天后才回来。
  而这边祝子轩和钱丽萍接待了视察的领导,整个公司倒是都动员起来了,全员到岗、按部就班的工作,给领导以忙碌的景象。
  金潇泽倒是没对秋歌和卢笛不在有什么不满,整个视察过程都是都很随和,而且还常有妙语吐出,让大家都很高兴。
  但是魏绍群这个代理镇长却是一路吹毛求疵的,总是找茬;祝子轩多次都想直接跟他翻脸了,但是宋显友倒是看出来,几次都化解的矛盾。
  中午的时候,视察团在凌渡河公司的职工食堂就餐,吃的是和职工一样的饭菜,金潇泽还和几个职工边吃边谈了话,问的都是公的情况,职工也都回答了,他很满意。
  下午,他们到了镇里,开了座谈会,祝子轩被邀请参加了;被邀请的还有刘铮,以及一些餐馆、民宿的老板。
  “今天,我们看了凌渡河工业园和养老中心,以及整个凌渡河村的情况,我觉得很满意;我们县能有这样一个村子发展到这种规模,真是奇迹,而且现在那里运转的还非常的好,发展的势头还十分的迅猛,这真的让我欣慰,我们要一起把整个工业园、这个村子的守护好、建设好;对于这个村子发展的带头人杜秋歌,我们要给予表扬,可惜啊,他今天不在,不然我会当面表扬他的。”金潇泽竟然大加赞扬起秋歌来了。
  “我说,杜秋歌今天干什么去了?还有卢笛,他们难道不知道领导来视察吗?我昨天已经把电话打给了卢笛了啊?她为什么不到场?”这个时候魏绍群问道;他是害怕金潇泽怪罪他传达消息不到位的责任,所以才在这里发问的。
  但是,祝子轩一直憋着火气呢,所以听到魏绍群这样质问,他就火了:“我已经在领导来的时候解释了,杜总和卢总在省城呢,那边的公司出了点事情,所以没能参加接待,不过……”
  “在省城呢、那也不远啊?有两三个小时也能回来啊?我可是昨天下午就通知他们了。”魏绍群打断了祝子轩的话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通知了他们,难道今天我们没安排接待吗?魏绍群,你要是再找茬我就跟你没完。”祝子轩恼怒地说道。
  “我怎找茬了?我就是问问情况。”
  “你以为我们听不出来是吧?我想问问你,为什么你通知了人家就要回来?你是谁啊?是在下命令吗?”
  “我、我的意思是要对领导重视。”魏绍群开始拍马屁了。
  “魏镇长,我可没要求杜秋歌和卢笛两位老总必须接待我,你可不要拿我说事,人家是企业家,不是我们的干部,不受我们的纪律约束,而且我觉得由公司的副总祝子轩接待我们没有问题;你这个人思想要端正,不要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的,更不要带着情绪工作。”金潇泽说道。
  得,魏绍群这马屁没拍明白、还拍马蹄子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