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五十五 制造事端

作品:《春种秋歌

  魏绍群被金潇泽一顿训斥之后,弄得满脸通红,也不敢在言语了,低着头一副顺从的样子。
  而祝子轩看到这种情形,他也不好在说什么,所以也就坐在座位上不在出声,静观事情的进展;同时他心里纳闷:为什么金潇泽会这么态度鲜明的支持自己这边呢?
  其实,祝子轩应该能猜到才对,这是因为已经有更高的领导想对秋歌进行褒奖了;金潇泽当然能得到这方面的信息,所以才有这次视察的。
  随后金潇泽又对凌渡河工业园的工作进行了布署和安排,要求县里、镇里都要搭理支持工业园的建设。
  等金潇泽讲完话,宋显友也进行了表态,说了对工业园的支持,以及下一阶段的重点工作内容,当然也就是支持陆续开工的各个工程项目了。
  “金县长,各位领导,我是刘铮;在即将开工的企业中,我也有三家工厂将投入建设之中;但是我们却遇到了一些问题,需要领导帮着协调解决。”在企业代表发言的时候,刘铮第一个说道。
  “刘老板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我们就是为大家服务的。”金潇泽问道。
  “好,由于凌渡河工业园的供水是由凌渡河集团公司下属的供水公司掌控的,我们一直要求和他们协商供水问题,但是始终见不到他们的老总,后来我们就和他们供水公司的负责人进行了协商,但是他们这些负责人又做不了主很多事情,所以请领导帮着协调解决一下这件事。”
  “刘老板,供水公司的负责人有什么事不能做主了?”宋显友耐着性子问,因为他知道刘铮一直在无理取闹。
  “我们作为招商引资来的企业,当初魏镇长是答应我们一些减免政策的,这其中就有免除部分水费的事情;但是他们供水公司不承认这一政策,说我们要是不按照他们的规定交费,他们就不给我们安装供水管道,也不给我们供水。”
  “魏镇长,你在招商引资的时候承诺过这样的事情?”金潇泽问道。
  “是的,我承诺了,不过这种减免政策只有三年,也只有百分三十的减免;我觉得这对刚到我们这里建厂的企业是一种促进作用。”魏绍群回答说;其实这就是他们商量的一个刁难秋歌他们的办法,他当然要这样说了。
  “嗯,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应该执行承诺,镇里拿出一个解决办法,然后执行下去;不能让企业为难。”金潇泽并没有说怎么解决,而是把事情推给了镇里。
  没等宋显友说话呢,魏绍群就说道:“好,我们一定拿出办法来,一定为企业排忧解难。”
  随后,会议又进行了一会,几个餐饮、民宿的老板也发了言,说了些事情,金潇泽和宋显友等人就当场给解决了。
  等散会之后,祝子轩就起身准备回凌渡河村了,但是却被金潇泽叫住了,然后对他说了几句关心企业和关心罗胜男的话;祝子轩明白,这是把自己的底细摸清楚了;他也好言好语的回应了。
  回来之后,祝子轩把这些经过都和秋歌说了;秋歌也一头雾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金潇泽会对自己这样客气,不过客气总比横眉冷对要强,所以他心情好多了;当然也不能失去警惕性。
  随后的几天倒是风平浪静,没人搞事,也没有意外的事情发生;秋歌和卢笛也安心的规划和管理自己的企业,以及筹备建设项目。
  不过这种平静没过几天就有被打破了,搞事的还是刘铮、魏绍群那伙子人;刘铮拿着镇里的文件来找供水公司,要求减免水费,并无偿安装供水管道和设施。
  这天秋歌、卢笛和祝子轩、郑邵武、李卫国等人正开会商量楼盘的事情呢,供水、供暖公司的经理吴仲昆就拿了份文件来找他们了。
  “这是镇里下来的文件,让我们按照执行,简直就是霸王条款,我可不敢执行。”吴仲昆把文件递给了秋歌。
  秋歌拿过来看了一遍,也气得够呛;文件上说:让供水公司给刘铮的企业按照百分之三十减免水费,然后在施工季节免费安装供水管道和其他的设施;供水公司所花费用可以到镇里去结算;气人的是那句:镇里会酌情给予报销。
  “这是魏绍群在玩阴谋诡计呢,我们真的给他们免费安装了管道和设施、减免了水费,那我们别想再要回这笔钱了,魏绍群会以各种理由推诿搪塞我们的。”卢笛看完文件说道。
  “我们都明白这道理,现在我们用什么办法对付他们?”秋歌说。
  “哼,不管他,只要不交费用,那就别想我们给他们施工,差一分钱都不行,愿意到哪里去告状都行。”卢笛气呼呼的说。
  “我看也行,就不管他,刘铮再来,吴总,你们就一句话,交钱施工、供水,否则免谈。”祝子轩说。
  “好了,那我们就这样执行了。”吴仲昆答应之后就回去了;等刘铮来了,他也真是这样回答的,刘铮立刻走了。
  大家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呢,可是谁知道,几天之后,刘铮的那个手下赵野带着一群人,开着十几辆车,拉着各种供水设施,到了水库,非得要从水库抽水。
  “他们说是魏镇长让他们自己解决供水问题的,咱这里也只有水库是供水水源,所以他们就要从水库引水到他们建厂的地方去。”水库管理人员报告说。
  “他们这是明摆着找事啊,我们去告状,不信没人管得了他们了。”卢笛恼怒地说。
  “我去找宋书记,让他管管吧,不然还真容易出事呢。”祝子轩说道;然后他就给宋显友打电话约见,但是宋显友关机;他又急忙给其他的人打电话询问情况,才知道宋显友跟着县里的考察组去外地了。
  “呵呵……,看到了吧,这就是魏绍群一手遮天了,他想利用这段时间给我们制造事端啊,好让我们去找他评理,然后他好跟我们讲条件,逼我们就范。”秋歌笑着说。
  “他是想以裁判的身份来决断我们和刘铮的恩怨?”卢笛问。
  “对,应该是这样;他觉得刘铮跟我们发生争端,就会去找他评理,因为现在镇里他主事;然后在评理的过程中跟我们谈条件,让我们收购他们的农产品。”祝子轩分析说。
  “是这样的,而且你看着吧,刘铮还会加码行动的强度的,这样就能配合魏绍群了。”秋歌说。
  “那我们怎么办啊?”卢笛问。
  “怎么办?哼哼,我们要玩就玩个狠一点的,你说呢祝大哥?”秋歌冷哼道。
  “我看行,我们再等等,也在表现的无能一点才行。”祝子轩说道,他已经明白秋歌的想法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到底想怎么办啊?可别闹出什么事情来啊。”卢笛有点紧张。
  “不闹出事情来,怎么能到更高的领导那里去评理啊?魏绍群就是觉得我们不敢把事情闹大,所以才使出这样的手段来逼迫我们。”秋歌分析道。
  “我们把事情搞大点,然后让他管都管不了,他就会自己找地方哭去了,或许还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呢。”祝子轩说。
  “事情可以这样做,但是你们都不能参加,更不能在场;所以需要找一个人去执行这件事才行。”郑邵武说道:“你们这几天都该干嘛干嘛去,我和卫国在家管理,也顺手把这件事做了。”
  “大哥,你们俩也不能出头啊,这事也不能做的太大,我们就是给对方一个教训。”秋歌急忙说。
  “嗨,你想哪去了,我们俩就是背后指挥,我们保证让我们的人都全身而退、他们的人一个跑不了。”郑邵武胸有成竹地说。
  “哦,大哥还有这样的能力呢?那我们可要看场好戏了。”祝子轩说。
  “你们就看戏,然后回来负责打官司,我们负责导演这出戏。”郑邵武说。
  “那我们找点正经事去做吧,等回来就该打官司了。”秋歌算是答应了。
  “我们有什么比这还正经的事啊?”卢笛问。
  “先签个小合同吧,罗书记那边已经落实了面积、杨镇长也完成了落实,我们跟他们两个乡镇是不是该把合约履行了啊?”
  “对,我们该组织一场签约仪式,地点就在县城,这样这边有事,那我们就不在家了。”卢笛说道。
  “我再让胜男和杨镇长找两位县里的领导参加签约仪式,更能为我们提供有力的证明了。”祝子轩说。
  “妥了,这件事就这样办了。”秋歌拍板道。
  随后大家开始分头准备去了。
  而魏绍群这边确实在等这秋歌或者卢笛来求他解决纠纷呢,秋歌的猜想完全正确,魏绍群就是想借机要挟秋歌。
  不过魏绍群和刘铮也想到了秋歌他们会暴力阻止赵野的行动,所以他们告诉赵野他们,坚决不能动手,只要是对方采取暴力行为,立刻报警,最好能拿到对方施暴的证据。
  赵野在得到了命令之后,为了保险起见,还买了两架航拍无人机,在外围留下人操控,防止他们被堵截住抢走证据。
  有了这样的措施,赵野他们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十几个人到了水库这里,非得要从水库抽水。
  现在还是三月份呢,水库里还有冰呢,他们就想把铲车开到水库边,用铲车把冰破开;但是想进入水库就要通过大门,因为里面是景区,所以有大门和围墙挡在这一侧。
  不过,大门现在是紧闭着的,门口有人把守,而且人家根本不让他们进去,这让赵野很恼火,和手下的这些人商量办法,大家建议硬闯,而且最好是在围墙上开个洞,这样便于水管的铺设。
  赵野不敢做主,给魏绍群打电话请示,魏绍群的意思是只要不伤人就没事,反正也是纠纷,大一点也更好。
  这下赵野不怕了,立刻组织人开着挖掘机向着水库这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