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五十六 谁的戏演得好

作品:《春种秋歌

  赵野他们已经把一些输水管线铺设在了公路边的水沟中,并且一直延伸到了水库边的围墙;他们的想法是用挖掘机在围墙上破个洞,然后把管线延伸进去。
  不过管理水库的人一直在密切注视着他们的动向呢,所以赵野他们这边一行动,水库那边的人就过来阻止了。
  为此双方发生了争执,水库这边的人阻止赵野他们破坏;但是赵野他们人多,十多个人一起把水库这边四五个人给推到了一边,然后让挖掘机过去破开围墙。
  赵野他们的意思是用挖掘机在围墙上打开个豁口;这道围墙是用水泥砖砌成的有一百四五十米长,一侧连接到山体上,一侧是大门,大门另一侧的围墙就是栅栏了,因为那边是水库的旅游区,要美观。
  挖掘机开过去之后,水库的管理人员都大声的阻止者,并且很激动,还有一个拿出对讲呼叫支援。
  不过,赵野还是指挥挖掘机开始破坏围墙了,他还亲自站到挖掘机的上面指挥,真是有一种身处坦克上作战的感觉呢。
  但是,当挖掘机强力破拆围墙的行动展开之后,赵野和挖掘机司机马上就傻眼了,因为挖掘机才动作几下子,那面围墙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带着弧线全倒下去了。
  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都看向围墙;特别是赵野,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敢觉自己这下好像惹麻烦了。
  愣了几秒之后,赵野立刻去给刘铮和魏绍群打电话,向他们汇报情况。
  “怕什么?不久一百多米围墙吗?给他们重修也没多少钱,你们继续施工。”刘铮和魏绍群都是这态度。
  赵野一听,心里有底了,于是转回身来继续指挥施工;而水库这边的人都撤到了大门那边,大门倒是没倒,因为有门柱。
  没几分钟之后,数十名保安赶来支援了,而且是直奔赵野他们,四面合围把他们圈在中间。
  “不许抵抗啊,他们动手我们就倒在地上,上面有我们的无人机在拍摄呢,他们动手我们就喊打人了。”赵野低声吩咐道。
  “知道了我们都演习好几遍了。”有队员小声的回答道。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了,工厂在下班,景区那边的人也在陆续的再往出来,所以看到这边的情境,很多人都围拢过来了。
  “快点救人啊,围墙那边有人被砸到了。”这个时候一个人从大门旁的门卫室跑了出来,并大喊道,然后和那边的几个保安就顺着倒下的围墙向山体那边跑去。
  之后又有一些人跟着跑了过去,有两组人还拿着担架,非常的慌乱的样子,像是出了大事;这边赵野他们也看到了这个情况,心里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赵野赶紧又拿出手机,想要在打电话报告情况;但是这个时候那些包围他们的保安也动手了,如狼似虎的冲上来,把他们全部按倒在地上,致使赵野也没能打出去电话。
  “打人啦,保安打人啦。”赵野带头喊起来。
  不过保安没有打他们,而是拿出绳子把他们都捆起来了,而且随便赵野他们叫喊,没人制止,倒是有两个人一直在拍摄视频。
  随后那边救援的地方,就看到两个担架被急冲冲的抬出来了,然后很多人看到担架上的伤者满脸是血的被送上了面包车,直接拉走了。
  这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至少上千人了;而赵野他们是几个人已经不喊了,因为他们也看到了被抬走的伤者了;他们现在不仅不喊了,而且双腿都快支撑不住身体了,被吓得抖动的厉害。
  没多大一会,警察来了,开始调查情况,不禁问了保安事情的经过,还调查了一些围观群众看到的情况;然后把赵野他们全都带走了,连无人机都拿走了。
  ……
  就在这边事情被闹大的时候,秋歌他们正在县城的一家酒店的会议室进行签约仪式呢,签约方分别是凌渡河集团公司和青山镇的几个村子、繁盛乡的几个村子,以及繁盛乡的几家个体企业。
  “秋歌,你这可是对罗书记真的太支持了啊?不仅给农业订单,还给工业项目啊?”杨宏生带着醋意问道。
  “啊、哈哈……,我是没办法啊,我要是不给她帮助,她就要赖在我们三道岗镇不走了,没办法,我太烦她了,只好送她点好处,让她快点离开。”秋歌开着玩笑说。
  “我去,你这理由找的我都没法挑出一点可以抱怨的地方了,哎呀,看来我还是关系远一层啊。”
  “杨镇长,你就不要不知足了,其他乡镇还没有呢,你们是真的占到了便宜才对。”被邀请来主持仪式的王副县长说道。
  “哦,呵呵……,我是眼睛紧盯前面的了,没往后看啊。”
  “你们啊,都是贪得无厌的家伙,不过这种对项目、订单的‘贪得无厌’是值得鼓励的;但是可不能紧盯着凌渡河集团公司这一家企业啊,要走出去多引进来才行;秋歌在这方面那可是大家该学习的榜样,你看今年他又引进了几个大的项目了?连市里的领导都在赞扬他呢。”
  “哎哟,谢谢领导的鼓励和夸赞,我这也没做多少事。”秋歌谦虚道。
  “你也别假客气了,我这也不算夸你,你做的可不少了,不仅能从外面引进来项目,现在还能辐射周边乡镇,为全县经济均衡提升做出贡献,这也值得表扬,我会向领导说明这件事情的。”王副县长承诺道。
  “谢谢、谢谢您的褒奖,我们保证会做更多有助于我们这里发展的事情。”秋歌也承诺到。
  接下来是签约仪式,先是签订的农业订单,是祝子轩代表公司和乡镇、村子签订的;随后是和个体企业签订的项目,是卢笛负责签约的。
  这几家个体企业也都是繁盛乡的,是罗胜男找到了他们,让他们给秋歌的企业做原材料供给和给楼盘定做房门、家具的;另外还有两家饲养场新成立了,秋歌和他们签了购销合同。
  原材料供给只要是给胶合板厂的原材料,也就是制作胶合板的薄木板,这算是粗加工,然后送到胶合板厂再加工。
  签约结束后,他们一同前到包厢吃饭,庆祝签约成功;这也是秋歌他们想和大家联络感情,还有就是想拖延时间。
  但是这个时候,秋歌接到了郑邵武的电话,秋歌立刻到走廊去接听:“事情已经圆满解决,抓了他们十几个人;我们这边有两个人在住院,所以我们……”
  “啥?有人住院了?郑大哥,你们怎么还能把人弄伤了呢?”秋歌立刻打断了他,然后急切的问。
  “呵呵……,好了、好了,不是真的在事件中弄伤的,我们开始也没有这出戏,但是谁让刘铮他们倒霉呢,今早上老段和石柱子去山上投食喂养那些野生动物的时候,不小心从山上滚落下来了,两个人都摔伤了,不过不是很严重;我就移花接木的安排到了围墙的现场。”郑邵武解释道。
  “啊?还能这样操作?哦,那两个人伤的怎么样啊?”
  “没事,就是老段的头破了、一条腿摔得骨裂;石柱子都是外伤,没什么大事。”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呢?他们也总在山上跑,怎么会摔下来呢?”
  “嗨,也是巧合,老段去投食的时候,一脚踩在一块松动的石块上了,于是就摔倒了,但是他处在山坡上方,下面就是石柱子;石柱子被他一撞就先摔下去了,老段伸手去抓他,也跟着下去了,不过石柱子年轻、没啥事,老段却受伤不轻;他们现在都在县医院呢。”
  “哦,那你把病房号发过来,一会我去看看他们;还有你这样移花接木,不会被调查出来啊?”秋歌担心地问。
  “放心吧,我们演的很成功,另外这边我也和老段、石柱子说好了;你还不知道石柱子啊,天生的好演员。”郑邵武胸有成竹地说。
  “好吧,我现在立刻跟王副县长说这件事,然后就赶去医院。”秋歌说道。
  其实他心里也明白,那就是郑邵武一定是跟陶阳打招呼了,老郑和陶阳那可是连襟啊,能不私下里说这事吗?
  今天这事也确实巧合;原本郑邵武和李卫国就安排人把围墙里侧的地基挖的松动了,这是特意做的,因为他们判断赵野他们一定会从这里破拆安装管线抽水,因为这里既不影响其他的工作,又距离水库最近。
  而今年的景区建设中也安排了要重建这段围墙,因为水泥砖和景区不搭调,所以也要换成栅栏式的;所以郑邵武和李卫国就找了人,提前把里面的地基和墙体进行了破坏,其实别说挖掘机了,就是几个人一起使劲,那道围墙也会倒的。
  至于那里面抬出去的人,这都是秋硕带着保安扮演的,反正盖着单子、抹上了假的血液,谁也分辨不出来到底是谁;而且那他们在假装救援的时候,也发现了空中的无人机,所以就提前拿单子遮挡起来,然后才故意翻动砖块,制造被砸现场,其实这里根本没人。
  秋歌重新进了包房,和正在吃饭的王副县长等人说了情况;王副县长和罗胜男、杨宏生他们都很震惊,表示要关注此事,秋歌表示感谢,然后就和卢笛、祝子轩离开了。
  到了医院,等见到老段和石柱子的时候,看到这两个人已经坐在一起下棋了,秋歌知道他们伤得不重。
  “刚才警察已经来过了,石柱子躺到床上就说脑袋疼,还说被砸昏过去了;呵呵……,演的非常像那么回事。”老段说。
  “嘿嘿……,老板,这次那帮家伙有罪受了,光特么赔偿损失就够他们哭的了。”石柱子憨笑后说。
  “啊?怎么回事啊?你们这伤不至于让他们赔多少钱吧?”秋歌问道。
  “我们的伤是不重,但是我们的损失可是大得很啊,没几十万恐怕他们解决不了问题了。”老段接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