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五十七 就要赔

作品:《春种秋歌

  “我们还有什么损失啊?怎么还能让他们赔几十万呢?”秋歌他们都很疑惑。
  “我朋友的姑娘给他们送来了一条狗,叫罗……罗什么犬了?是纯种的……”老段忘记了狗的品种了。
  “罗威纳犬?”祝子轩说。
  “啊,对对对,罗威纳犬,说是几十万买的,还有发票呢;可惜昨天死了,他们就埋了,也和我说了,我朋友心疼够呛啊;正好今天有这事,我就让老郑去把那条狗挖出来,送到现场去了,重新用砖头掩埋在下面了;刚才警察调查的时候,我就说了那条狗的事情,警察现在去查看了。”老段说。
  “啊?你们这样弄不能露馅啊?”卢笛担心地问。
  “不会,我已经和我朋友说好了,就说那条狗是他送我的,我就养在围墙那里了;其实那条狗还真是被砸死的呢,我朋友也是养鹿的,昨天运来一车牧草,就是一捆几十斤的那种,就码放在院子里,很大的一堆;那条狗在院子里玩,不知道怎么弄的,牧草堆就倒了,把它就砸死了。”
  “那人家警察也会问你们为什么把狗养在围墙下啊?”卢笛又问。
  “其实这事我们也早就想好了;那里其实不仅有狗,还有两只小羊呢,不过也死了;之所以安排这些动物,那也是因为我们就是在那里受伤的;如果没有小动物在那里,我和石柱子去围墙边上干什么啊?”
  “明白了,你们是到围墙边照顾养在那里的小动物的,然后被围墙砸伤了。”卢笛差点笑出来。
  “对啊,这样是不是合理了呢?”
  “是合理了,不过一定要守口如瓶,还要把相应的细节做好,不然漏了馅可就麻烦了。”
  “不容易露馅,我们占着理呢,刘铮他们不会愿意深究的,因为有人受伤;而且他们心怀鬼胎,现在他们巴不得快点解决这件事,而且最好是定性为误伤,所以他们会快速的理赔的,好息事宁人。”祝子轩分析说。
  “好了,我们静观其变吧,让郑大哥和卫国大哥处理这件事吧,我们继续看戏。”秋歌说道。
  “就怕你安静不了,魏绍群可能很快会找你,他现在一定是想在他的主持下解决这件事,所以会急着让你去处理呢。”
  “我也得给他脸?等着吧,我才不见他呢。”秋歌说。
  还真让祝子轩猜对了,下午魏绍群就给秋歌打电话来了,而且还很强硬。
  “杜秋歌,请你到镇里来一下,我们要处理一下你们和刘铮之间的矛盾。”
  “对不起,我没在凌渡河,没时间参加这种无意义的调解。”秋歌也冷冷的回答说。
  “你什么意思?还想把矛盾继续扩大化吗?要不是你们的无礼和傲慢,现在的事情能弄成这样子吗?”
  “魏绍群,你的话我都录音了,我会给相关部门的人员听的,你把事情搞砸了,然后还诬赖到我的头上?你以为你真的可以随心所欲了吗?哼!”秋歌说完挂断了电话。
  不过才放下电话没多久,他就有接到了县里的电话,金潇泽找他去一趟,这会秋歌不能再推脱了,立刻跟祝子轩两个人来见金潇泽了。
  可是等进来一看,发现刘铮也在这里,秋歌就非常的不痛快了;原来是恶人先告状啊,那好,到看看你们怎么表演。
  “哟,杜总和子轩一起来的啊?快点坐、坐。”金潇泽起身相迎,然后热情的说。
  “谢谢金县长。”秋歌说着和祝子轩在刘正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
  “今天把你们几位找来,是我听说你们之间有点误会,所以我想给你们调解一下,也不知道我够不够资格啊?哈哈……”金潇泽自己笑起来。
  “金县长当然够格,我们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的程度,还打扰您的工作了。”刘铮装模做样的说。
  “应该的,杜总好像不太高兴啊,是不是不愿意我来处理这件事情啊?”金潇泽依旧带着笑意问道。
  “不是我愿不愿意的事情,我是在想这件事好像还没调查完呢,为什么要请您调解矛盾?”秋歌淡淡的说。
  “哦,案件的调查正常进行,我就负责调解你们两个公司的用水争端。”
  “是这个问题啊?那好,我愿意听听怎么解决。”
  “那好,你们双方都说说吧,我看矛盾出在哪里?”
  “那我先说啊,我们的工厂马上要施工建设了;但是建设需要用水,于是我就到凌渡河集团下属的供水公司请求他们给我们供水,并希望他们先把供水的管线铺设过去;不过他们回复我们必须先交清施工费用,然后才能施工。”刘铮说道。
  “刘总,这个好像没问题啊?你不缴纳施工费用,人家怎么给你施工呢?”金潇泽问。
  “可是我们已经拿到了镇里的文件,让他们先给我们施工啊。”刘正说着把那份文件给金潇泽看了。
  然后,刘铮继续说:“我们看他们也不给我们施工啊,于是就又请示了魏镇长,打算自己铺设一条简易的输水管线先使用着,也不能耽误施工建设啊;但是今天去施工的时候,就出了上午的事情,我是真的万分抱歉,我也愿意承担伤者的费用和那道围墙的损失。”
  “杜总对这件事怎么说?”金潇泽问秋歌。
  “我来说吧,这份文件杜总没看到,因为在我那里压住了。”祝子轩说道:“因为我觉得这份文件有问题,我也正想拿着这份文件去找一些懂行的人,去请教问题出在哪里了呢?所以我没给杜总看,而且也没让供水公司答应施工的事情。”
  祝子轩这话立刻就暗含着去告状的意思了,请教谁啊?家里有一位大领导呢,让他父亲看看,这件事就会被当典型的。
  “子轩,你不用去问了,这个文件确实存在问题,但是也不是大问题;主要就是牵扯到费用的事情;魏绍群就是把事情想的简单化了,他就没想到这样安排会给供水公司带来麻烦,所以这件事我会批评他的。”金潇泽说。
  “金县长,这其实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魏镇长会让我们垫资给他们修供水设施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祝子轩问道。
  “子轩,这也是正常的工作程序,为的就是防止多报工程费用,你们垫资、刘老板证明,这样可以相互监督;我们也是人手有限,不能每一笔钱都去调查,多一个监督环节,可以预防犯罪啊;我说这个文件有问题,是指魏绍群太武断了,没有和你们协商,万一你们没钱怎么办?那不耽误事了吗?”金潇泽解释说。
  秋歌和祝子轩一听,觉得金潇泽说的也有道理,所以气就小了很多,两个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也就没再追究文件的事情。
  金潇泽看了看,然后又说道:“魏绍群做事欠考虑,他就不应该同意刘老板再自己建输水管线,不然也不会发生今天上午的事情,我会严肃处理这件事的。”金潇泽带着没怒气说。
  “金县长,我愿意承担伤者的治疗、误工等一切费用,也愿意赔偿凌渡河公司的损失。”刘铮又强调说。
  “嗯,刘总的态度很好,但是因为事件闹得挺大的,影响很不好,所以那些造成损失的人员是要惩罚的。”
  “好、好,应该的、应该的。”刘铮点头说,态度非常好。
  “杜总,您看这样处理上午的事情行吗?”金潇泽问道。
  “我们听金县长的;不过赔偿的事情我想不仅仅是伤员的费用和围墙的损失,这个还需要警方给出调查结果才好。”秋歌说。
  “哦、还有其他的损失吗?”金潇泽听出秋歌话里有话了。
  “我们这边有几只动物也压在了围墙下面了,都死了。”
  “我可以照价赔偿。”
  “刘老板,你照什么价赔偿?那里有我们的人员辛辛苦苦训练出来表演的小动物,你说这种训练的辛苦和遴选出来那么伶俐的小羊值多少钱?”祝子轩说道。
  “子轩,让刘老板多补偿一些钱,我看也就行了,毕竟事情出来了,咱们这边也该奔着解决问题的态度是不是。”金潇泽劝道。
  “可以,我们也不能不讲道理,哦,还有一只小狗,那不是我们公司的,是驯养员自己的,听说价值几十万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秋歌说道。
  “啊!你们这不讹人吗?”刘铮听完之后再也不淡定了,立刻喊道。
  “刘老板,你说谁讹人呢?”祝子轩反问道。
  “好了,杜总,那是什么狗啊?怎么这么值钱?”金潇泽也脸色凝固了;他也没想到还能这么费钱解决这件事。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就听他们打电话说了一嘴。”秋歌含糊其辞的说,他这就是在表示自己不知情,也不是自己的事。
  金潇泽急忙招呼秘书,让他给三道岗镇派出所打电话,询问这件事,秘书立刻去了。
  “刘总,你看看,这惹出多大的事情?不过我看你也别发火,毕竟是你们有错在先,该怎么赔偿都要认。”
  “金县长,我们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啊?那道围墙也太不结实了。”刘铮哭丧着脸说道。
  “哎呀,我感觉这件事不应该这样处理呢?去扒人家的围墙好像是犯法吧?听这意思刘老板事先还知道这件事,应该是你指使得的吧?那我们还是让警察来处理吧。”祝子轩说道。
  “谁指使了?我是事后才知道的。”刘铮急忙否认。
  “看来还需要警察来调查啊。”祝子轩说着看向金潇泽。
  “这件事警察还在调查,相信他们会处理好的;我只是解决你们供水的问题;杜总,我近期会协调资金,帮你们把今年凌渡河工业园新建厂子的所有供水设施所需费用解决了,我们要一视同仁。”
  “感谢县长的理解,也谢谢您照顾我们企业;那我们就等资金到了,立刻给所有新建工厂的供水施工。”秋歌心里暗笑,但是脸上很自认的说。
  这个时候金潇泽的秘书敲门进来了,对金潇泽说:“派出说那边说,是有一条名贵的狗被压在了围墙下面,他们正找专业的人鉴定是不是被压死的。”
  “什么狗要几十万啊?”刘铮不顾场面的问。
  “别管什么狗,人家要是拿出证据,能证明狗就值那么多钱,那你就的赔。”金潇泽冷冷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