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六十 各有盘算

作品:《春种秋歌

  “秋歌、卢笛,真的感谢你们啊,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回农户们该心安了,不能出乱子了。”罗胜男在回去前说道。
  “哎呀、罗姐,你和我们客气什么?我们还要感谢你呢,有你在繁盛乡我们就能把业务开展过去了。”卢笛说道。
  “呵呵……,我知道你们这是客气话,没我你们也能开展业务;我记得这份情。”
  “唉,咋弄的呢?你这一走,怎么还变性格了呢?”秋歌说。
  “去你的吧,我啥时候变性格了?主要是真的感动了。”
  “感动个啥啊?赶紧把那边的事情做好吧;不过这一次很遗憾啊,你没机会参加我们在市里的签约仪式了。”秋歌惋惜说道。
  “那也没办法啊,我只能祝福你们签约成功了,希望以后再有机会参加这样的大场面。”罗胜男也很失落。
  “罗姐,你也可以来啊,作为我们的特邀嘉宾,或者直接跟着祝大哥一起来就行了。”卢笛说。
  “呵呵……,算了,我还是不去了,不然会羡慕你们的;我也努力找两个大项目落实到繁盛乡,那样发展就快了。”罗胜男拒绝了邀请,她的性格还是很要强的。
  送走罗胜男和繁盛乡的众人之后,秋歌和卢笛接到了叶栖桐的电话了;最近他们也是经常通话,因为这边要进行建设了,也要跟叶栖桐说;而叶栖桐也会经常的报平安。
  “卢笛,我最近还是让夏翠凝姐姐过去;不过,她要整合我们的企业在中国区的业务,所以不能在你们那边常驻了;她过去后会和你们说一些我这边的事情,你们就按照她说的进行安排就行了。”
  “那你不过来看看啦?我们这里今年变化很大啊。”卢笛说。
  “暂时去不了,我这边很多事情都在关键时期,我不能离开;等到事情都处理好了,我就会过去看你们了;只是博涵总吵着见爸爸;我想让海丽姐带他去见你们,但是海丽姐却说什么也不愿意。”
  “那、那我邀请海丽姐回来吧。”卢笛犹豫了一下说。
  “呵呵……,那你和她商量吧,不过她也未必答应,我感觉她已经决定不再回去了。”叶栖桐带着担忧说。
  “我劝劝她吧;叶姐姐,你对我们的管理还有什么要求?”卢笛把话题从新拉回到业务上。
  “我的想法都和夏姐姐说了,到时候她会说明的,我相信你们能管理好;哦,让秋歌帮我弄两颗好一点的人参,我给我爸爸调理一下身体,他最近恢复得很好了。”
  “好,他就在这里了,你跟他说吧。”卢笛把电话给了秋歌。
  “我知道了,马上给你准备,你可要注意安全啊。”秋歌说。
  “哎呀,没事,我这里很安全,不要担心;最近没和海丽姐通话吧?她好像情绪不高啊。”
  “没、没有,我最近很忙。”秋歌有点尴尬的说;因为卢笛在跟前呢,他哪敢承认和刘海丽通话啊。
  其实他几乎每天都喝刘海丽通话或者视频,他也知道刘海丽因为什么情绪不高,不过他现在爱莫能助啊;刘海丽想要个孩子,在回去之后,就一直寄希望和秋歌在海南那段时间能有宝宝,但是回去了两个月一点动静都没有,所以刘海丽才失望的,以至于现在她都怀疑自己有毛病了,但是她又不好意思去检查。
  “好了,我也没什么事了,你们忙吧,抽个时间开导一下海丽姐。”叶栖桐说完就挂了电话。
  秋歌把手机还给卢笛,然后没事人似的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联系老段,让他给自己准备一些好的鹿茸、鹿心血;他的意思是不能只给叶栖桐准备人参,也要把其他的补药带一些过去。
  老段这两天已经出院回家了,而且是满心欢喜啊,因为他把他朋友买狗的发票拿过来了,派出所按照发票给定了赔偿数额,刘铮乖乖的给付了十几万的赔偿金;而赵野也全部扛下来责任。
  这些赔偿金秋歌可是分文没要,老段拿出三分之一给了他朋友,剩下的和郑邵武、李卫国、石柱子等人分了,大家也算是发了笔小财。
  “放心吧,我保证给你弄到最好的。”老段立刻答应了。
  “那你也帮我打听一下,看看谁有好的人参,我也想买。”秋歌又嘱咐道。
  然后秋歌又给李宏达打电话,让他也帮着出去找找谁有好人参;反正这附近能联系的人秋歌都告诉了,他想先在这附近找一找,实在不行就要找尉迟锦荣了。
  等打完电话,卢笛说:“是我给海丽姐打电话,还是你打啊?”
  “啊!你打吧?我就不打了。”秋歌装着很规矩的样子说。
  “哼!装模作样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我要是到移动公司去调一下你的电话单子,什么都清楚了。”
  “呃、嘿嘿……,我们就是正常通话,主要说的是博涵的事情。”秋歌撒谎说。
  “滚出去,我要打电话了。”卢笛装作生气的样子说。
  “打就打呗,背着我干什么?”秋歌边说边站起来、走了。
  卢笛和刘海丽通了视频,看到刘海丽确实很憔悴,知道她心里一定很不好受,于是就邀请她回来待几天,但是刘海丽却拒绝了,真的不回来了。
  几天之后就到了签约的日子,秋歌先到了市里,和祝子轩一起迎接陆续到来的签约方人员;其实也都是熟人,像郑宏升、尉迟锦堂和尉迟锦荣这都是老熟人了,宏升还是兄弟呢;还有韩兴耀、孙正军、付高鹏也都很熟悉了。
  不过也有秋歌陌生的人,那就是尉迟锦堂的儿子尉迟杰韬,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而杜振鲁和黄凤吾、王俊峰是除了秋歌之外都陌生的人。
  这些人都在签约的前一晚到了市里,在同一所酒店下榻;秋歌、卢笛、祝子轩会同市县镇三级领导一起招待了大家。
  秋歌为大家做了引荐,众人彼此寒暄;而最高兴的是杜振鲁和黄凤吾,两个人见到了尉迟锦堂先生了;秋歌给他们介绍完之后,先生还给这二位诊了脉、开了方子;因为秋歌说了和他们相识的经过,介绍了他们的病情。
  杜振鲁和黄凤吾千恩万谢啊,他们觉得真是没有白交往秋歌,真的有机会见到了医学泰斗了,自己这病老先生也说了注意事项,给了药方,康复已经不成问题了;所以他们更感激秋歌了。
  “我们俩个人谁大啊?我今年三十五了。”尉迟杰韬和秋歌说话的时候问。
  “我三十三,您是大哥。”秋歌说。
  “哦,我还是当哥的呢,那成、我也不客气了;兄弟,我可是老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了,我们家老爷子总说你的好,什么孝顺啊、仁义啊、有事业心啊的;一句话、你就是我们家的正面教材啊,而我们就是被教育的不良子弟呀,哈哈……。”尉迟杰韬还挺幽默。
  “哎呀,大哥啊,我可不是故意的啊。”
  “哈哈…,哎呀,你要是故意去做,我们老爷子就不会搭理你了;这次他允许我来投资,其实就是想让我跟你学学,我懂他的意思。”
  “哦,那行,在他面前你学我,等不在他老人家面前的时候,我跟您混,你带着我也纨绔一把。”秋歌说。
  “得嘞,就这么定了,我就是个意思;我们就算是好朋友了。”尉迟杰韬一拍大腿说道。
  秋歌感觉尉迟杰韬这个人很好相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应该是平常很好玩的那种,看似纨绔,其实这样的人都有内秀的。
  晚宴上,大家也是都非常的高兴,市里的领导致祝酒辞;秋歌把自己带来的白酒、红酒和米酒都拿上来了,请领导和来宾品尝。
  如今这米酒已经经过陈永祥和李凤珍的改良了,变的口味更加的独特了,所以很多人都爱喝。
  大家觥筹交错、妙语如珠、欢声阵阵,把这场欢迎宴会真的变成了欢乐的宴会了。
  他们在这边高兴的欢宴,而在三道岗镇那边,几个宵小之人聚在一起正研究如何和秋歌过不去呢。
  今天魏绍群知道了秋歌他们要在市里举办签约仪式的消息,但是他却被排除在外了,于是他甚是恼火,立刻把其他三个死党刘铮、董明宇和陈少霆找来,想要进行报复。
  “我劝你还是消停点,这节骨眼上你敢有动作,那就是找死。”董明宇说。
  “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啊,他们敢不让我去,这不是明摆着和我对着干吗?”
  “和你对着干怎么样?人家现在有这个资本;而你还是个代字打头的副职呢,所以要忍着,等你真的有实力挑战的时候,在发威吧;再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杜秋歌的工厂就摆在那里呢,等一阵子在收拾他们也不晚。”
  “哎呀,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要赚钱才对,有了经济基础,我们的帮手也就多了;现在杜秋歌都在市里举办签约仪式了,我们却在赔钱,这可是大的差距啊。”陈少霆说,他今年到现在还没赚到钱呢,而且到目前也只有葵花这个项目有希望赚钱,其他的都是赔钱的买卖,所以他很着急。
  “陈总说的有道理,我们眼前应该先把自己的项目做好,这样也能吸引县里领导的眼球;另外,我们也能办一个签约仪式啊,魏哥把我们引进来,那不也算招商引资吗?”刘铮说。
  “没意思,你这三个工厂加起来还没人家一个投资多呢,搞仪式也没意义。”魏绍群摇头说。
  “怎么没意义?有曝光度就行,这样能让你有成绩啊;罗胜男是怎么升上去的,还不是杜秋歌这边的成绩吗?搞一个,不过我们就在县里搞,能让你的主管领导看到,那就是我们的胜利。”董明宇说。
  “那行吧,过几天在正式签约,需要让杜秋歌那边的热度降下来。”
  “行,那我们就十天后在签约;还有什么事情吗?”
  “现在这化肥炒的可是越来越厉害了,价格从过完年到现在都涨了快百分之五十了,而且还拿不到货,谁要是能弄几千吨,那可就发了啊。”陈少霆说。
  “杜秋歌的仓库里可是有上万吨呢,他今年可是又赚到了。”刘铮说。
  “是啊,我也听说了,但是我们弄不出来啊。”
  “哼,想办法弄,不行来硬的。”魏绍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