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六十一 认错人了

作品:《春种秋歌

  “来硬的?硬的怎么来啊?”几个人都看向魏绍群。
  “老办法,就是让农民直接开着农用车去堵杜秋歌的仓库大门,逼他销售。”魏绍群说。
  “可是这样我们也得不到利益啊?”陈少霆说。
  “现在这种形式下,会有很多人买不到肥料;所以我们就以确保本镇农户用肥优先的原则下个文件,直接让杜秋歌以平价销售化肥,他要是敢不听,我们就进行干预;另外,少霆、你去找杜秋歌,就说可以劝退老百姓,条件是让他把化肥低价卖给你。”
  “这能行吗?可别惹出事情来啊。”刘铮担忧的说道。
  “哼,能有什么事?法不责众,来个几百、上千的老百姓,他们还敢动手啊?”
  “也不是不可以一试,但是一定要把我们自己保护好。”董明宇阴毒的说。
  “那好,只要是老百姓把杜秋歌的仓库围堵了,我就去找杜秋歌,逼他把化肥卖给我,到时候我们就能大赚一笔了。”陈少霆说道。
  “杜秋歌有多少化肥啊?别我们再给他帮了忙,他正卖不完呢,我们再给他找来一群买主。”董明宇说。
  “不会的,他能有多少?一万吨撑死,那也就是四五十万亩土地,我们镇里就有三十万亩土地了;另外我听说罗胜男那边已经带着人来看货了,所以应该那边也指望杜秋歌呢,那他这些化肥还是捉襟见肘啊。”陈少霆说。
  “一定是不够用的,两万吨、三万吨都不够用,因为签约方还有青山镇呢,杜秋歌该照顾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们为难他,他就必须吃这个亏。”魏绍群笃定的说。
  “那我们就从杨木岗和长裕这两个村子找人过来,看他到时候怎么办?呵呵,一定是乖乖的把手里囤积的货给我们啊。”陈少霆开始做发财梦了。
  “为什么只找杨木岗和长裕村的老百姓呢?多动员几个村子的不行吗?”董明宇问道。
  “别的村子杜秋歌都已经用项目把他们拉拢住了;这两个村子是我们掌控的村子,所以找这两个村子的人过来,我们是有把握的。”魏绍群说。
  “我是杨木岗的,所以即便有人调查我也不会暴露。”陈少霆补充道。
  “行吧,我也来安排人鼓动村民,你们配合,最好赶在杜秋歌开始出货的时候行动。”董明宇说。
  “行,我时刻关注着他们,他们一有行动、我就通知你们。”刘铮说。
  几个人商量好了阴损的主意之后就各自回去了;而魏绍群却总感觉自己憋屈,作为代理镇长,竟然没机会去参加者高级的签约仪式;这可是自己当前不多的机会啊。
  魏绍群觉得自己拼着命的冲上来,为的就是这些机会,为的就是依靠这些机会拔高自己的身份;不然自己干嘛给这个地方的老百姓争取项目啊?
  同时,他又很后悔和卢笛闹翻,自己干嘛不好好和卢笛相处呢?开始关系不错啊?怎就弄到不能相见了呢?
  回想起来和卢笛相处的过程,其实也就是因为自己看不惯杜秋歌的做法,他要是不把李凌直接弄走做销售,他要是和自己商量着做事,自己能和他争执吗?更不至于和卢笛翻脸啊?
  这特么一切都怪杜秋歌,要不是这犊子回来了,自己可能现在都掌控凌渡河工业园了,可能跟卢笛的个人关系更好了。
  这是特么什么心理?魏绍群现在有点走向极端的意思了;他竟然不检讨自己的行为,反而怪罪起别人了,而且还异想天开的想和卢笛走得更近些。
  越想越觉得自己该找机会去露个脸,因为这是能见到更多领导机会,如果得到了领导的认可,自己就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了。
  不过,他也害怕自己进不去那种场合,因为这么重要的签约,一定会有严格的保护措施;那可怎么办呢?
  为此魏绍群真的是绞尽了脑汁啊,最后他也没什么好办法;不过他倒是想到了一个最笨的招数,那就是守株待兔,到凌渡河去等领导的到来。
  他觉得签约之前,领导有可能带着投资商来凌渡河考察,毕竟这里才是主战场,投资商不可能连看都不看就签约。
  于是在第二天,魏绍群就开车来到凌渡河,守在了秋歌他们公司的大门前;他觉得领导和投资商要是能来,那一定会到凌渡河公司来的。
  而且他认为秋歌和卢笛谁也不敢在领导面前驱逐他,毕竟自己也算是地方负责人;在领导和投资商的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不敢造次;所以魏绍群就来了。
  但是他还是犯了主观臆断的错误,更是犯了机会主义的错误;他判断的很正确,投资商肯定要到这里看看的,因为大家都要知道自己和做建设的工厂、医院建在哪里,所以尉迟锦堂、尉迟锦荣、尉迟杰韬、郑宏升、杜振鲁和黄凤吾来了。
  而市里、县里的领导都没来,这是因为投资商已经把合约签完了,而且还要求领导们去忙自己的事情,不用陪同;所以,领导们就说了客气话后回去了;另外,连几位医生都没来,因为他们知道医院建在哪里,而他们又很忙,所以他们直接回省城去了。
  魏绍群并不知道这些情况,他没有内线人员给他通风报信;现在他只能通过戴启良了解秋歌他们什么时候回,因为戴启良也在凌渡河,而且他可以问李卫国。
  还真是不错,戴启良现在就在李卫国身边呢,所以可以知道一些关于杜秋歌的消息;戴启良告诉他杜秋歌正在从市里赶回来,好像有投资商。
  这下魏绍群高兴了,因为他判断有投资商就会有领导,所以他更坚定的守在凌渡河集团公司的门口了。
  秋歌他们确实很快就回到了凌渡河,不过他们没有直接回公司,而是直接开车从公司的门前经过,去了水库那边;因为他们要先带尉迟先生他们看医院的建设场地。
  魏绍群倒是看到五辆车经过公司的门前向水库方向去了,但是他没看清是谁;他也觉得那不应该是市里的领导和投资商的车队。
  市县的领导加上随员和投资商、还有镇里的人、杜秋歌他们公司的人,怎么的也要三十人多人吧?不可能就五辆车,所以魏绍群没跟过去,而是接着等在车里。
  等秋歌他们从水库回来,再次到了公司的大门口,魏绍群看到公司里面出来一群人迎接了,他才恍然大悟,这就是领导和签约嘉宾;而这个时候戴启良的信息也来了,就俩字:来了。
  魏绍群急忙从车里下来,向秋歌他们这边跑来,因为大家已经下车了,正站在楼下打量公司的大楼,并说笑着。
  等魏绍群跑过来的时候,大家正和迎出来的郑邵武、李卫国等人握手;魏绍群直接就插进队伍中了,并且直接来到尉迟杰韬跟前。
  “领导好,我是三道岗镇的魏绍群,欢迎领导到三道岗镇来。”魏绍群抓住尉迟杰韬的手说道。
  尉迟杰韬蒙了,因为他被对方的称呼给弄的不知所措,怎么自己还成了领导呢?但是他性格幽默,见有人这样称呼自己,就顺势装起领导来了。
  “啊,你好、你好,你、喂啥的?”
  “不是喂啥的,是我叫魏绍群。”
  魏绍群之所以把尉迟杰韬当成领导,主要是秋歌就在尉迟杰韬的身边,还有郑宏升,他们三个聊得很热乎;魏绍群认为杜秋歌陪同的一定是主要人物。
  而两位尉迟先生和黄凤吾他一眼就看出来不是领导了,黄凤吾有明显的南方人特征;而杜振鲁正自顾自的打电话呢;剩下的就只有两个年轻人他不认识了,但是太年轻不可能是领导;其实两个年轻人是杜振鲁和黄凤吾带来的随行人员。
  所以魏绍群就判断尉迟杰韬就是领导;他还纳闷呢,怎么市里、县里就来这么一位领导呢?而且还是他不认识的,估计也不是主要领导,不过即便不是主要领导,那也比自己级别高啊,所以他要上来打招呼;另外他也没时间仔细思考了,因为“领导”问话了。
  “哦,魏绍群,在公司负责什么工作啊?”尉迟杰韬问道。
  “我不是这个公司的,我是……”
  “不是这个公司的?那你来凑什么热闹啊?想和我套近乎吗?”尉迟杰韬听说不是公司的人,他以为这就是其他公司的人来找领导说事的,于是就板起脸问道,他的本意是想逗魏绍群。
  “啊,领导误会了,我是来欢迎您的。”
  “就只是欢迎我吗?是有什么事求我吧?那好,你说吧,我现场给你解决。”尉迟杰韬说着还背起手、仰起头来。
  这时候秋歌他们憋着笑看着他们表演;开始的时候秋歌确实想把魏绍群赶走,但是一看尉迟杰韬的劲头,他就改主意了,还把要制止魏绍群的宋显友和副镇长周朝礼给拦住了,让他们继续看下去。
  “领导,我真的没事,就是来欢迎您的。”魏绍群又说道。
  “哟,就来欢迎我的啊?那……”尉迟杰韬不知道该不该邀请魏绍群进去,所以看向秋歌。
  “领导,我们上面没位置啊。”秋歌领会尉迟杰韬的意思,于是急忙说。
  尉迟杰韬也立刻明白了,秋歌这是不想让这个人上去啊,于是他说:“哎哟,这可真不巧啊,那个魏啥啦?你在这等我一下啊,我上去一会就下来。”
  “啊?领导,我……”魏绍群准备跟上去的,但是现在却被要求等在这里,他很不高兴,但是不敢和尉迟杰韬表现,而是瞪了秋歌一眼。
  不过秋歌没理他,而是带着大家进了大门,然后上楼去了;就把魏绍群自己扔在了下面、尴尬的看着站着。
  “那人谁啊?”进了电梯,尉迟杰韬问道。
  “嗨,一个挺讨厌的人,不用理他。”碍于宋显友和周朝礼都在这里,秋歌就没详细说。
  但是,宋显友和周朝礼还是很不好意思,同时他们也很恼火魏绍群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