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六十二 满向山

作品:《春种秋歌

  魏绍群错把尉迟杰韬当成领导的事情,迅速的传遍了三道岗镇,而且还让县里的领导知道了,大家都非常的气愤,决定给他一个处分。
  但是,这个时候魏绍群却邀请领导参加签约仪式,把自己引进来的三个工厂和一个楼盘开发项目拿出来搞仪式了,这让领导暂时没办法处理他了,毕竟不能把项目弄砸了啊。
  所以领导只是把他叫过去狠狠地训斥了一顿,然后就轻轻的放下了,而且还出席了他组织的仪式,把项目签了下来。
  这也是董明宇和刘铮他们给魏绍群想的救急办法;当知道魏绍群弄出这样丢人的事情之后,董明宇气的暴跳如雷,他真想去揍魏绍群一顿,但是这也解决不了问题啊,为了保住魏绍群,他们才紧急的举办仪式。
  “你知不知道你浪费了一次绝佳的机会,要不去惹事,就可能通过这次仪式,把你那个‘代’字去掉了,现在全特么完蛋了。”等事情过去了,董明宇恼怒地说。
  “我也不知道领导不来啊?如果领导来了,那是不是绝佳接的机会?”魏绍群感到委屈。
  “那你为什么不打听清楚呢?”
  “我在他们那边也没有好的内线啊,所以只知道他们回来了,并不知道没有领导啊。”
  “好了、好了,我们可别争论了,现在该安下心做点事了,然后才能保证又被领导重视的;消停些日子吧,不然会前功尽弃的。”刘铮说道。
  “好了,我们先各自忙我们的事情,工厂、楼盘都该准备了,先忙起来,这样领导才能不生气了;另外我们也该运作抢化肥的事情了。”董明宇说道。
  他也没办法,因为想弄垮杜秋歌,魏绍群还是主要的力量,所以保住这个无能的家伙还是必要的,在关键时刻还会有重要用处。
  董明宇最近一直在矿山那边,为的是从他二舅那里了拿些钱,因为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他已经捉襟见肘了;他知道他二舅手里有钱,所以一直在央求要钱。
  最后他二舅倒是把钱给他了,但是也提出来了新的要求,那就是尽快解决杜秋歌和罗胜男;他二舅非常的恨这两个人;董明宇答应了。
  不过现在的形式,他根本动不了杜秋歌啊,所以他寄希望于魏绍群能出奇兵,但是这家伙差点自己就折戟沉沙了,可真是愁人啊。
  按下这几个背后使坏的家伙不说,在说秋歌;他已经把除了尉迟锦荣外的其他来签约的众人送走了;而尉迟锦荣留下来是因为药厂那边需要他把关质量。
  此时秋歌正接待李宏达和程德泉呢;因为他让李宏达帮他找一些好的人参,而李宏达就把消息散播出去了,结果又是程德泉找他来了,并给他提供了一个线索;随后他又把程德泉带到了秋歌这里。
  “程大叔,您说的那个有人参的人是您的亲戚?”再问了程永强的病情之后,秋歌问道。
  “是我大舅哥,他是一个常年走山的人,同时他也是一个种植人参和其他一些药材的高手;其实我给您的那棵人参就是他给我的,不过,我和您说实话,那棵人参不是野山参;但是当时我是走投无路了,所以他给我除了这个主意,让我拿着那棵人参找买主,我骗了您啊。”程德泉说。
  “大叔,我们不说这件事了,我是自愿的;那您的舅哥家住在哪里啊?他手里真的有好参吗?”秋歌问道。
  “有,而且不止一颗,但是好到什么程度我不清楚;当初给我拿那颗人参的时候,我就见到他那一包内就不止一颗人参;那天听宏达说要买人参,我就有联系他了,他也承认还有人参,也想卖,但是价格要当面去谈。”程德泉说。
  “这可以啊,我们定一个时间,什么时候去好呢?”秋歌问道,他很兴奋。
  “哪天都行,我这边没问题,我也跟我大舅哥打了招呼,随时都能去;哦,他家在棒槌山林场,离这里一百四五十里路吧。”
  “那不远啊,明天我们就过去吧;我和尉迟先生商量一下,请他过去帮着估个价。”
  “不远是不远,但是路不太好走,都是山道。”程德泉又说道。
  “没事,我们开越野车过去,那边我去过,能行的。”李宏达说。
  “那好,我们明天就过去;我回去再和我大舅哥说一声。”
  当天秋歌就去和尉迟锦荣说了这件事,老头也立刻来了精神,因为他听说不止一棵人参呢,所以也想捡个漏,再弄棵好人参回来。
  第二天他们开了两台越野车出发了,一起去的除了尉迟锦荣、程德泉、李宏达、秋歌和开车的郑磊、纪全安之外,还有秋歌的老爸和舅舅,这老哥俩也跟着去玩。
  最近老爸跟舅舅总在一起,也不粘着秋歌了;舅舅去工厂,老爸就跟着过去,成了舅舅的跟班了,两个人相处的非常好。
  去往棒槌山林场的路确实不好走,都是山路,,而且年久失修了,所以有不少的小沟壑和石块,他们小心翼翼的向前行驶,一百四五十里的路,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
  “哎呀,他们这里怎么还没修公路呢?这也太难走啦吧?”等进了棒槌山林场,秋歌问道。
  “修了,只不过在我们的另一侧,那边才是人家进出的主要通道。”程德泉解释说。
  “我说呢,要都是这样的路,这个林场确实太落后了。”
  “他们这里确实不太好,这两年的药材都没卖出去;去年冬天据说还去过您那边卖过药材呢,把五味子都寄存在你的库里了。”
  “啊!这么巧啊?这就是上次堵门卖药材的那帮人的家啊?”秋歌惊讶的说。
  按照程德泉的指引,很快来到了一栋房子的前面,大家下了车;这时房子里面也有人接了出来,有五六个人呢,有男有女。
  不过走在前面的那个年龄大的男人,秋歌倒是一眼认了出来,这个人就是元旦的时候去卖药材的,因为他是第一个同意把药材存放的自己库房里的那个人,所以秋歌印象深刻。
  “哈哈……,杜老板,我们又见面了啊。”男人打开院门之后朗声说道。
  “哎哟,您好、您好,这里原来是您的家啊?真是太巧了。”秋歌也急忙客气的说。
  “正是我家,杜老板、各位里边请吧。”
  “杜老板,我大舅哥姓满,叫满向山。”程德泉介绍说。
  “哦,满大叔,听说您经常跑山啊,这身体还真是看着很结实啊。”
  “还成,现在还经常上山去转悠呢。”满向山说。
  说话间大家进了屋,纪全安和郑磊把带来的礼物拿进来,满向山又是一番客气,秋歌等人也说了些客气话。
  “大叔啊,听说您手里有好的人参,我们就贸然的来了,因为我有位亲人需要人参配置药剂,您看能不能忍痛割爱卖给我啊?”秋歌说了来意。
  “哦,这件事德泉已经告诉我了;我手里确实有几棵好一些的人参,我拿出来你们看看吧,如果价格合理,我就卖给你们。”说着满向山就到另一个房间去了,不一会拿过来一个袋子,然后从里面取出来三棵人参来。
  尉迟锦荣也没和谁客气,直接过来,开始鉴赏人参;他就看得很仔细,一棵一棵的挨个观察;十几分钟之后,他才鉴定完毕。
  “这些人参都不错,品相好,个头大、年头也够用,根须完整、无伤,算是上等品了。”尉迟锦荣给出了评语。
  “哦,那这位老先生看着几棵人参值多少钱呢?”满向山问道。
  “十万元一颗吧。”尉迟锦荣说。
  “我觉得便宜了,先生还能不能再给涨涨价了?”
  “能涨,三颗一起收,再加五万。”尉迟锦荣说。
  “三颗四十万,如果可以,你们就拿走。”满向山说。
  “呵呵…,稍微贵了点,不过秋歌你是急用,倒是也可以。”尉迟锦荣笑了笑说道。
  “那好吧,我就买下了,四十万我给你们转账。”秋歌说着拿出手机来。
  “杜老板,您先等等,我知道您是救了我外甥的好人,同时,上一次您还收了我的药材,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所以,我决定这三颗人参只收半价,您给二十万就行了;我呢是该讲的价要讲、该便宜的地方便宜。”满向山说道。
  “哎呀、大叔,可不能这样,这事情一码归一码,该多少钱就多少钱。”秋歌说道。
  “那杜老板是看不起我们了?我们山里人也是很讲理的;上一次我外甥治病的钱,您是吃了亏的,这一次我给您找回一些,算是报答您了。”
  “满大叔,我听程大叔说您是种植药材的老把势了;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三颗人参我照价付款;您要觉得上次的事情过意不去,那您在帮我个忙怎么样?”秋歌说。
  “哦,帮什么忙?”满向山问道。
  “我今年也种植了很多的药材,您受累帮我去管理一年,我给您报酬;这就算是我们相互帮忙了。”秋歌问道。
  “这事啊,那不用报酬,我义务帮忙,而且这几颗人参我就要二十万。”满向山还挺倔强。
  “哎呀呀,可别这样争执了;我看这样吧,杜老板给三十万,满大叔去给杜老板帮忙,各退一步这不就行了吗?”李宏达这时候说道。
  “啊、哈哈……,也行吧,不过我不知道杜老板种的什么药材啊?我能管理的好吗?”
  “行了,你就别客气了,杜老板那边还有别的技术人员呢,您就帮着把把关。”李宏达又说道。
  “好吧,这事我答应了;这三颗人参就三十万。”满向山说道。
  “好了,我现在就转款给您,我要加一下您的微信。”秋歌说。
  “别急、杜老板,我这里还有两颗人参呢,这位老先生,您再给看看,它们能值多少钱啊?”满向山说着又从袋子里掏出来一个盒子,并递给尉迟锦荣。
  尉迟锦荣立刻接了过来,打开之后看到了两颗不算大的人参,不过他的眼睛却死死地盯住了它们,惊喜之色也显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