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六十三 夏翠凝带来的

作品:《春种秋歌

  大家从尉迟锦荣的脸上看出来了这两颗人参的不一般,不过没有人出声,都紧张的等着他给出答案。
  “满老弟,你的这两颗人参也愿意出手吗?”尉迟锦荣问道。
  “要是杜老板想要,我愿意卖掉。”满向山说道。
  “怎么、你只卖给他?”
  “对,我刚才听说他急用啊,所以我愿意卖给他去救人。”
  “哦,那好。”尉迟锦荣点头,然后转头对秋歌说:“这两颗是野山参,而且都有几十年的参龄了,绝对的好东西。”
  他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希望秋歌买下来了,因为满向山已经说了只卖给秋歌,所以只有秋歌出面来买了。
  “满大叔,我买人参是为了给我的一位亲人调理身体,一般的其实就够用了,这么贵重的山参,您舍得卖啊?”秋歌直言相告。
  “哦,这也没什么,这东西也是为了治病救人的,我也想给它们找个新主人了,而且遇到您之后,我感觉是找对人了,所以您要是愿意要,我就卖。”
  “那好,您打算要多少钱?”尉迟锦荣急忙问道。
  “您先给个价我听听。”
  “两颗参三百万。”尉迟锦荣报价。
  “哦,还是压的有点低,我要四百万。”满向山说。
  “我加二十万。”
  “那我减二十万。”
  两个人又分别报价说。
  “我来给你们折中,三百五十万,你们看怎么样?”李宏达说。
  听到这句话之后,尉迟锦荣和满向山都没说话,还是绷着劲,都觉得还有砍价的余地。
  “这样吧,三百七十万,加上刚才那三颗人参,我一共付款四百万。”这个时候秋歌说话了。
  “好,成交。”满向山点头同意了,然后他又说:“我还有个事情请杜老板帮忙,。”
  “大叔你说。”
  “既然你想让我过去帮忙,那能不能帮我把家帮你们那边去,我和老伴过你们那边去住,这里我留给儿子了。”
  “好啊,我来给您安排住所。”秋歌立刻答应了;随后他又说:“您的孩子也可以过去啊,我们那边需要工人,我可以安排。”
  “哦,现在不行,他们还要管理我们家的参园子和五味子呢,这几年都离不开。”
  “哎呀,满大叔啊,你这都成了百万富翁了,咋还让儿子做这个呢?杜老板那边要建楼房了,你们就都搬过去算了。”
  “那可不行啊,我们家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种药材的手艺,现在山上还有几十年的林下参呢,所以绝对不能放弃;手艺还要传下去;几百万看着很多,但是总有花完的时候,有了手艺那才不怕挨饿呢。”满向山说。
  “有道理,老弟是个明白人。”尉迟锦荣赞成道。
  “那大叔,您给我个账号,我把钱给您转过来,这些人参我就都拿走了。”
  “好,我让我闺女写几个账号,麻烦你把钱分别转进去,我也就不用再去给儿女分赃了。”满向山回头看了看之家的人。
  这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立刻走过来说:“您加我的微信吧,我给你发账号。”
  秋歌加了对方微信,然后接收到了三个账号,他把账号转给了卢笛,然她给那三个账户转四百万,其中一个二百万,其他两个一百万;满向山还挺公平,给儿子和女儿的一样多。
  秋歌也如愿的拿到了五颗人参,还聘请到一位很有种植经验的老把势,也非常高兴。
  和满向山约定三天后他们就过去,因为现在很多药材正在育苗,老师傅过去把把关,秋歌也就更放心了。
  等回到家之后,尉迟锦荣就立刻来找秋歌了,他也是来‘分赃’的,秋歌笑着把两颗好的人参都给了他;但是尉迟锦荣没都要,只要了一颗好的和一颗差的。
  “你这颗也不能随便就使用,这东西极其缺少,不到关键时刻万不可以轻易就挥霍掉,这可是真的救命的东西。”尉迟锦荣说。
  “可小桐的父亲已经是需要好东西调理身体的时候了,我也不能不拿出来啊?”秋歌说。
  “也不用这么好的,我给拿两颗差不多的就行,我听介绍后觉得他的身体需要慢慢的调理,不能用这么强大的东西猛攻,容易出事的。”
  “那好吧,您给我拿两颗中等的吧。”秋歌也没客气。
  尉迟锦荣立刻给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派人立刻送两颗中等人参过来,并带来了一些其他的补药,同时他也给了方子,详细的说明了怎么使用这些补药。
  现在老段给准备的鹿茸、鹿心血也都拿过来了,既然人参也都弄回来了,那就该给叶栖桐送过去了;于是秋歌找卢笛商量,看看派谁过去,因为卢笛对那边还相对了解。
  “你先给我吧,明天夏翠凝姐姐就到了,我们先听听那边的情况,然后再派人过去。”卢笛说。
  “哦,那好;她什么时候能到?谁去接了。”
  “张蒙去了,在省城机场降落,明天下午就回来了。”卢笛说。
  于是秋歌把东西都给了卢笛,让她安排人员送过去;他就去给满向山安排住处了,暂时先在酒厂宿舍给安排了个房间,等楼房建成的时候再作调整吧。
  第二天下午夏翠凝来了,一起来的还有那个叫李香妹的助力;怎么把她们直接送到了秋歌家的大院。
  “哎呀,这一走就是几个月,还真想你们这里的饭菜呢,我先吃几口啊。”热情的见面之后,他们就直接到了餐厅,夏翠凝确实饿了,说着就大口吃了起来。
  秋歌和卢笛也礼让李香妹用餐;瞪大家吃的差不多了,才开始说话。
  “小桐现在还很好,在公司也一言九鼎;她小妈现在不怎么插手管理的事情,倒是她那个小弟弟最近进了公司,暂时还在下面的部门锻炼;不过她的周围确实有很多监视的人员,应该是她小妈安排的。”夏翠凝介绍说。
  “那她的安全真的有保障吗?”秋歌问道。
  “没有问题,她有两名近身护卫,外围我也帮她找了几个暗中保护的人,我们没有发现危险;而且她也是当地警方重点保护的人。”
  “哦,那还好,这我们就放心了;夏姐姐,您这次来不留在我们这里了吗?”卢笛问。
  “我要整合中国区的业务,所以不能常驻你们这里了;这次香妹留下,她会帮着你们和我沟通的。”夏翠凝看着李香妹说道。
  “杜总、卢总,我就是一个联络员,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直接吩咐。”李香妹客气的说。
  “欢迎您来我们这里常驻,也一起来经营管理。”卢笛客气的说。
  “谢谢。”李香妹轻声说道。
  “秋歌、卢笛,过两天会有一笔七千万的款子转过来,这是小桐让我带过来的,她说直接给你们做建设资金的。”
  “啊?又有投资啦?这可真是太好了,我们今年的建设也很多,正在和银行申请贷款呢,这些钱可又解决了大问题啊。”卢笛惊喜地说。
  “这些钱是小桐转移出来的,她感觉她小妈早晚会把她开除出来的,所以她现在正提前做准备呢;这次我整合中国区的业务,也主要是形成自主产业,慢慢的与印尼那边进行脱钩,形成一个完整的独立运营的公司。”
  “那这样做不会被她小妈发现吗?会不会对她不利啊?”秋歌问。
  “这个方案是另一位公司股东提出来了,而且理由也很充分,全程小桐都没有参与,只是组织了讨论会议,结果众多股东都同意,而且连她小妈也觉得可以实施;于是小桐就争取到实施改革的领导名额,我主要负责,明着按照方案改革;暗中脱钩。”
  “叶姐姐这是要起义啊?那可真的要谨慎行事了。”
  “放心吧,她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等全部布局成功,那她小妈把她赶出来她也不怕了。”夏翠凝说。
  “她父亲现在怎么样了?”秋歌又问道。
  “叶先生现在正在逐步康复中,小桐已经接管了他的治疗。”
  “啊?那她小妈不就知道了吗?”卢笛吃惊地问。
  “是她那个小弟弟出面把她父亲接出来的,所以她小妈没有反对;她这个小弟弟还很仁义,对小桐还算不错。”夏翠凝介绍说。
  “哦,那就好,毕竟他们有血缘关系嘛。”卢笛说道。
  接着夏翠凝又介绍了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秋歌和卢笛也算对那边有了大致的了解,心里也算安定了一些。
  第二天夏翠凝就离开了;秋歌也就继续忙碌去了;满向山和老伴搬过来后,秋歌就带着他到三个乡镇的育苗基地去进行指导。
  这老头确实是个行家,对药材种植的每一个环节都非常的熟悉,再指导的过程中,说的头头是道,还通俗易懂,大家都能理解;很快他就成了大家最依赖的技术高手了;秋歌也就安排他成了技术总负责人了,并给他配了车和司机。
  安排好了满向山,秋歌就准备开始对外销售化肥了,因为量太大,全部出库是需要时间的。
  “再等等吧,我怎么觉得还能涨价呢。”卢笛说。
  “已经差不多了吧,每吨涨了一千元了,现在出手,我们也能赚两三千万了。”秋歌说。
  “咯咯……,我说你这会又赌赢了啊;想要什么奖励啊?”
  “哎呀,还有奖励呢?我还能自己选择?”秋歌惊讶的问。
  “可以,我给你个机会。”
  “那我们把证领了吧。”秋歌认真的说。
  “嗯…、现在还不行;我还没考察完呢;不过我答应你会所缩短考察期的。”
  “哦,那我等着吧。”
  “怎么了?失落了啊?”
  “没有”秋歌靠在沙发上说。
  “呵呵……,好了,我给你个奖励吧。”卢笛说着拿过一个档案袋递给秋歌。
  “这是什么啊?”秋歌接过来问道。
  “自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去,干啥还真的神神秘秘的?”秋歌边说边打开档案袋,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他再次惊讶的问:“你这是啥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