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六十七 惊魂

作品:《春种秋歌

  秋歌现在已经是浑身乏力了,行动严重的受限,不过他意识还是很清楚的,在郑磊把他搀扶到了门前的时候,他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人,心里也明白,自己这是让叶宗耀给暗算了;自己喝的那个饮料应该有问题,郑磊没喝多少,所以现在没事。
  确实让他猜对啦,而且他闻到的香气也有问题;不过,他也不是没有防范措施,最近这段时间因为叶栖桐的事情,他也学会了保护自己,害怕别人也给自己下药,所以他就向尉迟锦堂和尉迟锦荣讨要了解毒的药;老头给他的药是能缓解一些常见毒药、迷药的,虽然效果各异,但是确实可以减轻中毒的症状的。
  秋歌小声的和郑磊说了,郑磊也急忙帮他拿出来服用了,但是一时半会可能缓解不了多少;现在面对挥着四五个人堵住去路,秋歌心里十分的紧张。
  “郑磊,你先找机会跑出去,然后回来再救我,不能两个人都被堵在这里。”秋歌说。
  “不行,他们可能会对你下毒手,所以我不能丢下你。”
  “不能,他们应该是为了钱,所以还有机会会来救我,要是都被堵住,那我们就没机会了。”秋歌分析说。
  “好了,你们不要说了,谁也走不了了,整个村子都是我们的人,你们是跑不掉的。”对方竟然也有人会说汉语,只不过声音有点阴阳怪气的。
  “那你们现在想怎么样?”秋歌问道。
  “你们已经迫害了这几个女孩,所以我们要把你们交给政府。”对方说道。
  “好,你们现在就报警吧,我们愿意跟警察去做调查。”
  “可以,我现在就报警,但是你们要交一百万美元,才能和警察离开。”
  “一百万、还美元?我们那里有那么多钱啊?”秋歌惊讶的问,他敢觉自己的身体渐渐地再恢复,已经有点力气了。
  “没钱?那你们就要跟我们走了,然后我们找你们的亲人拿钱。”
  “你们要绑架我们?”
  “no、no、no,我们不是绑架,我们是要讨说法,为几个女孩子要赔偿,判处你们的罪行。”
  “那你让警察来说吧,我们跟你们说不清楚,因为我们什么都没做。”
  “你们的行为我们都录像了,而且,一会我们还会把事情做得更完美,几个女孩子那是要和你们亲密接触的,这样警察才能过来处理你们的。”
  秋歌明白,这就是要栽赃,被他们控制之后,他们想要什么样的证据都会有的,比如在下点药,让自己和郑磊都不能动了,那还不是任由人家做证据吗?让那些女人不穿衣服在自己身上,然后拍照,到时候自己想解释清楚也难了。
  “郑磊,能打出去吗?”秋歌咬牙问道,不过声音很小。
  郑磊还是听清了,回答说:“可以试试,但是您怎么办?出去之后怎么办?”郑磊担心地问。
  “我能走了,不过出去后要抢条船。”
  “喂,你们在嘟囔什么?”对方发现了他们的行为。
  其他几个坏人也立刻嚷嚷起来,然后他们就拥挤进来向秋歌和郑磊围上来,准备强行的抓住他们。
  但是这个时候郑磊动作了,先是直接把他正面的两个人直接打倒了,而且速度非常的快,这让其他的三个化人都没能反应过来。
  又是一阵喊叫,那三个坏人立刻冲上来了,郑磊急忙展开攻击,但是对方还有三个人呢,而且还是在屋里,有桌椅的阻碍和秋歌站着阻挡,所以郑磊也不能顾全全部了,他又挡住了两个人,和他们打斗在一起。
  而剩下的那个人就在秋歌这一侧,他慢慢的向秋歌靠近,因为他没有秋歌个子高、没秋歌强壮,所以他不敢冒然冲过来。
  但是他也看到秋歌刚才是被郑磊搀扶着了;而现在郑磊去攻击其他人了,秋歌此时已经只是站着并没有跑,说明秋歌还是不能动。
  那个人来到了秋歌跟前准展开攻击了,可是这个时候秋歌突然地挥动拳头,向他猛击过去,这个坏人虽然也有防备,但是却因为秋歌的攻击十分的猛烈,他也是躲避不及,被重重击打在胸前,然后整个人就被击打的后退,接着又摔倒在地上了,还没能马上爬起来。
  而秋歌因为用力过猛,再加上自己本身还受药物麻醉,所以也没能站稳,向后跌坐在地板上。
  不过现在郑磊已经又把那两个坏人解决了,看到秋歌跌倒了,立刻过来扶起他,然后两个人冲出了门,并快速向楼梯跑去。
  但是,才到楼梯口,就看到下面又有几个人顺着楼梯正向上跑来;郑磊立刻从墙边抓过一些物品从楼梯上扔了下去;上来的人顿时被物品砸了个正着,一下子又滚落下去了。
  随后郑磊扶着秋歌顺着走廊向着一头跑去,想另找下楼的通道;但是跑到了走廊的尽头,也没有再发现有楼梯,那边还是个死头,没有出路可去。
  转回身想再回到那个楼梯的位置、打出去,但是却看到十几个人提着刀具过来了;郑磊立刻转身踹开一个房门,和秋歌两个人冲进去,然后反身把房门关上,并拉过屋子里的柜子堵在门口。
  “这边是跑不了了,我们从窗户走。”郑磊说着,先跑到窗户口去看,然后他有点挠头了,回身问秋歌:“叔,你的水性怎么样?”
  原来下面全是水啊,没有别的东西,一条船都没有;现在已经是黑夜了,远处除了灯光之外,什么都看不到了。
  “水性好不好都要跳下去了,不然就会被人砍死了。”秋歌回头看看房门那边,那些人正用刀劈砍那扇门呢。
  “那我们先跳下去,然后先前游到那边的房子下面,抱住下面的木桩,再想办法。”郑磊快速的说道。
  “好,我先跳了。”说着秋歌就向窗户上攀蹬,但是他还是腿软,没能上去。
  郑磊急忙在后面托着他上去,然后一狠心,把秋歌推出了窗户,秋歌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直接夯砸进了水里,发出了很大的声响;然后郑磊也从窗户跳了出来,落进了水里。
  郑磊进入水中立刻寻找秋歌,还好,秋歌也有点水性,已经从水里浮上来了,但是并没有游动,郑磊赶紧到了他身边;知道他体力不行,所以就牵着他,游向房子底下以躲避那些人,而且他们在房子下面也没停留,接连的游过了几座房子,然后两个人才抱住一个支撑房子的木桩进行休息。
  “怎么样啊?叔。”郑磊小声的问。
  “还好,就是没力气啊,我们这样也不是办法;要不然你自己想办法走吧。”秋歌说。
  “哎呀,别说这样的话,我们必须一起走。”
  “这要是没有船,我们两个是离不开这里的。”
  “一会我去那个水道边看看,万一有船,我就过来叫你,我们一起抢一艘船跑出去。”郑磊看着房子中间的水道说。
  正说着呢,外面就传来了喊声,然后就有不少人在水道那边打开灯光开始搜寻了,秋歌他们急忙躲到立柱后面,并尽量把身体和头隐藏在水里,只留下鼻子进行呼吸。
  但是这样也不安全,因为他们发现已经有不少人从外面游到房子下面了,因为那些人都带着照明的东西。
  “叔,你在这里别动,我去抢点东西。”郑磊小声的说完,然后就没入水中去了。
  过了好半天他也没回来;这个时候已经有两个搜寻的人游向秋歌这里来了,秋歌非常的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他越紧张还越有危险,那两个游过来的人后面又有两个人过来了;秋歌感觉自己要完蛋了。
  自己在水里连基本的游泳都是个半成手、二五眼,哪有能力对抗这几个人啊?更何况自己现在还体力不支呢。
  不过秋歌也不是懦弱的人,他决定等着几个人过来,要是发现他了,那天就拉住两个直接沉入水底,临死也拉两个垫背的。
  有了以死相搏的心思,秋歌就静静地等在这里,让那几个人靠近些;因为人家有照明的设备,所以很容易就发现他了,于是前面的的坏人就通知后面的同伙,向这边靠拢,想一起抓住秋歌。
  秋歌这个时候已经有了一些力气,所以他也准好准备了,等着几个人靠过来,他好实施自己的计划。
  很快,后面的坏人同伙也游过来了,前面的那两个人看到有人支援了,就立刻又向着秋歌游来了,并且还分开到了左右,让秋歌不好攻击了。
  但是,秋歌却突然的顺着立柱下沉没入水中,他这是想吸引前面的两个坏人一起过来,他好抓住他们,然后沉到水底去。
  下沉到水里之后,秋歌计算时间,感觉那两人应该过来了,他就又顺着立柱浮上来,然后寻找坏人的方位。
  但是让他奇怪的是,当他浮上来之后,却发现自己附近的水面上一个灯光都没有了,刚才的四个人都不见了。
  怎么回事呢?他们都潜下去找自己去啦?秋歌感到恐惧,立刻开始注意水里的情况,但是没发现有人过来。
  正想着呢,突然水花一阵翻腾,两个人从水里出来了,他们距离秋歌都不远,秋歌更紧张了。
  不过等对方发出声音后秋歌高兴了:“叔,你没事吧?”
  是郑磊回来了,秋歌赶紧说:“我没事,但是你旁边的谁啊?”
  “老板,我是苗铎,不要担心,我们已经解决了几个下水搜寻的人了。”
  “苗铎?哎呀,你怎么在这里啊?”秋歌激动的问。
  “我是来找你们的;老板,我们先离开这里,然后再说,你把这个带上。”苗铎过来把一个类似矿灯一样的照明灯帮秋歌戴在头上。
  然后郑磊和苗铎牵引着秋歌,向水道那边游去,不一会就到了一艘小船跟前,他们相互帮助上到船上。
  “有人问话,你们不要出声。”苗铎嘱咐道,然后他划船向村子外面缓缓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