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六十九 为难

作品:《春种秋歌

  秋歌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刘海丽已经起来了,此时已经去了厨房准备吃的了;伸了个懒腰他也起来,来到甲板上,看到四周都是无边的大海,他的心情豁然开朗了。
  他们的船并没行进,而是停在了海上,因为现在风平浪静,苗铎也去休息了,他也累了;郑磊不会驾驶游艇,所以只能先抛锚、停船了。
  郑磊也已经起来了,而且看样子起的还挺早,因为他在船头钓鱼呢,看着还很惬意的;秋歌走了过去。
  “叔,你起来了,怎么样、还难受吗?”郑磊起身问道。
  “没事了,已经没有不好的感觉了;你怎么样?”
  “我没事,这次的强度不大,我没感觉到累。”
  “昨天,还真就幸亏你没和饮料,不然我们就完了。”
  “我是因为喝不惯那个饮料的味道,没想到歪打正着了;后来他们释放那种毒气,其实我也感觉到了不好受,但是冲出来之后、特别是进入水里,我就清醒了。”
  “还真是惊险啊;不过也拿到补偿,这个给你,算是压惊的吧。”秋歌把手串给了郑磊。
  “哎呀,叔,这东西太贵了,几百万呢。”
  “几百万怎么了,还能比命金贵?再说了也是她们给的;你和苗铎一人一个,剩下的都归我了啊,哈哈……”秋歌笑着说。
  “谢谢、叔,我还真不敢带出来啊,这可是太金贵了。”郑磊接过去了。
  “钓到鱼了吗?”
  “没有,这东西和我们在河里钓鱼不同,我还没弄明白呢。”
  “那我帮你试试。”秋歌也开始试着钓起来。
  不过才开始,刘海丽就喊他们吃饭了,秋歌和郑磊就放下渔具进到仓中,看到苗铎也起来了,秋歌也给了他一个手串,苗铎也欢喜的收了。
  吃过饭,他们也没急着走,而是一起钓鱼,但是他们都是海钓的外行,竟然一条鱼都没能钓到,最后无奈收杆、拔锚启程了。
  几个小时之后,他们到了巴淡岛;然后苗铎就带着他们先吃了饭,又四处的游玩,很快这一天又过去了,晚上他们就住在了巴淡岛。
  其实刘海丽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这一天她也感到新鲜呢,也很兴奋;晚上免不了缠着秋歌胡闹。
  第二天起来,他们打算回新加坡了,因为秋歌他们再有三天该回去了,而今天下午叶栖桐也会到新加坡去的,还有程若曦被派到这里来查看经营了,其实就是让她和苗铎见见面,大家不便打扰;所以秋歌他们跟苗铎告辞了。
  苗铎是多有不舍,但是也没办法挽留,只能盼着秋歌他们再过来;他把大家送到了码头,然后秋歌他们坐着客轮横穿马六甲海峡,返回了新加坡。
  当天晚上,叶栖桐带着杜博涵过来和秋歌他们一起吃饭,刘海丽又邀请了唐玥和黄永泽,这一次他们是在家里做的饭;刘海丽和佣人一起做的。
  “杜先生,你们的这个葡萄酒是真的很不错啊,我很喜欢。”吃饭的时候,黄永泽称赞道。
  “呵呵……,这是我们那里的两位民间师父的手艺,他们除了酿制葡萄酒很厉害之外,还能酿制很多种白酒和果酒,甚至还有饮料;黄先生要是去我们那里,我一定逐一的请您品尝。”秋歌许诺道。
  “我还真的很有兴趣到您们那里去看看呢;这两天我和唐玥一起商量了我们合作的事情,我才知道你们那里也是有很多资源的;其实我们确实有许多项目可以合作的。”
  “哦!真的吗?那我们好好聊聊吧,嗯,我还是先敬您一杯吧。”秋歌高兴的举杯说道。
  于是两个人碰杯,干掉了杯里的酒;然后黄永泽说:“我们也在对中草药进行研究,但是我们手里的方子太古老了,所以一直进展不大,不过要是杜先生能有更好的中药新药出来,我可以参与投资的;另外,我们还可以合作其他的项目。”
  “药剂生产说实话,我也是外行,但是我可以去联系一些中药界的人士,向他们询问建厂的意愿,如果能联络成功,我就给您消息;不知道黄先生所说的其他的合作指的是什么呢?”
  “其他的合作主要是药剂辅料的生产,比如淀粉、糖粉等产品,我发现你们那边有丰富的原材料,所以很感兴趣。”
  “淀粉、糖粉?这没问题啊?我们那边的马铃薯、玉米都是淀粉的生产原料啊,可以大量生产的。”秋歌带着兴奋说。
  “哎呀,你可拉倒吧,人家黄永泽说的淀粉是指预交化淀粉,哪是你说的那种普通淀粉啊;你要想做就要做预交化淀粉。”叶栖桐说道,她也是唐玥的小姨,所以直呼黄永泽的名字也不算失礼。
  “啊?啥是预交化淀粉啊?呵呵……,我也不懂啊。”秋歌不好意思的问。
  “预交化淀粉就是改性淀粉,就是我们吃的药片、胶囊颗粒中的除了药剂成分以外的东西,也就是填充物;这是需要化学或者机械处理淀粉才形成的。”黄永泽简单的解释到。
  “哦,那我们也没这样的技术啊?这我们做不了。”秋歌无奈的说。
  “这不是多么复杂的事情,这方面的人才国内也不会缺;只要永泽这边能销售出去,那你就可以建厂。”叶栖桐说道。
  “真的是这样啊?”秋歌看向黄永泽问道。
  “是的,我每年都会从你们内地进口很多药剂填充辅料,包括乳糖、微晶纤维素等等;我也考虑在你们那边建厂呢,不过一直没有合作伙伴。”
  “这事我们们必须向深层次进行探讨,我也诚挚的邀请你在近期到我们那里去考察,如果觉得我们那边条件允许,那我们立刻就商量建厂的事情。”秋歌有点迫切。
  “好,我最近一定抽时间过去;因为我真的想去看看唐玥的家乡是什么样子的。”
  “都和你说多少遍了?那边最好的季节是冬天,现在去最没意思。”唐玥说。
  “你个死丫头,呵呵……,这不是拆台吗?你是不想让他们合作吧?”刘海丽打了唐玥一巴掌、并笑骂道。
  “呵呵……,小姨夫,我可不是拆台啊,我是实事求是的说的,你们都在那里生活过,是不是冬天最美?”唐玥问大家说。
  “我还是觉得夏天那边最好,都是二十几度的天气,一点都不热,自然风吹拂,那才叫清爽宜人。”叶栖桐说道。
  “四季都好,春天万物复苏,嫩草、嫩叶,鲜绿清新,还有丰富的野菜供应餐桌;夏季不热,但是也有骄阳似火的时候,还有雷电大雨,可以调剂我们的生活;秋天漫山遍野五彩缤纷的树木、装扮成的五花山美景让人陶醉,更是丰收的时候,让人们满心喜悦;冬季大雪覆盖了那里的山河,整个大地一片苍茫,仿佛是童话的世界。所以四季都美,都让人留恋。”秋歌说道。
  “哈哈……,让您这一说,我还真的去看看呢,每给季节都去;我们的合作也要促成,因为你这份喜爱家乡的情怀感动了我。”黄永泽大笑后说道。
  “那我也想请假回去看看了,这都大半年没回去了,也该回去了祭奠一下我妈妈了。”让秋歌一番话说的,唐玥也想家了。
  “那我们近期就一起过去,我陪你去看阿姨。”黄永泽急忙安慰唐玥说。
  气氛突然又冷了下来,因为唐玥提到了她的妈妈;刘海丽和叶栖桐也跟着伤心起来了,她们都是姐妹啊。
  “爸比,你要回去了吗?”这个时候杜博涵小声的问道。
  “是的、儿子,爸爸这两天就要回去了,不过我们还是可以视频的啊,还有你在夏天放假的时候就可以到爸爸那里过暑假了,到时候,还能见到爷爷、奶奶呢。”
  “是啊、是啊,我还能和哥哥、姐姐一起放飞机呢。”
  “对,到时候让哥哥、姐姐带着你去玩无人机。”
  “妈咪,您也去好吗?”
  “好,等到时候我送你过去。”叶栖桐就是随口答应的,她现在可不敢再到凌渡河村去了,害怕她小妈知道她和秋歌的关系。
  酒宴很快结束了,黄永泽自己离开了,而唐玥留在这里了,反正房间很多,她也是这里的常客,经常过来陪她小姨的。
  大家又坐了一阵子,就都各自回了房间,叶栖桐带着博涵也去休息了;秋歌和刘海丽回去后就去洗漱。
  不过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屋里的人变了,刘海丽没在,叶栖桐倒是穿着睡衣半卧在了床上,这把秋歌吓了一跳啊。
  “你、你这是……”
  “咋的、我过来不行吗?”叶栖桐带着揶揄的表情问。
  “过来、过来有事啊?”秋歌坐到了椅子上问道,他的心跳很快,思维也很混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叶栖桐这样的攻势。
  “咯咯……,死样子;我和你说说那天的事情啊;叶宗耀已经跑到欧洲去了,估计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了;我小妈也给我道了歉;现在企业的事情又都归我一个人说了算了;这都是你们这次事件带来的结果。”
  “哦,这么说还带来了好处呢?只要不给你添乱就行。”
  “这次事件也让我看透了叶宗耀的面目了,他虽然表面上把我当姐姐,但是实质上,他还是想算计我;他要是真把你们抓住了,估计他就会威胁我了。”
  “威胁你?威胁什么?让你交权吗?”
  “差不多吧,不会是明目张胆的要挟的,而是会以就你们为名从我这里拿钱、要权,甚至可能让我听他的。”
  “他这么小就有野心了?”
  “他早就有野心了,不过奈何水平有限,也镇不住股东,所以他还只能忍着;但是要是我有把柄被他抓住,那他就会肆无忌惮了。”
  “那你可真的要小心啊,这要同时对付一对阴险的母子,也真够你受的。”
  “心疼我了?那你坐的那么远干什么?”叶栖桐带着几分妩媚问道。
  “小桐、我们、我……”秋歌激烈的斗争着,他感觉自己不能再和叶栖桐发生关系了,因为那样自己真的太畜生了。
  卢笛已经很大度了,对他和刘海丽的事情睁只眼闭只眼的;自己已经感觉对不起她了;如果再加上叶栖桐,那自己还叫人吗?所以他想直接拒绝。
  但是一想到叶栖桐一个人在面对那么凶险的环境,而且还是自己儿子的母亲;又给自己不断的投资,秋歌有点张不开拒绝的口。
  他确实很为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