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七十 盼头

作品:《春种秋歌

  看到秋歌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叶栖桐心里挺失望的;不过她也看出看来秋歌的纠结,所以也有那么一丝的欣慰。
  “咯咯……,好了,不逗你了,我就看看你什么心态。”叶栖桐笑着说道,然后她又对着窗帘说道:“你们赢了。”
  嗯?秋歌急忙看向窗帘那边,只见刘海丽举着手机出来了;原来她一直都躲在这里呢,而且还在拍摄中;秋歌吓出了一身冷汗啊。
  这要是自己不犹豫一会,直接扑上去的话,这可是一起得罪了两个女人啊;我去的,她们这是合着伙害自己啊?
  “干嘛呢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你给谁拍视频呢?”秋歌瞪着眼问刘海丽。
  “哦,海丽姐,我还有事,先挂掉了啊。”卢笛的声音传来了。
  “咯咯……,这是吓跑了一个啊。”刘海丽出来之后笑着说。
  “好啊,我让你们合着伙的害我,不修理你们是不行了啊。”秋歌确实有些恼怒,因为自己差点就沦陷了,所以有些恼羞成怒了。
  这三个女人竟然串通到一起了,那还了得,一定要遏制这种行为才行,不然自己以后就没有好日过来,总拿这样的事情试探自己,万一哪天自己把持不住,可就天下大乱了。
  “呵呵,表现不错啊,还能没有立刻被俘虏啊。”刘海丽笑着说道,并走到秋歌跟前。
  “我让你带头胡来。”秋歌说完一下子把刘海丽抱起扔床上去了,然后抡起巴掌“啪、啪、啪”的掌掴了她的后鞧,打的刘海丽都叫了出来。
  “哎呀,你这是……”叶栖桐惊讶的看着,并且脱口问道,不过只问了一半她就明白了:“不好了,跑。”
  她知道自己不跑那也会挨揍的,于是,嘴里说着,她就从床上跳起来,蹦到地上想逃跑出去。
  但是才到门口,秋歌就追上来了,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用力一扯,叶栖桐直接又被拉了回啦,娇呼中撞进秋歌怀里,接着也被抱起来了。
  秋歌几步又回到了床边,把叶栖桐也扔上去,按住了,‘啪、啪、啪’不多不少,也给了三巴掌,打的叶栖桐也叫起来了。
  等秋歌松开手,叶栖桐捂着后翘,赶紧滚到了床的里面,和刘海丽躺到一起去了,然后两个人都看向秋歌。
  “还敢不敢给我下套了?打得你们坐不住。”秋歌恶狠狠的说道。
  “咯咯……,你个混蛋,不能轻点啊,真打疼了。”叶栖桐笑骂道。
  “不疼就不会长记性了;敢串通一气来对付我了?收拾不了你们了呢?”秋歌歪着脖子穷横道;他这种穷横就是明明底气不足,但还要装出样子来。
  “哎呀,脾气见长啊?来你在收拾我们一个试试?”叶栖桐坐起来说道,然后她又对也起来了的刘海丽说:“二姐,给他点颜色看看。”
  说完叶栖桐竟然开始去解自己的睡衣腰带了;刘海丽也明白了叶栖桐的用意,她也笑着开始宽衣解带。
  “我靠,你们还有没底线啊?”秋歌被镇住了,看到两个女人是真脱啊,他吓得急忙转身就跑出了房间,去了客厅阳台上看夜景了。
  屋里的两个女人再次传来放肆的大笑,让秋歌真的是‘颜面扫地’啊;这个晚上他是跑到了杜博涵的屋里睡的,第二天一早,倒是让小博涵惊喜的尖叫了好几声呢。
  这一天他们哪都没去,小博涵也放假了,他们就在家里做美食,还玩游戏,很快乐的度过了这一天。
  晚上秋歌依旧和儿子在一起,小博涵非常的高兴,以至于到了半夜还不睡,弄的秋歌哈欠连天的,转天早上爷俩都赖在床上起不来了,叶栖桐和刘海丽催了几次都不行,最后直接掀被子了。
  今天秋歌要回国了,上午十点多的飞机,他和郑磊要直接飞到杜振鲁那里,因为化肥的价格和市场太好了,所以他想去再订购一些。
  叶栖桐准备送走他门之后也返回坤甸去,一会程若曦就过来接她了。
  “你过来一下,我找你有事。”等保镖把博涵送去学校之后,叶栖桐叫秋歌进房间说。
  “什么事?”跟进房间之后,秋歌问道。
  “都要走了,你也不拥抱我一下啊?”
  “噗、呵呵……,你有没有点正经事啊?”秋歌被逗笑了,不过他还是主动过来抱住了叶栖桐。
  “我感觉到了,你是在刻意的躲着我,不过我还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
  “小桐,我们……”
  “别说话,听我说,你一说话就该讲道理了;秋歌,我保证不破坏你和卢笛,我们的事情不让她知道好吗?”
  “……”
  “怎么你不愿意啊?”
  “……”
  “你、什么意思啊?我就是想心里有个依靠,这难道都不行吗?”
  “……”
  “咋不说话呢?”
  “你不让我说话啊?”秋歌说道。
  “你个混蛋,就只知道敷衍我;其实我们的事卢笛知不知道都不是大事,可千万不能让我小妈知道,否则我的努力可能就功亏一篑了。”
  “那我们就……”
  “我有分寸,给我点鼓励,我需要一个支撑我的男人。”叶栖桐说。
  秋歌没有再说话,只是用力抱住了叶栖桐,用肢体的力量传递着自己的心思;而叶栖桐也抱得更紧了。
  良久之后,叶栖桐感觉不满足,所以就主动抬头来亲吻秋歌,秋歌没有躲避,他觉得叶栖桐现在确实孤立无助,所以他想给她支撑,想表达自己心里的东西,所以就和她激吻。
  知道几分钟后他们才分开;叶栖桐带着娇羞笑了,确实还是那样的妩媚。
  “好了,我又力量十足了;过几天黄永泽和唐玥回去的时候,你尽量争取让他同意合作建厂,然后我让夏翠凝姐姐帮你在国内无色相关的人员,也帮你筹集点资金。”叶栖桐又恢复了职业女性的样子说道。
  “好吧,我尽量去让他满意;不行的话我就‘睡服’他。”秋歌语音很重的说道。
  叶栖桐听懂了秋歌的意思,她立刻笑起来:“咯咯……,你个坏人,怎么不睡服我呢?”
  “啊、哈哈、哈哈……,我们该走了,时间快到了,下次、下次啊。”秋歌尴尬的说道,然后就转身跑了。
  “哼,你等下次见面的,保证跑不了你。”叶栖桐嘟囔着说。
  刘海丽看到了秋歌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就猜到了大概,不过她也没好意思去问,而是直接又把秋歌拉进了她的房间;弄得秋歌这个紧张啊,心里想这不是出了龙潭又入虎穴了吗?
  不过刘海丽可没像叶栖桐那样骚扰秋歌,她直接拿出来那个装首饰的小箱子放到几案上打开。
  “这里的东西我留几样,剩下的你给卢笛拿回去吧。”说着她拿了一对玉镯、一对金镯子、一个手串、一条珊瑚的项链放到一边。
  “你就都留下吧,卢笛那里我去解释。”秋歌说道。
  “听你这话底气就不足;这也东西也不少了,我知足了;剩下的你拿回去也有面子了;我也不给卢笛买东西了,因为再买也比不过这些;你有心我也就高兴了。”
  说完,刘海丽把剩下的三个手串、一对玉镯、金镯子、珊瑚项链、两条珍珠项链都装进了一个布袋里,有撞进秋歌的行李箱;小箱子就留下了,毕竟不好携带。
  等她收拾完,秋歌过来抱住了她,也亲吻了她;刘海丽也抱住了秋歌,她心情也很复杂啊。
  好一会后,刘海丽说:“走吧,别这样留恋了,回去好好表现,争取下次机会。”
  “呵呵、呵呵……,臭娘们,是不是现在很有盼头了?”
  “哼!再有盼头那也是期盼、而不是现实。”刘海丽眼圈有点红。
  “好了、好了,我一定好好表现,争取再来啊。”秋歌赶紧安慰她。
  随后两个人拿着行李箱出来,叶栖桐就在门外等他们呢,三个人一起下楼,郑磊他们已经等在这里了。
  去机场只是刘海丽去的,叶栖桐没有过去,为的就是不留下什么亲密的证据。
  秋歌他们当天就到了杜振鲁所在的城市,受到了杜振鲁的热情招待,并谈妥了五千吨的化肥订单,杜振鲁答应秋歌立即起运,一周后陆续到达秋歌他们的县城,半个月保证全部运到。
  这会秋歌心里更有底了,他其实要实施一个计划,所以才又跑到这里来的;这一次因为肥料的涨价,他们的进货价都达到了三千二百每吨了;以前的那些才两千四百元每吨啊。
  但是因为当地太缺少化肥了,秋歌还是想多备些货,以保证当地的农户都能有肥料使用,他要把三道岗、繁盛乡和青山镇都考虑进来,其他地区能供应也要供应。
  其实杜振鲁这里排队购肥的人多了去了,但是秋歌一来,杜振鲁还是优先供应了他,这就是相处出来真感情了。
  秋歌也很感激;不过杜振鲁却反过来还要谢他,非得让他在这里再呆两天,他要好好地款待秋歌。
  弄得秋歌没办法,只能多呆了一天;然后他就起了个大早,跟郑磊两个人不告而别了,登上了高铁列车,秋歌才和杜振鲁说,解释了一通;杜振鲁埋怨了两句,也没办法只能作罢,相约下次再见。
  确实,这个时节已经打了农业大忙的时候了,所以秋歌急着回来操作花费的销售呢;现在化肥都涨到三千八百元到四千元一吨了,确实是高价位了。
  整个区域的化肥经销商都还在观望,还想涨价呢,这种苗头不是好的现象啊;农户现在是干着急买不到货;眼看着就剩不到二十天播种了,大家都有些发慌了。
  就连罗胜男和杨宏生都给秋歌打了几次电话了,秋歌可是他们的盼头啊,自己这管辖下的地方,今年可就指望秋歌给弄化肥了;不过秋歌告诉他们不要着急,自己已经在路上了,到家就会开库卖肥了。
  他这边计划着自己的规划,而另一伙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的库房,想要从中‘打劫横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