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七十二 二次围堵事件

作品:《春种秋歌

  一大早秋歌起来后,郑邵武就打来电话了:“秋歌,我咋感觉事情不对呢,怎么来了这么多农户啊?而且不是按照排定的顺序来的。”
  “已经来农户啦?哪个村的啊?”秋歌诧异地问;这才五点钟啊,怎么的销售也要到八点半之后吧,那个时候公司才能正常办公啊。
  “好像是杨木岗和长裕两个村子的人,已经来了有上百台农用车了,公路又快被堵死了。”
  “哦,那我马上过来看看。”秋歌急忙出来,郑磊也过来了,应该是郑邵武先给他打了电话。
  两个人急忙赶到公司,路上就看到了很多农用车已经堵在了仓储公司和整条公路上了,而且远处还有农用车在往这里开过来。
  秋歌无比的闹心和恼怒,因为这已经是第二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这应该是专门有一拨人在和自己过不去啊,又煽动农户来给自己找麻烦来了。
  进了自己在高层的办公室,秋歌向进村的公路望过去,确实还有很多农用车开过来,这条进出的通道马上就要被封堵住了。
  “秋歌,怎么办啊?这样下去我们就没办法吧化肥员送出去了。”郑邵武进来说道。
  “没事,让他们先闹一会,我想看看有没有小鬼出来搞事。”秋歌说道。
  “我觉得就是有人搞事,我们的销售计划是把这两个村子放在后面的,可是他们竟然先过来了,这是什么意思?还不是有人通知了他们嘛。”郑邵武说道。
  “我觉得不仅仅是通知,我看是想胁迫我们啊。”
  “胁迫我们?他们想干什么啊?”
  这个时候李卫国也来了,进来也说:“这是干什么啊?总来这一套,那个孙子干的啊?”
  “呵呵……,我想一会就会有人来找我了;他们让农户来堵我们的大门,无非是想从我们手里拿走化肥,那我们就卖啊,反正也都在计划内。”秋歌说。
  “那我们现在就跟农户去说,让他们有秩序的进行交钱购货。”郑邵武说。
  “不、不,让农户堵一阵子;李大哥去和他们谈谈,看看这些农户是怎么想的,也问问时都会让他们来的;不过不要说我们的政策。”秋歌说。
  “好,我去和他们谈谈。”李卫国说着下去了,郑磊也跟过去了。
  “大哥,你那边继续,把该装的车都装好,估计中午就能有眉目了,政府不能不管的。”秋歌说。
  “好,我们继续装车,有事你叫我。”郑邵武说完也下去了。
  秋歌给陶阳打了电话,把事情都说了;陶阳说他已经收到了消息,也报告给了县局,现在正等待命令呢。
  随后秋歌有个刘守全和平山村的照护员打了电话,让他们劝阻平山的村民先不要过来了,等通知他们再来。
  不一会李卫国和郑磊回来了,他们跟秋歌说:“农户就是想购买化肥,希望我们能够卖给他们,而且他们说有人告诉他们说,我们的化肥都要运送到其他地方去,不卖给他们。”
  “知道是什么人说的吗?”
  “不知道,都是口口相传的,然后就有人说一起来我们这里围堵,逼我们卖肥料给他们,于是他们就一起过来了。”
  “他们愿意交钱买货是吧?”秋歌需要确认这个,别过来就是一起来抢货的,那可麻烦了。
  “就这点我们纳闷呢,他们愿意交钱买化肥,而且还都知道是三千八一吨;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定的价。”李卫国说。
  “呵呵,还能有谁,一定是煽动闹事的人呗;好了,我们先到食堂吃饭,然后在解决这件事。”
  “啊?吃饭?”李卫国愣了,这外面都集结了上千人了,怎么还有心吃饭呢?
  “对先吃饭,然后在解决,反正要收钱卖货也要等财物上班之后,另外,他们一来逼宫,我们就卖货给他们,岂不是怂恿他们下次还这样做吗?先不管他们。”秋歌说着带着他们一起到了公司的员工餐厅,掏钱买饭、开吃。
  李卫国和郑磊跟着秋歌立刻吃饭;等吃完饭了,他们重新上楼;这时卢笛也来了。
  “怎么办啊?这不是看我们好欺负吗?”
  “不着急,等一会警察来了再说。”秋歌说。
  “这次我们坚决不妥协,否则我们以后就成了总被绑架的公司了。”卢笛说道。
  “呵呵……,先别发火,我们看看形势,然后再那解决办法;哦,卫国大哥,你去组织保安和一些中层干部,然后等我的消息;我要给你电话之后,你们就下去和农户谈判,宣传我们的销售政策,凡是听话的就正常销售,不听话的一点都不卖,强硬一些。”
  “好,我这就去组织人,等你电话通知。”李卫国急忙去了。
  这时警察来了,而且来了能有几十人;但是和已经超过一千人的农户比,还是显得很少;不过他们来了之后,开始整顿道路了,农户也都配合着让出通道了。
  秋歌在楼上看到了这个情况,思考着怎么解决办法,其实最简单的就是把化肥卖给他们,然后让他们离开;但是这样做的弊端就是,要是让农户和怂恿者养成习惯了,自己这里以后还会遇到很多次这种事情的。
  正想着呢,他的手机响了,是宋显友打来的电话:“秋歌,我去县城开会了,知道你那边又有事情了,我让周朝礼带着人过去劝农户了,你们帮着照护一下啊,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宋书记,你放心吧,我已经有解决的办法了,只是我觉得这些农户是有人鼓动过来的,而且我也不想立刻就答应他们,否则这以后他们总来围堵怎么办?”
  “我已经让陶阳他们去调查了,你放心,我们会惩处那些不法分子的;你有解决的办法那就太好了,先把事情安抚下去,然后再跟他们算账。”
  通完话之后,陶阳和一位警官上来了,陶阳介绍那位警官是县里的一位大队长,秋歌热情的握手,然后他们商量解决的办法。
  才说没两句,郑磊进来趴在秋歌耳朵边说:“陈少霆来了,想见你。”
  “知道了,让他道小会议室等我,把那边的监控都打开,我要把和他的谈话都录制下来。”秋歌回答说,他感觉陈少霆就是小鬼之一。
  郑磊去安排了,秋歌对陶阳他们说:“有人来占我的便宜了,估计是策划者之一,但是我没证据;外面那些人好办,我已经安排人准备和他们谈判了;如果他们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做,我就保证他们的利益,如果不同意,那我们就不管了。”
  “那你想怎么和他们谈啊?”那位大队长问道。
  “化肥可以卖给他们,但是今天不行,他们今天必须离开,否则他们这种行为我们接受不了;不过为了缓和矛盾,我们可以在价格上拿出优惠;昨天我已经在县里和汪书记、金县长说了,我们公司今年的化肥一律降价销售,所以他们应该知足才对。”秋歌说道。
  “哦,我感觉这个方案可以谈谈,你们已经拿出来态度了,他们确实不该在无理取闹了,我们配合你们去谈判,对无理取闹者,会采取措施的;你们的人打算什么时候和他们谈判呢?”
  “等我和那个小鬼谈过之后吧,我也想找到幕后的组织者。”秋歌说。
  “对,既然你要全程录像,那我们也可以帮你分析一下。”
  “好,我到时候拷贝一份给你们。”秋歌答应了。
  说完这些,他们就起身准备个忙个的去了;但是秋歌刚打开门,准备请两位警官离开呢,就看到魏绍群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郑磊想拦他,但是被秋歌制止了。
  “杜秋歌,你看看你啊,整天的不消停,这又惹出来这么大的事情,真让人操心啊。”
  “你有事吗?有就快说,没有就出去,我没工夫搭理你。”秋歌冷冷的说。
  “哼!现在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了,是你要接受我们的调查,为什么农民会到你这来闹事?你要说清楚;还有我们镇里下了文件,你要立刻执行。”魏绍群说着报一份文件递过来。
  秋歌接过来了,看了看上面的名头:关于平抑农资市场价格的决议;他随手翻了翻,看到那上面就是要求化肥不得无限制的涨价,不能坑农害农等内容,最让秋歌感兴趣的是他们竟然建议市场销售价格不得超过三千八百元;这就说明他们还不知道自己降价的事情啊。
  “呵呵,对不起,这个文件我执行不了,你要是觉得我不遵守法令,可以让人抓我;另外,我对你的无端指控保留权利,我会向有关领导反映你的行为和语言,现在请你出去。”秋歌直接对魏绍群说道。
  “好啊,杜秋歌,你竟然敢违抗法令?好,那我们走着瞧,外面的农户要是暴动了,你要承担责任。”魏绍群恼怒地说。
  “你耍够了吗?魏绍群我严重的怀疑是你策动了这些农户来闹事的,现在我就去告你。”秋歌愤怒的说。
  “你、你栽赃。”魏绍群一愣后说道。
  “哼!你先给我栽的脏;农户来闹事,你不去找他们调查,竟然跑我这里无端的指责来了?你是什么心理?还给我下文件?呵呵,我还正需要这份证据呢,你等着吧,我会把它送到领导那里的。”秋歌说完大步的走了出去。
  陶阳和那位大队长,也跟了出来,他们不便参与到魏绍群和秋歌的争吵之中去,但是他们也看出来魏绍群在找茬了。
  秋歌和陶阳他们分开之后,就立刻到了小会议室,来见陈少霆;而魏绍群让郑磊和两个保安一直给送出了大门。
  “陈老板怎这么闲着啊?是来看我的热闹的吧?”秋歌进来之后,看到陈少霆站在窗户口看着外面的情况,所以他就问道。
  “哎呀,杜老板,您看你说的,我哪能看你笑话呢?我是来帮您解忧的啊。”陈少霆假意的说道。
  “哦?帮我解忧的啊?不知道陈老板怎么帮我解忧啊?”秋歌脸上带着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