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七十四 输的彻底

作品:《春种秋歌

  和祝子轩通完电话,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秋歌又给刘守全打了电话,告诉他下午正常带着村民过来购肥吧。
  刘守全高兴地答应了,然后就联络他们村子的几个照护员,一起通知村民准备下午过来购肥了。
  陈少霆怀着十分兴奋的心情下了楼,然后到了那些堵门的农户中间,向他们宣传说,化肥他帮着搞定,让所有人都先回去,回家等着就行。
  “你真的能帮我们买到化肥?”由农户还不相信呢。
  “我保证帮你们买到化肥,而且我还保证每吨就三千八百元;现在回去,去村里统计每户的购肥数量,然后交钱领货。”陈少霆大声地说道。
  他的这些行为被现场的三道岗镇政府的周朝礼等人、县里和镇里的警官、凌渡河公司的保安都看到了,也拍摄了视频。
  然后大家就都帮着劝,但是农户还是不相信;于是陈少霆就带着怒气说道:“你们现在回去,我就立刻给你们肥料,如果不回去,那就别想拿到肥料了,可能还会被按照聚众闹事处理呢,那我可就不管了。”
  说完他示意自己家的亲戚、朋友,带头开车农用车向回走了,大部分人也跟着回去了,剩下的一少部分还在犹豫中;不知道回去是不是真的能拿到肥料。
  这个时候已经中午了,留下的农户也都饿了,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吃完饭再做确定会不回去,于是他们就开着农用车进了凌渡河村,去吃饭了。
  这下子没有在堵门的人了,而且道路也都畅通了;郑邵武他们装完的货车立刻就开始陆续的离开了,继续向青山镇和繁盛乡送肥料。
  秋歌安排李卫国,把乡里的领导和来的警察都请到餐厅去吃饭,也不奢华,简单的四菜一汤,主食管够;他也下来表达了感谢。
  下午上班的时候,祝子轩就赶回来了,他带回来了县里的文件,秋歌让人把文件誊写再大的红纸上,然后悬挂在财务收费的地方,向购肥的人展示,为的是表明自己是遵照文件在行事。
  三千五一吨的肥料,农户看到后立刻兴奋了,一吨便宜三五百啊,这可是实实在在的让利于民啊,大家得到了实惠,当然高兴了。
  于是购肥的热情也就高涨了,交费的窗口期安排起了长队,农户手里拿着钱或者是手机支付;不过收费前还是要看身份证的,而且每户的购肥量那也都是有固定数额的,为的就是防止倒卖,村里提供每户的土地面积。
  这边三千五的价格一出来,留在凌渡河村没回去的杨木岗和长裕村的农户就知道了,他们也立刻跑过来核实情况,发现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这两个村的村民立刻排队准备购买化肥,但却被告知暂时不会销售给他们了;原因有两个,第一就是今天是平山村的购肥日,不卖给其他的村子;第二就是他们的定量被陈少霆给高价买走了,让他们回去找陈少霆。
  这些村民听到之后立刻恼怒了,想要再次闹事;但是这一次秋歌是早有准备啊,不仅警察没有离开,保安的数量也是增加了十几倍啊,因为秋歌让李卫国在工厂里抽调几百名工人,临时换上保安服过来支援了。
  这一次秋歌是铁了心的要驱逐这些人了,因为总让他们闹事,自己就成了被绑架的公司了;他也亲自来到现场,并且表现的非常强硬。
  “我就一句话,我不卖给你们化肥,因为你们不按规矩办事;要么现在回去,要么你们就触犯法律。”秋歌用扩音器说道。
  “杜老板,我们没有犯法的意思,我们保证不强行购买肥料;但是你也要讲理啊,为什么不卖给我们?”农户中有人问道。
  “为什么?除来刚才说的那两条原因,还有一条就是你们已经影响了我们的正常经营、生产活动,你们先不仁不义的;你们听从谣言,想用人多势众来胁迫我卖肥料给你们,这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所以优惠政策我就不给你们,愿意到那里去讨说法都行。”秋歌怒道。
  “我们都是跟着人家来的,他们说您要卖肥了,我们就来了啊。”
  “他们已经走了,你们为什么不走?他们去做坏事,你们也跟着吗?岂有此理!现在请你们立刻离开,不然的话我就让人强力驱逐了。”秋歌下了最后通牒。
  “我们不走,我们要买化肥。”有人煽动道。
  “好,那你们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秋歌恼怒的说道,然后回头对自己的保安们说:“把他们给我轰出去。”
  “等等,杜老板,你不能走极端啊。”那位大队长突然喊道。
  “我走极端?他们都欺负到我门口了,我还不能采取措施啦?今天就是拼着出事,我也要让他们知道人不能随便欺负;还有,你们都来了一天了,到现在也解决不了问题,为什么?等着出事啊?”秋歌质问道。
  “我们也是依法维护治安,我们不能激化矛盾;你不要情绪激动,我们再去劝劝他们。”
  大队长说完,就和周朝礼带着各自的人,去劝说那些农户离开;这些农户也看明白了,现在是已经把杜秋歌惹恼了,他们想在这里买到化肥的可能性很小了。
  “大家都回去吧,如果僵持下去会出事的;我们来给你们协调肥料的事情,比你们在这里威逼要强得多;你们也该明白,人家都已经定好日子要卖肥料给你们了,要不是你们这样做,都能买到便宜肥料,现在的错误在你们,如果你们再有过激的行为,政府和警察也会采取行动的,那样对你们并不好。”周朝礼劝说道。
  “那你们真能把肥料帮我们解决掉吗?”
  “我们保证帮你们解决肥料问题,而且会让大家都拿到低价的肥料,因为县里已经有文件了,所有肥料都要按照文件上的要求执行价格。”周朝礼再次做了保证。
  “那好吧,我们相信您,我们先回去,但是我们希望尽快买到肥料。”
  这些农户也知道,在僵持下去倒霉的一定是他们,因为他们这也算是聚众闹事了,杜秋歌可以不卖肥料给他们,但是他们不能强迫人家卖啊;所以现在赶紧撤退还能自保,否则真的要是动了手,那被抓的人一定是他们。
  陆续的这些人也都撤走了,整个厂区又恢复了正常的秩序,所有人也都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把这场事件解决了。
  “对不住啊各位,我刚才情绪有点激动,请包涵、包涵。”秋歌过来给大队长和周朝礼等人道歉。
  “哎呀,算了、算了,我们都能理解,您这也是气坏了。”大队长说道。
  秋歌确实是被气坏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来闹事,那他就不会在惯着了,不拿出点强硬的姿态来,自己这里就不用营业了。
  大家彼此安慰,然后警察就都撤走了;而周朝礼他们政府的工作人员,又到了收费处,查看这里购买花费的农户情况。
  这里当然是一片喜悦了,因为即使价格高于去年很多,但是销售价还是低于大家的预期的,这就让大家感到惊喜,所以还是很高兴的。
  正当秋歌和周朝礼他们准备再到库房去看看的时候,魏绍群又怒气冲冲的来了,而且是直奔秋歌。
  “杜秋歌,你为什么随便扰乱市场?谁批准你随便降价销售化肥的?”
  “我愿意啊,反正用不着你批准。”秋歌故意说道。
  而旁边的周朝礼等人也没人愿意搭理魏绍群,所以也没人提醒他有县里文件的事情。
  按说魏绍群该知道县里已经有关于平抑肥料价格的文件了,但是他现在哪有心思关心县里的文件啊,他现在已经被秋歌给气疯了。
  陈少霆才花了每吨三千五百五买了五千吨的化肥,杜秋歌就把价格降到了三千五;这让他们还怎么把化肥卖出去啊?他们计划赚到的一两百万转眼就没了啊,而且还要赔几十万的,你说这几个人能不气坏了吗?
  所以魏绍群就忙着跟那几个人商量对策来着,根本没心思关心什么文件了;而且他还仗着自己先前下的文件来教训杜秋歌了。
  而秋歌的目的,那就是算计他们,反正自己的化肥卖给谁都一样,钱不少赚就行;县里的文件说的明白,价格在三千五百一吨,还不能销售到区域以外去。
  所以秋歌不害怕,任由你陈少霆怎么折腾,那些化肥也要卖给这附近的农户;因为文件上说了,公安交警、农资稽查、工商管理、运管等部门已经在路上或者到企业去检查了,为的就是确保化肥价格和销售平稳。
  陈少霆你再厉害,那还敢跟行政部门对着干啊?厉害你了呢?所以剩下的那就是等着吃亏吧,那群农户也饶不了你们。
  “杜秋歌,别以为我收拾不了你,你违抗文件的指令,我会让相关部门来惩治你的。”魏绍群大声的吼道。
  “我就怕你没这个胆量,而且我严重的怀疑你和那些坏人就是一伙的,我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你的问题的。”秋歌说完转身走出去了。
  魏绍群还想追出去找秋歌理论,但是却被周朝礼一把拉住了;魏绍群立刻就恼了。
  “你干什么?想包庇杜秋歌吗?”
  “我特么是想救你,在特么作下去你容易自毁前程;看看那份文件吧,你的火气会自动熄灭的。”周朝礼指着墙上的文件说道,然后也大步离开了。
  魏绍群被抢白的没再说话,而且真的转身去看文件了,看完之后他不但没火气了,而且还急冲冲的赶回到董明宇、刘铮和陈少霆那里。
  “怎么样啊,杜秋歌怎么说?”陈少霆看见他回来了立刻问道。
  “完了,我们输得彻底啊。”魏绍群颓废的说;然后把他用手机拍下的文件照片给几个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