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七十五 教训

作品:《春种秋歌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我们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收到啊?这不是要我们直接赔钱吗?”陈少霆看过文件之后气急败坏的说。
  “这个事情杜秋歌应该早就知道,所以他就是在坑我们,看来你也被他看透了啊。”董明宇分析说道。
  “现在我们怎么办?五千吨化肥呢,那可是一千七百多万啊,我们还指望那些钱建工厂、盖楼房呢。”刘铮问。
  “建不建都意义不大了,魏哥的前途也不乐观了,弄不好可能会被废啊。”
  “不至于吧?”陈少霆问道。
  “看看再说吧;不过确实应该把钱弄回来啊,不能便宜了杜秋歌啊。”董明宇思索着说。
  “我们就不卖了,就放到杜秋歌的仓库里,看他能怎么样。”魏绍群赌气地说。
  “他一点都不傻,已经和我签订了协议,七天我们必须把货提走,不然人家就扣费了,不给钱人家就卖化肥了;而且现在政府也盯上这件事了,我们不出售的话,会被处罚的,这可是跟政府对着干啊?”陈少霆哭丧着脸说道。
  “特么的,你再去找他,把钱退回来,买货是可以退的啊。”魏绍群说。
  “这个恐怕也不容易吧?杜秋歌本意就是坑我们,哪能这么轻易的就退货呢?”董明宇觉得不可能实现这个愿望。
  “赶紧把货提出来卖掉吧,不然等杜秋歌把市场都占领了,我们赔的更多,还会受到处罚的。”刘铮说。
  “现在我们要是把化肥卖掉能赔多少钱?”董明宇问。
  “那能赔多少?一吨才赔五十元钱,五千吨也就二十多万呗;关键是这脸面都丢没了啊?”魏绍群说道。
  “脸面?脸面早就没了;再说你也算的不对啊,我说你怎么这么完犊子呢,原来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董明宇带着火气骂道;他对魏绍群特别的失望。
  “你、我怎么算不明白了?”魏绍群也想发火,但是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他还真就不敢,因为他害怕上边对他进行处罚后,那他还需要求助于董明宇帮着疏通关系呢。
  “五千吨从库房里提出来不用装卸和运输啊?现在杜秋歌憋着劲跟我们对着干呢,你说装卸费能便宜吗?”
  “他敢,他要是几个太贵了,我们就收拾他。”
  “看把你能的,总特么说收拾人家,到现在净被人家收拾了,我看你也没办法啊?”
  “哎呀,好了,快点想办法把钱弄回来吧,我们现在可是让人家抓住了七寸了,这真特么是没事找罪受。”刘铮也气得够呛,怎么每次策划的很好的事情,一执行起来就如此的被动呢?
  “陈少霆,你去找杜秋歌,和他商量退货的事情,最好让他把钱都退给我们。”董明宇带着火气说。
  “那他要是不退呢?或者是要少退钱了?”陈少霆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那你也完犊子了,你那股子赚钱的劲头呢?当初不是你说的能从杜秋歌那里拿到化肥、赚到钱吗?现在呢?特么的就差赔的干净了。”
  “你也不能都怪我啊?你们也是同意了这个计划的,当初要是觉得不行,你们倒是阻止啊?现在说这些埋怨的话来了,你又做成功了什么?”陈少霆也火了。
  “好了,我说能不能不吵?少霆,你去找杜秋歌试试,看他是什么态度,如果说他能直接退货,那就赶紧办;如果他不退,那我们就想办法把货拉出来,然后赶紧卖掉,我还等钱用呢。”刘铮厌烦这种争吵了,他感觉现在自己距离卢笛越来越远了,所以心烦的要命。
  他知道如果在依靠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接近卢笛,那自己真的就没希望了,所以他决定先踏踏实实的把工厂建起来,做点正经事,可能还会让卢笛刮目相看的,否则这差距真的是太大了,而且还会越来越大。
  “那好吧,我去找杜秋歌。”陈少霆咬着牙说道。
  “你去找他,如果他要是压价,不是很过分的情况下,那你就答应他吧,把货弄出来我们也是赔了,还要受他为难,不如直接认赔痛快。”
  “那好吧,我现在去找他。”
  “嗯,你最好是赶紧解决完这件事,然后好出去躲两天,不然警察也会找你调查的;虽然没证据说是你煽动的农民,但是真的调查起来,你在说走了嘴,那可就麻烦了。”董明宇提醒道;他这也是往回拉关系呢。
  “哦,那我去了,不然再被堵住。”陈少霆心里一翻腾,因为他也确实鼓动来着,他们家的亲戚就有他鼓动去的。
  等他来到凌渡河公司的时候,已经快下班了;秋歌也把周朝礼他们送走了,这会正和卢笛、郑邵武、李卫国、以及刚从县城回来的祝子轩商量事情呢。
  听说陈少霆又来了,大家就都笑了,因为刚才秋歌就猜到了,他说陈少霆不出两天就应该回来找他;结果这还没到一天呢,这人就来了。
  秋歌让郑磊把陈少霆领进来,他们所有人都没走,一起坐在这里接待了他,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要说的。
  陈少霆一进来,发现屋里有五六个人,立刻就感觉到被压制了一头,底气也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秋歌他们坐着都没动,而且还都还目不转睛的看着陈少霆,这也确实是要营造一种氛围,让陈少霆感到压力。
  “陈老板请坐,不知道您来我们这里有何指教啊?”过了好一会,秋歌才缓缓的说。
  “杜老板,我是来和你商量一下那五千吨化肥的事情的。”
  “有什么可商量的?你是打算外运了吗?那直接找我们郑总就好了,他负责那边的工作。”秋歌指着郑邵武说。
  “不是,杜老板,我不是想外运了,我是想找您退货。”
  “啥?退货?哦,那是我们的化肥质量有问题了、还是缺斤少两了?”
  “没有、没有,不是因为这些想退货的;杜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上午才从您这购买的货,下午您就降价销售了,这让我们没法经销了啊。”
  “陈老板,我们因为啥降得价您也应该清楚吧,县里来了文件,我们是遵照文件在做事;而我们之间的买卖是在文件下来之前,所以这只能怪陈老板运气欠佳啊。”
  “杜老板,话不能这样说啊,我可是本着帮您解决问题的态度来的;再说了,您是不是早知道县里要平抑化肥价格了,所以才很痛快答应我的?”
  “你说这话简直就是放屁;我找你来帮我解决问题来了?你特么什么心态来这里的自己不清楚啊?你以为我傻是吧?你特么的想趁火打劫,借着农民闹事来敲我的竹杠,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呢?现在来跟我说帮我解决问题来了?靠,我特么不收拾你就不错了。”秋歌气的带上了脏话。
  “杜老板,我可是确实把农民帮你劝走了啊,这你不能不领情啊。”陈少霆还想套近乎呢。
  “那特么都是你找来的;你把他们领走,是因为你想把从我这里拿走的化肥卖给他们;哼,别把自己扮演成英雄,你根本就是个小人;如果真想帮我,那你不会惦记我的化肥的,直接在下面就可劝那些人了。”
  “好吧,我承认自己有私心,想弄点化肥赚点钱,但是我绝对没有找那些人来闹事。”
  “找不找我都不在乎,而且你也没能力把我怎么样;还有那些闹事的人也拿不到化肥,他们以为围堵就能让我屈服呢?想错了,我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呢?还有你,小人心态,你不是想赚钱吗?我给你机会,你去赚吧,我也够仁义的了,还给你的自报价降了五十呢,对你已经够意思了;现在你卖不出去了想退货了?我只能告诉你:呵呵,出去。”
  “杜老板,我也算没做什么坑害你的事情吧?这一次算是我错了,您就不能原谅我一次?我真的会感恩戴德的。”
  “陈少霆,你和魏绍群、刘铮狼狈为奸,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别把自己当好人,我们早就防备着你呢。”卢笛忍不住说道。
  “卢总、杜老板,我也是没办法啊;我也是开公司的,虽然小了点,但是也需要生存;魏绍群看上我的公司了,我也不能把他赶出去吧?我也不干那样做啊;所以我是被迫的,你们应该理解;现在我陷入困境了,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你的死活和我们没关系;不过,我倒是可以把那五千吨肥料买回来,只不过价格要便宜些。”秋歌说道。
  “你的意思是想压价退货了?”
  “不,是重新谈价,我再把肥料买进来。”秋歌现在是需要这批化肥,不然的话,他才不会管陈少霆的死活的;农户还需要化肥,但是万一陈少霆他们走极端把化肥毁了,那就麻烦了。
  “那你想多少钱买?”陈少霆问道。
  “三千四百五一吨。”
  “啥?一吨压价一百块?杜老板你也太黑了吧?那些化肥连地方都没动,你就赚了五十万?你这也……”
  “够了,爱卖不卖,不卖你就立刻离开,赶紧找车来把化肥弄走;哦、忘了告诉你了,我们这个库房是不允许外来的装卸工进来的,我们的装卸工费用是四十元一吨。”秋歌打断了陈少霆的话说道。
  “啥?四十元一吨?你们是真黑啊。”
  “总比你趁火打劫强,你心里有多阴暗自己清楚;好了,我们还有事,请你离开吧。”秋歌下了逐客令。
  “不,我有话还没说完呢;我卖、五千吨化肥我卖给你,五十万,我还能赔得起。”陈少霆愤恨的说道。
  其实他也算账了,在这里不动、卖给秋歌,那是一吨赔一百;要是自己拉出去卖,那一吨保证赔一百多元;因为卖给农户就要赔五十元,加上装卸费、运费,那保证超过一百了;秋歌也是这样算的账,所以才阴他。
  “那好啊;郑磊,你送陈老板到财务去,先签合同、然后把钱给他。”秋歌带着戏谑说道。
  等陈少霆离开之后,大家都感觉到出了口恶气,不管钱赚了多少,起码让他们吃了亏,教训他们了。
  “这回他们是不是该收敛点了?”卢笛问道。
  “哼!收敛也是为了下次的阴谋在做准备,所以我们要时刻提防才行。”秋歌说。
  “我看这件事还没结束呢,我们要痛打落水狗,明天我带上所有的证据,到县里去和领导说说魏绍群的事,同时你也把我们的怀疑和陶阳说说,不能让他们就这样消停了。”祝子轩对秋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