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七十七 机场事件

作品:《春种秋歌

  “你也不是真关心自己的表妹啊;她男朋友的家庭情况你不了解吧?”卢笛问秋歌说。
  “孟庆聪的家庭情况?我还真是不了解,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秋歌问,他觉得孟庆聪是个警察,还和表妹是在上学的时候恋爱的,所以他们应该了解彼此,孟庆聪也会对表妹好的,所以他就没有多问孟庆聪的情况。
  “孟庆聪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一场事故中出事了,他父亲当时就死了,而母亲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植物人;他从小就是和姥姥一起长大的。”
  “啊!还有这事啊?什么事故啊?”
  “是煤气中毒;幸好当时孟庆聪在他姥姥的家里,所以他没事;现在他的负担很重,工资也多数用在了自己母亲的身上,纪露也是常常拿钱贴补他呢。”
  “哦,你怎么知道纪露拿钱贴补给孟庆聪的?”
  “纪露总从舅妈和全安手里拿钱,也基本上都是孟庆聪他妈妈在医院该缴费的时候,所以舅妈就发现了;也跟我说了。”
  “哦,还有这事呢;那我们确实该帮帮他们啊。”
  “还真不好帮,纪露的性格很好强,连舅妈的钱她都是借了在还上的,那你说我们帮她、她会要吗?这一次她来求你应该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可能是为了替孟庆聪报答老人吧?”
  “这丫头,确实性子很特别,有困难就说嘛,我们又不是没条件帮她;你把孟庆聪母亲住的医院摸清楚告诉我,我去给她交一年的费用,我看他们能咋的?还敢和我翻脸啊?”
  “呵呵……,你可别胡来啊,舅妈和全安都没办法呢。”
  “她们也未必使用了我这种办法,跟纪露和孟庆聪还有什么客气的?敢不听话就教训他们。”
  “你可别把他们的关系弄的糟糕了啊。”
  “没事,你问问舅妈医院的情况吧;还有啊,金玲为什么好端端到我们这里来投资建厂呢?适合建厂的地方可是比比皆是啊。”
  “这还不好猜吗?赌气或者是单相思呗;刘铮不是在这里呢吗?”
  “啊、为了刘铮来的?这可是真有意思了。”
  “什么有意思啊?你说的是啥啊?”
  “还不有意思吗?刘铮为了你来这里建厂了;金玲又为了他来投资了;呵呵,这要是这样下去,我们这里还真是能永远蓬勃下去呢;这也算是你招商引资的吧?”秋歌有点生气地说。
  “你这是吃哪门子闲醋啊?和我有关系吗?无聊。”卢笛生气的说。
  “特么的这个混蛋刘铮,我应该……”
  “你应该干什么?又不想消停了是吧?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井水不犯河水,找什么事啊?你是不是又觉得过得舒坦了啊?还有,护照呢,交出来。”
  “啊!这和护照有什么关系啊?”
  “我说有关系了吗?我就让你把护照拿来,快点。”卢笛是用这招制服秋歌。
  “哦,回家给你呗。”
  “不行,走,去你办公室去拿;回来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主动上交,你想干什么?”
  “忘了、忘了,我还能干啥啊?”
  “哼!别以为你心里的小九九我不清楚,告诉你,没我的批准,你休想再出去嘚瑟。”
  没办法,秋歌只好和卢笛去了自己办公室,把护照再次上交了;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心思和卢笛争论刘铮的事情了,开始闹心自己的事了。
  正考虑怎么能从卢笛手里再把护照拿回来呢,这是他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白羽打来的;最近白羽和秦梦一直都在他们老家那边,因为家里的老人身体不好,所以没有来这边。
  “秋歌,我们这边组织了一个文化学者旅行团,准备在五月一日到凌渡河去,你帮忙给安排一下,我一会把具体信息发给你。”
  “哦,好、好,我来安排;那您和秦梦大姐也一起来吗?家里的老人身体怎么样啊?”
  “唉,人已经去世了;我和秦梦会一起过去。”
  “哦、哦,节哀啊。”
  “好、好;我们见面再聊啊。”
  说着白羽把电话就挂了,然后发来了一条短信,说明了来的人员男女数目和需要的房间数;秋歌直接转给了卢笛。
  接下来的两天秋歌就一直忙着播种的事情;今年天气好,回暖的特别早,所以农户在四月下旬就开始播种了。
  最早下地的是马铃薯和地瓜,,然后才是大田作物和移栽的蔬菜;当然蔬菜移栽要等到五月中旬以后。
  大哥秋硕又带领者农业服务队展开帮扶了,今年的队员又调整了很多,像王淼、梁立新等人已经从服务队离开了,不过又有新的成员加入了,而且队伍壮大了不少,因为今年种植的面积也大幅扩大了。
  除了检查播种的情况,秋歌还在准备接待黄永泽的事;唐玥和黄永泽也已经启程过来了,只不过他们要先到南方的一家合作企业,然后才到这里。
  “秋歌,金县长想参加接待外商的事情,你看我们怎么安排啊?”宋显友打来电话问道。
  “我现在也没谱啊,黄永泽他们具体什么时候到都没定下来;还有就是人家要先祭奠亲人,而且是不需要我们参与的;所以我看等他们过来了在商量吧。”秋歌也很挠头,黄永泽明确说了,先要陪唐玥去祭奠刘海燕,然后还可能去见见监狱里服刑的唐坤,这事要保密的,所以他们要等处理好这些事情,才会来凌渡河村考察。
  “哦,那你最好弄清楚他们什么时间来,我们好准备的充分一些。”
  “好,我尽量的问问吧。”秋歌说。
  不过秋歌并没有在继续追问黄永泽的行程,因为他觉得人家已经明确说明了,不用自己去接待,那自己就该尊重;再说有唐玥呢,她对这里再熟悉不过来,所以自己也不用瞎操心。
  但是,他不瞎操心了,却有瞎操心的人;老三董明宇和魏绍群正好在省城呢,他们接到了来自县城的电话,说有位新加坡客商要来见到秋歌,可能是来谈合作的。
  董明宇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就想到了要参与这件事,最好能让外商能和自己签约;如果不能成功,那就破坏了这件事,于是他就开始策划起来了。
  黄永泽和唐玥是四月三十号傍晚到的省城机场,因为唐玥很熟悉这里的情况,所以,他们就没有找人接待,想过二人世界;再说去看唐坤那也不是光彩的事,所以他们不想让人知道,准备处理完这些个人的私事,在公开露面。
  但是他们才到机场取了行李出来,就有三个年轻人走了过来,拦住了他们。
  “请问你们是新加坡过来的黄先生和唐小姐吗?”那三个人还很有礼貌。
  “对啊,你们是谁?”黄永泽问道。
  “我们是县里的工作人员,受领导指派过来接待两位的;哦,杜秋歌先生已经和我们领导说了你们要过来的事情。”
  “杜秋歌让你们来的?”唐玥不高兴的问。
  “哦,不是,是县里的领导安排的,我们会全程保护你们。”
  “保护?为什么要保护?这里难道有坏人吗?这里的治安不是很好吗?我们不需要保护,请你们回去吧。”黄永泽也很不高兴。
  “先生,我们是受到指派过来的,我们要是这样就回去了,会受到处分的。”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难道还没有了自由吗?对不起,我们不会跟你们走的。”
  “先生,请您体谅我们;再说我们也只是提供服务,绝对不阻拦你们的任何活动,更不或限制你们的自由。”
  “我们不需要你们的服务,请你们离开。”黄永泽有些恼怒了,他气愤的是自己已经跟秋歌说的很清楚了,不需要接待,为什么还会有接待?
  “先生,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不好交代啊。”那三个人依旧不放弃。
  “够了,谁说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我就是本地人,让开、我们不需要你们接待和保护。”唐玥愤怒的说。
  “唐小姐是本地人?那也是贵宾;我们还是要尽职责的。”
  “哦?你们连我是本地人都不清楚?把你们的证件拿出来我们看看。”唐玥立刻警觉了,哪有政府的接待人员不了解要接待的对象身份信息的?
  “我给杜老板打电话问问情况。”这个时候,黄永泽也感觉事情不对头了。
  “黄先生,不用核实,我们就是县里的工作人员,请相信我们。”一个人走过来说道,然后就动手去抢黄永泽的手机。
  但是黄永泽躲开了,并且大声的呼喊起来:“保安、保安,这里有坏人。”
  边喊、黄永泽边把唐玥护住,和那三个人对峙起来。
  “黄先生,唐小姐,我们这可是都为你们好啊,你们怎么还能这样呢?快点跟我们走吧。”
  “请你们离开,我们不信任你们。”黄永泽大声地说道。
  这个时候旁边的一群人中有人说话了:“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带这两个人走?请出示你们的证件。”
  “你们又是干什么的?多管闲事呢?我们在办案?”那三个年轻人突然变脸说。
  “胡说,我们都看半天了,你们不说是政府的工作人员吗?现在怎么又改成办案的了?出示你们的证件。”
  “对,把你们的证件拿出来。”那群人一起过来了。
  “哼!你们不配看我们的证件。”三个年轻人中的一个高个子的人说道,然后他有转头对黄永泽说:“既然黄先生不识抬举,那我们就走了,你也不用到我们县里去投资了,我们不稀罕。”
  “哎呀,他们是坏人,报警、快点报警。”刚才帮着出头的那个男人喊道,同时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那三个青年一看这种情况,立刻掉头向机场外跑去。
  “谢谢、谢谢你们啊。”唐玥向刚刚帮忙人道谢说。
  “我刚才听你们提到了一个名字,是说的杜秋歌吧?”那个男人问道。
  “是啊,我们是说杜秋歌了。”唐玥回答说。
  “是凌渡河的杜秋歌吗?”
  “哦,您也认识他?”
  “这就对了,我叫白羽,是杜秋歌的朋友,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
  原来这群人就是白羽和秦梦带这要去秋歌哪里的文化学者旅行团,刚巧他们也才下飞机,就碰上了黄永泽和唐玥。
  白羽耳朵尖,听到他们说杜秋歌了,就停下来看怎么回事,关键的时候也就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