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小说《春种秋歌》 > 章节列表

二百七十九 僵持

作品:《春种秋歌

  听到了电话忙音之后,金潇泽不再说话了,但是他很尴尬,因为大家都知道,黄永泽是听到了他的话的,而且立刻挂断,那就很不愿意和他说话。
  而秋歌心里却倍感愤怒,因为金潇泽选择说话,那就是等于告诉黄永泽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没有要背着人,这是对黄永泽的背叛,自己这是严重的不尊重黄永泽,黄永泽会怨恨自己的。
  而金潇泽也是严重的不尊重自己,他这是故意坑害自己啊;他想让自己和黄永泽彻底的断绝关系啊;秋歌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秋歌啊,我是想帮着你再挽回一下,但是没有得到机会啊,哈哈……”金潇泽解释道。
  “呵呵,我看这件事更糟糕了;我和黄永泽都没得到尊重啊。”秋歌气愤的站了起来,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就是想帮个忙啊。”金潇泽看着秋歌走了,他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好了,急忙解释道。
  “你这是帮倒忙,是出卖杜秋歌,你让他怎么和黄先生解释?”汪书记气愤的问道。
  “我、我也没考虑那么多啊?”金潇泽狡辩道。
  “呵呵,没考虑那么多?这个解释能说的过去吗?这会影响到杜秋歌的情绪;我觉得这个项目你要是不说话,可能还有成的机会,这回可能真的完了;散会。”汪书记生气地说道。
  “书记,我会跟杜秋歌解释这件事的。”金潇泽对着汪书记的后被说道;但是汪书记没理他。
  秋歌出来之后就上车告诉郑磊回去,郑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秋歌情绪不高,就没敢说话,启动车子,然后卡车向回走。
  而秋歌是很闹心的,他没想到金潇泽会坑他;这可是想让自己丢尽面子、并且是要把和黄永泽的关系搞砸了的啊?说得再严重些那还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他金潇泽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针对自己吗?那好,自己也要有所准备啊,不能任由你摆布。
  其实秋歌也是担心过度了;因为金潇泽现在还只是想做出成绩,招商引资进来;虽然是想换掉秋歌,但是还是想做出成绩的,为的是自己的政绩,也为的是地方发展,因为这不矛盾。
  可是秋歌却觉得黄永泽是很有个性的,那自己就要尊重人家,不能做人家不愿意做的事情;刚才自己确实做得不对,不应该在众人面前给黄永泽打电话,这就给了金潇泽机会,让他把自己的事情搅和了。
  不过秋歌也没再跟黄永泽解释,因为这是越解释越说不清楚,关系还会更糟;不过自己还是占着优势的,小姨夫也不能白当啊?你多少也应该给点面子的;剩下的事情那就还是跟刘海丽说吧,让她解释一下,效果比自己去解释要强得多。
  至于和金潇泽的事情,那自己就先静观其变吧,他虽然不仁、但是自己还不能表露,自己先不搭理他,爱谁是谁,先忙完春季的开工建设和农业播种再说吧。
  秋歌想到这里之后,心里算是有点谱了,所以他就不上火了;回来之后,他把及各位副总都找来,也没什么藏着掖着的,把事情和大伙都说了。
  祝子轩听了之后说:“这没事,主要的错在他们,敢难为我们,那我就到市里找人评理;不过这件事我们最好是低调处理,否则还真是影响不小。”
  “行,大哥你看着办吧,如果要是真的搞僵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关门歇业,然后再去别的地方另谋生路。”卢笛愤愤地说。
  大家都知道这是气话,但是却很解气;不过也知道不能这样做;正常的经营活动是会受到保护的,谁有不好的动作,那都是有据可查的。
  不过转过天来,县政府的办公室就打来电话,说是请秋歌过去参加表彰大会,而且是要求本人参加;但是秋歌直接就说了,自己没在家,已经去了外地,参会就让祝子轩去了。
  金潇泽是准备利用这次会议向秋歌示好的,因为这次会议是表彰在化肥销售中最初突出贡献的人,秋歌当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了;所以金潇泽想给秋歌颁奖,以缓解他把秋歌坑害的事情。
  但是秋歌没有来参会,代替他来参会是祝子轩,所以金潇泽想当颁奖领导、给秋歌颁奖的事情落空了;这让他感到杜秋歌是在躲避他呢,所以他心里就产生了愤恨,同时他也想驯服秋歌,让他臣服于自己。
  因此他就想动用自己的权力,给秋歌制造嫌麻烦,让秋歌知难而退,来求自己解决问题,于是县里的一些管理部门开始行动了,以各种理由来检查秋歌的工厂;而且不合格的地方还很多呢,不过都是急忙蒜皮的事情。
  但是这个时候市里领导来视察凌渡河工业园了,还高度评价了这里的建设和管理,要求县里要继续把整个工业园管理好、发展好、给予支持。
  这让金潇泽感到了压力,立刻撤销了检查活动,不敢再找秋歌的麻烦了;然后消停的观察事态的继续发展。
  而秋歌这边也是忙的不可开交啊,多家工厂和医院的开工仪式,以及楼盘的建设启动,都要他和卢笛来主持,也要陪同来的领导视察。
  金潇泽也来参加了医院的开工仪式,主要是市里领导来了,他要到场,但是他和秋歌没有交流;完成仪式后领导走了,他也离开了。
  秋歌倒是不在意这个,反正自己问心无愧,愿意咋地咋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吧,虽然是件闹心事,但是也并不是无解,所以不用怕。
  楼盘开始建设之后,又做了微调,因为白羽他们来的文化学者又给出了好主意,那就是打造多功能文化社区。
  也就是由这些文人墨客题写、绘画一些诗词歌赋、丹青画卷在楼房和楼区内的围墙、宣传板上,让整个楼区透着文化气息。
  另外秋歌还在楼去的后面留下了一块土地,打算在那里建设特色种植园、蔬菜园,以方便楼区内的居民能够吃上新鲜蔬菜和瓜果。
  秋歌这边开工之后,董明宇的楼房建设也开始上马了,他也准备了开工仪式,金潇泽来给站脚助威了,而且把董明宇一顿褒奖,把大家说的云里雾里的,因为大家并没有听出来董明宇的贡献是啥,但是赞扬的词汇倒是可以用卡车来装了。
  其实秋歌他们都明白,这是想用董明宇来刺激秋歌;但是秋歌岂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吗?他就只是笑笑而已;同时依旧和金潇泽僵持着关系。
  另外,让大家感到纳闷的是,他们的楼房虽然开始建设了,但是却没有销售,也没有标价,这事透着邪性,难道他们建楼房不卖?
  不过这是人家的事情,也不用秋歌他们操心,所以大家也就当做谈资来说说罢了;倒是祝子轩留了心眼,时刻注意着他们的楼房建设情况。
  等时间进入到了五月下旬之后,天气却突然变了,连绵的阴雨开始了,多日不晴天啊,这使得刚刚栽种蔬菜和药材陆续出现了一些不良症状,秋歌和技术人员、农业服务队的人赶紧采取应对措施。
  也幸亏满向山是个很有经验的人,面对这样的情况,其他人都没有好办法的时候,他接连的拿出救治办法,让上万亩的药材脱险,安全度过了阴雨天。
  而蔬菜这边秋歌还是有一定的办法的,指导农户在阴雨空隙及时的喷施农药、排干积水、补充营养元素等措施,确保了秧苗的存活和生长发育。
  忙过了这阵子后,秋歌的心终于放下了,他也终于能和大家安安静静的吃饭了。
  “秋歌,你听说了吗?人家杨木岗村和镇里种植的葵花长势很好啊,这样的天气什么事情都没有,真的不错呢。”大哥秋硕问道。
  “我倒是去看了,确实长势非常好,还没有病,抗性确实不错;不过我还真不知道他们种的是什么品种。”
  “我打听了,听说是国外进口的品种,一斤种子卖一百块钱呢。”
  “我的天,那一亩地的种子投入就一百多啊?农户还能赚到钱吗?”秋歌惊讶的问。
  “怎么不能,人家说这种葵花一亩地能手四百多斤呢,两块多一斤卖的话,那可是一千左右呢,还是不错的收入。”
  “哎哟,那一万亩地可就是四五百万斤产量,刘铮的炒货厂还真是很有规模的啊,这要是都卖掉,那产值也几千万呢啊?”秋歌挺惊讶的。
  “是啊,上了包装之后,批发价也能达到十元左右一斤,这就是一多半的利润啊,一年还不赚个两三千万吗?”卢笛说。
  “我怎么还没看到他的工厂开工呢?是不是没钱建设啊?”秋歌问。
  “我可是听说人家这周就要开工了,据说还有其他的几个工厂要开工呢。”
  “哦,除了以前的那三个工厂,还有其他的项目?”秋歌更惊讶了。
  “据说还有,不过我们确实没有得到消息,祝大哥去打听了,说是确实有项目,但是还没具体落实,相关部门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那就是放烟雾弹,还没落实救回来放消息,这就是心理战,可信度不大啊。”
  “也不一定,或许真的有呢。”
  “有没有和我们也没关系,我就不信他们还能超过我们的规模;哦,金玲的事情怎么样了?最近忙也没顾得上问。”
  “你没顾得上的事情多了,金玲这边是下个月开工建设,证照、手续已经下来了;另外,你说的给孟庆聪母亲缴费的事情也没去啊?”
  “哎呀,这事闹的,我给忘的死死的,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呢?”秋歌一拍大腿说道。
  “缴费?怎么回事啊?”秋硕问道。
  “哦,我前一段时间才听说孟庆聪的母亲住院呢。”秋歌把情况说了一遍。
  “还有这事呢?那我也算一份吧,咱俩一起交钱吧。”秋硕说。
  “我也给点。”老妈说道。
  “我看别这样了,医院缴费还是我们来;妈、大哥,过两天可是纪露的生日,你们送点东西吧。”卢笛说。
  “那也行,我们给她买点什么呢?”大嫂问。
  “我看买台车吧,这样她就不用住在镇里了。”大哥说。
  “啊?那要多少钱啊?”大嫂吃惊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