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分果果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其后黑、吉两省的人事安排逐渐明朗起来,有消息说对于行政这一块大帅并不准备换血。
  果然,其后吉林省长人选呼声最高的袁金铠仍然做他的秘书长。袁金铠在先前是张作霖的高级幕僚,后来担任奉天省政|府秘书长,与总参议是奉天军政的两个臂膀,地位颇高;另一位热门人选金息侯被张作霖保举为北洋农商部次长,赴中|央任职去了。金息侯曾任新民府知府,亦是张汉卿的授业恩师。他们不动,其他人也就死心了。
  当然,作为整合,还是有部分奉天官员接替了一些重要位置:王永江在奉天警务厅长任上的重要副手宋文郁调去做了黑省的警务厅长兼省城警务处长、张振鹫接任财政厅长、经营铁路颇有能力的吕荣寰担任交通厅长。张、吕都是少帅推荐的人选,算是张汉卿在黑省的膀臂。
  吉林则是全新的:督军鲍贵卿、督军署秘书长莫德惠。不用说,莫德惠是少帅的人,莫德惠此时也被补选为人民党中|央委员兼吉林省委书记----有秘书长的官场职位,对扩大人民党在吉林省的影响力是非常有利的。
  由于王以哲远在黑省担任第一师总政治部主任,再兼任人民党组织部长便有些不甚合理。正好黑省筹建党部,张汉卿决定让其改任黑省省委书记,他的组织部长一缺,则由常驻奉天的卫队师政治部主任姜登选兼任。
  关于姜登选在党内资历不够的问题----他现在还是预备党员,尽管张汉卿为了多招党员,把考察期定在三个月,他的时间仍不够----但张汉卿认为:姜登选是合格的卫队师政治部主任,肩负着党中|央的安全和全师政治工作卓有成效,让他担任组织部长是合格的。
  最耀眼的当属奉天省长王永江。这位张汉卿慧眼识英才重英才的与党同龄的中|央委员,担任含金量最大的奉天省委书记是名至实归,他也是人民党三省委书记中职务最高的人。由于张汉卿曾向奉天高层保证不在东北三省“夺权”,他的这个职务对于提升人民党在东北的影响是巨大的。
  至于吉林省长人选,张作霖犯了愁,张汉卿也表示爱莫能助:少帅系在这一系列人事变动中拿了许多好处,不能再伸手了,再伸手要被众矢之的了。而且论资历、论影响,他已经没有新的人选可资利用了。
  张作霖也是手下乏人,现在他才觉得,自己麾下表面上人才济济,但真正顶用的为数还真不多。跟他打天下的一帮子武夫去做这个省长,只会是张作霖第二,没有益处;文官中得力的并有影响的廖廖无几。思来想去,还只有东三省官银号总办兼财经委员会主任的刘尚清可用----又是一个少帅系看中的人物!当初他和莫德惠、王永江是同日入的党。老刘和少帅私交甚好,讲起来也算是忘年交。
  调走了刘尚清,他的遗缺的人选需要考虑了。现在,张汉卿又发话了:“父亲,张总稽查可用。”
  他说的是张惠霖,时任东三省官银号总稽查,也是奉天储蓄总会的会长,与刘尚清是同事。若不是考虑到他与老刘是监督的关系,财经委员会副主任非他莫属。他这个人的特点是细腻周正,不然老张也不会让他做了几年的监印官呐!他也是老张的早期贴身秘书,忠诚上没有问题。
  张作霖满意地点点头:“志良可用。”不知如何,这个爱子的话总能贴透他的心意。看得出来,在这些人选的配置上,他是下了一番功夫的。不过能这样公私两兼,方显手段,老张对此没有意见。
  只有一个人,张作霖觉得非常对不起他,那就是盟弟张作相。
  好多年了,跟张作相平齐的孙烈臣是旅长时,他是炮兵团团长;孙烈臣当师长了,他是旅长;现在孙烈臣外出作一方诸侯任督军了,他还只是奉天督军署的参谋长,在现有军事架构下有名无实。要不是张汉卿实在过意不去,设法让他做了人民党军委副主席,他都要被后起之秀韩麟春盖过一头了。现在,连张景惠都做了师长了,张作相仍然做他的奉天督军署参谋长,还好兼任了讲武堂教育长,总算让一帮子军官做了他的学生。
  对此,张作相并不在意,其实在北京委任新的16师长的时候张作霖已经定他了,但被他拒绝了。他向张作霖说:“叙五(张景惠)兄久跟大帅,还是让他做此职务吧。也让别人看看,跟着大帅是有前途的。”现在,在很多人选上,张作霖也参照了他的意见,但唯独没有给自己留个位置。
  张作霖一提及,张作相便说:“东三省刚在大帅麾下,人心思定。这些位置,还是留给他们,一者他们也确实有能力;二来都是为大哥效力,我们这些老兄弟只要能帮到的一定去做,职务什么的都不重要,而且大哥不是已经委任我兼任奉天保安司令了吗?职务已经够高的了。”
  张作霖大为叹服,更觉得张作相人才难得。所以合并了吉林驻军后,正好孙烈臣调任江督,他立即宣布,由张作相担任奉军总参谋长、兼27师师长。这一职务的任命,由于27师是他起家的军队,接任了这个职务,就是明确地告诉东北高层,张作相不但不是不被重用,还是老张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呢。
  张作相多年来甘为人后,如今实权在握,可谓苦尽甘来。
  张汉卿也正是因此赞叹张作相的识大体、顾整体并更加尊重他。这种高风亮节,不是只有后世的共*党人才有的风范。从他身上,张汉卿看到了奉系壮大的希望。
  大家排排座,分果果,不过得益最多的是张汉卿,军、政、经济界都有相当斩获。从张作霖的布局看,明显地是为他铺路。
  跟随老张、小张的一拨子人马该封赏了:不单单是笼络人心,还是为了控制得力。打天下不易,守天下更难,没有一帮子人马在后面,上位者也不安心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