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当断之断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这个时候是张汉卿最痛苦的。
  这些人都是桀傲不逊的军阀,本性决定了他们不会站在更大更高的立场上看问题,他们所看到的,只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也许老爸派他来是一个错误,也许该把卫队师调来,哪怕一部分也好。虽然他也想再在军事上立功,但是没有听命于自己的部队,他只能算作高级参谋。
  经他参与改良或者建设的奉军,虽然比正史上战斗力高那么一点、军纪良好一点,但仍然脱离不了旧式思潮的影响,特别是指挥者,都想着损公济私,这可不利于保证军队的整体性。
  所以他暗暗发誓,此间事了之后,只要有可能,他都要带领自己的军队,再也不做单枪匹马的孤家寡人了。军阀们的兵,都是私兵,别人根本支使不动呢。
  将帅不和,最是兵家大忌。
  在派人与张作霖通报之际,“围三阙一”的部署在稳步展开,奉军在三个方向动作缓慢但逐渐伸出拳头,要威逼高军退却。让张汉卿担心的事出现了,高士傧抓紧时间进行了战斗动员,并有效配置了兵力。
  他把重兵布置在长春城区,山炮营放置在城北。奉军若是进城,免不了一城恶战。而在宽阔地带的城北,正是山炮发挥威力的好地方。奉军若是还击,未免有些顾忌----这里距南满铁路极近,如果不幸伤及日本人的“满蒙生命线”,结果你懂的。
  日本驻长春护路军司令部也传来通牒:不可殃及南满线,否则,日本军队将不会坐视不管!紧挨着长春的就是宽城子,这里是南满铁路日本控制段的分水岭,日本在此驻有一个大队的兵力。这个通牒的分量之重,包括鲍贵卿都懵了。孟恩远就是因为这事下的台,难道他要因此成为民国史上最短命的督军吗?
  只是用步兵小打小闹地作战,结果是旷日持久的,这种长期“抗战”所造成的后果对这座东北中心之一的伤害是不言而喻的,而且凭添了许多变数:日本人的、中|央的…还有裴其勋的吉林混成旅在原地等待改编,若是因此有了什么不好的想法…张作霖一直期盼的东北经济大建设构想将会受到阻碍,来自他的压力也将是空前的,想想都不寒而栗。
  吴俊升、张景惠都是军事行家,高士傧这阵势一摆他们就知道要糟。高军是虱子多了不怕痒,还能抽空向自己打几炮,自己可就干瞪眼不敢还手了。28师、29师都有满编炮兵部队,可是在这居民众多的区域,只能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嘴。他们有些后悔不该欺张汉卿后进了,前几天谁还笑话他纸上谈兵来着的?
  鲍贵卿不敢擅专,星夜去奉天向张作霖讨教去了,把烂摊子留给了张汉卿----谁让他挂着副司令的职务呢?
  不过张汉卿可没有被摆一刀的觉悟,反而看起来非常高兴,这让司令部里的吴、汲、张三巨头非常诧异:老鲍老奸巨滑,这个时候撂摊子,明显是让他做替罪羊啊,瓜娃子怎么连这点觉悟都没有?等到事情闹大了,非要张作霖出现收拾残局时那才叫灰头灰脸呢。当然有张作霖在,担多大重责是不可能的,不过对他的前程总之是不利的吧?
  多年打交道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张作霖在他们的印象中是能够玩转东北包括日本人的不二人选。没有任何理由,也许领袖的气质是天生的。
  现在看小六子的决定了,吴、张两位师长都在观望。可是等到再度会晤张汉卿时,他以副司令的名义命令三支军队撤退三十里:“已经失去奇袭条件,正面作战已无可能,长春不可糜烂,现在要与高军议和。只要有一分可能,要做百倍的努力。吴大帅,我们可以再请孟督军来劝和。只要能不使地方蒙难,一切都好谈。还要请派人安抚高旅长,表明我们的态度,以使他不至于在背后再生事端。”
  吴俊升等人都觉得可笑,连汲金纯也觉得此举不妥,他对张汉卿说:“少帅,上次孟恩远劝说高士傧不成,已经返回天津老家。现在重启谈判,没有三两天他是到不了的,这几天高军更可以突击加固防御工事,奉军进攻会更困难。”
  张汉卿微微笑说:“没关系,我已经决定不打了,等待孟督军来进行和谈,对方防御工事是否加固已无影响。在这段期间里,我将亲自劝说高旅长,我们的背后安顿下来。”
  张景惠还是怕担责任,若这股子吉军出了事,张作霖的板子不一定会砸到乃子,自己等三个师长是免不了的,说词都猜到了:“学良年幼不晓事,你们三个不懂得军事!?”他对张汉卿说:“少帅的决定是否得到大帅同意?”
  张汉卿笑笑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现在鲍督军离开,学良忝为副司令,不敢不负起责任来。我决定派人和谈,如果大帅怪罪下来,学良愿一肩承担。”
  话说到这个份上,三位师长也就息了劝谏的心思。
  张汉卿于是派人递信给高士傧:“巡阅使插手吉林的本意是不使地方糜烂,军人保家卫国是天职,本有守土之责,而不是让地方战乱再生。高将军听信谗言,以孤军对抗我大军,实属不智。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我定向巡阅使署和中|央替你辩白,一切善后,由我处理。只要是能够使地方免受刀兵涂炭,什么都可以谈。”
  这个不算“通牒”的谈判主张不可谓不广阔,不但吴俊升等人不解,连高士傧也觉得好笑,他在收到张汉卿的口信时大笑着说:“张作霖为了扶持儿子上场,真是什么事都让他掺合一手。欺我是三岁小孩子?什么都可以谈,那奉军退出长春,我即惟张作霖马首是瞻。”
  明眼人都知道,奉军好不容易有机会完全拿下吉林,怎么会轻易放手到嘴肥肉?临阵而怯,不是张作霖的作风。他提出的这个建议,纯粹是消遣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