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围歼战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要是高士傧知道卫队师的骑兵团也在附近,他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冲出前面一个团的拦阻,先保住命再说。两个团对一个团,精锐对精锐,他们人数上还占了优势,如果不管不顾的逃走,卫队师的骑兵团不一定拦得住。
  他的部队一动,卫队师的步兵团也动了。不过令人气愤的是,卫队师只是贴上去,却并不急于交手。即使这样,高士傧也不敢放手让全团后退,否则绝对可能演变成一场大溃败。他只能分出一个营作为监视,他亲率另两个营的主力去中路指挥突破。
  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他的对手是戢翼翘。
  特战大队不久前在宽城子让吉林驻军和日本兵交了火,其后便渗入到吉林中部,起初不是为剿灭高旅而来,而是防备日本人乘机又搞妖蛾子。
  历来日本都是中国内乱时趁火打劫的急先锋,日本人在自建并控制了长吉铁路后,还在谋划着延伸至晖春,以打通到日本海的陆路交通线,为将来向东三省腹部渗透作准备。要知道,日本在晖春是很有势力的,鼓动朝鲜人搞什么“间岛事件”就是发生在这儿。
  张汉卿才不会让高士傧逃到那里,不然兵乱一起,日本人就更有借口“保护侨民”而加紧对该地的渗透。所以高士傧一定要被拦住!
  此役,特战大队全部出动。
  俗话说麻杆儿打儿打狼----两头害怕。张汉卿的判断是高士傧虽然手握重兵,却还是顾忌着日本人的力量的。他敢明目张胆地反抗中|央,几次三番怂恿督军孟恩远和顶头上司张作霖对着干,但日本人一发话,孟恩远乖乖离职便是证明。
  这样,在日本控制的南满铁路线附近,特别是长春,他绝不敢大打,虽然他考虑到奉军也不敢大打。其结果必然待价而沽,如果不行,必然是逃窜。
  奉天是张作霖的大本营,势力也最强大,往那儿跑是作死。黑龙江地大人稀,是逃跑的好地方,但由于奉军有两个师在彼,而且主要都集中在与吉林交界处。高士傧人生地不熟,不至于向这里钻。
  只有吉林东南部,那里一向政|府控制力薄弱,又有同盟卢永贵匪帮可以壮胆,所以他必然的出路是往那儿逃。吉林、蛟河、敦化、安图、延吉、晖春一线是最近的道路,所以特战大队就待在这儿等待迎头一击。
  这场歼灭战是张汉卿军事指挥生涯的第一次突破,也有许多的闪光点,为奉军新老将领所钦佩。
  之前的剿灭巴布扎布之战,靠得是卫队旅官兵不畏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基本上与技战术无关。而且张作霖为了凸显长子的军功,抽调了许多重武器。山炮不用说,当时27师一个步兵团的机枪被抽调一空,这才形成绝对的火力优势,加上人员的绝对优势,才成就了少帅的威名。
  与高士傧决战,靠的是斗志斗勇,以及对时局的把握能力。在各方束手无策、主帅移位时,是张汉卿拍板做的决定。他巧用张宗昌,剪除了高士傧的羽翼,打击从而分化了高旅的士气。高士傧被牵着鼻子走时,又是张汉卿,靠着起家的卫队师、特战大队的正确定位,把高旅牵制在吉林、蛟河之间百十里的狭长距离内。
  咬住高旅断后部队的是28师。经验丰富的汲金纯在得悉张汉卿的军事计划后很好地把握住时机,在很长一段时间无伤害的尾随后迅猛地发动了攻击。
  作为与27师战力基本持平的东北劲旅,汲金纯命令全师以营级为单位展开无间歇冲锋,不让其炮兵营有战场准备的时间。虽然顽强的高旅第二团作了殊死抵抗,但架不住源源不断冲来的奉军。
  张汉卿给汲金纯的战术很简单,咬住其第二团不使其有帮助炮兵营作缓冲的时间,而28师属骑兵团则全力攻击高旅的炮兵营,至少不给其架设大炮的机会。只要牢牢控制住这个营,迟早会打败第二团。
  也不能怪高士傧情报接收得太晚,实在是张汉卿太狡猾。奉军本是在远远的尾随高旅,也有密探不停地报告消息,造成有缓冲时间的错觉。但是到晚上,汲金纯迅速出动,密探要躲开28师大部队,不得不抄小路,从而几乎与奉军同步。几乎在密探回报给第二团的同时,奉军已经扑上来了。
  因为这时候北洋士兵打仗,还处在列阵、火力试探、步兵冲锋阶段,这会给双方极大的排兵布阵时间。而汲金纯反其道而行之,他的变动突然,就是用人多的优势直接进行冲锋。
  刚开始,28师也受到空前的损失,突前一个营几乎损失殆尽。高旅是一支装备精良的劲敌,又是防守,从理论上就比奉军占有一定的优势。可是汲金纯知道,一旦其炮兵营就位,其损失就将不是一个营那么简单。所以当一个营丧失战斗力后,另一个营又扑了上去,同时旁边替补的营已经就位。
  骑兵团从四面八方疾冲入高旅炮兵营时,对方炮兵们正在手忙脚乱地架设大炮,立即遭受巨大损失。轻短武器的炮兵营怎么是运动战的骄子骑兵的对手?在负责外围护卫任务的一个步兵连被碾碎后,绝大多数炮手们都抱头鼠窜,少数几个不甘心的炮兵还是发射了几发炮弹,但仓促之下,落点极差,仅是做到了发射而已。
  但是阴错阳差地,这几声炮响却让高士傧认为局势已经得到控制,他就更坚定要保全这支炮兵营的决心。负责阻击的特战大队打得越凶,吉林城方向传来的枪声越密集,他越认为有机会这样做。
  可是这轮是高士傧的军队进攻,特战大队负责防守了。攻守之势易位,轮到高旅吃苦头了。
  同样用不计得失的冲锋开路,高旅第一团开始了死亡之旅。在经受一轮十数条火舌的弹雨洗礼后,负责进攻的一个连损失大半,其余的也被火力压制得抬不起头来,纷纷躲向石后树后。
  因为经过近两年的整训,特战大队的实力有了充分的跳跃。无论单兵素质还是配合作战,都是他们的强项,火力也是武装到牙齿:营级的大队,三个步兵连有27挺机枪,一个重机枪连备有六挺重机枪,还设有一个步兵炮排。
  他们是在高旅中路部队走后突然杀出并占据要道的,由于不是对高军中路的第三团交战,所以第三团的第一反应是迅速撤离与前方部队会合而不是回头作战,这样给了特战队一些时间布置防御阵地。虽然高士傧从得到消息到作出决定只有不足半小时的时间,但这也够了。
  高士傧心急如焚,对面这股敌人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要阻止自己返回加入战团。想到己方只有一个团而对方有两个师源源不断地加入,时间拖得越久对奉军越有利,他就忍不住命令手下:“用机枪压住对方火力,步兵全力冲过去!”随着一声令下,又一个连的官兵冲了上来,同时,高军阵地的机枪也纷纷响起来。
  冲过来谈何容易!在没有火炮的平原地带,机枪的威力被显现得非常明显。已经得到工事加固的特战大队机枪阵地,远非仓促之下的高军机枪所能轻易压制。满心认为已经得到保障的新一个连的官兵刚刚向其前沿阵地扑进不到二十步,隐藏在特战大队前沿阵地之后三十米的加固阵地的机枪也响了,上百人的身体顿时被打得像蜂窝状仰七竖八躺在阵地上。
  试想三十多挺轻、重机枪在狭窄的地形上一齐呼啸所造成的威力,有已经被打残的两个连的官兵为前车之鉴,后面的军官再也不敢去送死了,他们一齐看向高士傧:“旅长,敌人火力太猛,我军伤亡太重,不能再这样冲锋了!”
  高士傧有心坚持,但亲眼看到伤亡之重及特战大队之强,想到即使花费极大代价冲破这条阻击线所耽搁的时间,后路军只怕也救不得了,还有可能把自己也陷进去,他长叹一声,望着远处依稀不断的枪声,一跺脚说:“管不得了,留一个营断后,大伙儿再返回攻击南面的奉军。如果打不下来,我们一堆人都要死在这儿了!”他把侍卫连调出来作为督战队,指挥手下不顾一切的向前冲。
  戢翼翘的特战大队在防守中出彩很多,但面对高军押后的一个营,在进攻上力度也不够了。首先,活动的机枪阵地的威力远逊于防守时----机枪的产生是作为防守压制而不是用作冲锋,进攻时顺手的是冲锋|枪。此外,高士傧也留下了上十挺机枪用作防守。在高军密集防守下,这次地势又是有利于高军了,特战大队办法不多。不过还好它现在的作用是拖住高军,不让他们有从容撤退或全力攻打卫队师的机会。故虽然进攻办法不多,但高军一个营是被牵制得死死的,而高士傧也始终担忧着后路,只顾死命让部队往前冲。
  背水一战的高军充分表现了极强的战斗力,让阻击的卫队师承受了组建以来最大的压力。还好卫队师以逸待劳,又有机会修建了些工事,才让高军人多的优势得以缓解。高军如潮水般涌上,卫队师层层构筑堤坝,以消蚀水势。双方打得难分难解,都是叫苦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