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自力更生之始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此战后,东北地区最后一支成建制的非嫡系军队被消灭,张作霖已经在名义上和实际上完全控制了东三省的军队。这一战,也让吴俊升、张景惠、汲金纯见识到了张汉卿的过人胆略与智谋,终于在心里承认少帅的军事能力。
  卫队师一个团硬是挡住了高士傧的全力进攻可能算不上多么出彩,但是特战大队以一个营的兵力硬是让高士傧放弃了救援其钟爱的炮兵营的打算、给汲金纯成建制俘获大批辎重和几乎一个完整的炮兵营则让人刮目相看。所以评功,戢翼翘居首。
  戢翼翘的军衔本来就是少将(尽管特战大队本是营级建制),此次特意以少将加中将衔,被调任东北讲武堂兼任学生教导队队长。之所以叫东北讲武堂,是因为同样地水涨船高,奉天讲武堂也面向全东北招生了,因此相应地改名为东北讲武堂了。
  充实学生教导队可以理解,张汉卿始终坚持招募有知识的学生参军,因此对他们的培训师资力量极为重视,学生军也算是张汉卿的招牌了。先前是由王以哲主导,在他担任黑龙江省委书记、第一师政治部主任后,已经没有精力来继续学生军的教导了,戢翼翘有丰富的培训经历和战场经验,适时而动,很有必要。
  卫队师、第一师的主力军官都是学生及讲武堂军官出身,在张汉卿调|教下表现非凡,让张作霖加固了重用讲武堂出身在军官的想法。他规定奉军遇有团营长出缺,皆由各部队参谋长、团副、讲武堂教官和队长充任。长期在军队的高级军官也要定期重新返回讲武堂任教员,把经验传输给后辈,形成军队--学校—军队的螺旋式的提升渠道。
  当然,再回部队不一定是当初的部队,适时地进行高级军官的轮调也是老张保证手下不形成个人势力的手段。不用说,这是张汉卿支的招。对大家都这么干也就无所谓针对谁,但无形中大家对张作霖的权威有了更深的敬畏。
  为了保证张汉卿在军中的地位,张作霖还规定:班、排长等初级军官,例由优秀的学生军毕业生或由有军功的士兵担任。这样,从基层保证军队的能力不断提升,也保证了新生代的军官都是出自少帅门下,为将来少帅全面掌权奠定基础。
  此外奉军也不排外:不管你是保定讲武堂毕业还是留学日本欧洲,只要有能力,欢迎来奉。故而各军校毕业生都认为跟着奉军有前途。此时北洋军阀一般喜欢行伍出身的人带兵,学生出身的只能用作参谋之类的幕僚,独有奉军与此不同,很多学生出身的人都直接带了兵。在保定陆军学校任教官多年的杨正治、戴联玺、何柱国、毛福成等著名军训专家因此都纷纷投奔奉军,也陆续在军队里任职。
  张汉卿同样因战功赫赫而以少将加中将衔,经此一战奠定了他在奉军高层的权威,所以张作霖经过慎重考虑,暂时恢复了巡阅使署总参议职务由他担任,使他名利双收。
  军权、政权牢固掌握在手,但经济大权却被日本人垄断了,这让张作霖如哽在喉,特别是关系着东北命脉的铁路交通路线,除北满铁路还在俄国人手里外,其它的铁路基本上都被日本人控制着。
  通过“铁路沿线三公里由日本人控制”的《普茨茅斯条约》规定,日本人大量在吉、奉两地开立矿山、开垦农地、划设林区与草地,在重要的地方驻兵。日控铁路的两侧,日本人有取土、取燃料、搞建筑的特权,称为附属区。以奉天车站为例,附属区占地很大,面积与市区相同,形成一个租界。它不但有市街、商店、学校等,还有自己的警察派出所和兵营,中国人进去也要受它的管理。
  日本人控制着重要的交通线,使法理上统一东北的张作霖无法在地理上将奉、吉、黑连成一片。表面上看他拥有五师9个旅的庞大兵力,但只要日本人不同意使用铁路线运兵,张作霖的兵力优势根本无法显现出来,反而因为要处处设防而不得不在遇到重大战事时各自为战。当初在剿灭巴布扎布匪军时便被迫用两条腿走路,这被老、少帅均引为奇耻大辱。
  所以张作霖把9个旅的军队编为三个保安司令部,分别放在奉天、吉林和黑龙江,均由督军掌管(奉天的由自己兼管),作为镇守地方之用;五个师作为主力机动,直接归奉军总司令部管辖。
  书同文车同轨。统一了军队和行政,交通枢纽不掌握在自己手始终不是个事。张作霖早就和张汉卿商量如何规划绕过日本人的势力范围修建自己的铁路以控制东三省了,跟着张汉卿的吕荣寰、王乃斌都是铁路专家,也都被送上了交通厅长的职位。他们奉命派出许多工务人员勘察地形,计算利弊,经过小半年的辛苦工作,卓有成效。
  日俄战争胜利后的第二年,日本修建从奉天到安东、奉天到新民的铁路。之所以到新民,是准备将来从此延伸到内蒙古,为控制内陆打前站。张汉卿把卫队师主力放置于此,也就是为了断绝其染指内蒙古各地的心思。
  之所以到安东,是为了连接奉天城到朝鲜,便于其在战略上控制奉天。安东就是今天的丹东,距朝鲜一江之隔。民国成立的同时,日本人便修成了安东到朝鲜新义洲的鸭绿江大桥。
  在袁世凯任上,日本取得修建满蒙五铁路的特权。其中,四洮、开海、长洮三条铁路的借款权,洮承、吉海两条铁路的借款优先权。所谓借款权,就是你必须用我的贷款;所谓借款优先权,是你要对外贷款修铁路,必须用我的----以民国时的财政状况,不对外贷款是搞不好事情的。日本通过这些霸王条款,为继续深入控制东北埋下伏笔。
  奉新、京奉、南满、安奉,奉天省城通向外地的五条线路都在日本人的掌控之中;长吉、南满两条铁路让吉林省城长春对外的交通也被垄断;在吉、奉交界处的重镇四平,民国六年时四平至郑家屯竣工,所以日本人在郑家屯修建了派出所,这也是当初张汉卿剿匪时与他们起冲突的原因之一。郑家屯西向通辽的所谓“郑白铁路”(郑家屯至白音泰赉,即通辽),约二百三十里的路线图规划已经完成,民国希祺瑞政|府的交通总长兼财政总长曹汝霖已经向日本正金银行续借日金二百六十万准备开工。一旦完成,日本由东路伸入蒙古的计谋又将得逞。
  看着地图上五颜六色标注着的线路图,不能让老、少帅们不心惊。
  如何应对日本人对东北以及蒙古腹地的侵蚀?张作霖决定决不向日本借款修铁路,而是用自力更生的方法自筹资金。不够不要紧,修一段,用一段,资金回笼多少是多少,有钱时继续修。可预见的东北财政会有大幅好转,按照先后次序把东三省的主要城市建起来是正经,先限制住日本人的扩充势头最要紧。没有钱,张汉卿想出了些办法,颇得老帅的认同,那个用吉林混成旅新俘虏的官兵修铁路的想法,便是张汉卿最近支的招:自治。
  早在1918年5月26日,张作霖、孙烈臣即联名通告:“从五月初一起,东三省一切政事,与东三省人民,自作主张;并与西南及长江同志各省,取一致行动;拥护法律,扶植自治,铲除强|暴,促进统一。”那时候是为了给段祺瑞声援,不但张作霖如此,督军团的其它十几个省都这样宣布过。
  因为被段祺瑞控制的中|央政|府一直是默许的,现在该弄假成真了。
  借着东北自治的风,张作霖拒绝了中|央政|府的修路借款,表示现在东北政|府财政状况良好,内部建设已有规划,所以“郑白”铁路就不必再费心了。由于是“自治”,北京政|府对于东北民政建设也不好硬加塞儿,这事只得冷处理。不过日本奉天领事吉田茂还是为此亲自拜会张作霖。
  吉田茂是张作霖的“老朋友”了,在可预见的将来,他将继续、也会成为张汉卿的“新朋友”。谈及大事,作为总参议的张汉卿自然在座。
  吉田茂先是吹捧了一番张汉卿近年来耀眼的表现,又谈到了与张作霖的“友谊”,也谈到了大家合作愉快的历史。当然,他来的本意可不是与张作霖叙旧。他用很诚恳的态度对张作霖说:“听说巡阅使回绝了贵国中|央关于‘正白铁路’的借款,我以为大大的不妥。巡阅使知道,东北地大、物产丰富,但交通问题制约着各地民生发展。建设铁路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也能使将军治下的人民生活好起来。但是我知道,将军阁下的财力不是很充裕,要养兵、要建设,听说阁下还想在东北成立大学,这其间的费用太大了。日本国的借款,正好解将军燃眉之急,又将吉、奉、蒙连为一体,是合则两利的好事。我国政|府对此事深表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