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日本要介入中东路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什么合则两利,是有利于你日本吧?吉、奉、蒙连为一体又怎么了?还不是方便你日本人向北渗透?张作霖皮笑肉不笑地说:“吉田先生,不就是一笔借款吗?值得您亲自过来!”
  吉田茂微笑着说:“贷款也不算大事,但将军阁下对日本人的态度才是重点。”
  张汉卿插口说:“吉田先生,家父对日本朋友的关系众所周知,毋庸怀疑。只是家父刚刚节制了东三省,千头万绪中摸不着头绪,再加上财政吃紧,对于借款一事也就没有了兴趣。这笔贷款,将来可是要着落国家统一委员会还的。”
  众所周知是真,但好像老张和日本人的关系并不是太好吧?
  吉田茂接话说:“如果将军阁下觉得借款经费太高,吉田可以设法通融,将军可用低息的贷款,或者延长还款时间,这样,将来还款的压力便小很多了。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呵,还放长线钓大鱼呢。日本人多呆一天,咱们可就得多受一天。张作霖不假思索:“‘正白铁路’太偏,对吉林建设的好处不大。有限的钱要花在刀刃上,我另有算盘。”
  吉田茂见无法收通张作霖,而此时又没有充分的理由要求张作霖屈服,只得说:“容将军三思。不过修建满蒙五铁路条款依然有效,将军只要想在东北修铁路,我们仍然静候佳音。”
  他的话说得不咸不淡,但言外之意很明确:这几条铁路是日本人早就定好的,你想在东北绕开我们独自行事,门都没有。
  张作霖知道他的意思,也没有必要逞口舌之快,淡淡地说:“请等候,此后必有佳音。”
  日本人把奉天、半个吉林之地都规划好了,真要想另起炉灶建铁路,还真难绕开日本人划定的五铁路路线。不过张汉卿可没打算在这些地方和日本人竞争,他的目光已经转向了北方,那里有比建铁路更迫切的事情。
  十月革命是遥远的东欧中庞大的沙俄帝国发生的一件有深远意义的历史性大事,也深深地冲击到远在万里之遥的中国。张汉卿决心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给奉军发展提速。
  起因无需多做叙述,但这是张汉卿最熟悉的一段近代史了----这有益于穿越前从小学到大学阶段无休止的政治教育的结果。据他所知,苏俄在此后经历了第一个艰苦的阶段,也是第一次大饥|荒。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后,沙俄政|府崩溃,布尔什维克成立苏维埃政|府,和德国停战。1918年3月6日,苏德签订《布雷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通过割让土地换取和平,从而稳住德国对苏俄的进攻。
  但此举也激怒了苏联国内和国外各种反对布尔什维克的势力,温斯顿•丘吉尔就曾经说必须把布尔什维克“扼杀在摇篮里”。对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畏惧及掠夺的欲望,使资本主义世界在对苏维埃国家及其给资产阶级各国工人阶级和殖民地、半殖民地被压迫群众的巨大革命影响的憎恨中联合起来,妄图消灭这个革命的发源地。
  于是,趁苏维埃立足未稳,沙俄旧势力、不满于苏维埃政权的反对者(白军)和境外的各帝国主义国家一起动手,产生了在史上称之为苏联国内战争或称对苏干涉战争的三年(余战延伸了2年)内战,在苏联也被称为“1917年到1922年的内战和武装干涉”。
  1918年3月15日,在伦敦召开的协约国总理和外长联席会议通过了关于“对俄国东部联合进行干涉”的决议。5月底,由第一次世界大战战俘组成的捷克斯洛伐克军团,在协约国策划下打响了反对苏维埃共和国的内战第一枪。该军迅速由2万人扩充到6万余人,并支持东部各地的反革命势力,成立了一批反革命政|府,建立了一批反革命武装。
  与此同时,在德国扶植下的旧俄将军克拉斯诺夫、阿列克谢耶夫、邓尼金等人,也在俄国南方纠集反革命武装,伺机向顿河、库班、高加索进犯。
  到1918年夏,苏维埃共和国已面临四面包围的严峻局面:外国武装干涉者和俄国反革命武装,先后占领了乌克兰、伏尔加河流域一部、高加索、中亚、乌拉尔、西伯利亚和远东等大片地区,几乎相当于苏维埃共和国四分之三的国土,形成了东、南、北方以及高加索等数条战线,绵延1万多公里。此时,全线白军总共约有70余万人,且装备精良、训练有素。
  处在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中的苏维埃共和国面临着极大困难:与南方产粮区的联系被切断、工业陷入崩溃、反对粮食垄断政策的富农分子不断暴动、饥荒蔓延、人民忍饥挨饿。
  新旧势力对抗,苏俄国家实力削弱,俄国在中国的旧有力量得到一次清洗的机会,尤其是主权象征、经济与军事价值硕大的中东路极有机会不费吹灰之力便唾手可得。但在正史上,因为种种原因,并不顺利。
  中东路是沙俄侵略中国东北的具体产物。俄国自迫使晚清政|府割让远东后,又将黑手伸向了东北,而日本自甲午海战一举击败中国这千年以来的亚洲老大,吞并朝鲜以后,也盯上了东北这块肥肉。两国争端,便有历史上有名为争夺中国旅顺港的“日俄战争”。这场在中国领土上的狗咬狗之争,晚清政|府竟然恬不知耻地宣布“中立”!
  日俄战争后,日本虽然获胜,但纯属侥幸----俄国的战败,除海军指挥的巨大失误外,陆军无法得到有效的后勤补给是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其时俄国的西伯利亚大铁路尚未竣工。即使在东北的巨大失利后,死而不僵的俄国仍然是新进强国日本所不能强持的。
  惨胜的日本举全国之力,几近破产边缘,终于击败了北极熊,却得不到俄国的任何赔偿。无可奈何之下,勉强通过了两国共管中国东北的协议,即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朴茨茅斯条约》。根据条约,俄国将关东州及长春至旅顺口的铁路(后改名为南满铁路)以及相应的一切特权转交给了日本,长春为日俄双方势力分界点。
  俄国依旧拥有黑龙江的势力范围,和中国“共管”长春至哈尔滨以及满洲里至绥芬河的铁路,即北满铁路,亦称中东铁路。在《中东铁路条约》和《朴茨茅斯和约附约》中约定,俄国在铁路沿线,只能设警而不能驻兵,但“为保护铁路起见,(日俄)两国对于满洲铁路,每公里得置完备兵二十五名”。在欧战后,俄国驻哈尔滨的3万兵、守备中东路的6万兵大半调赴欧洲,留下的分为新旧两党,冲突颇烈。
  日本军国主义对俄国远东地区和当时尚在苏俄控制之下的我国东北北部早就怀有野心,于是乘苏联忙于应付欧洲战事而无暇东顾之机,以援救捷克军队为借口,打着美英法日等联合出兵干涉的旗号,发动了策划已久的侵略战争。其目的是独占苏远东地区,制造日本的傀儡政权,以使把苏远东地区纳入日本的势力范围之内。
  日本走在各国干涉的前面。为进行这场侵略战争,动员了日本现役军队和预备役军人,特意组织了所谓海参崴派遣军司令部,并于1918年8月2日发表出兵宣言,揭开了侵略战争的序幕。
  当时苏俄的情况是:在日本出兵前后只有30万正规部队,而且都在欧洲方向作战。在远东只有非正规军2.5万左右。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本出兵时,西伯利亚铁路除乌苏里和阿穆尔两段外,均在反苏维埃势力控制之下,所以苏维埃在日军侵入开始乃至中期,是无力、也不能对远东进行支援的。
  日本人占领海参崴后,可以凭借漫长的远东大铁路直逼苏俄的西伯利亚腹地,根本用不着像他们所说的“苏俄纵深极大,从远东海参崴一角进发当然不如更贴近西伯利亚腹地的北满线来得快、而且容易得到补给”的理由。日本政|府的如意算盘是,只要我登上了这条铁路,因为帮中国“收复”失地的原因,自然要享受胜利的果实。
  他借此赖在这里不走,中国政|府总不敢派兵驱逐吧?久而久之,造成既成事实后,他对这里就有了足够的借口真的驻存了:保护侨民、维护治安…反正什么好听说什么,你还不敢说什么!
  这样,整个黑龙江就在日本人的控制之下了,特别是可以通过控制这条铁路,实现南、北满铁路的完美整合。
  如果中国能够早一点取得中东路的控制权,则可以限制日本借干涉苏俄的口实在北满的行动,黑龙江还可以成为奉系稳定的后方。不过在这一点上,奉军内部意见颇多:谁也不会预料到形势会急转直下到不可收拾!而且如果东洋、西洋鬼子们一齐发力,脆弱的东三省政|府不一定招架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