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乘你病,要你命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这有点不宣而战的意味,反正张汉卿就是做了。
  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在自己的领土上扬眉吐气。放眼望去,哈尔滨乃至整个京东路上的各个城市虽然因为江山易主而显得非常混乱,但当奉军陆续开进、东三省巡阅使署派出接收政权的管理者们先后驻入,全线开始迸发生机。
  既成事实后,这一年的九月二十三日,张汉卿代表中央政|府宣布停止旧俄使领待遇、在哈尔滨设立地方审检厅、高等审检厅(即法院)并在沿路设立地方分庭以管理俄国和无约国一切诉讼。尔后,又宣布在哈尔滨设立东省特别区市政管理局。张汉卿的意思是,将来择机把黑省的省会由齐齐哈尔迁到哈尔滨。
  齐齐哈尔太靠北方了,经济也远不如哈尔滨。而且哈尔滨呈“T”型扼守中东路和南满铁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作为省会,这里才好驻屯重兵,一是防范日本人,二来也为远东的变数作提前应对准备。
  看世界风云变幻,远东干涉军对苏联新生政|府的战争势不可免。
  他的这些大动作自然被各方瞩目,尤其是被强硬剥夺管理权的霍尔哇托。几乎在张汉卿宣布收回中东路的前后,他已经多次要求会谈。在哈尔滨铁路附属地的行政权被中国收回后,他要拜访的心更热切了。
  谈什么?要谈也是和新生的苏俄政|府谈才有意义啊!不用数手指,张汉卿也知道未来的俄国天下是谁的。
  不过现在苏俄人还未能控制住远东,甚至连西伯利亚都无力把握。在盘踞在那里的旧俄军队没被肃清之前,在远东干涉军没有组建、进入、拉锯战和失败之前,他的话在这里还有些分量。
  所以张汉卿抽空见了他一次。
  讲起来霍尔哇拖也是人精,知道中东路是谁在主事。他不找正经的黑省督军孙烈臣,指名道姓地要谒见少帅。
  “少帅先生,我代表俄国政|府对您擅自改变中东路局势的行为表示极大的抗议!”在一见面,他就大吼着向张汉卿施压。虽然少帅之名已经响彻东北大地,但见面看到他如此年轻,难免会轻视之----哪有那么年轻的人出来主事?肯定是裙带关系无疑了!
  因为张汉卿今年虚岁才18岁,显得年轻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张汉卿可没惯着他,一句话便把他噎回去了:“霍尔拖哇先生,我只想问一件事,现在的俄国政|府在哪里?”
  这是霍尔拖哇最痛苦的一件事,但也不得不正视这件事,因为他口中的政|府,其最高|领导人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据传言说已经在叶卡捷琳堡中被灭门了。在此之前,俄国临时政|府已经被苏维埃政权强制解散。换句话说,俄国已经改朝换代,作为前朝的臣子,他已经在道义上一文不名。
  如果张汉卿不承认俄国旧政权的话。
  不是不可能,虽然西方诸国、东洋日本、北美的美利坚都不承认新政权,但是如果张汉卿偏偏承认呢?从事发到现在已经大半年过去了,好像中国中央政|府对苏维埃还有恶意,但东北割据政权的态度极其暧昧。
  “少帅先生,我很想知道,您问这句话的意义何在?据我所知,贵国政|府是仍然承认克伦斯基联合政|府的!”
  克伦斯基是二月革命后临时政|府的最高|领导人,但在十月革命当晚就坐着美国大使馆的汽车跑了。西方国家是出于对苏维埃政权的恐惧才拒不承认其获得政权的合法性,而张汉卿则完全遵从内心的安排----已经是既成事实、且苏联将以盛世雄姿出现在这个地球上,何苦来着?
  “东三省已经成立自治政|府,我们将与任何一个与我们有和平诚意的政权打交道。对我们而言,所谓诚意,就是和平地释放中东路的主权、和平地过渡这个管理权、和平地和我们相处。否则,它就是我们的敌人!霍尔拖哇先生在目前还有一定的影响力,我们希望您能够善用这个力量,妥善和我们一道解决好被俘俄兵、在华俄民的回归问题。当然,我们也有能力、有信心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几万人的军队都解决了么!”
  张汉卿不温不火地说,但是言辞之锋利,相信霍尔拖哇听得出来。
  本来俄国驻防哈尔滨之军队约有三万人左右,守备中东铁路与哈尔滨至长春铁路之军队约有六万左右。在一战开始后,这些军队大部分开赴于欧西战场,其残留在北满的军队,自俄国革命后又分为新、旧两派,屡起冲突,不能融洽。作为哈尔滨总领事馆兼中东路督办的霍尔拖哇是旧党首领,但已失去统率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张汉卿挥师北上,连同吴俊升、韩麟春所部围困俄各处军营,迫令其解除武装,基本上没发生战斗就结束了。
  现在俘兵都在奉军的管制之下。
  没有了军队的支持,也没有了国家为后盾,霍尔拖哇根本没有勇气和张汉卿叫嚣。
  “少帅先生,我相信我国国内的混乱是暂时的,伟大的俄国将会再次站起来!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希望少帅先生在中东路的问题上不要迫人过甚!”见话不投机,霍尔拖哇竟然威胁起来了。
  如果不是张汉卿对俄国未来的局势了如指掌,或许他会有顾虑。可是现在,他只有冷笑。
  “我相信!但是霍尔拖哇先生也要明白,伟大的中国同样再次站起来了!对于属于我们的领土,我们寸土必争!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继续顽抗、搞小动作与事无补,我劝你还是赶快回到与我们合作的道路上!”
  话不投机,但话已经到这儿了。国与国之间的斗争或者外交谈判,一切均以实力为基准。两手空空如也的霍尔拖哇无论怎样实施恐吓,都掩藏不住这样一个事实:他对奉系入主中东路之事,没有任何腾挪的余地。
  张汉卿在,擅长审时夺势虎口夺食的他岂有不借机大捞特捞的?乘你病,要你命,等到你缓过劲来,我还怎么跟你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