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发力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霍尔拖哇走了,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稳定局面后,张汉卿便在复杂的东北局势中占得一线先机。因为不但日本人打这个主意,美国也在动这个脑筋。不同的是,日本想独占,而美国要共占。
  历史上美国代表也赞同共管中东路,其理由是:“中国管理能力不充足;而中东路为世界交通孔道,不能听凭中国处置。且自共管以来,协约国对于该路,投资已多。”
  ----其实该路完全为中俄两国合办的事业,跟刚踏上中俄领土的所谓干涉军有蛋的相干!反正是弱国无外交,进入民国后依然如此,洋人们自说自话也无可奈何。之后,在中国政|府的照会下,日、美等有关系各国都照会民国政|府,仍提出华府会议议决的两条,说愿意和中国“共同”处置,这就轻松地与中国“共管”了。
  而俄国又声言并无将中东铁路交还中国的意思,在后来苏俄红军胜利击溃了领土上的所有反对势力的军队后,至苏联的成立,这以后,苏联力量越来越强大,原本对华的种种绣球已无意义,对中东路之要求反趋强烈,度过难关后的苏联重又继续控制中东路。
  正史上也是原先的少帅突发奇想,在东北易帜后不久即与苏军起冲突,结果惨败而归,史称“中东路事件”。这个事件造成的后果,是原先的少帅交恶了唯一可能给日本施压的苏联,造成九一八时国际上寡助的局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直到正史上的日寇投降后、新中国成立,中东路及其附属资源才交到中国政|府手里。
  这时中国力量还很弱,弱得虽然张汉卿知道将来的发展,却无能左右俄国后来的局势。但是有一点可以做的,便是充分利用苏俄困难的阶段,实现中国利益的最大化。这个机会稍纵即失,既然知道各国的态度及可能的走势,穿越以来最大的优势便在此。
  其间还有一段插曲:东三省取消旧俄使领待遇后,俄国旧党怕其道胜银行也被接收,就悬挂法国国旗以为抵制----然而中国和道胜银行的合同,规定该行股票只能为华俄两国人所有。既然对方违规,也就怨不得张汉卿出奇牌了。他以道胜银行违反合同为由,宣布废除其所持有的中东路权益,并声称将用这笔收益扶助在华的白俄民众,“以解其贫困之苦”。
  根基被吃干抹净不说,连道胜银行原先借给自己的累计七百万卢布的贷款,张汉卿也不用还了----苏维埃上台,沙俄旧卢布被取缔,现在连一分都不值,张汉卿可不会傻得要去用新币或者他国货币来还债。
  别的国家不敢惹,法国还不敢吗?这个一战后筋疲力尽的欧洲强国,舔自己的伤口还来不及,怎么会为了遥远不可及远非其势力的中东路作此吃力不讨好之事?俄国人以为以中国人自鸦片战争以来的心性,对欧美列强惧之尚不及,怎会贸然惹事上身?
  只可惜他们碰到的是少帅,这位洞悉历史演变的传奇人物。张汉卿谈笑之间便强行通过了《管理东省铁路续订合同》,表示:“中国政|府暂代俄政|府,执行保护、管理、及衽各条约合同一切职权,以中国正式承认俄国政|府,并彼此商定该路办法后为止”。据此道胜银行在中东路里的所有权益被事实上取缔,其在哈的资产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张汉卿不废吹灰之力便完全接收了中东路。
  但是眼看着中国东北政|府已经在事实上控制了旧俄在北满的全部利益,由于俄国的国情和在世界上的关系的变化,为防止其在远东地区遭到腹背受敌局面,对华缓和已经在所难免。
  事实上,俄国劳工政|府曾在正史上的1919年7月25日和1920年夏两次表示要归还中国被占领土,“苏维埃政|府把沙皇政|府从中国人民那里掠夺的或与日本人、协约国共同掠夺的一切交还给中国人民以后,立即建议中国政|府就废除1896年条约、1901年北京协议及1907年至1916年与日本签订的一切协定进行谈判。”(原文为:放弃旧俄政|府,在中国以侵略手段取得的土地和一切特权。并放弃庚子赔款,将中东路无条件归还中国)
  当时此项消息传到上海时,一般人民颇表示欢迎,各界联合会径行通电承认。但当时的政|府却唯恐中国率先承认苏联会遭到持敌对态度的欧美日列强的侧目,竟电令各省查禁。苏俄因国内经济形势的恶化,极欲与中国通商。但无能的军阀政|府迟迟未能开始交涉,使中国错失一个借苏俄之力发展经济的良机。要知道虽然苏俄工业水平远落后于欧美,但是比中国远远不在一个档次上。除去苏联的全部帝国主义国家都是抱着在中国掠夺的目的而和中国“经商”,也只是对初级原材料的索取,根本不会有任何提升中国工业能力的想法。
  现在形势急转直下,究竟是提出强烈的反对(由于国内外严重的形势,苏俄目前能做的,也仅是外交词令上的修饰)还是顺坡下驴?苏俄政|府明智地选择了后者。俄国历来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传统,这个机会,只等将来了。不过将来有没有机会翻本,看机缘了。
  张汉卿可不会给任何人机会,他和孙烈臣经过短暂沟通,便决定了以武装的事实,向世人宣告主权。黑龙江保安司令部的三个旅分头并进,先行控制了东面的牡丹江、绥芬河,第一师也向中俄边境的佳木斯行进。目的是造成既成事实,并阻止干涉军可能的登陆中国。
  当然,非常之时出动国之利器,为免给人以口实,张汉卿用的名义是护路。他成立了“中东路护路军司令部”,人马还是黑龙江保安司令部的那套人马,一套班子、两个牌子,没有多出一个冗员。
  对于中国之收复中东路,诸个国家都有意见。
  因为苏俄对德罢兵讲和,于是德、奥势力弥漫全俄,反对苏俄的捷克军被制,陷入危机。为了将新生的社会主义国家扼杀在摇篮里,英、美、法、日、意各国有共同出兵西伯利亚、援助捷克军之议。当各国共同出兵西伯利亚时,曾借口军事运输上的关系,要各国各派代表一人在海参崴组织委员会,以共同管理西伯利亚和中东铁路。美国代表、委员会之技术部长斯蒂芬以中国管理能力不充足,而中东路为世界交通孔道,不能听凭中国处置为由,要求共管中东路。
  形势急转直下,由中国单独应对日本,变成面临数国共同压力,张汉卿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