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那一方国土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翻开现代地图黑龙江东南部、图门江入海口,在当时还是属于吉林省的地盘。在清俄三个不平等条约签署后,以图们江为界,俄国和朝鲜国境线分别在图们江口的南北两面。中国,是没有一寸领土位于入海口的,实际上也就是说,中国的出海口被俄、朝所分占。
  中国边境线以东,最近距离4000米的地方,有一个让无数中国人魂牵魄挂的地方。这个地方我们老祖宗叫摩阔崴,而后来者苏俄人称它为波西耶特湾。它位于图们江入海口,临日本海,有波西耶特、扎鲁比诺两个天然良港。最近处距离中俄边境界仅3999米!
  同150万被割让的土地一样,这块地方也在同期被当时的沙俄割走,划为他们的哈桑地区。这个地方之重要,对中国经济之约束,不比离它不远的另一个著名大港----海参崴差。哈桑中国名称为“罕奇”,在历史上就是吉林的渔业基地和盐场。
  这块区域,连同乌苏里江以东的大片俄占地方,像一个勺子牢牢控制住中国东北在日本海的出海口,使吉黑两省成为标准的内陆省份!站在图河口岸附近的五加山上,可一眼望到脚下的万顷碧波。“你可以清楚地看到海鸥在翔集歌鸣,你可以依稀听到海浪拍打礁石的涛声,甚至能感受到从日本海吹来的略带咸涩却清新的海风。”仅仅不到一个国际机场跑道的距离,将中国雄鸡般版图的鸡嘴部分牢牢封死在了内陆,看着听着闻着就是够不着日本海!
  清王朝在割让这些领土的时候,朝鲜尚是中国的属国。或许正因为这样的原因,清政|府并不在乎出海口的重要性。再加上当时实行的是海禁政策,号称“吾辈不需出去,尔等亦无须前来”,所以现代中国东北沿袭清末地图可以清晰地看到被弧形环绕的国土。
  好在俄国人还给当时的泱泱大国清朝留了一丝颜面,规定了可以让中国的船只沿图们江出海。
  这是割让了海参崴大港之后吉林唯一的出海口了,所以得到相当程度的开发。1911年初,吉林省度支司、劝业道与上海商人朱江等合作,筹集了股本上海规银48万两,成立图长航业股份有限公司。1915年珲春开埠列入中|央政|府日程,如果正常发展,今年就要划定埠址了。
  这几年的发展已经显示出它的重要作用:民国成立七年来,经图们江输出的大豆近6000吨,豆粕约26万吨,木材28.5万立方米。假以时日,借着东北经济大发展的过程,它的前景只会越来越好。
  可惜好景不长,到正史上的1938年,因为苏日张鼓峰事件暴发,之后苏联切断了这个出海口,已经偏安重庆的国民政|府已经管不到这块的事了。
  按说到二战结束后,苏联应该重新恢复中国的出海口吧?可是苏联人和朝鲜人这时候在图们江上架起一座连通两国的铁路大桥!
  如果像南京长江大桥那样也无所谓,可是那条铁路桥距江面只有11米高,小船可以过,大船过不了,没有实际意义,犹如钻狗洞,实在悲哀。如果没有这条铁路桥或者干脆加高,并疏浚河道,通行万吨轮不成问题。
  这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也是张汉卿早就在计划中的斩向俄国的第二刀。
  第一刀,是向道胜银行借钱一事,张汉卿已经声明他将“按期还款”,不过那已经贬值十倍以上的旧卢布再添上些微薄的利息也远远抵不上它的损失。考虑到苏俄动荡的局面不会一时半会结束,等到年底到期时,可预见的是那些钱基本将沦为废纸。
  可是这些已经没人管了,处在东西两拨“干涉军”压力之下的苏俄政|府根本顾及不到这点小小的损失。内交外困的他们,已经到了亡国的边缘。
  在进入1918年之后,张汉卿的目光就已经盯向了这块充满“争议”的地方。不但如此,他的目光还越过这里,瞟向更东边的地方。
  开放晖春,并建设一个庞大的港口,给东北的发展注入新活力,一直是他思索的。与其在未来经受重重压力在俄朝的白眼下去搞什么东北亚大开发,就是现在,他要为中国开辟出一条千秋万载的路!
  现在能拿到手的,无论发生什么变故,将来一旦谈判也将占上风。
  而且现在机会真的不小。
  所以张汉卿在发向苏俄政|府的照会中指出:“当前远东地区充满着不安全的气氛,如果贵方不能阻止远东军在海参崴的登陆,远东沦陷迫在眉睫。特别是驻朝日军即将沿图们江口进入俄境,唇亡齿寒,我吉、黑两省也面临着巩固边防的压力。
  现在我们已经为贵方争取到和平利用中东路的机会,需要贵方协助阻止日军在图们江口的登陆,这已渗透到我吉省的腹心。一旦对方在吉黑形成渗透,将严重干扰中东路的安定,达成对方干涉的借口,对我方能否坚持目前政策形成巨大威胁。”
  这个是实情。东北自治政|府水泼不进,是因为有吉、黑这两个大后方。日本人再跋扈,它们没有理由破坏“条约”规定向长春以北的北满线渗透,这个地方也是奉军防守相对密集的。但是一旦图们江头开了口子,远东再落入干涉军之手,张汉卿所营造的安全防线便被轻松撕开。
  苏俄政|府在远东的代表优林奉命与奉系接触,此刻他就坐在张汉卿的对面,听着张汉卿对时局的分析,他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少帅想怎么做?”
  张汉卿坚定地说:“我需要合法堵住日本人进入吉东的路线!”
  优林有点明白张汉卿的意思了。
  MM地,合法地,不就是把领土交给中方来管么!尽管处在国家危急时刻,尽管列宁能够把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割让给德国,但是历史上和东方这个弱邻打交道,俄国人却从来没有吃过亏。
  不过,不像以前了,他对于中国索要这块土地,其实内心还是虚弱的。一方面,俄国已经不是当年的俄国了----在经过漫长的四年苦战后,俄国经济已经滑落到崩溃的边缘;另一方面,巨大的人口伤亡也需要这位未来的北极熊能够坐下来舔伤口。在东西两境都受到巨大威胁的情况下,他需要衡量其中的利害得失。
  当然,他还是嘴硬:“伟大的俄罗斯从来都是在血与火的洗礼中更加强大,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击败白匪军,然后恢复我们的所有领土!远东干涉军可以占领它,但是我们永远不承认他们对它的占领,我们也总有一天会打回来的!”
  张汉卿不否认,这个集权的政|府在很快的时间里就恢复了曾经有的武力值,虽然它的经济恢复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战斗民族的勇悍还是值得肯定的。短短四年时间,它就在自己的领土上赶走了全部侵略者,并重新恢复了之前的疆界。
  正因为如此,张汉卿必须在前景还不明朗时有所斩获。他点点头说:“我不否认。但是您需要知道,这块地方,就是在当初的条约里也仍然没有割让,是你们,哦,你们的前任,沙俄私自吞并的。我不是在求你,而是在很严肃地指出这个问题,因为它目前已经对我们的政权造成威胁。如果你们不能牢固地守住这个地方的话,你们相当于在资敌!这样的话,如果日本人利用这个地方渗透进吉林省,我们会作最坏的打算,以中东路的使用权为代价,来换取我们东部边境的安宁。到那个时候,我想,你们就失去了与我们谈判的机会了!”
  这个时候,优林还不知道张汉卿已经回绝了日本人的要求,但是自大如日本,也不会对外宣称这个结果。不过中东路的重要性说什么都不为过,当初俄国为了更好地侵略中国和抄近路从中国境内进入其远东地界才建设了中东路。有了它,从海参崴可以减少一千公里的铁道连入西伯利亚大铁路,而且沿途的补给十分方便。
  现在,这条铁路极有可能被敌人拿来作进入己方腹内的通道。如果沙皇泉下有知,不知当作何想?
  优林很清楚奉系这样做的后果,中东路的首站满洲里连接蒙古和赤塔,如果以中国东北作为依托,可以方便地控制兵力薄弱的西伯利亚。东北的丰富物产,将使干涉军的后勤补给非常容易,相反,苏俄红军失去了远东根据地后,战略上反不如干涉军
  这样一来,不但原先的算盘----以空间的渐退来换取时间被蒙上阴影,更可担忧的是,即使苏俄缓过劲来,肃清干涉军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控制东北的奉系决意支持他们的话。
  优林觉得有必要安慰住这位在东北举足轻重的少帅,而且他临来时候,苏共中|央已经命令他,可以用任何条约来缓和远东的局势。这里面就有以领土换和平的内容,甚至为了让干涉军不至于沿西伯利亚大铁路向西逼近,苏俄已经决定成立一个远东共和国作为缓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