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这是通牒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他试了一手,见张汉卿态度甚为坚决,便缓了一步说:“关于这块领土的争议,由来已久,一时半刻之间很难有结论。我的意思是,我们之间不妨组建一个谈判团慢慢地谈。当前更重要的是,贵我双方在维持远东与东北和平的观念上的一致,我觉得这是最根本的问题。”
  想打太极是不?又用缓兵之计。等到形势恢复平静,这谈判自然就无疾而终了,后世中国吃老|毛子的亏还少吗?想让中国承担风险而又不想出点血,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他碰到的可是张汉卿!
  “慢慢谈?可以!但只要日本人过了图们江,我们就停止与贵方的谈判,转而与日方交涉。需要让贵使知道的是,美国斯蒂芬部长也向我国政|府施了压,要求使用中东铁路运输军品。您知道的,我们现在还可以用自治的名义驳回中|央政|府、甚至美日等国,但一旦远东沦陷、我们腹背受敌,即将是我们放弃自治之时。”
  放弃自治,即服从中|央命令,则中东路、甚至作为干涉军的帮凶也不在话下。这其中的份量,相信优林听得出。
  优林有些恼火了,虽然看起来不知道真假:“少帅先生,您一再提到‘唇亡齿寒’,所以您应该想到,如果远东沦陷,日本腾出手来,受害的远不是俄国人民。所以,用中东路来做谈判的筹码似乎并不明智!”
  张汉卿早已想到了,但是历史上如果日本没有陷入西伯利亚的四年,中国东北甚至连同华北的形势会更恶劣----关东军不足一个师团、只一万多人的军队,让中国如哽在喉十余年,最后还被他们得逞了。那后来入俄的几万人如果都放在东北,该是多么令人痛苦的事啊!
  好像现在双方都明白这个道理,都用“关心”对方的安然来讨价还价。所不同的是,张汉卿是中东路与摩阔崴都志在必得,优林是中东路保留话语权、而延缓罕奇海岸的谈判进程。
  但是这个出海口势在必得,如果苏俄不同意,张汉卿甚至准备硬拿下来。整个远东地方,苏俄只组建了约一万人的军队、十余门大炮。天予不取,反以为祸。奉军已经在晖春放置了一个旅、在绥芬河放置了一个整编团。不是考虑到长远、苏俄腾出手后可能与中国交恶,他才不怕兵戎相见呢。
  “优林先生,如果不是希望与贵方结成良好的友谊关系,我一定会装作服从中|央的命令、全力支持干涉军沿中东路进入俄境!坦率地说,日本兵进入远东和西伯利亚,无形中减轻了我们的压力,对我们是好事,这点,您不用否认吧?
  以你们在远东的军事力量,我相信结果你们早已经预料到了,否则在中东路问题上,你们也会与美日等国争一争的,不至于默认由我们来控制。反正在几年内,你们在远东的军事存在几乎是没有的,与其便宜了日美,还不如让渡与我们。反正我们力量弱,将来你们仍有商榷的余地,不是吗?
  而且我们取得主权地位合情合理,这个地方本来就叫罕奇,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没有一个条约写明它是被割让的!如果美日等国强硬索要,一定会激起中国民众的极大反对。如果事情闹大了,造成纷争,就可以减轻你们的压力。不然,我们没有理由为贵国顶住压力。
  您的如意算盘我接受了。换作我,在这种内困外压下,也极可能这么做。我们毅然接下了中东路这个烫手山竽,也准备顶回干涉军的军事利用、至少也要让他们付了一定代价,让他们觉得不值才好。我们冒着这样的风险,只是为了同舟共济。
  而你们,在明知道无法守住罕奇地区、而这个地区对稳定我们边防有极大的用处时,仍然死抓不放。您要知道,我们对拥有罕奇地区的出海口是有条约依据的,如果你们正式宣布放弃对这块地的拥有,我们就能够名正言顺地阻止日军从朝鲜东北部向远东的步伐,而迫使他们从日本海过去。这样,光后勤的压力就能够压垮他们。别看一个小小的出海口和并不宽的图们江,它就是日本人无法逾越的天险!”
  从晖春到海参崴,水路加海路一共约160公里,到日本本土最近的距离是800公里。如果日本从日据朝鲜出发经图们江到俄国境内,不但近了许多,还能够获得不错的补给,可谓惠而不费。若真能阻止日军由此北上步伐,还真是消耗日军国力的妙招呢。否则,持久战之下,一个糜烂的远东,也非苏俄之福。
  优林鼓掌笑着说:“少帅的演讲非常动听,如果不是俄罗斯从来没有出让领土的先例,我真的会被您说服。”
  张汉卿呵呵一笑,忽然敛容说:“是吗?罕奇地区只不过区区10平方公里,只有《布列斯特和约》的十万分之一!而且从以前到现在,没有一个条约承认它是俄国的,优林先生这么说,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
  这个和约,今年三月份刚刚签署。这个苛刻的和约,不仅使俄国丧失了将近一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近五千万居民,而且在被占领区有占全国煤炭开采量的90%,铁矿石的73%,54%的工业以及33%的铁路。此外,条约还规定,苏维埃政|府必须复员军队,包括刚刚组建的红军部队;海军应该驶进俄国的港口,在那里停泊到缔结普遍的和约或立即解除武装。
  这还没完,3月27日,又在柏林签订苏德间三个附加条约,规定苏俄以各种形式赔款60亿马克。
  对强者有如此大手笔,对弱者却寸土不让,这种天壤之别的待遇虽然也是国家地位的真实反应,却深深地刺痛了张汉卿的心。是可忍孰不可忍!
  优林没想到地处一隅的张汉卿竟然对于欧洲大事如此了解,也能在错综复杂的欧洲局势里一眼看穿己国的策略。他愣了一下,又自嘲地说:“这只是权宜之计,因为您知道…”
  张汉卿抢口说:“我知道,德国即将战败,所以这个和约在它战败后将变得一钱不值,但贵国却争取到了时间。如果这个理论成立,那么我今天不但要索取罕奇地区,还要恢复自第二次鸦片战争以来俄国侵占的中国领土!不仅如此,我还将配合日本国抢占远东、抢占西伯利亚,除非贵国再次把我打败、再度签署和约,您觉得这样的逻辑可成立?!”
  优林生气了:“这是强盗逻辑!我们不会接受这种赤|裸裸的威胁…”他很快说不出话来,因为张汉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让他不好意思再表演了。
  张汉卿淡淡而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强硬说:“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是相互的,您让我为难,我一定会让你难过。罕奇问题已经横亘在贵我两国之间很多年,时不我待,是时候解决它了。是要把我们推向干涉军一方,还是保持并巩固我们之间的友好关系,全凭特使先生一言而定。当然,我不是要您马上答复,但在日本军队渡过图们江之后,我们之前所谈的一切都将作废!到时候会演变成什么模样,就不是我一个小人物所能控制的!”
  优林感觉压力山大,权衡利弊后,他觉得有必要稳住中国这位少帅的情绪。本来,他此行的主要任务就是设法使中俄关系至少恢复到沙俄时的状态,原本波澜不惊的两国关系在苏俄二月革命后已经低到谷底,中国同许多协约国一道不承认苏俄政权的合法地位。
  短期内的突破口还在中国,因为苏俄人判定,中国只是一个跟风者。在四面环绕敌国、敌人的情况下,一个庞大的中国至少不敌视的态度对苏俄政权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而中国的突破口,目前看来在东北。
  根据情报,这位年轻的东北少帅看来对俄国的革命非常看好,他在东北的影响力也是与日俱增的。虽然他有强硬收回中东路之举,但这只是一个有自己心思的军阀所具有的本能,他的“保稳定、促和平、抓经济”的东北政策也是苏俄政|府目前迫切需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在不遗余力地反对他们的中|央政|府对于苏俄的敌视,并呼吁中俄建立新常态的友好关系。
  虽然目前奉系并不能左右中|央对外政策,但毕竟是一支强有力的声音。在中俄接壤的三块地方中,东北以其密切的经济联系、方便的交通,重要性远居于新疆、蒙古之上。即使只是达成事实上的友好关系,也是苏俄政|府目前所渴望的。
  至于那悬而未决的罕奇海岸,真的不是问题。所谓的领土“争议”,优林知道,那只是俄国人自己搞出来的事情,只是为了多卡住一点这个昔日天朝上国的脖子而已。把它划给中国,一点政治负担都没有,他之所以这样说,只是为了谈判需要。
  其时,作为与苏俄边境最长、利益最攸关的中华民国,虽然国力孱弱,却因同为难兄难弟而不自觉地有抱团取暖的打算。作为一种安慰和对中国的示好,列宁多次把“要废除中俄不平等条约”挂在嘴边,虽然最终被证明他说的是把侵占|中国14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的三大条约摒除在外,但历史书上还是浓墨重彩地记上了一笔。
  反正很多人喜欢听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