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刺猬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在强硬收回中东路后,张汉卿已经通过张作霖督促吉黑两省政|府分别成立哈尔滨铁路局和长春铁路局,正式接管了中东路的日常运作。他现在所差的,就是苏俄人的事后认可。
  现在人家让步了,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巴掌打过,总得给点甜头。为了增强中方的真诚,张汉卿话锋更近一步说:“如果我们在共同防范日美干涉军上达到步调一致,东北自治政|府也会充分考虑到贵方的诉求,将充分发动人脉,促成中俄之间的友好并重新达成外交关系的恢复。这一切,都有赖于特使先生的努力。”
  这是利用苏俄政|府迫切希望在世界舆论上找到突破,以免孤家寡人地不容于这个星球的心理。二月革命,尤其是十月革命后,对这个新生的苏维埃政权,世界各大国的感觉一是不满,二是害怕。所以,讫今为止,尚没有一个国家承认,就连中华民国也撤回了驻俄国大使。
  这个承诺,是苏俄想要的,也是优林此行最大的收获。不过代价也不小:完全放弃中东铁路、归还中国罕奇海岸。
  好在这些都没出苏俄的底线,优林只是奇怪,为什么这位中国少帅火候拿捏得如此老道?
  没时间多思量,见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优林也不欲多事,好歹没落得个血本无归。眼前的严竣形势,使他无法乐观地预料到只短短四年时间,苏俄政|府就完全缓过劲来。不知道那时的他,看着自己亲手缔结的条约,心中作何感想?
  两天之后,优林就给张汉卿带来了好消息。苏俄政|府正式发表声明,放弃对中东路的所有权益;它也痛快淋漓地结束了中俄两国在罕奇海岸长达几十年的争执,宣布承认中国对图们江出海口沿岸陆地的领土权。
  随着它的声明的,是其特使优林和东北自治政|府主席、东三省巡阅使兼奉天督军张作霖签署的协议。双方就上述宣言交换了文本,并对外一致声明希望缓和远东局势,且共同呼吁中华民国政|府承认苏俄政权,将中苏边境变成友谊之地、和平之地、繁荣之地。其速度之快,动作之大,亮瞎了下至中东路护路军和边防军、上至中枢大员们的眼。
  张汉卿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并非为时人所熟知,只有奉系的一干高层才知道,挂着中东铁路会办、中东路护路军司令、东三省巡阅使署外事特使职务的张汉卿,把握时事的能力有多么的强。谁能知道,苏俄这么重大的让步,竟然是在他的鼓动之下实现的呢?
  这两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后还是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张作霖以“取土”之功简在国人心中,事后获颁一等大绶宝光嘉和章;吉林督军鲍贵卿、黑省督军孙烈臣虽然未出多少力,但因为“领导作用”,都获一等嘉和勋章及授九狮军刀一柄。倒是功劳最大的张汉卿,因为官小位卑,只获得一等文虎章、晋授勋一位,颇有人为之鸣不平。
  对这些虚名,张汉卿并不在意,用他的话说“能够为中华民族做些实事,比什么都强”。可是私下里,他却难免因未能成功晋升中将为憾。虽然他已经在奉系高层中间颇有势力,和孙烈臣、吴俊升等奉系元老看起来有平起平坐之势,但一个少将加中将衔,始终没有实打实的中将来得硬气。别看他平时不说,但靠自己实打实的取得力量与靠少帅这个牌子赢得好处,对他不可同日而语。
  好在这一丝不快被东北大好局面的前景所冲淡。根据双方约定,中俄国土以现有波谢特湾离中国最近陆地点为基准向东延伸到波西图湾湾口中线处为界,两家平分厄克斯别的青海湾。
  这块地方面积大约500平方公里,依托它,中国就有充分的战略缓冲去隔绝日本人从朝鲜东北角对吉林造成的威胁。这是近代以来,中国第一次没有动用赎金,没有其它利益损害地获得一块土地。虽然面积算不上大,但是它具有象征性的意义。就是在地缘政治上,它的作用也不可小觑。
  作为回应,东北自治政|府也向外界宣布:这两处地方的收复,都经历了一番波折,来之不易。它充分体现了苏俄政|府愿意同中国|和平相处的善意,断不容许任何组织以任何借口作它来对付苏俄,以至陷中国于“不义之地”,这样对崇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中国是莫大的耻辱。
  先在舆论上定下基调:我不是逆各位上国的意旨行事,而是这与我们传统的道德伦理相违背。我这么说了,你还怎么或租、或征、或抢来用我的中东铁路?你还怎么在图们江一带兴风作浪?
  当然为防意外,张汉卿已经下令驻吉军队做好进发摩阔崴海湾的准备。通共4公里的直线距离,只要在弧线处拦腰一斩,波谢特湾南麓的土地便非为俄所有。与此同时,吉林驻军征调的十几艘民船也满载士兵,准备强行沿图们江顺水而下,以从沿岸各地登陆。
  因为出海口江面宽阔,这就为防备将来日本人无理取闹带来好处----陆地为近邻没办法了,隔着这么宽的江,你还有什么理由过来渗透?
  当然动用武力是下下之策,若不是为了奠定百年基业,张汉卿才不想冒着政治风险在这里生事。自从远东干涉军成立以来,东北亚和远东地区一日三变,无数眼睛盯到了这里呢。没有虱子,日本人还想挠头,如果这里一乱,可是正中他们的下怀。
  最可笑的是此时的民国中|央政|府,还不自量力地派兵参与远东干涉军的行动,白白浪费了这一完全可以有所作为的机会。若不是张汉卿的横空出世和强力干涉,这个收复故土的梦想只怕要留到千年以后了。不知道那象征性的一个营和几艘军舰又能对中国的对外形象能有多少改善?
  因为中华民国对苏俄新政权的态度是不认可甚至还有些敌视,所以东北自治政|府选择在此时“服从”它的要求,主动封锁了所有的对俄边境口岸。那么,根据这个中国的国内行政令,东北自治政|府合法又合理地把干涉军的活动限制在中国领土之外。
  趁热打铁,吉林省政|府派出了多支行政队伍接管了这里,并开始立界打桩。相应的摩阔崴小镇也建起了镇公所、派出所等一套行政机构。其速度之快,动作之干脆,让江对岸的日本人始料不及。原本,他们还指望在这里通过朝鲜进入俄国境内并伺机在中国边境制造些事端呢。
  驻奉天领事吉田茂、满铁公司、朝鲜垦荒团等机构火急火燎地商议对策。进攻海参崴的日本陆军已经从国内开始出发,结果他们志在必得的罕奇海岸突然落了空,这种悬在半空的感觉非常不舒服。可张汉卿就像一只刺猬,用各种办法就是让日本人无法下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