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间岛问题背后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不过在中东路一役插手北满铁路不成功后,日本仍不甘心。它们在满洲里虽然有军事存在,但名义上只是干涉苏俄,至少在大义上无法合理利用。而且中东路问题一发作,张作霖政|府就关闭了北满铁路终点绥芬河站与苏俄的联系。隔着苏俄远东地区,日本人的手也不好伸得太远。
  思来想去,他们把目光放在了争议中的延边地区。
  说是争议,其实也就是日本人单方面的“争议”而已,历代中国政|府都是不承认的,而且在法理上,日本人的说法都没有可取之处。但这种“争议”之所以存在,跟中国的孱弱、晚清政|府的无能、和朝鲜人的恩将仇报有关。
  这个“争议”就是间岛问题。
  间岛,原名“垦岛”(因大批朝鲜移民越界垦殖而名),是韩国人对图们江以北,海兰江以南的中国延边领土的单方面称呼,包括延吉、汪清、和龙、珲春四县市。清末时期,朝鲜北部的边民因为灾害贫穷等原因,到一水之隔的中国寻求生存之道。作为当时的宗主国中国,也大度地划出一片地方来让他们耕作,这本是仁义之举,但是想不到打开的是潘多拉的盒子。
  当日本吞并朝鲜后,开始觊觎起延边地区来。1906年11月18日朝鲜参政大臣朴斋纯致函朝鲜统监伊藤博文,要求日本派员前往中国延边地区保护朝鲜垦民,此话正中日本政|府下怀,但考虑到成立殖民统治机构与驻屯宪兵队易引起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和欧美列强的关注,遂改为暂先在延边地区建立朝鲜统监府的暂驻机构。
  接着日本声称中朝国界未清、间岛(中国延边地区)归属未定,又以保护朝鲜垦民为借口,非法入侵中国的延边,间岛(即中国延边地区)问题由此产生,在张汉卿穿越前还被某个棒子国家的无耻御用文人屡屡提起。
  于是,自1907年8月起,中日两国开始进行“间岛案”之交涉,终至1909年9月,长达两年之久。中日“间岛案”交涉一是在两国中|央政|府、使节之间进行;一是在清东北地方政|府和日本在延边非法设置的统监府间岛派出所之间进行。
  但日本人高明的是,将“间岛”这一主权问题纳入与其他五项有关铁路和煤矿的谈判。谈判延续到了1909年,日、朝在所有“间岛”地区加强骚扰,清政|府不堪其扰,考虑到“事必筹乎缓急,害必权其重轻”,决心在路矿谈判上让步,以确保领土主权。
  当年双方签订了《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其中明确规定:图们江为中韩两国国界,并以石乙水为江源。从此,中韩之间几十年之久的边界问题得以解决。后来的“满洲国”和朝鲜边境,中国和朝鲜边境都没有改变过。在图们江以北开垦的土地上,仍然允许韩民居住,算是留了一个尾巴。
  只是到正史上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随着韩国的经济腾飞,即所谓“汉江神话”,韩国右翼民族主义抬头,所谓“间岛”问题又开始被脸皮宇宙无敌的棒子们拿来吆喝。
  不过条约签定了,不代表中国政|府可以有效约束朝鲜人来东北。这个地方边境本来就漫长,界河图们江又不是很宽,尤其是上游至江源地带,河多水浅,边界不明,源头不清,很多地方都是犬牙交互、造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这个地方,边境管理本来就很难,何况别有用心的人在其中兴风作浪?
  所以,图们江的水,其实浑着呢。
  日本人在中东路无处染指后,目光重新又扫到这里,他们意图在这里打开一条通向东北腹地的通道。当然,直接派兵是不行的,中华民国好歹也是为列强承认的主权国家呢。于是,他们使用了最拿手的“先礼后兵”招数。
  办法是让生活在延边地区的朝鲜人乱起来,然后日方再以“平息事态”为由派兵堂而皇之地进入该地。根据在东三小蚕食的经验,只要是日本兵到达的地方,就将是日本势力实际控制的范围。
  这不,一则朝鲜垦民暴力抗拒当地行政管理的消息引起了张汉卿的注意。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作为东北目前的财政主要来源之一,农业税是张汉卿赖以发展东北经济的基础。按照中国千年来已经深入人心的道理,种地纳粮是应有之义。这时可不像后世,种粮不但免税,还有直补。
  随着张作霖实力扩大,奉系对于东北的控制也开始由大中城市落实到基层,特别是土地改革的进行,政|府对一线乡村的触脚比以往夯实了许多。各乡镇派出所、财政所、政|府,与人民党基层党支部一道,牢牢地把持着行政权。
  针对吉林南部朝鲜族民众多的特点,自治政|府提出了“中华民族”这个大概念,来引导民族主义倾向。仿效后世户籍制度,在这片土地上有效排查了“双重国籍”、越界朝民和日侨。
  井然的秩序,让日本人无法兴风作浪,因此就人为地发动动乱。组织者就是在晖春一带极有名气的“一进会”北垦岛支部。
  “一进会”是韩人社团,原本是为卖韩媚日服务的,后来又成了日本向中国扩张的帮凶,在所谓“间岛问题”上也扮演重要角色。它很早就向间岛地区渗透,1905年10月,一进会就派会员李光洙“巡视”间岛。此后大批一进会员移民间岛,他们在临江六道沟设立总部,并在间岛其他地方设立许多分支机构,进行各种侦察和破坏活动,与日本的“间岛派出所”狼狈为奸,企图攫取当地的主权,比如一进会的头目之一金禹龙就在间岛派出所任职。
  对此,《吉林旧闻录》一书有详细记录:“韩人于延、珲、和、汪四属,举族来迁人数已逾四十万。匀计户口,韩人将过半数,期间多桀黠者,多‘一进会’中人,领荒租地,诡托混冒。吾深惧‘一进会’为犬,而日人嗾之、‘一进会’为傀儡,而日人牵其绳索而动也,则延边即朝鲜之复辙也。履霜坚冰,亦曰殆哉!”
  清朝政|府对于一进会持不欢迎态度。吉林当局制订的《保守主权14条》中明确规定:“越垦韩民既守从中国法律,便是我国之垦民。又有入韩国一进会者颇多,似此种人,不论其是否我归化韩民,即行逮捕之,亦以民事刑法分别处治之。”但有日本人在这里撑腰,事件一旦牵扯到“友邦臣民”,曾经的天朝上国对它的原小弟就没有办法了,一进会一直是中韩边界上令清政|府头疼的问题。
  东北一统于张作霖后,形势开始发生变化。张作霖沿袭之前作法,对垦荒韩民进行改土归流。愿作中国之公民者,给予户口,认可并保护其耕地;不愿为中国之民者,限期驱逐出境,并没收土地。这样,原先被一进会控制的民众开始分化,在吉林政|府的压力下,许多韩民表示愿意归顺----他们本来就是天朝大清属国之民,对此殊无抵触。
  总也会有一小撮顽固不化者,却以“世代”在此耕种为由,只臣服于韩人管理。中国当地政|府还是很仁慈地,要求他们在夏粮收成完成后限期离境----这是为他们的生计考虑呢。可他们不知感恩,既拒不离开,反而连本来就要交纳的粮税都停交了。
  更令人发指的是,“一进会”北垦支部四处鼓噪民众说:“如果间岛重新划归朝鲜,或者退一步由我们自治,就可以免除粮税,还可以由韩人管理这块土地。有大日本帝国撑腰,支那政|府是不敢对你们动粗的。”
  一群白眼狼受到蛊惑,真的就拒绝交纳地租了。更有甚者,他们还私下串联,要拉起更多的人向吉林省政|府“请愿”,要求晖春实现“韩人治垦”。
  “凭什么东三省可以脱离中|央而自治、搞了个奉人治奉,我们就不可以?这个土地上居住的一半以上都是大韩子民,这块土地当然该由我们大韩民族的人管理。”这是他们主要的论调,竟颇有市场。
  本来还只是“请愿”性质的鼓噪,吉林省和晖春地方政|府却如临大敌,为何?因为自清末民初以来,这里已经有过好几次事端了。按理说这种内政解决起来并不难,只要政|府足够强硬,但是因为有日本人在后面摇旗甚至冲到第一线,每次都是上升到国际层面。
  再说,上千人的队伍也不少了…足以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新任省长刘尚清颇感闹心。他这个人特点是言行有板有眼,待人彬彬有礼,处事最稳健,颇具“孔明一生唯谨慎”之长处。这一点为张作霖所喜,也是张作霖文官系统中位列三甲的人物,仅次于对王永江的器重。与张国淦、王永江能够并列成为东三省省长,足以说明问题。
  因为是搞经济出身,更以精明著称,洞悉独善其身的哲理,有时则被视为过于持重,每置身于毁誉之间,亦或未始不是几度出抚入阁的契缘。
  正因为如此,他在对待晖春“韩人治韩”问题上小心谨慎得过了头,只想妥善安抚。他一边指示晖春地区专员稳妥化解“民怨”,一边派人寻求妥协之道,答应垦民们暂缓对他们的土地征税。
  谁想这一来更让被洗脑的垦民们上道,他们干脆喊出“自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