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章节已被锁定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这个后世被称为“《中国移民法案》雏形”、“中国民族问题处理基本原则”的行政命令,绝非张汉卿拍脑袋想出来的,也不是单单针对韩民垦荒问题的解决。
  事实上,早在垦民问题严重化之前,白俄人在华问题已经在巡阅使署内部讨论了很久。这些在十月革命后不满于苏俄政|府的旧俄民,无法见容于新俄,于是流落到东北各地以及上海。他们不被苏俄承认,也就失去了国籍,成为难民。不过他们中间有钱的,还算不上难民。真正的难民,是那些家产丧失殆尽、又无劳动力的人群----妇女和儿童,他们生活在社会的底层。
  为了谋生,夜幕下的哈尔滨,多了些异国的粉脂在游荡。有很多人并不懂得中国话,工作难寻又无法拥有土地,难免会做些影响社会安定的事。用马雅可夫斯基的一句名言来概括,“当社会将你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不要忘了,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
  在苏俄可以搞暴力革命,那是你的家事,但在这里对象可是中国的政|府和中国的子民!所以张汉卿及时出台了收留白俄难民的一些措施,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不过张汉卿可没大方到让他们轻易成为中国的公民----得意时把中国人看作猪狗不如,失意时想乘机获得荫萌?没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临时落脚可以,想成为中国国民,下辈子吧!
  可不是下辈子嘛,后世各国都有一种“绿卡”制度,赋予在当地出生的子女自动获得本地的国籍。可见,“让下辈子成为国民”,是各国对于移民不约而同的考虑,而非仅张汉卿一人的见解。阳谋啊!
  如果外国人能够在中国生活得足够长时间,张汉卿认为,也不妨考虑出台一项政策让他们的子女获得和中国国民一样的待遇,中华民族有足够的包容性。不过前提是他们学习和使用汉语,起汉语名字,认可国家和中华民族一统的观念。
  张汉卿还不无恶趣味地准备由自己亲自出一套汉语四、六级考试的试题供参考,里面就有诸如“意思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方便”是行个方便还是身体上的方便、“哪里哪里”究竟是哪里、“老五对老四说老三的老二老大了!请问本句中一共出现几个人物”…等等,考听力全用周杰伦的歌,还只放一遍说这是中国人的正常语速…
  那时候起他就开始酝酿户籍登记和绿卡制度的草案,但还没有落笔,晖春就出妖蛾子了。也好,拿出头的几个棒子练练手也不错。
  对待棒子,这要和国内的朝鲜族民众彻底分开,正如同正史上中国同主体为华人的新加坡的关系一样,要区别。但是一味的动粗,多少会伤及境内的同胞之情,毕竟只要有心人煽动,还是能够引起相应的凄恻之情的。
  所以张汉卿要先礼后兵。韩人垦民的存在,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很多人也是贫困潦倒所至,否则按照死不移故土的观念,只要有一寸活路,就不会离乡背井来到这里。旧东北缺劳动力有资源,朝鲜有劳动力缺资源,这才有此种完美结合,这并不是坏事。
  但是人要懂得感恩----只要你承认我国政|府管理、或者干脆加入中国国籍,都能获得目前的地位,所以这道法令并不是为难谁。但是你若想以占领土地之名行分裂国家之实,这就未免令人不快了。好聚好散,你看不起中国也就罢了,但一边用着救命的土地,一边要把租来的土地连收成一起送给外国,它的恶邻,天下事岂有此理?
  这些闹事的人中间也不是没有不明事理者,至少金三顺是其中一个。他本是一进会北垦支部的一名书记官,在晖春也有上十亩薄田,一家人生活得也算过得去。
  之所以加入一进会,是因为这是个韩人组织,在法治纪律松散的晖春,加入它至少在政治地位上有了保障。但正因为人在组织内,他对于东北发生的事件有着清醒的认识----张作霖控制东北的步伐越来越大,动作也越来越稳,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一进会马上就会面临着是俯首听臣还是站在对立面的问题。
  日本人也在渗透,但终不如自治政|府来得光明正大,他们还要顾忌着影响不是?少帅的条令一发,所有晖春的军政机关都忙碌起来,当天晖春的大街已经出现全副武装的军人和警察在巡逻。有眼线回报说,地区警察局连日来人员进出不断,里面的灯在夜里也没有熄,听说矛头直指一进会。
  只要不傻,就知道先避其锋芒为上策。所以,陪着小心,他对他的头子朴承正的意见做出生平第一次反对:“少帅来势甚猛,我们是不是先避避风头?”
  可是朴承正认为,这正是中国政|府想要的。如果己方雷声大雨点小,如此轻易地认怂,后来再和他们混的人就不会多了,这是从侧面认可政|府的权威性。所以,这个时候,正是把事情做大的良机。只要搞大了,日本主子一定会适时地提出关切,那时一进会北垦支部就可以作为主事人的身份和政|府谈判,结果或有大逆转。
  远东这么大地方就是这么丢的,图们江南面一些地方也正是这样获得的…屡试不爽啊。
  所以张汉卿头天下午发布政令,第二天早晨一进会就向他送来了一份大礼:超过一万人的韩人垦民在次日早晨浩浩荡荡向晖春城进发,他们要面呈少帅,要求韩人自治,并取消在他们垦荒的土地上纳税!
  按照晚清及民初政|府对待民乱之正常步骤,朴承正计划着这位少帅公子一定会亲自上门,然后“有理有利有节”地以天朝上国之气度为准绳,居高临下地驳斥他们的胡闹之举,然后在声色俱厉中一转态度,表示对他们“合情合理”的诉求会“斟酌考虑”,许以好处,给予甜头,换来自己名义上顺眉顺耳,其后便是皆大欢喜的“妥善处置”…
  以他对中国官场的了解,大家一向都是这么做的。
  可是他永远想不到,张汉卿从骨子里不是官场出身的,他最大的头衔,其实只是工厂里一名中层的骨干,从本质上来说只是一个愤青。
  所以注定他的那一套在事实上行不通。
  这么多的人同时出现,一年一季的夏粮也没有人有心收割了,路上黑压压的人群已经让祖辈没见过多少世面的老百姓有乐子可看了。
  这些韩人垦民据说是要到晖春搞什么抗议,路远的从夜里就开始出动了。政|府分得土地,普通东北老百姓是很高兴的,所以对他们这些人这么个搞法赞同的并不多。种粮纳税,从古到今莫不为是,想不纳粮,哪个政|府会同意哟!
  可是保不住人家齐心啊。
  这些棒子听先人说,刚来的时候都是穷困潦倒,原住民免不了给口吃的喝的,有的人还曾帮衬着给他们工具垦荒,他们祖上可都是受过自己先人的恩惠的。可是当他们落下脚之后原本淳朴的民风难免会有些变化了:这些垦民中颇有一些人仗着心齐,干出些让邻里不安的事。至于争肥田抢滩地,更不在话下。
  加上他们讲一口朝鲜话,除了更早过来的边民,本地人都听不懂,时间久了,难免分成两拨:本地人一拨,一批又一批来此的韩人为一拨。到最后,晖春80万民众,竟有一半来自韩人垦民或者他们的后代。
  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是远来是客,所以外族人融入中华是极容易的,排斥极小。但是当韩人垦民人口占据主流,特别是朝鲜并入日本之后,他们对当地华人的观感就有了异样。
  他们不再感激华人曾经为他们付出过的努力、热情和友好,开始觎觊这片脚下的土地。一进会就是在此时挑起了韩人自治这块大旗,他们的理论听起来很有蛊惑性:这块土地也是我们先祖开垦出来的,我们也世代在此居住生活,为什么要受华人的管?
  这个论调很有市场,就如同毛时代为了中朝友好的大局让步长白山为中朝共管一样,到后来一群无耻的韩国文人“考据”出整个长白山、整个东北、甚至包括整个远东及华东一部分都为韩国历史领土一样。老子是韩国的、屈原是韩国的、他们还大言不惭地申请了“端午申遗”…
  张汉卿早就想收拾他们了,他们甚至比日本鬼子更可恶,至少人家是光明正大地展现肌肉…
  现在,他就在城外的一处高台上,静静地看着这群跳梁小丑可着劲地折腾。
  俗话说:人一过万,无边无沿。尽管人群没有一万,还有很多人仍在路上,但是突如其来地有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默不作声,那场面确实让人压抑。望着黑压压的人群,尽管张汉卿已经与他就打击一进会可能会遭到的反扑进行过预演,晖春市长徐鼐霖心里还是很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