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大唐》 >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二章 万民累大业

作品:《大唐

  密,终究还是选择了去李唐,就凭这点,。qb⑤.Com
  不过,杨宣凝一点也不可惜,瓦岗军中大首脑翟让投效,连同徐世绩、程知节、单雄信等人南下,已经得了大半实力,其中不泛名将,正好补充为将领。
  因此,翟让封石台县侯,赐田八千亩,翟让转战六年,自然有一批心腹乡人族人,都因此获得了安身立命之地,按照爵制——男爵亲兵十人,子爵亲兵三十人,伯爵亲兵五十人,侯爵亲兵百人,公爵亲兵三百,郡王亲兵五百,王亲兵八百的编制——甚至可以有一百合法穿甲持兵的亲卫。
  当然,身为贵族,在首都也有一套房子,这就不多说了。
  而徐世绩、程知节、单雄信,都赐正五品将军之职,也各有自己的田地,住宅,财物上的赏赐,这套安置忙下来,也需要大量时间。
  锦衣卫和厂卫的编制是正四品,沈落雁得以领正五品,也算是统领下面最高级官阶了。
  哦,说到这个,就必须提上一提,秦琼这个家伙,自沈法兴兵败就不知所踪,后来才知道,又跑去投靠杨广了,竟然在破瓦岗军军中立了些战功,不但折了前罪,也获得了提拔,也算是杨广重组军权的一部分吧!
  九月初,一处田野之上,夕阳出现在边缘处,斜斜照射入谷内,把树木影子投到地上去。化为点点金光,杨宣凝喝着茶,碧绿的天色如此高。静对着牵牛花,风吹来着,凉意而来,菊花开放着……
  杨宣凝放下茶来。直饮一口,然后就叹息。
  “王上大军所到,钟离、弋阳、蕲春、庐江、同安数郡纷纷落下,几无大战。整个淮南落入王上手中,如今又入军竞陵,直逼襄阳,想必钱独关也挡不了,王上又何忧之有?”说话的人,正是新得的沈落雁。
  说着,又论述着:“钱独关原本是黑道巨头,汉水派地龙头老大。此人擅使双刀,称霸襄阳,竟然起兵,赶走了襄阳太守,把治权拿到手上,但是,此时他也没有什么作为。襄阳虽是固城,也难以独立。”
  “钱独关。以及其妾白清儿,还有谋士郑石如,都是阴癸派的成员,阴癸派是魔门第一大派。许多豪强都与之有联系。只是祝玉妍重女轻男。又重视武功更于天下,不识大体。因此才落得这个地步,但是论武功实力,全派人员,虽不可与慈航静斋相比,也是极强大,现在此城已经是阴癸派最后一个据点,如果寡人轻易拔取,以她们睚_的作风,定不肯就此罢休,寡人也有三分顾忌。”杨宣凝说着。
  “王上,襄阳极具战略意义,西接巴蜀,南控湘楚,北襟河洛,三国时,魏、蜀、吴三方便力争此城,西晋伐吴,桓温北伐,均以襄阳为基地。六朝之所以能保江左者,实赖有强兵雄镇于淮南、荆襄之间,就是此城,不可不取。”沈落雁亲自以炭炉煮茶,说着。
  杨宣凝不禁点头,她的确是军师之才,至少对襄阳地论述,确是卓有见地,襄阳虽非像洛阳那类通都大邑,可是因它位于鄂、豫、川、陕的交通要冲。若想从中原南下,或要从关中进入江汉平原,都不能不先取襄阳。
  因此有此襄阳,就可守得南方大安,这不可不知。
  “寡人知道,所以寡人屯兵于竞陵郡,不但是为了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投效于我,寡人也不吝啬封赏,但是如果不知时务,寡人也只有大军拔城了,虽然襄阳城高墙厚,城门箭楼密布,寡人也只有打这一仗。”杨宣凝说着。
  “如此,落雁也放心了。”说着,她亲自奉上新茶来,茶香飘洒在空中:“那王上,又有什么担心的呢?”
  古代城外,田野还是一片绿野,只是葱绿中带着金黄,官道二面长满了草,远处,五百骑兵翻身下马,警惕左右。
  不过,这种模样,谁也不会靠近,官道上来往的人等,见得这副架势,纷纷远离,快速而过,而一些蓬头垢面,衣袍脏乱流民,却被官骑策着,赶向各地。
  “还不是随着瓦岗军而来地流民,大大打乱了寡人的计划,让寡人不得不佩服圣上,就一招,使寡人就不得不疲于奔命,放弃大规模长期作战,进蜀,只可派人绸缪,难以用兵强夺了,至少今年是这样。”杨宣凝苦恼的说着。
  当日李密,夺取了兴洛仓,才得饥民五十万,现在杨广夺回,当然不可能给这些贱民吃了,毕竟他就要靠附近的几个粮仓,来获得进攻关中的粮资。
  而杨广,就直接命各郡:“欲南下者,无论是贼是民,不得阻挡。”
  甚至有意驱赶灾民南下。
  顿时,瓦岗军余部,淮北
  ,甚至包括当地一些黑帮,都被驱逐,虽然少了一点作为人口密集地带的淮北,并不因此损了元气,反而治安清廉,一下子恢复了正常的生产和统治,快速平定了局面。
  而许多瓦岗军头目觉得应该拉帮结派才获得重视,有时更是驱民南下。带来地效果就是五十万灾民南下。
  南方人口,只有北方的三分之一,一下子得五十万人,当然是好事,可以编十五万户,正好充实于各郡,但是,粮食和治安问题,一下子变的非常严峻。
  “虽然我唐国无论朝廷还是地方,都已具备,但是也承受了巨大压力,一一登记,按户编制,授田安置,都需要大量的人手,而最要紧的是,粮食上的问题。”
  “王上,不是说寻了占城稻,亩产大增吗?”
  “那有这事,先前不过试种。推广也是不易,民间种植习惯自成一体,官府要改变,也是很难。会爆发事端,再加上此时,圣上所建粮仓,多在北方。南方很少,因此其实我方虽得宋阀之助,又经过按丁授田,到底时日还少,粮食也只是稍有盈余,正好应付用兵,但是一下子多了这五十万流民,度到明年收获。预算下来,还是勉强,大规模用兵,实已不足了,更加不要说长途远征了。”
  “我与圣上,争夺时间,寡人如先入蜀中,必得大势。圣上如先入关,也可得势,扳回一局,圣上这轻轻一放。就使寡人处于二难之间啊。现在支持罗士信和宋阀二下起兵拿下荆州。就已经是极限了。”
  “我欺圣上将士多是关中人,因此才放得回去。圣上也欺我南方人口少,正要充实,并且照顾瓦岗军前来者的影响,不得不接受这批流民,可所谓相互算计,只是,这批人,也正好开垦,现在以工代酬,兴修水利,明年也可多得三百万亩水田,所谓白纸可画图,倒使寡人的水田计划提前运转了。”杨宣凝苦笑地说着。
  “王上以工代酬,实是大善,不但减少了乱民滋事,也等于动员了数十万工役作事,兴修水利,兴修城池和官道,都是要行地事。”沈落雁带着一丝敬佩的说着。
  的确,乱民一来,杨宣凝立刻进行控制,本来要攻伐地大军立刻赶到附近郡县控制,指挥着流民到达指定地点,一一登记,先抽出男丁精壮,编成百人一小屯,命各郡县,立刻兴大事,无论修建什么,都不可让他们闲着,用他们地劳力换取一定地食物配给。
  而原本打过仗,杀过人的流民兵,都挑选出来,归于厢兵之中,进行训练和隔离,以减少异心者煽动造事地可能。
  当然,各瓦岗军头目,更是第一时间命其入城,一一在吏部登记和安置,并且暗中给予监督。
  剩下地老弱,却先给予安置,就近的原则,分派到各郡县,幸亏这时南方土地大,人口少,还没有开发的地点多的是,因此按照百户一村的原则,给予打散了重编安置。
  还有二事,第一就是军中就有随军医官的旧制,每营中必有医官,现在招募点妇女和少年学习,也算是超前意识的发挥。
  第二件,杨唐建国三年,也经过多次大战,受伤制残的军士,也有许多,这时却任为这些新村地村长里长,并且多赐二十亩田地,结果导致全军闻之,无不感而交口皆颂,军心大聚,倒是意外之喜了。
  至于流民中,少数的读书人,以及工匠,也自抽出。
  一片秩序,一片繁荣,但是的确不能用兵了,这也是为什么,不得不等在竟陵,让襄阳派人来谈判的道理。
  “王上,虽然今年难以用兵,但是一旦度过明年,不但粮食大产,也可多得数万精兵,那时,用来就更是得宜了。”沈落雁说着:“再说,王上新得如此多郡县,也宜镇之以静,如果今年快速进蜀,说不定根基不稳,可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王上请宽心。”
  话是这样说,但是今年不用兵夺取蜀中的话,那明年说不定还有许多变数,也只有希望隋炀帝能够给予关中更多消耗了。
  杨宣凝不想继续说这个了,问着:“朱粲,有何动静?”
  说到此人,沈落雁不由皱眉,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此人还在冠县称帝,却没有多少异动。”
  “未必,虽然朱粲一直思图襄阳,但是说不定会和钱独关联合起来对抗我军。”
  “是,臣立刻派人细查。”在公事上,沈落雁立刻端正了态度。
  朱粲,州城父人,县佐吏,大业十一年,起兵,自称迦楼罗王,集十万。不过,此军基本上没有任何政治和军事策划,迁徒无常,攻下州且后就大吃大喝,劫掠一空。粮食吃光后,就把县城烧
  去劫掠就近的城州,以至于他所经过的地方百姓饿死山。
  而最使人厌恶地是,朱粲食人,朱粲号令军士:“食之美者,宁过于人肉乎!但令他国有人,战何所虑?”
  记得历史上,原本降附的周围州郡再也忍受不了这群虎狼队伍。纷纷起兵,相聚而进攻朱粲,杀得这些吃人兵最终只剩几千人,拥着朱粲败逃至菊潭县。无奈之余。朱遣使向唐朝投降。高祖李渊派散骑常侍段确前去迎侯。
  段确非常厌恶朱粲为人,文人轻狂,就在酒席间乘着醉意问朱粲:“听说你常常吃人,滋味如何?”
  朱粲也不示弱。回答说:“如果吃你这种爱喝酒的人,味道很像是酒糟猪肉。”
  段确大怒,骂道:“狂贼,你入朝后不过是个奴才,还敢吃人!”
  朱粲又惧又气,派人把段确和几十个从人都抓起来杀掉,把骨肉加佐料炖熟了装进大坛子,分给军人当军粮。然后。他转投王世充,被王世充拜为龙骧大将军。
  李世民后来平灭王世充。朱也被唐军抓获,斩于洺水之上。
  想到这些来自未来,又来自最近调查的资料,杨宣凝就露出几分杀意,又问着:“徐世绩、程知节、单雄信三人,现在怎么样?”
  “王上,三人都安置了住宅。田地,家人,差不多已经完成了,正在侯命。”
  “恩。寡人会召他们过来。先各给他们一府兵。这次,就看他们能够不能够建功立业了。”虽然说八万军。分于四万控制流民,但是还有四万,进攻襄阳这样地坚城,稍嫌不足,但是也可以用兵了。
  “王上如此看重,想必他们会惶恐用事,不敢有违。”
  “恩,寡人也是如此想,寡人会在他们三人之中,择一而巴蜀,配合宋缺前往,寡人只要求先能够在巴蜀站住脚跟就是,大规模用兵不可能了。”
  这些年来,杨唐一手提拔追随下来地臣属,经过陆续地调置升迁,渐渐形成个相对紧密的群体,现在,新人入来,提拔起来,就有些问题了,不太可能太过越级提拔。
  虽然徐世绩、程知节、单雄信都算是名将,特别是徐世绩,历史上被封为英国公,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徐世绩十七岁参加了翟让地军队,是瓦岗军中名将,张须陀也是他杀得,贞观十五年,薛延陀部又侵扰李思摩部。徐世绩率轻骑三千追薛延陀于青山,大败敌师,斩王,俘五万多人。
  贞观十八年,李绩跟从太宗伐高句丽,攻破辽东、白崖等数城。贞观二十年,又率军大破薛延陀部,平定北。
  高宗即位后,立拜徐世绩为尚书左仆射。徐世绩为人为政小心谨慎,对于皇帝家事一概不过问,外臣权位再高,血缘再亲,掺和入宫闱之事无论成败,最终难逃一戮。李绩又非皇亲国戚,为人又深沉谨慎,因此连武则天也对他非常敬重。
  徐世绩最后,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率军征高丽。大破平壤,获一百七十六城,六十九万七千户。至此高丽国灭,分其地置九个都督府,四十一州,一百县,设安东都护府统管整个高丽旧地。
  自隋文帝以来,屡伐高丽,无一成功。隋炀帝四次伐辽,因此亡国。唐太宗御驾亲征,惨败而回,高宗继位,前后派兵部尚书任雅相、左武卫大将军苏定方、左骁卫大将军契必何力多次征讨,皆无功而返。直到徐世绩,乘高丽内乱,加之指挥有方,一举讨灭高丽。
  可见其为政为军的才能,说实际的,杨宣凝实是有意提拔于徐世绩,但是也必须他作出功绩来,再说,他还年轻,现在只有二十三岁,正五品,还是差不多适宜的。
  毕竟提拔地太快,以后就难以提拔,难以赏赐,难以使用了。
  比如说,这次罗士信,平定楚地十数郡,功高甚大,现在已经是正三品将军,成功后,必提拔成正二品大将,并且再过一些日子,提拔成正一品大将,并且赐侯爵,但是日后实是难以再用他,最多再在统一战争中,用为上将。
  功大难赏啊,他并不希望徐世绩也早早如此,毕竟,还想他日后扫平高丽,甚至进击东西二突厥和吐蕃呢!
  为人之君,许多事,也是不得已,他可不想有诛杀功臣来结局。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绣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他凝视着四周秋景,低声吟着,一时间多生感慨。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