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大唐》 >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三章 大事都来

作品:《大唐

  过几日,徐世绩、程知节、单雄信三人就前来晋见,职,各掌五千人,各自上午拜见,操练兵马,熟悉本部人事。全本
  杨宣凝便在竞陵中住了下来。冷眼旁观,不消十几日,早已将徐世绩、程知节、单雄信三人心地品性俱察看明白。
  徐世绩聪颖明决,城府深沈,非常明白自己应该作什么,当然前提是你能够控制住他。
  程知节骁勇异常,粗中有细,实是一等一的勇将,但是此人有许多内在心思,有时不可大意。
  单雄信,武功也是一流,而且有一事可用,其祖单登,曾助北周宇文氏统一北方,战功卓著,拜护国将军,守东昌府,其父单禹袭父职仍守东昌。隋开皇元年,李渊率部攻周,围东昌,单禹与之血战七昼夜,城破后被俘不屈被李渊所杀。
  单氏一家由家将保护出逃,不敢在山东久留,辗转来到潞州。由于出逃时携有金银,所以能在潞州盖庄园、置田地,定居下来。
  李渊去太原做官时,路上据说射杀了单雄信二弟单雄忠,又在父仇上结了杀弟之仇。
  历史上,瓦岗军失败,瓦岗旧部纷纷投唐之际,单雄信率部投靠了王世充。王世充向李世民称臣后,单雄信突围,血战被擒,誓不投降,被李世民斩于洛阳渚上,时41岁。
  因此,如果与李阀敌对,单雄信绝对不会动摇,誓必周旋到底,甚至如果日后打败李阀了,如命他为将,此人必趁机杀尽李阀。真如果到了那地步,想李阀中谁死,只要任命他去当最后大将就可。
  君臣交谈,宴会,没有多少时日,就开始亲近。
  杨宣凝深掌要机,知道自己作为主君,要时时保持自己的权威。四万人攻坚城襄阳,实是非常勉强,再加上背后有兵力高达十万以上的朱,以及钱独关、白清儿、郑石如,都是阴癸派之人,其心难测,难保不阴沟中翻船。说不定大业将成之时,因为一时不谨,身死国灭,为当世和后人笑。
  因此他根本不动,反正荆州攻略,在宋缺亲自领兵北上,与罗士信南下攻击的情况下。大局已定,无非一些时日,等荆州全取,三军会师,竞陵集十万军,再有什么阴谋诡计都是螳臂当车。
  心中智竹在胸,神态就从容悠闲,这日午后。杨宣凝来至庭院中。那庭院是太守府的要地,草香花茂,石怪涧幽,啼鸟幽幽而鸣,也自欣赏之时,突有禁军行礼,言沈落雁求见。
  传了进去。却见沈落雁满面凝重之色。
  “王上。二份锦衣卫急报。”说着。递了已经拆开蜡封的函件过来。
  杨宣凝拿过第一份奏表,扫了几眼。就叹地说:“薛举死了?”
  “是的,薛举大胜李世民后,修整一月,其谋士郝瑗劝之:今唐兵新破,将帅并擒,京师骚动,可乘胜直取长安,薛举因此举十万兵而攻关中,但是半途之中,内应引兵入内,四大圣僧全部出手,有二千僧兵,薛举负重伤,勉强率军后退,安排后事,传位于其子薛仁果后死,但是二千僧兵,也折损大半,仅三百人逃出,四大圣僧之一帝心尊者战死当场,余三圣僧也各负伤不等,可所谓相当惨烈。”
  “想不到薛举还是死了,不过,能够杀了帝心尊者,杀了这样多僧兵,也算不错了,胡教这次可所谓元气大伤啊!”杨宣凝对这个结果,还是相当满意的:“不过,薛仁果能够不能够退回金城?”
  “王上,第二份就是说这个,圣上与五日前,一夜之间,洛阳震动,杀声镇天,宇文化及被诛,其它宇文家,或贬或杀,圣上已经彻底夺回大权,可所谓长刀之夜,株连死者近八千人。”
  “赞,这样的话,关中长安必是大恐吧,李世民是不可能继续趁胜追击了,毕竟圣上没有这样傻,不趁机攻打关中,等李世民破了薛仁果就没有多少机会了。”
  “正是,一月之内,圣上必发兵关中。”沈落雁说着。
  “好好,都是大消息,还有什么消息?”
  “下面四份,都是我方奏章,还请王上御览。”这四份,沈落雁却是不敢先读,之前二份是她的职权范围内的东西,才可先读。
  “恩,杜伏威上表,说已经灭了李子通,并且擒来见寡人,甚好,寡人就让他来见,他立此大功,提拔二级,为正四品。”杨宣凝闲闲的说着,对这个结果根本没有任何疑问:“恩,尉迟敬德已占彭城郡,东海郡也已落于寡人之手,不错,也各自赏赐。”
  “恩,内阁来信,流民安置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好事,
  勉励。”说完,杨宣凝拆开最后一封,却迟迟没有细读来,脸色慢慢发红。
  “王上?”
  “罗士信和宋阀会师了,荆州诸郡,除了襄阳,已经全部拿下,真是可喜可贺。”杨宣凝努力按捺自己的欣喜,淡然说着:“荆州攻伐,历时十个月,终于走到了尾声了。”
  “恭喜王上,恭喜王上,荆州已得,吾王大业必成,愿吾王千岁千岁千千岁。”沈落雁连忙跪了下来,恭贺地说着。
  “恩,不容易啊,命宋缺和罗士信北上见寡人,内阁迅速派遣官员,安置控制诸郡,不可生出事端来。”
  说着,度了几步,杨宣凝终于忍不住欣喜,说着:“命兵部计量功绩,而内阁大臣支粮应援,指挥谋划的全局的功劳也必须赏赐。”
  这些话,沈落雁都没有应,但是一个起居女官,就将话全部记录下来,这会送到起居舍馆润色,又会送来上作肯定批示发布,不关沈落雁所带领的锦衣卫的事情。
  “蒲观水外交有功,寡人提拔为从四品,命礼部特使。持使节,继续和薛仁果联系,说寡人愿意遣使,高价购买马匹。”杨宣凝说着:“也可便宜行事,和北方豪强联系,具体由他把握。”
  薛仁果控制着隋朝最重要的马场,战马很多,正可交换。高价也是支持他的一种方式,让他获得足够地金钱来继续存活下去。
  杨公宝藏地黄金,如今已经花费一半,但是上次得了江都,又大获了一笔,就单是财富,也相当于一个杨公宝藏。正好用钱,支持二年不成问题。
  说到买马,杨宣凝又浮出一丝冷笑,这时关中李阀,其实马匹也不多,据说全部战马也不过五千之数,历史上。李世民组织名镇天下的秦王玄甲,其实也不过一千骑。
  顿了一顿,他就说着:“派礼部官员拜见圣上,说献上一千匹战马以为贡品,不过,实际上要求以马换粮,圣上多有粮食,但是无马匹。想必在这关头,还是肯换的。”
  “还有,命内阁商议马政之事,我建太仆卿,专于牧马,百马编为一群,设一群长。15置一牧尉。一牧场。设一直司,而归牧监掌控。”
  “南方草场少。要养马,以粮饲之,甚是耗费,内阁按照情况,谨慎设之,可在海外岛屿人少处立牧场,多引进良马,多培训人员,以为日后爆发之用。”
  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这时,宁可多建小规模牧场,培养良种和管理人员,等待日后一旦获得合适的养马地点,就可扩大养殖。
  说完,他又叹了一声,说着:“命禁军二万五千,随驾回江都,竟陵由徐世绩、程知节、单雄信三人守之,一万五千军,再配合一些厢兵,目前也足够了,寡人要回去亲自主持大局,处置大事。”
  “王上,不等襄阳来人了吗?”
  “不等了,寡人先回江都,命宋缺二万军和罗士信六万军到竞陵会合,如果等寡人处理完大事,整编好新得诸郡和各军,还不见他前来臣服,对这等不识时务者,寡人也不必谈什么条件了,直接平了。”杨宣凝浮出一丝冷笑,断然说着。
  一声命下,自然就执行下去,先走陆路,然后又上水路,水师直上江都,并且在数日之后,入得江都,上了码头。
  由于早有旨意,只有一些官员遣来御车迎接,其它重要臣属,全部等候在宫外,等待一旦入宫,就自召见议事,其中包括获胜而归的杜伏威。
  此时,已经是黄昏,缎子街和其他坊巷与之交错,酒楼歌榭分布甚密,长街上,人流如潮,摩肩接踵,店铺内则有各具特色地玩物商品,列纷陈,令人目不暇给。
  虽然心中有事,但是杨宣凝还是大讶:“似乎比以前更兴旺了。”
  获得同乘荣耀的沈落雁笑着:“王上,圣上离开,而王上又大举开海贸,海贸日盛,得了江都后,由于东可下长江,可出海往倭国、琉球及南洋诸地,故扬州成了全国对外最重要地转运站之一,而且李子通一被擒下,四周再无外患,各地的商贩便潮水般涌进江都城,每天都有过百的船只从各地驶来,王上就单是船税,可充足国库,当日李密有粮无钱,对此非常羡慕呢!”
  杨宣凝不由望去,虽然御车所到,百姓跪伏,但是也可以看见沿街不但店铺林立,与店铺紧相呼应的是摆设摊档的摊贩,买卖货物更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心中不由大乐,就要说什么时,前面突然之间报前方有人阻道,自称襄阳城主,前面禁军不敢擅断,特来请
  “让他过来。”杨宣凝心想这家伙难道是追上来的?传旨让他过来。
  稍过一会,数人上前,已经看见巨大地御车,拜倒在地,一个低沉地声音说着:“襄阳城主钱独关,拜见唐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字字清晰恍若萦绕耳旁,可见其第一流高手的境界。
  杨宣凝当然不可能让这等危险份子进得车内,当下就说着:“钱城主远到而来,真是辛苦了,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且随寡人入宫再说话。”
  “是,唐王。”
  入得皇宫。先没有去大殿,就找到一处侧殿,这侧殿相当简单,但是还是相对精美,入得内去,坐好之后,自有侍卫布下防御圈,就召见钱独关等人。
  没有一会。三人上前,只见居中一人,身量瘦长,脚步轻巧有力,自有一股迫人而来的气势,尽显一流高手的风范。
  “襄阳城主钱独关,拜见唐王千岁千岁千千岁!”他跪了下来。领头说着。
  杨宣凝收摄心神,沉声说着:“各位请起,赐座!”
  “谢唐王。”钱独关起身,就觉得一凛,他感觉到了附近,至少有三十余人埋伏在内,其中又有二人。呼吸似有若无,显示这两人的武功绝不会比自己逊色多少,当真是让人惊惧。
  三人入座后,杨宣凝油然说着:“不知钱城主前来见寡人,有何事啊?”
  钱独关从容说着:“荆徐二州日下,唐王现在居昔日荆州、徐州、扬州、岭南地区六十九郡,天下之雄,无过于唐王。小人岂敢违抗唐王,愿献城以奉王上。”
  杨宣凝倒有一些意外,欣然说着:“卿家确是快人快语,让寡人甚是欣慰,好,卿家献城有功,不知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来。”
  钱独关低眉顺耳地说着:“臣谢王上。臣自少胸无大志。只望能富贵长居温柔乡,臣当日取襄阳。正是为了候得王上这等明主,此时如愿,愿王上早日统一天下,让万民得以安生,别无他求。”
  虽然杨宣凝早就脸皮极厚,听习惯了这等虚伪之言,但是当这个阴癸派地人如此说来之时,心中还是一阵毛骨悚然,当然,这表情不会露在外面,毕竟对方是政治表态。
  虽然这种政治表态,是在杨宣凝好整余暇,没有莽然进攻襄阳,并且这时取得整个徐荆二州,南方再无人能够抗衡地基础上,但是也算是明智了,毕竟此人一见大局不好,再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立刻追敢而上,倒真是算决断。
  这时,沈落雁笑地说:“钱城主真懂自谦。听人说城主日理万机,曾试过七天昼夜不眠不休的工作,没有踏出官署半步,精力旺盛得教人佩服。”
  这番话明是捧钱独关,其实却暗示他们对钱独关的情况了若指掌,警告他不要耍手段。
  钱独关干咳一声,有点愕然的说着:“这位是沈小姐吧,那是刚接掌襄阳时的事了,为城中百姓就想,臣也不得不如此。”
  “钱卿家爱民如子,又弃暗投明,寡人甚喜之,寡人这就封你为汉水子,赐田三千亩,先领正五品,候得吏部委派你司职,如何?”
  “谢王上龙恩。”钱独关对献上此城,得一子爵,稍有点不满足,但是毕竟还是授了正五品官阶,日后自然可转任其它郡为太守,等于转正获得合法身份,也就跪下应是了。
  “卿家身后这二位是?”
  “禀王上,这是臣友郑石如,臣为城主时,受益甚多,这是臣之妾白清儿。”
  “恩,郑石如吗?寡人授你正七品,按有司授职,至于白清儿,寡人就赐如意一柄。”
  二人跪拜上前,杨宣凝却仔细打量,郑石如年纪在三十许间,相格粗放,留了一撮须,也算是有魅力地人,而白清儿果然相当美丽,乌黑发亮的秀发,衬得肌肤胜雪,神态淡雅可人,庄重矜持,可是眸子上向一流时,那含情脉脉,略带羞涩的神态,却是动人之极。
  如是外人,就以为此女是端正人妻,但是杨宣凝当然不作此想。
  知道她的身份,再看去,虽然她属阴癸派,最懂收藏,但是发为血之余,留意她头发的色泽,便知她的体魄绝不像她外形般柔弱,而且有精湛的气功底子。她皮肤地娇嫩亦非天生地,而是长期修练某种魔功地现象,白得来隐泛亮光。
  见杨宣凝凝神打量于她,郑石如和钱独关各自对看一眼,露出一丝诡异的神色。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