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大唐》 >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六章 婠婠切让王上久等

作品:《大唐

  隋朝大业十三年十月
  虚行之卓立战舰甲板之上,当上了三年厂卫督领,他虽然还是一副文人打扮,但是脸容冷漠,眼神深邃莫测,武功也随之大进。\.Qb⑤、cOМ//
  他的目光落到了两岸,收割的农田,以及一叠叠房屋,不时就可以看见一队队农民被组织起来,在各自的田地四周挖掘水利,疏通水道。
  王上有旨,劳役不出乡,这实是深谋远虑之举,第一就是乡人不离乡,减少了粮食消耗以及出事的可能,其次也使乡人安心,毕竟作的,都是乡里村里的道路和水道,再苦再累也是为自己干。
  路,他们会走,水利,立刻就可以灌溉,官吏稍加劝令,他们就俯首帖耳,努力工作。
  隋炀帝杨广大兴劳役,却是迁移百万人离家背乡,不但要支出大量粮食,而且也导致这些目光短浅无比的贱民生出怨望之心----他们无法理解开凿运河,贯通南北交通,或者建造宏伟城市,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再加上劳役辛苦,时有病瘟,不断死者,如此,不乱才没有天理。
  但是运河贯通南北交通,实是后世之利,功在千秋,别的不说,大运河与海口贯通,来往的船只数以万计,就这一项,使各郡物资流动方便,兵员运输快速,大大加强了各地的控制力和繁荣程度。
  站在他后侧的心腹手下孟江恭谨的说着:“厂督,今日下午就可到晋陵。”
  虚行之淡淡的说着:“这次王上,对领地内不法豪强进行清洗,铁骑会任少名首当其冲,原因很简单。王上岂会容纳拥众上万的大帮会组织存在?而且此人是铁勒王密遣来中土捣乱地奸细,更是必杀无疑,要不然。当王上大举用兵,郡县空虚之时。岂不是给他们机会来乱事?”
  “王上的意思是?”
  “他如是乖乖交出铁骑会,受改编入军,不失六品之赏,如不,立刻是死罪。”
  铁骑会名列十帮八会之一。是近年才崛起江南的大帮会。帮主青蛟任少名,武功是第一流境界,只是才崛起,杨宣凝就卷席南方,因此不得不潜伏,但是正因为他如此庞大地潜势力,杨宣凝岂会容他?不服改编者,就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这不是对他一家之事。基本上,南方有名有姓的武林豪强,要不就关门闭户。解散帮会,什么营生也不搞。说不定还可以逃过一劫。要不就投靠官府,还想拥兵拥众。那已经是不可能地事情。
  这次旨意,早在六月时就已经下达,经过厂卫和各地官府的调查综合,新军又已经整编完毕的情况下,到十月才发动。
  原因很简单,南方统一后,别的势力有计划地潜伏在南方的势力,或者残留在南方地原本各起义军,各土匪骨干,这些人刺探情报,暗杀官员,甚至密谋集兵暴乱,现在大军不动,他们不得不潜伏,但是大军起动,他们立刻会趁机发动,因此怎么可以不除?
  孟江说着:“厂督,只是他与阴癸派关系?恶僧和艳尼二人?”
  虚行之冷哼一声,冷笑的说着:“王上初统南方,权威不稳,势必要立威于天下,这些本来林啸江湖的武者世家、流匪、帮派,盘根错节,以武犯禁,大大成为各地隐患,王上借此而肃清他们,将会树立权威,稳固统治,改善秩序,因此谁都阻挡不得。”
  “此时,南方再无敌手,北方大战连绵,谁也顾不得他们,因此这时动手,正是时机,也是南方武林的最后一次选择机会,顺者昌,逆者亡,分出黑白二道来。”
  孟江点头说着:“正是,厂督一上岸,不少武学世家就应该投靠而来了,失了这个机会,他们再不可能延续世家。.1-6-k,手机站ap,.cn.”
  所谓的白道,就是支持官府的武家世族,他们或者为军队下级军官的来源,或者为当地官府的捕快,或者虽然不直接担任公职,但是却密切支持官府行动。
  换取的权利就是配刀权,行走权,以及大量地土地,甚至掌控着许多生意。
  而所谓的黑道,就是不服这个秩序的武林族类,他们在朝廷中后期势力会膨胀,但是在早期开国时,无一不被杀地很惨,几乎灭族,当然,黑社会生意总有人作,杀绝了一批又会出一批,但是这就是另外的事情了,在眼前节骨眼上,不明白这点地所谓黑道武林人士,唯有死路一条,甚至祸及全家。说完话来,没有多少时,码头就出现在眼前。
  虚行之步下船只时,夕阳西下,三百甲士,随着一将,一起跪下。
  “末将晋陵守备**城,拜见大人。”此将大概三十年纪,神情古井不波,身着重甲,按照现在地官制,一郡之首是太守,正五品,而守备为正六品,兼一府折冲校尉。
  而虚行之,品级是正四品,又有着奉旨行事的特权,当效命之。
  “罗校尉,这是王上地旨意,你可接旨。”虚行之没有准备公开阅读,谁知道附近有没有奸细,因此在他三跪九拜后,把旨意给他看了。
  **城看完,肃然说着:“大人放心,末将自当奉命行事。”
  “恩,你先调遣府兵和衙役,封锁此城,我也带上来了一千精兵,差不多也可用事了。”说完,虚行之说着:“本官先去远望楼。”
  远望楼,在晋陵城中,其实属于小酒楼的规模,但是后面属于田家道场的一部分,规模还是相当大,数百人绰绰有余。
  等虚行之入内,一群当地世家都各个恭谨的等候着。
  “恩,田家。冷家,薄家,庄家。沙家,叶家。你等都来了?”
  “为王上作事,怎敢不来?”六家家主下跪致礼,然后说着。
  这六家,都是晋陵郡有家有户有产的武学世家,子弟也很多。这时,基本上全部倒向了官府,虽然铁骑会的势力也相当庞大,但是这是无可奈何地事情,毕竟权衡一下,就知道胜负如何了。
  虚行之迳自来到最上方的椅子坐下,全部的人员,都不得不站在那里,等候命令。虚行之扫过,见有男有女,数目也在上千之数。当下就笑地说:“你等忠勤可嘉,来人啊。记录下名号。入得吏册,此战如胜。各位可补吏职,至于你等六人,王上也必有赏赐。”
  六家家主顿时容光焕发,虽然人人知道对战铁骑会死伤必不可免,但是对这等庞大的家族来说,只要有特权,有田地,有官府地支持,死一半族人都是肯得,毕竟以后就是几代几世的繁荣了。
  随行小吏,分成六批,一一记录六族的名单,无论男女,都录其中。
  等这批人都已经登录,虚行之却还是默然不动,六家家主都不由有点怀疑,面面相觑,但是又不敢问来。这时,夜已经深了,突然之间,一道虚实难分的人影飘了进来。
  众人顿时吃了一惊,因为在出现之前,人人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痕迹,但是望了过去,又各自目瞪口呆。
  这个少女,看上去也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乌黑青丝,雪白肌肤,穿着一身白裙,腰间束着丝质腰带,高耸地酥胸将白衣顶起,纤细的腰身摇曳生姿,裙下露出一双小腿,**玉足若隐若现。
  虚行之虽然早知情报,但是也是第一次见到此女,顿时生出从未有过的惊艳感觉。
  她的美丽确是与别不同,美得使人屏息,像是只会在黑夜出没的精灵。带着种纯洁无瑕的天真气质,眸中迷离,似内蕴无尽梦境。
  但是她虽然就在眼前,却总是似乎有一种虚无缥缈,似在非在的特质。
  虚行之顿时惊醒过来,“啪”的一声,弹响了指甲,顿时把六大家主都惊醒过来。
  这六人,都是高手,一旦清醒,顿时大惊,如鱼网般撒开,把这个女子团团围住,并且“铮”的一声,各自拔出武器。
  这个少女只是别转娇躯,轻摇臻首。
  顿时,围着她地众人都生出要向前倾跌的可怕感觉。仿佛她的立身之处,变成一个无底深洞,若掉进去地话,休想能有命再爬出来。
  如此厉害的魔功,众人连在梦中也没有想过,已经凝聚地劲气,有如石沉大海,一去无回,都不由脸色一青,倒退一步,竟然受到了一些内伤。
  虚行之心中大凛,目光扫过,见得自己地下属,都已经恢复,毕竟是军中精锐,久见生死,心志坚如钢铁,心中大定,沉声说着:“小姐,你在干什么,想对本官示威吗?还是想杀官造反?”
  说着,后面二十人,已经各持弩弓,黑光透出杀机。
  幽幽一叹,她的天魔功已到了第十重境界,收发由心,可刚可柔,千变万化。除了恩师阴后祝玉妍达到十一重外,古往今来阴癸派虽能人辈出,但从没有人在她这样年纪修至这种境界。
  虽然她有把握,在二十副弩弓下,也可杀人示威,并且全身而退,但是以后阴癸派,势必立刻受到株连。
  只可怕地是,邪王石之轩,得了邪帝舍利,这一年来,已经全部恢复,并且还有精进,魔门之中,除了祝玉妍,基本上大部分已经表示归顺。
  如果杀官造反,不但激怒了杨宣凝,无数兵将,大批高手,足够将十个阴癸派都斩尽杀绝,而且邪王石之轩也会出手,祝玉妍实是孤掌难鸣,必走上败亡之路。
  偏偏阴癸派与慈航静斋敌对已经上百年,虽可能短暂合作,但是全派去北方发展,却万万不可。
  这些思考一转而过,她不由叹息的说:“虚大人和我派。也有一些渊源,何必如此见外?唐王要行大事,小女子只是应命而来。我已经召回了恶僧和艳尼二人,以及其中弟子。并且控制了四成铁骑会,封锁了消息,虚大人要杀任少名,就在此夜。”
  虚行之默然,他也不敢对再露出官威。毕竟此女虽然才十七八岁,但是离宗师只有一线,稍等几年,就立刻是一代宗师,宗师只要没有后顾之忧,和你打游击战,那连王上都要头疼,何况是他?
  而且,王上还有其它的旨意。当下凝望着她起伏有致的动人酥胸,说着:“既然如此,是本官过忧了。”
  说完。他立刻站起,冷哼的说着:“起兵。立刻攻向任少名。”
  城内景色别致。河道,以百计地石拱桥架设河道上。人家依水而居,高低错落的民居鳞次栉比,因水成街,因水成市,因水成路,水、路、桥、屋浑成一体,一派恬静、纯朴的水城风光,柔情似水。
  但是此时,数千兵甲蜂拥而出,夜中人人闭户,不敢有任何声音。
  任少名这时,虽然还建了铁骑会,但是却没有能够占领一郡一城,因此,他住在了一个大住宅之中,住宅早已经摸清楚,主要分前后两院,前院设置三座两层高地重楼,以复道回廊和假山鱼池分隔。
  但是铁骑会虽然号称上万,真正战斗人员,也不过五百之数,大兵才到住宅附近,顿时就被发觉,虚行之还没有赶到,就已经听见了杀声。
  “哼,也好,省得本官多费口舌。目光所望,只见住宅区,杀声镇天,铁骑会的核心,多来自外族,个个善战,见得大兵压到,反激起凶性,反冲过来。
  “放!”二十弩弓对准着对方,一批批射去,只见弩弓所向之处,抵抗地敌兵纷纷惨叫,扑到在地,根本无法反抗,看的诸人是心中生寒,真不愧是国家镇压武林的第一利器,二流三流的人,根本无法正面抗衡。
  冷哼一声,鬼魅一样的穿入,所到之处,那些抵抗者,纷纷倒跌丧命。被击中者,无论伤在何处,都是五脏震碎而亡。
  “厂督?她这意是?”心腹孟江异光闪烁地说着。
  “让她去,任少名和阴癸派合作多年,并且涉及外族,因此这些秘密必须被扼杀,王上也不想暴露,因此让她去杀了任少名,切断线索。”虚行之顿了一顿,他又说着:“姑且不说武功,此女是王上所要,你等可别自找死路。”
  南下清洗武林,大批的武林夫人小姐之类,都变成了手下的玩物,这些家伙已经得了甜头,但是这少女,可不是他们能够动的。
  孟江顿时大惊,扑的跪下:“多谢厂督提点,多谢厂督提点。“如不是念在你忠心耿耿,办事得力的份上,本官岂会多言,直接把你砍了。”虚行之冷然说着,就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
  气动交击,形成一股涡漩,直冲而上,一处房屋炸开,二人都落了下来。
  正是和任少名。
  任少名脸上抹过一丝红,又敛去,显是受了内伤,又强行压住,他哈哈笑的说:“想不到小姐,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过,想杀我,没有这样容易。”
  一边说话,一边运聚全身功力。
  耳朵立时传来方圆十丈所有细微响音,连虫行蚁走的声音都瞒不过他,周围大军地包围,已经全部知道,他立刻生出退意。
  仰起俏脸,似嗔非嗔地横了他一眼,叹的说着:“你已经是强弩之末,就让我彻底留下你吧!”
  突然之间,往前疾冲,速度几与鬼相当。
  任少名怒吼一声
  “蓬!蓬!”劲气交击。
  任少名“砰”的一声撞在一处墙上,顿时墙身炸开,他脸上血色尽退,又跳开,就欲翻身出逃。
  眸子,亮起蓝色光芒,整个人突然之间,变成团虚影,瞬间跨越空间,任少名反手,拼死一击。
  “蓬!”地一声,落到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而任少名,却从半空中落下,落到地上,再无声息。
  虚行之上前,看了看,的确已经死了,当下笑地说:“小姐果是厉害。”
  咳嗽了一下,她低沉地声音温婉动人,说着:“这下虚大人就放心了吧?”
  虚行之双目神光闪闪的扫视四方,示意周围地人员退出,然后望向她那楚楚纤腰,才说着:“这事已经了断,不过小姐天生丽质,吾王已经知道,什么时候,去见王上,献上你的身体呢?”
  先是露出一个甜蜜娇柔的微笑,目光又投向尸体,露出迷离而若有所思的神色:“王上既然要我,那我怎能推辞呢?只是在与师妃暄决战前,必须保留纯阴之质,还请王上稍等一段时间。”
  虚行之半点不好意思的神情也没有,说着:“如此最好,切让王上等久了。”
  王者对天下女色任取任夺,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