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大唐》 >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七章 大势已成当化龙

作品:《大唐

  天气逐渐转冷,在第一场大雪降临之时,二份捷报传来。全//本\小//说\网
  首先是李靖自竞陵出兵,与三千之数,对战当时控制巴东郡的蛮首,临阵斩将,俘获五千人,占巴东郡。
  接到消息之时,已经是上午,点点雪花,徐徐飘降,填满整个天空,整个河水与上空,均被浓得化不开白皑皑的冬雪笼罩,茫茫一片。凝视着雪海的至深处,杨宣凝的意识慢慢收回,一股前所未有的喜悦,涌上心头。
  等收回了精神,杨宣凝缓缓转过身来,他望了望跪在地上的女官,取下手上奏章,取来,一读,然后又说:“请裴侍郎前来见寡人。”
  此中宫殿,层层叠叠,石之轩就立在人造丘陵之下,负手而立,在大雪之中,飘然如仙,听到了召唤,石之轩上来,等女官退下,他先不说政事,双目闪耀着深透不可测的精芒,宛然洞穿一切的注视着杨宣凝,然后才轻叹的说着:“想不到啊想不到,王上竟然已经摸到了宗师的边缘,体味那不可测的天地之力,成为宗师,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千古之下,宗师者可所谓代代不绝,但是帝皇成为宗师者,自古不过二三人者。”杨宣凝闻言,双手按栏,低首俯视整个江都,目光落在了雨雪深处,笑的说:“寡人也得舍利元精,夺天地之造化,成古今难得之道体,精气之盛,十倍于人,又得传国玉玺之助,岂会不得宗师?”
  又笑的说:“这场雪触动了寡人心灵内某一境界。眼下寡人得到了很多东西,但又若一无所有。寡人在想,是否真有命运这回事?”
  石之轩伸出手来。一点点雪落到他的手上,变成一滴滴水珠。如同徐徐开放的花朵,美得让人心醉,他失笑的说着:“原来了空真是王上所杀,真是杀戮决断,世所难见。玉玺和杨公宝藏,都在王上手中,我真地相信有天意了。”
  又沉吟的说着:“我以前,虽敢称武学天下第一,但是我不通佛道二家望气查命的密术,以前从不相信有命运存在,可是在经历这么多事故后,我再不敢遽下断语。但是自我吸取了元精,大幅度提升自己地精气神后。我感觉到了一些平时感觉不到的东西,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闻言,杨宣凝心中一惊。他低头望下去,下这么一阵雪。城市换上雪白地新衣。所有房舍见雪不见瓦,而长街中积起的雪。却被足印车痕所掩盖。
  阵阵排演音乐之声,以及女声歌唱,从下面的殿堂上传来,配合这雪白苍茫的天地,份外使人幽思感慨,神驰物外。
  “李靖的奏报,你看了没有?”杨宣凝转移地话题。
  “已经看了,作的还可以。”石之轩平淡的说着,的确,夺一郡,在此时此地,又算得了什么大功呢?
  杨宣凝心中喜悦,谓不远处的女官:“召来起居舍人,当场拟旨。”
  当下,没有多少时间,就有文臣前来,杨宣凝铺开了旨绢,亲笔写着:“卿竭诚尽力,功效特彰。远览至诚,极以嘉赏,勿忧富贵也,先赐丝绸百匹,以稍赏卿功,寡人以为,卿必不至于如此,侯卿之功。”这就是亲笔手敕了,石之轩见此,心中一动,他深知杨宣凝其行莫测,又极会识人,如此用意嘉勉,侯卿之功,这句话意味深长,看来,此人当真是了不得呢!
  翻出第二卷奏折,却没有被拆封过,这是锦衣卫的奏章,拿来读下,浮出一丝冷笑。
  “王上,何事?”
  “礼部侍郎李淳风这次立下大功,刘武周部,已攻下晋阳太原,彻底断了李阀后路,李渊第三子齐国公李元吉,退回长安路上,被我方埋伏,晃公错、东溟夫人、祝玉妍联手,李元吉授首。1%6%k%小%说%网”
  “什么,晋阳太原已下?李元吉已经死了?”这个消息,连石之轩都不由心中震动,太原是军事重镇,不仅兵源充沛,而且饷粮丰厚,军粮可供10年之用,李渊在晋阳密招豪杰,倾财赈施,广纳贤才。其长子李建成也在河东暗中交结英俊,发展势力,太原的重要性,不言可说,是李阀的龙兴之地,现在已经被取下,如果不能迅速夺回,对李阀声望的打击是难以言辞,说一句“关中震动”,已经算轻地了。
  他略沉吟下,就说着:“王上,李阀已绝矣,太原已失,除关中,再无它地,此时又与圣上对峙,可所谓再难收回,其势已衰败。”
  “对峙情况,有什么新消息吗?”
  “尚无,二军对峙潼关。”
  “还在对峙吗?”杨宣凝皱起眉来:“已经对峙了三个月了吧?”
  “王上,欲得天下而不可不知天时、地理、人和这三宗,但是也不能一概而论,长安位于关中平原,地当渭河之南,秦岭之北,沃野千里,群山环抱。周、秦、汉均以此为都,当年秦始皇之能一统**,扫灭群雄,原因就在于此,但是,西秦定则关中安,西秦乱则关中乱,秦凉处于陇山山脉以西之高台地,虎视关中一带,故李阀一天未平西秦,仍未算真得长安,更无力东取洛阳,平定天下。”石之轩说着:“再加上晋阳已落,因此无论胜败,其实都已经不重要,李阀胜了,李阀也被四面包围,而困守关中,浅水困龙之局,已经由王上布成,就算李阀败了,圣上夺回关中,也要面对西秦西凉以及刘武周部,也成困龙之局,王上又有什么担心的呢?”
  “话说如此,但是寡人总有点担
  就在这时,又一个脚步声传来,两人一起回首望去。却看见了一名美髯中年男子,两鬓灰白,额上隐现皱纹。却是新提拔上来的起居舍人虞世南。
  不过,虽然起居舍人。掌记录皇帝日常行动,并且参与拟旨,但是不通过女官,直接过来,显是事情重大。而且看其脚步,也是如此。
  “何事?”
  “王上,晋阳已落,关中震动,军心民心大乱,而潼关因此被破,圣上入关了。”虞世南高声说着。
  “啊!”杨宣凝这次真正是身躯剧震,这个消息太让他惊讶了。
  显然,他也知道自己过于失态。毕竟在当时人看来,这消息虽然惊人,但是并不比刘武周攻下太原更让人惊讶。
  前后对比。实是可疑。
  不过,这是真正李阀地失败。也是历史上根本性转折。也许自己不用动手,李世民就会变成灰灰。努力按捺住沸腾的心情,把目光移往下面,凝望冬雪下地园林,许久,才淡淡地说着:“当时大将,是李世民吧,他的情况怎么样?他到底是撤退,还是大军被破,存者几何?还有,圣上是驻扎潼关,还是立刻进军?”
  问到最后几句话时,声音转为严厉。
  “禀王上,李世民率军而退,具体情况不明,但是至少三万主军还存,圣上立刻进军,跟随而上。”
  杨宣凝度步而行,又快又急,心中闪过无数地想法,突然之间他断然立住,望向了石之轩,说着:“请裴卿,你有何看法?”
  石之轩目光闪烁异采,说着:“王上怀疑李世民佯败?”
  “恩,目前形势,如果李阀和圣上继续对峙下去,只怕拖不起的,是李阀,毕竟薛仁杲与李阀,但是有杀父之仇,更有战略上势不二立地冲突,西秦定则关中安,西秦乱则关中乱,这在关中的角度是这样,但是相反,也同样成立,薛仁杲要真正夺取天下,必取关中才可,因此,稍喘息过来,必扑向关中,给予致命一击。”
  “而且晋阳已失,一旦刘武周消化了新得的郡县,必直扑关中,种种形势,李阀如果不能迅速击败圣上,或者至少让圣上退回洛阳,立刻有倾覆之祸。”
  “但是圣上在关中根基深厚,就算李阀是佯败,只怕关中立刻不稳,诸郡县就算不立刻投靠圣上,也会观望,不再给予李阀支援,李阀岂敢如此?”石之轩沉声问着:“就算是佯败,不明事理的其它军队,只怕立刻会崩解,再无战意。”
  “但是李阀手中,至少有三万大军,是其嫡系,不会动摇,或者说,不会立刻动摇,也可以一战了。”
  “三万如何对二十万?”石之轩连声问着。
  “还有突厥骑兵在。”杨宣凝想也不想,直接脱口而出。
  “冬日突厥怎可用兵?”
  和一般人想象的不一样,草原骑兵并不是四季都可以,冬春二季,马匹变瘦,粮草又不足,因此根本不可以大举用兵。
  “至少可以用二万。”虽说如此,但是十抽一,积蓄干粮,到了内地,甚至用粮食而喂,虽然这非常耗费粮食,但是在不得不情况下,也可以用兵。
  君臣对句,又快又急,但是立刻把一种可能揭示。
  杨宣凝停住了脚步,叹地说着:“其实真败和佯败并无区别,真败也好,佯败也好,现在局面如此,李阀也只有不得不行险,以求奇兵得胜的果实,因此突厥出兵,势在必然,突厥也不会让圣上再回关中,我叹的是圣上。”
  “圣上如果不急着入关,而驻扎于潼关,反正关中已经对他敞开大门,这时,分派偏师,甚至只派数十使者去各郡宣旨,只怕各郡闻旨而降,稍等一月,集数十郡,以及己身二十万军,就算李阀有什么奇兵,就算加上二万骑,在冬天,突厥不能大举支援的情况下,也只有死路一条,但是圣上却直追而上,由此知道,圣上用兵,缺了火候啊。”
  “恩,以前是胜败都不可。现在从败中崛起,但是却还是在胜中骄狂轻进。”石之轩也明白过来了:“如此看来,雪中进军。一旦被破,只怕数十万军。一夜崩溃。”
  “其实寡人只有一条路,无论怎么样,寡人必须立刻起兵,圣上败了,寡人也必须趁着这个机会。取下惟南,入主洛阳,毕竟圣上二十万军,如果给李阀收编了,那关中就稳固了,甚至有余力取下洛阳,不可不防。”
  “如果圣上胜了,寡人也同样必须趁着立足未稳,李阀余逆未清之时。发兵取下惟南和洛阳,这时,圣上必须二取一。作出选择,惟南洛阳虽好。也不如关中长安。所以圣上必先取关中。”
  “虽寡人现在粮少,但是尽起粮库。也可用兵了,毕竟惟南和洛阳多粮仓,得之,可弥补所用,裴卿,你为兵部侍郎,可下去安排,一周之内,寡人就要起大军二十万,攻向惟南地区,北上夺洛阳,卿可随行。”
  “臣遵旨。”
  “立刻召见内阁议事,还有,虞卿,你来拟旨,罗士信为襄阳总管,而徐世绩、程知节、单雄信三将,随寡人亲征,尉迟敬德和杜伏威也同随之。”
  虞世南沉声应旨。
  石之轩出宫,这时,整个江都皇宫中,禁卫连绵,以他的功力,当然知道许多角落中都有侍卫,形成了几乎没有漏洞的网络,以他此时的武功,也大感心惊。
  出得门去,就见得皇宫门禁重重,深沉不测,宛然吞人不吐骨的狰狞巨兽,心中叹了一声,时至今日,当真是诸体系都完善,连他自己,如不得允许,也难以闯入皇宫之中。
  这次,杨宣凝更是敏锐地掌握战机,把握大势,如此行事,就算李阀和杨广知道,也只有无可奈何,不得不交出洛阳。
  这已经是没有人能够逆转地大势了,而天下已定一半。
  就想在这时,天空猛的一震,一记雷霆自空而下。
  正是冬雷一声。
  石之轩不由吃惊,上前直望天空,冬日有雷,真是不可思议。
  沈幽兰从深沉地冥想中被惊醒来,欠身下榻,她所处地,是一处静室,这静室不过数丈见方,却极是清幽雅致。不过,除了中间一榻以及一个书架外,别无它物,而在书架上,只有几册丹经道。
  才有动静,外室,就有一个侍女打扮地少女闻声看来,并且“啊”了一声,忙上前相扶,说着:“娘娘,怎么了,这就下榻了?”
  沈幽兰淡然说着:“恩,出来了。”
  此少女,算是师门师妹,性格甚是端谨,十分谦恭有礼,如此才送到这里为侍女,要知道宫中是最禁之地,虽有神通也难以施展,性格上不端谨谦恭,有一百个也死一百个了。
  沈幽兰说完,就穿上外衣,那少女也连忙上前帮忙,只见沈幽兰此时,身上是一件白衣裙,但是里面什么也没有穿,令她骄人地身材和曲线尽览无遗,就连高耸地双峰上两个精巧的小点点也清晰可见。
  匆忙穿上宫衣,才可外出,不然给人看见了,就是一个失礼之罪,虽然沈幽兰不怕,但是也不想惹些麻烦。
  出了门,就望了上去,这时,雪过天晴,夕阳暖暖地照在天地之中,闪着耀眼地光辉,沈幽兰静静地,用望气之法,向某地看了上去。
  灿烂阳光之中,一条白龙而上,具五爪,有二角,在光辉中吞云吐雾,甚是高兴。
  再过片刻,这迹象消失,再不会显示,这是成龙的一瞬间显示,在附近十里内才可看见,之后就潜伏,再难测看。
  “王上大业已成,可称帝了。”成龙就可称帝,此是理所当然,虽然这时还不是真命天子,但是至少可称得上半片江山之主了。
  而几乎同时,李播也收回了望气之法,他默然。
  “老爷,王上召见内阁会议。”一家仆获得通知,轻声上前说着。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等他退下,他才抓起一把雪,又洒于路上,叹的说:“吾父啊,吾道成矣。”
  辅助一人成龙,关系甚大,不可思议,如是不成,万劫不复,如是成功,也可鸡犬升天,如非如此,何必参与此事?
  当年,点杨家龙穴,是李播之父,寄希望他成龙,结果杨素身死未成,其父就立刻吐血而死,死后也万劫不复。
  杨素之后,杨玄感造反,李播就没有敢于参与,见证他身死,本心灰意冷,却想不到杨宣凝三代而兴,今日终于化龙,如此,就是李播之父也可超生。
  胜,是天数,不胜,是逆天,成王败寇之间,奥秘不可说,但是原则就是如此简单。
  化龙,并非龙脉就可,最重要的是占领大地,因此才得人皇之气,杨宣凝已定南方,并且格局已成,大势已就,基业稳固,才得化形。“你是三代之烈,前赴后继,我家也是三代与你共存亡啊,平定乱世,盛世而创,掌数百年气数,亿万黎民之生死,功大不可说啊!”李播喃喃的说着。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