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大唐》 > 章节列表

第一百十一章 入主洛阳

作品:《大唐

  直到次日上午
  大军又给予推进,十万大军,一万骑兵,满布于野,称得上是人强马壮,士气如虹。\\。qВ5、c0m\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举凡在战略上有重要意义的城市,均是城厚墙高,沟河护城,易守难攻,能以少胜多,故以孙子的用兵如神,仍以攻城为不得已的下下之策。虽然说,隋炀帝带走大部分精锐,城中虽然号称十五万,不过是新集的农民,无有战斗力,但是依城而守,如果抵抗坚决,还是不可小看。
  “历史上李唐攻打洛阳,有窦建德来救,今日,可有人乎?”杨宣凝凝视着城上,见没有动静,冷笑一声。
  窦建德是隋贝州漳南人。世代务农,曾任里长,炀帝募兵征高丽,建德在军中任二百人长。抗拒东征,并助同县人孙安祖率数百人入漳南东境高鸡泊,举兵抗隋。及后窦建德一家被隋军杀害,建德乃率部众二百人投清河人高士达的起事军队。大业十二年,隋遣杨义臣击破张金称、高士达。建德招集散亡复起,于大业十三年正月称长乐王于河间乐寿县。
  在这个世界上,虽然他起事比历史上快速,但是直到现在,也不过五郡之主,根本没有力量干涉这次洛阳之战。
  日光慢移,见洛阳城上,还没有动静,杨宣凝又浮出一丝冷笑,就对左右问着:“破城机,到了几辆了?”
  “回禀王上,体积宏大。雪中难行,只到了二辆。”侍卫低头应着说。
  “二辆,也足够了。推上去,叫机手听着。如能一举轰掉城墙上那座主楼,全体,无论上下,全部立升一级,赏金千两!”杨宣凝森然说着:“三发之内。如是不行,军法处置,全部斩首示众!”
  这道残酷的旨意,立刻传了下,顿时,二座高十数米的机车,被推了出去(本来我不想说的,但是那些讽刺偶的人实在脑残,不得不仔细说说。这可是历史上真地东西)
  这机车,以大木为架,结合部用金属件联接。炮架上横置可以转动的炮轴。固定在轴上的长杆称为“稍”。起杠杆作用。用一根木杆作稍地称为单稍,用多根木杆缚在一起作梢的称为多稍。稍数越多。抛射地石弹越重、越远。炮梢的一端系皮窝,容纳石弹;另一端系炮索。索长数丈。小型炮有索数条,大型炮多达百条以上,而这种投石机,足有二百条炮索。
  每条炮索由1--2人拉曳,因此,一台机,足有四百人来拉动,所以,一组破城机,加上维修,足有五百人,编一队而专门用之。
  这在历史上,又有个名字,叫回回炮。
  元初,元世祖大举伐宋,在襄阳、樊城遭到宋军顽强抵抗。元军围城5年,却始终未能攻克,在城下死伤惨重,元世祖不得不遣使到波斯,调回回炮匠。制成回回炮。
  这种回回炮,普通型,所用弹石重达300斤,以机发射,用力省而射程甚远,而大型的,当时就可达800斤,射程200米左右。
  三年之后,元世祖以回回炮攻樊城,一举告捷。接着,元军移炮以向襄阳。机发,声震天地,第一炮就射中襄阳谯楼,整个谯楼立刻崩解,入地七尺。面对这种情况,城中诸将立刻知道大势已去,宋将吕文焕自知不敌,遂纳城归顺元军。相持5年之久的襄樊战役,就这样在回回炮的一声怒吼中宣告结束。
  只发一下,就让能够坚守五年襄阳投靠,为什么呢?因为根本没有战胜希望,虽然一石是打不垮城墙,但是只要多投几石,守城根本没有意义。全本
  说到这个,杨宣凝不由想起了射雕英雄传郭靖,如果也讲究一些逻辑地话,最后襄阳城破,郭靖就死在了这种武器上。
  千斤巨石,破城碎墙,一百个郭靖也没有办法避免城破人亡的命运,哪怕降龙十八掌和九阴真经修炼到至高境界也没有用。
  别说郭靖了,就是这个世界的宗师,只有死路一条,也许只有成为真正破碎虚空的神,还勉强可以抵抗吧!
  不过,这种投石机,高十数米,沉重无比,移动艰难之极,要下面垫滚木,上千人一起拉纤,才可移动一部,在历史上,全世界只有蒙古人才把回回炮大规模应用在战场上。蒙古人南征北讨,几乎百战百胜,除了骑兵之外,拥有回回炮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其实,回回炮的原理并不复杂,就是投石机的原理,杨宣凝曾经说过这种设想,但是造这样大,这样复杂,鲁妙子领导的工部,全力加工,到现在,真正的大型回回炮,也只有十架,其它的都是小型。
  大型回回炮,被名破城机,取能够破任何城墙之意,这种专门特制地十架,可投1000斤,射程300米,几乎已经达到木结构的极限,而且,基本上每五十发,就要散架,但是这也足够了,因为就算居高临下,城上无论是弩是弓,也只能及150米的打击范围,其实200米外,就没有威胁了。
  二架巨车推上前,由于残酷地旨意,个个面无人色,有经验的瞄准员,拼命来回度测距离和射线。
  杨宣凝这时,倒也不急,一台破石机,五百人才可驱动,二台就是一千人,一千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喝声拉上千斤巨石,准备抛射。
  就在这时,洛阳城上,也发觉不好,数十人腾身而起,大鸟般奋力横过近七丈地空间,直扑向破城机,就在这时。下面一声令下:“发射!”“噗!”空中飞上无数地弓箭,密密麻麻简直笼罩了天空,等箭雨落尽。这数十个扑上去的高手,已经大半变成了刺猬。还有数人,大概身穿软甲,虽然身中数箭,仍旧足尖一点,再度腾空。直扑二架破城机。
  就在这时,军中二个百人队地骑兵冲出,快速拦截,拼杀了起来。
  杨宣凝根本看也不看他们,只望着破城机,只见这破城机,拉着炮索嗤嗤作响,几乎同时,二个炮长。都齐声发令,顿时,二颗巨大地石弹。飞了出去。
  上午阳光灿烂,数十万人顿时闭息而看。无数心脏都随着二刻石弹而跳跃。
  “轰!”几乎只发出一声巨响。二颗巨石几乎同时命中城墙上的那个阁楼,在巨石的攻击下。石制阁楼立刻崩溃,声震天地,附近地人只觉得地都一动,在阁楼之上的士兵,顿时全部变成肉沫,连哼一声也没有。
  这种情况实在太惊人了,连己方地士兵都一时惊呆了,等稍过几分钟,顿时,数十万人齐声欢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顿时士气大震。
  杨宣凝再命把旗一摇,由于事先已经吩咐下去,受到命令,顿时,数十万人,一起高喊:“城中还不降?城中还不降?”
  声如巨雷,一声催一声,而守城的将士,个个面无土色,再无战意。
  连喊十数声,声音立刻停止,数十万,无一声者,这种沉默,比刚才还要压迫。
  杨宣凝凝视着城上,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他的前面,是一个立秆,一旦影子直投,到了正午,立刻就是不死不休的攻城战争。
  一旦牺牲巨大才攻破此城,就算不屠城,城中凡是十夫长,连同任何官员,以及皇太孙,也无一可活,必分批屠杀,直到杀光,才可收刀。
  这就是古代战争的真理,也是兵法所在,就算要争取官员投靠,也不会是这种顽固不化地人,说白了,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仁慈的对待拼死抵抗者,那又怎么样对待一开始就投靠者?
  拼死抵抗者,从无可活之理。
  只有在英雄童话,或者演义中,才会有这种抵抗越激烈,越受重用的事情,或者现实中具备更多筹码和利益者,才可稍稍改变这个定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军中气氛越来越紧张。为了这次攻城,一切辎重供应更是准备充足,这时,可移动的望台“巢车”和“楼车”,能在高处窥望城内的情况,或发箭助攻,已经在移动之中,一辆辆布满着整个战场前沿。
  一般来说,大城都有护城河,因此攻城战的第一步是“越壕”,就算战事没有开始,但是二万民兵(臣服郡县而来的兵员),都身边带有一只麻袋,以及一些车子,都已经装满了土石,准备一旦开战,就不顾死伤,囊土运石,推入壕中,把护城河填平。
  而大量,数百木坦克也准备,木坦克是四**车,上有厚土和湿透的棉被,不怕弓矢,亦不惧石击,并且不容易燃烧,其下可隐藏数十战士,在掩护攻城具有奇效。
  虽然大型投石机只运来二辆,但是中小型地都已经在动员,只是这种投石机,射程都在100米内,因此都在城上射击范围,一旦开战,损失也会非常惨重。
  虽然没有正式开战,但是这种惨烈攻城战的气氛,已经一分比一分浓重。
  连杨宣凝也再无丝毫悠闲之意,虽然说,城中大半是民兵,精锐不多,虽然说,隋炀帝已死,城中斗志已弱,虽然说,先发致人,炮轰阁楼,虽然说,城中再无粮食外给,虽然说,城中有内应,等战到关键时就可出动,洛阳迟早得破,但是一旦真的开战,以洛阳城地厚实,就算十辆破城机全部到,就算所有条件全部具备,要攻下此城,也起码付出五万以上的代价。
  时间一点又一点地过去,杨宣凝已经脱去帝服,穿上了黄金盔甲,他高踞于高台之上,目光闪闪。心神却平静如水。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杨宣凝挥出手来,准备下达命令。
  就在这时。只听轰然一声,洛阳城门大开。
  为首一人。果是皇太孙杨,他不再穿着皇太孙地储君之服,就是白衣,背上还背着荆条,后面。就是司马德勘和裴行随之,还有文武大臣百人,一起过来遥遥见之,杨宣凝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又叹了一口气。
  “王上,杨一降,三十六年隋朝自此而亡,王上英明聪惠,神武豁达。白手起家,三年之内,扫平南方。今得洛阳,天下指日可得。论古往今来。唯王上第一,王上何叹之有?”李播上前一步。说着。
  杨宣凝扫过一眼,见杜伏威、尉迟敬德、徐世绩、程知节、单雄信等将,都全部拜伏于地,说着:“全仗王上英明,奉天承运,才得今日之业!”
  杨宣凝大喜,虽然他也发觉了一些新来降官降将庆贺之余,也有一丝复杂的神色,但是天下易统,本是常情,当下也不理会,说着:“全靠诸卿之力,才有今日,入得洛阳,不许掠夺,寡人稍后,就有赏赐。”
  顿时,各传令官将此事宣告全军,一时间,三军欢喜雀跃,满山雷动,将卒不分贵贱尊卑,皆相拥庆贺,振臂高呼。欢呼之声传到洛阳城内外。
  而这时,负荆条,慢慢走在半路地杨闻之,黯然落泪,叹地说:“我大隋高祖,以大统七年六月癸丑夜生于冯翊般若寺,紫气充庭神光满室,其后,三让而受天命,即皇帝位于临光殿,建大隋,又灭陈朝,统一全国,突厥可汗尊之圣人天可汗,愿为藩属永世归顺,千万世为圣朝典牛马。又建三省六部制,如此辉煌之业,竟没于我,岂不悲乎?”
  司马德勘连忙看了看后面,拉了拉他的衣,沉声说着:“殿下,千万不可再出此言。”
  杨一惊,顿时醒悟过来,后面大臣,刚才还是自己的臣子,但是此时已经不是,就凭着刚才群起逼自己出降,再无丝毫君臣之义,听得这种语言,还不立刻向新主报告以示其忠,再说下去,立刻是杀身之祸,当下立刻闭口不言。
  而在这时,杨宣凝也对着李播说着:“高祖,美须髯,身长七尺八寸,状貌瑰伟,武艺绝伦,识量深重,有将率之略,开皇盛世,气象恢宏磅礴,创业垂统,拨乱反正,济国宁人,同文共轨,想不到三十六年就亡,可见,大功于世,也非长治之理。”
  李播却又笑着回答:“高祖虽广,安及陛下?陛下十七举事,十九称王,今二十称帝,自古以来,前古未比。以后一统天下,只要兴汉统,躬节俭,平徭赋,仓廪实,法令行,祀上帝,尊极配天,正礼裁乐,纳民寿域,驱俗福林,自是千古一帝,汉高祖,也不及陛下,此真是受命于天,如日临照于万民,真天子也!”
  地确,他白手起家,区区二十,就到现在的基业,只要不出弊端,以后几年统一天下,那论得开国武功,谁能及他?
  就算二世而亡,千古之下,后世也不得不承认他是武功第一,更胜秦皇汉武。
  如果再有贞观之治地程度,延国几百年,那就成为后世无人可以超越的帝道颠峰了。
  千古一帝,已得一半,余者也可及。
  就在这时,杨已经引至,沿途刀枪耀日,旗帜蔽野。杨进到高台之下,跪在地上,虽然这时他没有传国玉玺,但是实际上,天子有九宝,其它玉玺,自然高举奉上,并且俯首请罪,而大臣全部跪在后面。
  杨宣凝笑着对李播说着:“古贤不杀亡国之君,吾不可违之也。”
  说着,便下高台,受了玉玺,扶起杨,亲解其北上的荆条,说着:“寡人虽应天命,为真天子,也不忘当日圣上之恩也,圣上之崩,寡人心痛之极,誓必报李家逆族弑君之罪。”
  又对着后面的大臣说着:“诸卿请起,诸位都是国之柱石,以后天下事,还多依靠各位卿家了。”
  这一话一出,明显表明了政治态度,所有原本隋朝的大臣,都立刻伏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上起驾入都。”
  虽得了洛阳,但是户口、粮册、官符、绶印一一交割,也不是一时半时地事情。
  数万军中拥戴,入得城来,直开皇宫,这时原本禁军全部撤离,让杨宣凝占有,到了洛阳皇宫,才见得雕栏玉砌、曲榭回廊,规模宏丽,构筑精工。流光溢彩,目不暇接,宫女数千,个个美丽,不敢怠慢,皆到阶下列队迎接,跪拜在地,山喊万岁。
  杨宣凝默然不言,几与梦中,命运之奇,今可见之。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