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大唐》 > 章节列表

第一百十四章 传国玉玺

作品:《大唐

  再见洛阳
  自古以来,先后有夏、商、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等八朝建都于此。//.qΒ⑤。cOm/
  这日天才微亮,城门开启,大批商旅、百姓、车马鱼贯入城,而徐子陵在人群里,由南门入城,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男子。
  此子高挺英伟,虽稍嫌脸孔狭长,但却是轮廓分明,完美得像个大理石雕像,皮肤更是比女孩子更白皙嫩滑,却丝毫没有娘娘腔的感觉。反而因其凌厉的眼神,使他深具男性霸道强横的魅力。
  他额头处扎了一条红布,素青色的外袍内是紧身的黄色武士服,外加一件皮背心,使他看来更是肩宽腰窄,腰上挂了一剑,年纪在二十四五间,形态威武之极。
  徐子陵与之共行,其时,一身青衣,翩然出尘洛阳的规模果是帝都,只南城门便开有三门,中间的城门名建国门,左为白虎门,右为长夏门,型制恢宏。
  甫进城门,只见宽达百步贯通南北两门的大街“天街”,在眼前笔直延伸开去,怕不有七、八里之长。
  街旁遍植樱桃、石榴、榆、柳等各式树木,中为供帝皇出巡的御道,际此春来之际,桃花盛开,绿叶吐出,别有一番新意。
  大道两旁店铺林立,里坊之间,各辟道路,与贯通各大城门的各十街交错,井然有序。
  “跋锋寒兄来过洛阳?”徐子陵问着。
  跋锋寒笑的说:“我来于草原,但是对中原二大帝都,闻名已久,前来特别观赏过。洛阳有两大特色,不可不知。”还请跋兄指点。”
  跋锋寒说着:“首先就是以南北为中轴,让洛水横贯全城。把洛阳分为南北两区,以四座大桥接连。而城内洛水又与其它伊、、涧三水联接城内,使城内河道萦绕,把山水之秀移至城内,予人天造地设的浑成感觉。”
  “其次,在外郭城的西墙外。设西林苑,西至新安,北抵邙山,南达伊阙诸山,周围二百余里,比得上长安上林苑。”
  此时前方忽现奇景,一艘帆船在隐蔽于房舍下方的洛水驶过,从他们地角度瞧去,只是帆顶移动。宛若陆地行舟。
  徐子陵若有所思,说着:“洛阳果然别具严整调谐的气象。”
  这时,天色大白。街上人车渐多,大道之上。不时有一队队士兵经过。他们都身穿统一的纸甲,威武厚实。而队长更是穿着金属盔甲,气度森严。
  两人沿街而行,抵达洛水南岸。
  跋锋寒指着这些士兵说着:“你看这些士兵,都可见是第一等精锐,单从士兵来说,就有资格来夺取天下,这时,中土之上,东都洛阳和西都长安,都同时称帝,而巧地是,同时建国为唐,也算是历史上第一奇观了,只是到底洛阳胜了一等。”
  跋锋寒又压低声音说着:“杨广建此城,已经极其辉煌,无需再建,而且杨广从全国各地迁来了数万户富商巨贾,又将河南三千多家工艺户安置到郭城东南隅的洛河南岸十二坊居住,现杨宣凝得此城,论得实力规模,毫不逊于长安。”
  “而且,杨宣凝一统江南,又占有潍南之地,现又在攻略巴蜀,论土地,实已占有天下六成半,论人口,也占了四成半,稳居天下第一宝座,而李唐,仅得关中一地,论面积,仅仅是一成半,论人口,也不过二成,相比之下,就逊色多了,就算李唐能够得了陇西,也最多是南北朝对立,再无能统一天下。.1@6@k@.”
  徐子陵听得肃然,跋锋寒虽专志武道,但对时局地看法却极有见地,因此苦笑的说着:“实不相瞒,这是我最大的担心,如是这样,天下将重陷南北分裂的局面,那时突厥入侵,我们中原势将没有反击的能力。”
  跋锋寒洒笑地说着:“这是师妃暄对你说的吧?虽然我对杨宣凝还没有见面,但是就看他行事手段,就知道没有人能动摇他的信念,而且,现在谁能够影响到他?”
  “宋缺如果早一年,也许有实力影响到杨宣凝,但是现在,江南和岭南已定,宋缺就算被说动,也难以成气候,就算可以使南方大乱一阵,也势必被镇压,并且家族全灭的下场,你觉得宋阀会如此不智?”
  “至于梵清惠、师妃暄,更是一点影响也没有,你看师妃暄直到现在,都没有去见杨宣凝,就知道这对他没有作用。”
  “最关键的是,如果李阀担心南北分裂,为什么不向杨宣凝臣服?这样的话,杨唐立刻可以一统天下,杨宣凝用兵如神,治政有方,怎么都有能力守住中原吧?”
  “而且,突厥入侵,首当其冲就是李唐,突厥自分裂后,再无实力一举攻下整个中原,等厮杀之后,只怕二败皆伤,这时杨唐正好一举扫平,统一天下,所以说中原没有反击的能力,实是你的仙子的胡言而已。”
  徐子陵默然,在李阀占优势地情况下,也许这个道理还可以说的通,但是现在杨宣凝占大半优势,反过来向弱者投降,这说出去就笑掉天下人大牙,连他这样本能倾向师妃暄的人,也没有丝毫占有大义地想法。
  此时洛阳城,车轿川流不息,热闹非常。行人中不少身穿胡服,显是来自西域的商旅。只看眼前地繁荣,谁都感受不到天下还战争连绵,生灵涂炭。
  徐子陵收摄心神,苦笑地说着:“是啊,所以我这次来,仅仅是看看杨宣凝登基,不准备作什么,而且一年前。我就下决心,不再干涉天下之争了,只是你这样的看法。倒使我有点惊讶,你不是草原上地人吗?”
  跋锋寒离开了人潮涌涌的天街。沿着洛水西行,宽达十多丈的河面,巨舟并列,以大缆维舟,铁锁钩连。蔚成奇景,凝视着这些,他冷笑地说着:“我是长在草原,不过,我的部落,都已经被突厥赶尽杀绝,除了我,一个也没有剩下,我还挂念着什么呢?而且。草原上并无民族这一说,各部落就是各部落,与中原汉族不同。”
  说完。又傲然说着:“这次杨唐建朝登极,除李唐外。其它群雄。甚至包括周边国家,都派遣使者。汇集了大半个天下的高手,我如能够一一挑战,必可武功大进,终有一日,能够重返草原,向毕玄挑战!”
  徐子陵听了,不由苦笑摇头,这种思想,是中原人难以理解,再走几步,心内思潮起伏。
  跋锋寒又指着前方右岸道:“那里,有一个不错地酒楼,我们上前看看。”
  徐子陵把心放平,漫步而上,无论走到何处,街巷,都是方格整齐,犹如棋盘。而民居则平均分布在棋格之中,秩序井然。
  一群小孩正在一处空地上玩耍,天真的欢笑声填满周遭地空间,不由使他更加希望起天下统一来,如果天下统一,想必这种欢笑就可以长久延续下去吧!
  想得入神时,已经到了酒楼之中。
  才入得酒楼,登上二楼,整个二楼大堂闹哄哄的挤满了各式人等,惟只靠街窗正中的那张大桌由一女独据。
  那女子一身雪白武士服,丰姿卓约,头顶遮阳竹笠,垂下重纱,掩住了香唇以上的俏脸,但只是露出的下颔部分,已使人可断定她是罕有地美女了。
  此女身形颇高,纤侬合度,体态至美,尤使人印象深刻的,是嘴角处点漆般的一颗小痣,令她倍添神秘的美姿。
  只是她身上带着寒气,让人不自觉就避开。
  见到此女,徐子陵全身一震,已经修到一流境界的心神,竟然撼动不己,这种现象,只有当年遇到师妃暄时,才可比喻。
  跋锋寒见此,对他展露出一个大有深意的暧笑容,然后又深望此女,脸露讶色,接着,直步上前,就在此女前面坐下。
  “罗女傅君?”
  “跋锋寒?”傅君冷然的抬起头来,说着。
  “想不到你还认识我。”
  “跋锋寒自入中土后,连败数十名家高手,战无不胜,我当然认得。”傅君平静的说着,目光扫过徐子陵,也是一惊,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非常熟悉。
  “傅小姐继承傅采林之奕剑术,来中原后,连刺数位官员,也名声大震啊,只是小姐竟然如此光明正大出现在洛阳,实是有趣。”跋锋寒说着。
  傅君冷哼一声,衣袂飘动,凛冽的杀气,立时直扑而上,而跋锋寒也同样按上剑柄,二下气势一撞,各觉得心中一重。
  两人都收回气势,跋锋寒也不再理她,命店小二上了菜。
  这时,酒楼之中,人人议论杨唐登极之事。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自立其身,张兄,你我不如投靠杨唐,也好光宗耀祖,封妻荫子。”附近就有一桌人在说着。“是啊,杨唐军占有洛阳,统一江南,兵甲百万,胜于当年吴国,真是帝王之基啊!”
  “听说圣上登极,出示传国玉玺呢,这真是天意。”
  “是啊,当年楚文王得和氏壁,而祖龙消灭六国,一统天下,就以此壁为玉玺,上雕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汉高祖刘邦推翻了秦朝,秦王子婴就把和氏壁献与刘邦,刘邦称之为传国玉玺,汉朝五百年为最贵,后来汉末地汉少帝,和氐壁失去,这就说明汉朝气数已绝,到三国时,落到了孙坚手中,后又落在曹操手上,只是五胡入侵,晋南迁时,就不知去向,后来皇帝就称白板天子,想不到今日落到圣上手中,这真是天命所归啊!”一人激动的说着,摇头摆脑。不胜感慨。
  附近人等,都面面相觑,人人叹是。
  傅君忍不住开口说着:“原来和氏璧如此重要?”
  跋锋寒放下筷子:“和氏玉璧。杨公宝库,二者得一。可安天下,这是中原早就传出来的声势,想不到现在尽入于杨唐之手,证明地确天命所归,这一登极。只怕天下各郡各县,各个群雄,都要被压上一头,杨唐再起兵,那所到之地,只怕多有投靠之事,这一手,抵得十万大军,中原一统。只怕指日可待。”
  傅君听了,不由低头不语,眸中闪过杀机。
  徐子陵却心中一凛。杨素家,当年虽然毫不逊色于四大门阀。但是经过造反之事。主干被杀,部属被诛。就算有些旧部,到底不如四大门阀了。
  因此,李阀虽然军事和地盘上稍逊之,但是政治上还压过杨宣凝,但是现在一来,杨公宝藏还罢了,传国玉玺的天命声势,却大大影响了天下各家各族,不但南方稳固,只怕北方一些世家,也要动摇了。
  现在人心背向,师妃暄支持李阀地所谓白道势力都每况愈下,摇摇欲坠,实是政治上地最大打击。
  而杨宣凝这时才拿出传国玉玺,还真是可忍了。
  想到这里,他虽然早已生出不理天下之争的心思,却同样心生烦恼。
  而数个时辰后,皇城中地杨宣凝,正在聆听着厂卫虚行之,锦衣卫沈落雁报告着城中的情况,以及来往地重要人士。
  他把玩着桌上八个新雕的玉玺,虽然时间匆忙,但是这八块玉玺,都用上好的白玉,雕刻精美之极,这六个玉玺,就是日后统治天下的玉玺了。
  虽说都是白玉雕成,但是六个是螭龙纽,而一个上雕凤凰,一个雕着蛟龙,那是皇后和太子的玉玺。
  其中一个,开元行玺,规模最小,可轻易随身携带,这就是他地私玺了。
  放下了玉玺,端起一只茶杯,喝了一口热茶,轻轻地嘘口气。不过,当听见了傅君、跋锋寒、徐子陵等名字时,他叹了一声,说着:“这几人,要重点警察,多用民线。”
  所谓的民线,就是那些居民,没有武功,但是对自己街道非常熟悉,一有新人入住,就可注意到,最不易引起武者警觉。
  “臣等遵旨。”
  “虚爱卿,你可先退下了,时间不早了。“臣告退。”虚行之急步出殿,由左侧门而出,出了宫门。
  在殿内,杨宣凝只是手一拉,沈落雁就落到他的怀中,他将手伸到沈落雁的胸前,隔着外衣不断地搓*揉她的**,又慢慢地将左手伸入她的外衣之内,在**上摩擦着。
  稍等片刻,又摸入了沈落雁裙中。
  沈落雁满脸徘红,秀眸紧闭,小嘴亦紧抿了起来,每一下的抚摸,都使她浑身抖颤,呻吟喘息,而当大腿根部一动,又发出一声特别剧烈的呻吟,显是侵犯了令她非常难受的部位。
  摸了半刻,杨宣凝才说着:“你给寡人特别注意胡教,寡人怀疑,三日后登极,这些人等,只怕会来捣乱。”
  沈落雁任其玩弄,上衣已经解了一半,露出雪白峰峦,玉颜红晕满面,诱人之极,听了这话,神色却出奇地平静,“哧”的一声笑的说:“王上放心,锦衣卫现已经组织严密庞大,应该能够调查得出来。”
  杨宣凝放下心来,说着:“如此最好,寡人一旦登极,天命在寡人,统一天下指日可待。到了那时,落雁不如入宫,为寡人妃,怎么样?”
  沈落雁微笑地说着:“王上有这样多美女,又何必要臣呢?王上勿要怪我**,如是王上所要,召见臣就可。”
  杨宣凝一呆,摇头笑着:“落雁的选择,果然还是这样,那你出去办事吧!”
  沉落雁甜甜一笑,站直娇躯,不片刻把衣服整理妥当,玉容回复平时地冷静,施礼说着:“那臣告退。”
  这时,夜色已浓。而她一退出,没有多少时间,就有人喊着:“下钱粮了,下钱粮了!”
  随着一声声宫禁地呼喊声,一扇扇高大厚重的宫门被推起锁好,直待第二天五更时分,方才打开。除非乃是杨宣凝亲旨,任何人亦不可擅自打开宫门,这是为了宫廷地安全考虑而设制,非常有效。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