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大唐》 >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为绝顶我为峰(下)

作品:《大唐

  、、、、、、、
  鼓声阵阵,号角号令,杨唐军有十六万之众,在保持连续攻击的情况下,还可以轮流休息。
  这时,已经过了夜半,但是数万火炬点燃,使整个战场一片火红,军威之盛,确教人望之心寒胆怯。
  汉中城上,李唐的每一个守城的将士,无不挣扎在生死存亡的恶梦之中。
  “我还有什么没有考虑到?我还有什么心理弊端呢?敌人在生死挣扎之际,那是一根稻草也要拼命尝试,自己切不可忽视任何一线危机。”
  在此大胜之前,杨宣凝立于高台之上,冥思苦想着。
  汉中一破,长安震动,可以说,基本上,李阀的三十万大军已经摇摇欲坠,毕竟关中大军,各居郡县,可不是李家的死士,军心大乱是免不了,只要自己招降纳叛,李阀分崩离析就指日可待。
  龙成风云集,树倒猢狲散,这其实是同一个意思。
  人家依附于你,不过看你有成事的希望,一旦大势已去,人家自然不会死硬着一条路走到黑。
  李阀根深蒂固,党羽丰满,世望高族,一旦夺取关中,自然依附者众,可所谓龙成风云集。
  但是现在,汉中已经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旦汉中一落,关中大势不可扭转,树倒猢狲散就会出现,就算李阀也无法改变这个法则。
  黄河之上,双方数万水师拼死厮杀,潼关之前,罗士信率十五万大军,不但紧逼关卡,更是为了监视黄河那边宋金刚部。
  而洛阳一线,更是同样驻扎大军,以防备北上的窦建德。
  薛仁杲和李唐有杀父之仇。而且战略上也有着根本的冲突,而且一旦放纵如狼似虎的突厥入内,薛仁杲的基业立刻崩溃,合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自己也安插了一万兵,由宋法亮统帅,任务就是在可能出现的地点。拦截十天。
  还有什么是没有考虑的呢?
  李靖?
  先不说现在,天下大势已经很分明了,李靖难道是傻瓜?放着开国重臣不当,跑去当奄奄一息地李阀当条狗?
  虽然同姓李,但是根本不是一族。而且李阀,正因为根深蒂固,所以外人怎么也难以上位,这点谁都知道,就看李阀的兵权就清楚了----大部分掌握了李渊和他的儿子手中。
  而且对军队的控制。自己已经非常严密,李靖受命攻打蜀中,用的全部是自己的兵将。内安插厂卫监督,又有着宋家的牵制,就算李靖夺了蜀中,威望大增,也难以控制全军,更加不要说在现在,自己御驾亲征,控制全军。谁能谋反?
  虽如此考量,但是他还是低声说着:“传朕旨意,厂卫对李靖地监督,全部启动。”
  “臣等遵旨。”侍卫的厂卫人员应命。
  虽然李靖可能觉察,但是这无所谓。上位者监督下位者,本是理所当然。特别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
  “传朕旨意,各营各策,出营攻击外,其它以兵符为命,营地布防不得擅动。”
  “传朕旨意,本营加强防御,一旦有变,奔驰控制全场。”
  李世民在接近,这点使杨宣凝心中涌起一股连自己也难以明白的情结,李世民是号称千古一帝的男人,可惜地是,自己与他,真正也只见过一面。
  目标不同,直到誓不两立,中间再无任何缓冲的余地,更没有人能改变这形势,只是李世民现今是穷途末路,而自己已经是占尽上风。
  有这一瞬间,杨宣凝想真正委托李靖指挥,自己带领骑兵参与对李世民的围剿,来真正与李世民来场对抗。
  但是这种冲动,硬是被压制下来。
  从自己被袭击开始,对李阀布局已经在开始,会稽起事,取出杨公宝藏、袭杀了空夺取传国玉玺,直到卷席南方,岭南会盟,以至于后来支援薛举,使隋炀帝北上还都,直到现在攻取汉中,这一连串战略布局,就算自己回过神来想想,也觉得自己神通广大,把包括李世民在内的敌人戏弄于股掌之上。
  争夺天下,一着领先,步步为先,这是一个滚雪球一样的过程。
  李世民在原本历史上,地确是千古一帝,但是现在偏偏被困在池塘之中,有着龙心龙骨龙鳞,却不得不以蟒蛇的形态存在,这就是组织和兵法的真谛所在。
  而自己,已经化龙,天下海洋,风起云卷,都随之而行,怎可白龙鱼服,亲自去擒杀李世民?如果脱离大军,只带万人地话,那说不定真的会被伏击,身死于大业将成之时。
  只要自己座镇于此,在大军之中,谁也不能战胜于朕!
  龙不亲自擒杀蟒蛇,这就是正道所在,顺之得昌,逆之不利。
  心念于此,杨宣凝终于下达了旨意:“命镇南王全权处置李世民之事,可领二万军,对镇南王说,朕等候他的好消息。”
  这一道旨意一出,他顿时全身一松,心中隐隐不安,已经尽都消除。
  某个乡村的小屋
  屋中家具很简单,但是显是经过一番打扫。
  亭中有十数人,各个鸦雀无声,静坐冥想,或者检查武器。
  突然之间,一人说着:“有人入村了!永康王,如何处置?”
  众人都是一惊,直望向中间的李神通,此是李渊之弟,拜宗正卿、右翊卫大将军,封永康王,李神通一向和与李世民走的非常近,所以在这里,也不足为奇。
  李神通讶然:“杀掉这批人,再看看是偶然还是搜索在这里!”
  李神通的武功,未必超过李渊,但是他在江湖威望却尤过其兄。擅使三戈戟,钩、啄、割、刺变化万千,名震北方。
  说罢,他就提出了三戈戟。
  才出了门,就听见外面几声惨叫,顿时心中大凛。
  那是外面戒备的人员,都是李阀之中地好手。怎么就如此轻易被杀?放眼过去,却见大概二百骑直扑入村。
  等看见为首者,更是脸色苍白。
  不可一世横行天下的石之轩,悠然策骑,徐徐而来。毫无顾忌的直入阵前。
  以李神通的强悍,也露出惊骇紧张地神色,手下顿时全部抽出兵器,严阵以待。石之轩地威名和实力,也许别人不知道。但是像李阀核心人员都是非常清楚,顿时心中叫苦,石之轩既然已经来了。就说明拦截自己,并非偶然。
  石之轩在离李神通十步处,停住马匹,居高临下,双目魔芒大盛,微笑的说着:“原来是永康王,真是幸会了。”
  李神通苦笑,说着:“原来是石先生。真是幸会,不知前来有何要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还要问问你为何这个时候来到这里呢?不如与我一起,见见圣上,相信圣上一定会非常欢喜。”
  李神通眼神一凝。知道情况不好,闷哼一声。往后疾退,而两名亲卫高手,立刻闪入双方空隙,作为李阀之人,在这个时候,只有这个选择。
  但是刀光一闪,石之轩策马前行,长刀撕开血肉地可怕声音立刻响起,两卫长刀撒地,往后便倒,立毙当场。
  李神通却全然不顾,从舌尖一咬,直喷出一口鲜血,然后后退的身影立刻加快了一半。
  现在这个情况,很明显是杨宣凝早有准备,原本计划不可行,必须回去通知,不然的话,不但李世民会折在此时,而且陪葬的还有三分之一地精锐。
  石之轩也想不到他如此干脆绝决,当下翻身下马,飞起一脚,拦截在前面的一个高手,顿时胸囗如铁锤一击,口出鲜血,倒跌而出,其它人还没有来得及拦截,石之轩已展开幻魔身法,如影附形的赶上李神通。
  到底是石之轩幻魔身法厉害,只在十个呼吸之间,就赶上了李神通,李神通知道不好,也拿出全部力量,拼死一搏,两条人影在快速的闪动交锋,迅速得令人眼花撩乱,内气碰撞之声连绵不绝,进行着最凌厉最激烈的近身搏斗。
  才五个呼吸之后,只听一声脆响,李神通脸如死灰,连连后退,而石之轩脸色也略有点苍白,但是转眼就恢复。
  “你如不是心无斗志,要想赶着回去,也许还可以和我过上几招,真是可惜啊,其实你回去,也没有用了,因为宋缺地用兵之道,比我还胜上几分,你以为李世民既然来了,还能够回去吗?”
  李神通勉强回头,却见一个方向,山野火光亮起,大火冲天而起,夜空也给染红,顿时吐出一口鲜血,扑到在地,气绝身亡。
  徐子陵在附近山头,遥观远处火焰,旁边一人,却是侯希白。
  徐子陵问着:“侯希白来见我,是令师的意思吗?”
  “还有师妃暄的意思,这是最后的机会,既然不成功,就请子陵万万不要插手此事。”
  徐子陵沉默下来,神色一黯,有感而发的说着:“难道师妃暄,终于要改变自己地选择了?”
  侯希白默然。然后才叹着说:“当年师傅曾对我说,要以一种超然的态度去欣赏天下美女,当我第一眼见到妃暄时,就像看到到展子虔的真迹,觉得世上没可能有更好地美人,她令我领悟到美丽的真谛,那是超越我画笔的禅境。自她踏足尘世,让我等几人得睹,侯希白再非以前的侯希白。”侯希白双目异芒闪动,徐徐说着:“但是今日师妃暄的选择,使我更深刻的明白,人世间本没有完美的东西,连妃暄这样的女子,也不例外,唯有在最美丽地时刻,用笔墨把它们记录下来,成就不朽的美丽。”
  “法尚应舍。何况非法,记录下来的师妃暄,已经不是师妃暄,只是我对美丽地最深刻的烙印,这必会在我数十年后,都清晰不染。”
  徐子陵想起数次与师妃暄见面人景交融地动人情景,叹道:“说得好。你把我没法形容的感觉一语道尽。”
  徐子陵随之,容色恢复平静,说着:“我一向希望再也见不到任何战争,但是我也总以为,师妃暄这样地仙子。怎么都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现在看来,倒是我想错了。”
  侯希白叹息的说着:“也许有人能够全然无悔,但是却不是师妃暄,她身上有太多责任和牵连了。怎么可以由得她自己选择?而且,你可知道,今日宋缺来此。是有着深意。”侯希白说着。
  “什么深意?”
  “五胡以来,留在关陇贵族,一向积极与胡人贵族联姻,以保持基业,扩大在北方地政治军事实力,时至今日,北方已经由半胡半汉者掌控,而南方宋家那类汉族士族。婚娅自保,不尚冠冕,以保持血统及文化的纯正,今日关中大破,宋缺来此。你还不明白吗?”
  “你说是清洗整个北方?”
  “整个清洗北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那些贵族世家门阀,与胡族联系深的,只怕都没有多少好结果,宋缺威名赫赫,如果主持清洗的话,在现在地情况下,谁能够抗衡?”
  “这不等于屠夫的角色吗?宋缺怎么肯当?”
  “宋缺一心汉族正统,这点罪名算得了什么?妃暄自宋缺前来,就知道大事不好,现在李世民之袭,只是最后努力,如今努力破碎,自然只有顺应了,不然的话,只怕稍有违抗,就是多上千百人的人头落地。”
  徐子陵听了这话,浮现出无比的惆怅,顿时,在洛阳,她那最后二人对看地片刻,就在心中流过,然后才徐徐点头说着:“说的对。”
  默然了片刻,侯希白又说着:“我圣门有人专于搜索之术,已经发觉了李世民的痕迹,天刀宋缺亲自主持,连同宋家高手和圣门高手,总率三万人追击,已经遏守关卡要地,只怕李世民这次已经来得,回不得。”
  “李世民不能退回吗?”
  “出路已绝,已经困在此山之中,只是清除山路,砍伐树木,都需要时间,宋缺当然不会留给他余地。只是李世民也是决断之人,一被发觉,发觉来路已绝,立刻在一处山地上扎营,此山甚险,又有水源,马匹也可斩杀,一时间不会有问题,但是想出去,也是千难万难,等汉中一破,大军而来,也不过晚死几日。”
  顿了一顿,又说着:“过上几日,也许还有师妃暄命胡教反戈之事,想必你不会愿意看见这样地情况?不如早早离开这里。”
  徐子陵默然,凝视着这高山间的丘陵,月光之下,溪河隐藏在古木之中,一片宁和,茫不知可怕的战火,蔓延到这和平的天地间来,心中不由百感交集,只是说着:“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复。这些事情,真的不关我的事了。”
  侯希白皱眉说着:“听子陵语气,似乎有着放弃一切的想法?”
  徐子陵苦笑的说着:“我想到地,只是趁早离开这个地方,我现在只想周游天下,与天地一体,再也不理这些事情。”
  虽然他以前已经说过这话,但是现在却无比坚决。
  以他的聪明,岂不明白师妃暄的选择?如是别人,也许被师妃暄的那种天人之资所动,但是杨宣凝,却根本无视,甚至把这种天人之资当成了稀罕的东西,肆意把玩。
  如果师妃暄坚决抵抗,他自问,必毫不犹豫,与她一起,共同对抗杨宣凝,哪怕粉身碎骨,也毫不迟疑,但是如今,师妃暄却如此选择,这使他心中产生难以描述地痛苦和失落。
  这并不单是男女的感情,更在于一种心目中地完美被打碎的感觉,使他顿时生出生无可恋,世事如风,无所执着的感觉。大唐第二卷一刀转战三千里第一百二十一章天为绝顶我为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