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小说《我能垂钓万物》 > 章节列表

第六百一十九章 盘问

作品:《我能垂钓万物

  那几个黑衣执法弟子,为首那略微年长之人手中持着一张画像,上上下下打量着杨凯。
  “你就是宗门之内新来的杨凯杨客卿?”将画像折好收入怀中,那年长执法弟子冲着杨凯点了点头,询问道。
  画像之上,是一个一身黑衣阔鼻虎目的中年汉子,这正是杨凯之前窥视武库之时借助缩骨术所化作的模样。
  看样子,赤霞宗办事的效率还算不错,杨凯也就是绕路耽搁了一点时间而已,竟然连他当时的画像,都已经发到了那些执法弟子的手中。
  “不错,我就是杨凯!”故作糊涂,杨凯点了点头,笑着又道:“我这别院之内,你们还要继续搜查吗?”
  “杨客卿,住在此地的那些客卿,要是都像你这般通情达理就好,其实我们也清楚,搜查你们居住的别院,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没办法,这是上面交待下来的任务!”那黑衣执法弟子叹了口气,他一挥手,其余几人大步向别院中的房间走去。
  住进这间别院,杨凯不过才区区几天而已,稍微重要点的事物,早已经被他收入了百宝囊之中,他那些房间之中,所有的陈设一目了然,就连日常用品,都不多见。
  这些执法弟子要搜查自己的房间,就让他们搜好了,反正自己的房间之中,也根本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物。
  虽说这样有些丢面子,但是如今的情况就是这样子,胳膊根本就拧不过大腿,这处山谷之内,根本就没有哪个客卿的别院可以逃脱被搜查的命运。
  “不知这位兄弟怎么称呼?画像之上那人?一看就是穷凶极恶之辈?他肯定做下了什么天怒人怨之事,才会惹得宗门如此劳师动众?大肆搜捕于他吧!”杨凯笑着望向身边那为首的黑衣执法弟子?说道。
  “杨客卿客气了,在下张南雄?就是执法殿一普通弟子而已!”看着进去房间内搜查的那几个执法弟子空手而归,张南雄略微松了口气?他笑着冲杨凯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其实宗门之内也没什么大事,画像之上那人,不过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而已,他竟然想打我们宗门武库的主意?有传功长老坐镇武库?他能活着逃离,已经算是他的运气了,宗门之所以劳师动众,最主要是这家伙在逃亡之时,竟然一连斩杀了十几位内门弟子!”
  “原来如此!”杨凯点了点头:“那个家伙若是敢跑来我这里?我直接扭断他的四肢,将其送给张兄!”
  “杨客卿您有心了?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忙,就先行告退?改日我摆上一桌,再亲自向杨客卿您赔罪!”张南雄笑着冲杨凯点了点头?他一抱拳?冲着杨凯行了一礼。
  一挥手?张南雄招呼了其余几个执法弟子一声,转身快步离去。
  将别院大门重新关闭,杨凯回去卧室之内,被杨凯暂时压制的伤势,经过这一阵子的折腾,已经更为沉重,令的杨凯胸口好似火焚一般咳嗽不止,他那刚刚换上的一袭白衣,因为那满身伤痕之中依旧在缓缓沁出的鲜血,已经有不少地方与血肉粘在了一起。
  “原来武库三层之中的那位老者,是宗门之中的传功长老,难怪他的实力会如此恐怖!”将衣裳缓缓除下,杨凯打来一盆清水,一边清洗伤口,一边自言自语道。
  赤霞宗之内,明面上的宗师境武者也就是三位,宗主归无涯,大长老唐青,以及传功长老屠忌,一掌将杨凯震成重伤的那鹤发童颜的老者,明显就是屠忌无疑。
  自古有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众多长老之中,屠忌其实排行第二,只是他向来不喜欢二长老这个称呼,方才被人称之为传功长老而已。
  以屠忌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不仅仅只是初入宗师这么简单,他的实力都已经如此恐怖,那么大长老唐青以及宗主归无涯呢?
  “难怪那已经踏入玄阶的胡仙儿,对这赤霞宗会如此顾忌!”杨凯长叹了一声,感慨道。
  内腑震动,身上遍体鳞伤,杨凯如今的伤势,短时间之内根本就不可能痊愈,张南雄这些执法弟子,他们根本看不出杨凯身上的异常,杨凯面对他们,可以依旧谈笑生风,但是杨凯明日一早,可是还有着五长老的召见。
  “五长老若是察觉到了我身上的伤势,他难免会心中生疑,我那一直留着不舍得动用的七色混元果,看样子已经到了不得不用的时候!”摸出百宝囊,杨凯心念一动,那装着七色混元果的盒子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七色混元果的主要功效,虽非治病疗伤,但是像这种等级的灵果,本就有一些活血生机的效用,借助灵果药力,杨凯想要让自己的身上的伤势快速愈合,并非什么大的问题。
  打开玉盒,杨凯拿起那颗有着七色光华不断流动的七色混元果,略一犹豫,随即一口塞入口中。
  …………
  赤霞宗武库,三层之内。
  “人抓到了吗?”屠忌盘膝而坐,他神情阴晦,不悦的打量的面前那壮实汉子,质问道。
  “在传功长老您那一掌之下,那个人已经受伤不轻,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宗内各处通道便已经完全封锁,那个人不可能逃出宗门之外,他应该隐藏在宗门某处……”那壮实汉子满是难堪,他小心翼翼解释道。
  “我不喜欢听废话,我只想知道,人到底抓到了没有?”直接打断了那壮实汉子的话,屠忌冷哼一声。
  “长老,还没!”壮实汉子支支吾吾回应了一句,在说话的时候,他羞愧的脑袋都好似要垂到地下一般。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那么大一个人,都已经身受重伤,我又提供他的画像给你们,这都已经过去了一两个时辰,你竟然告诉还那个人还没抓到,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指着那壮实汉子,屠忌好一阵怒斥。
  若非担心中了别人调虎离山之计,屠忌在已经将那暗中窥视之人重伤的基础上面,又怎会将抓捕那人这件事情交给手下之人!
  “长老,是我们无用,是我们令您失望了……”壮实汉子面红耳赤,不断的向着屠忌告罪道。
  “既然知道那个人隐藏在宗内,那还不好办吗?重点关注那些身上有伤势之人,宁杀错,不放过,知道了吗?”屠忌阴沉着脸,指着那壮实汉子再次大声教训道。
  “长老,我马上就去办!”壮实汉子赶紧应承一句。
  “滚出去吧,事情没办好,你自己提头来见我!”屠忌不耐烦了挥了挥手。
  如蒙大赦一般,那壮实汉子满头大汗,赶紧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