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恐 > 小说《诸天之从新做人》 > 章节列表

第一一五三章 天龙终焉(五)

作品:《诸天之从新做人

  法术和武功严格上来说,谈不上孰优孰略,两者修炼到极致,甚至是武功反而更显优势。
  但在初期,一定是法术更具神异,更有优势的。
  只是一个引雷之术,便覆灭了数万大军,即使是大宗师也只能逃遁。
  裘千仞重伤之下根本不是黄药师的对手,很快被黄药师一掌劈死。
  另一边,全真教在黄蓉的帮助下,很快也将金轮法王围攻至死。
  金轮法王一死,剩下的僧兵全部发动自杀式冲锋,全部惨死当场。
  这让全真教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五万道兵,只剩下两万,损失超过六成。
  全真七子仅剩下丘处机和孙不二两人,周伯通丹田被毁,武功被废,一辈子没有指望再练武了。
  唯独王重阳虽然受伤严重,但只要耗费时间修养,就会无大碍。
  一战结束后,望着满山尸横遍野,再看看身后硕果仅存的全真弟子,这一刻王重阳突然万念俱灰,所有雄心壮志在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了。
  “为了一己之念,累得苍生大乱,伏尸百万!我王重阳算什么英雄?修的什么道?如今我弟子惨死,恋人分离,我究竟得到了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他悲怆大笑,状若疯魔,亲手挖坟,埋葬了自己死去的弟子,全真教门人悲壮齐齐诵读往生经,场面壮观,让人动容。
  黄药师遥遥看着这一幕,脸色凝重道:“蓉儿,我现在总算明白你为什么说,僧兵,道兵一定要灭了。”
  黄蓉深以为然点头:“好在王重阳斗志全失,否则势必还需一番波折,我天下会才能一统天下。”
  果然,王重阳很快主动提出,解散全真教,让所有道兵解甲归田。
  他唯一所求,就是终南山下的活死人墓,希望天下会能这处地方留给他,容他和他的弟子在墓中了却残生。
  黄药师自是满口答应下来。
  黄山之危,自此一战而定。黄蓉在这一战中大放异彩,不但彻底解决了金轮法王和裘千仞的威胁,救下了王重阳和全真教,完成了既定的战略目标,而且还巧妙设计,超额让全真教这个最大的威胁就此烟消云散。
  这个意义是重大的。因为在天下会复兴之路上,全真教是最大的拦路虎,只要全真教还存在一天,天下会的威望就会受到严重影响。
  某种程度上来说,草原三雄,金轮法王、段智兴和裘千仞,这些人的野心全部都是王重阳勾出来的。
  全真教就相当于这些野心家的标杆和榜样。
  如今榜样被灭,标杆被毁,起到的作用可以说是转折性的。
  “蓉儿,经此一战,你在天下会的地位就牢不可破了!”黄药师开怀笑道。
  虽然他本人对权势毫无兴趣,不过看到女儿有这样的机缘和成就,还是十分骄傲的。
  “那也不一定。”黄蓉道,“郭靖虽然看起来笨笨的,但他这个人隐藏极深,是有真本事的。襄阳一战,我料定他必然会完美解决的。”
  “隐藏极深?”黄药师皱眉,嗤笑。“郭靖那小子愚鲁不堪,有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爹岂会看错?蓉儿,我看你是多虑了。”
  “爹你的确没有看错,郭靖的确不是心思深沉之辈。”黄蓉叹了口气道,“但他也不是善于表达和表现的人,他的本事如果没有机会让他显露出来,你们又怎么会知道他真正的底牌呢?我和他都是师父看中的人,师父在梦中传我法术,但却是亲自见他,亲手交给他天下令的。他又岂会这么简单?”
  黄药师顿时深深皱眉,他被女儿黄蓉说服了。
  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那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的郭靖,难道真的有什么特殊之处?
  襄阳城外。
  洪七虽利用从何邪那里得到的剑意坑杀了慕容求败和欧阳锋,但这样逆天之物,以他的实力连续发出两次,自然是消耗极大,根本无力再发出第三击。
  原本他洪七的计划是拼着自己身死,也要发出第三击重创铁木真,给郭靖创造出最有利的条件来。
  但铁木真太过狡诈残忍,又隐藏太深,为了自己的利益,连欧阳锋都被他坑死了,这让洪七错估了形式,导致功亏于溃的局面。
  不但如此,铁木真还利用郭靖性格上的缺陷,诱使郭靖出城救援洪七,从而跌入铁木真诱敌出城的战略目的。
  如果事情没有意外,铁木真将在襄阳获取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并且在欧阳锋和慕容求败已死的情况下,一举奠定他在草原上独一无二的威名和霸名。
  这个人不愧是一世枭雄,只可惜,他挑错了对手,而且他根本没有他自以为的那么理解郭靖。
  郭靖纵马率部出城而来,铁木真大军齐出,三方来袭。
  等郭靖冲到了洪七身边,铁木真大军已完成合围,将郭靖阻挡在了城门之外。
  “蠢货!简直是大蠢货!谁让你来救我的?真是气死我了,大好局势,就这么被你给彻底毁了!”洪七气得破口大骂,一见郭靖只是憨笑,毕恭毕敬扶起自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伸手就打。
  郭靖也不恼,只是笑着埋怨道:“七公,下次作何决定,定要先通知我才对,你看,这次不就险了?”
  “你还怨我?”洪七瞪大了眼睛,“你个蠢驴……”
  “扛七公走!”郭靖大手一挥,根本不给洪七再骂他的机会。
  “郭靖,你个蠢货,你是千古罪人,放下我!……”洪七剧烈挣扎,但他受伤太重,现在还能活蹦乱跳已是奇迹,怎么能挣脱郭靖的手下将领?
  一会儿洪七察觉不对了。
  “咦?不对!你们要去哪儿?郭靖!这不是回城的方向!”洪七惊慌大叫。
  “洪长老,我们当然不回城,”一个将领忍不住道,“您没看到铁木真的大军已在我们身后张开了口袋,就等我们往里钻吗?我们怎么能明知上当还往里钻?”
  “你说的什么混账话!”洪七一听这话更气得吹胡子瞪眼,“我还不知道这个?那襄阳城怎么办?襄阳城里的数十万百姓怎么办?过了襄阳,我天下会的治下一马平川,再无阻拦!难道任由这些草原人烧杀掳掠?”
  “郭将军自有安排!”这将领耐着性子道。
  “他有个屁的安排!”洪七下意识就骂了一句,随即就是一愣,突然醒悟过来,呆愕看向郭靖。
  只见郭靖一边催促着将士们快走,一边断后,不断掌毙追来的追兵。
  洪七这时才赫然发现,这个意向蠢笨不堪的郭靖,不知何时,武功竟已无限于接近大宗师境界。
  而且,他的武功招式看似笨拙,而且有种千锤百炼的匠气蕴含其中,缺乏灵动,但难得的是,却具有一股十分独特的韵味。
  武韵!
  洪七悚然而惊!
  这是大宗师才有的武学标识,可郭靖现在居然就掌握了!
  郭靖在天下会所有人眼中,都是蠢笨不堪,天赋底下,唯二的优点就是肯努力,待人诚恳。
  没有人觉得郭靖是个人才,所有人都觉得他是走了狗屎运才被何首尊看上眼,收做弟子。就连对他最看好,几乎跟他朝夕相处的洪七都也只是看中郭靖的赤子之心,而对他的本事和智商不报任何希望。
  可今天他才赫然发现,郭靖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当世大宗师之下第一人的行列,站在了这个世界的武学巅峰行列,走完了许多武人一辈子都走不完的武学之路。
  轰轰轰!
  见得不远处,郭靖出手招式十分朴素,只是寻常的招式,却有种浑然天成的韵味。
  杀了一通后,追兵们速度放缓,郭靖趁机跳出战团,催促手下继续赶路。
  “靖儿,你过来!”洪七趁机叫来郭靖,问道:“你打算去哪里?”
  “鹰愁涧!”郭靖道,“我们必须尽快赶到那里,铁木真是大宗师,他的速度很快。”
  “什么意思?”洪七感觉自己有点懵,“你在算计铁木真?”
  “对呀。”郭靖理所当然地道,“我很了解他,他这个人刚愎自用,好大喜功,他向来看不起我,如果他在襄阳城发现被我狠狠戏耍了,他肯定会来追我的。”
  “不是……等等!”洪七感觉自己的脑子彻底不够用了。
  这世界怎么了?
  郭靖居然再跟他谈谋略,谈计策?
  “你在襄阳城里做了安排?”洪七问道,他跟郭靖一起进的襄阳城,但他根本没发现郭靖做出了什么安排。
  “襄阳城的瓮城早被我用巨石封死,就算铁木真是大宗师,但要破开瓮城也需要费很大力气。”郭靖道,“如果他看到这样的情况,会不会气到半死?”
  洪七道:“那又怎样?只不过费些时间罢了。襄阳城还不是他囊中之物?”
  “不对,七公。”郭靖很认真摇头,“我说过,我很了解铁木真。
  他看到我封了瓮城,又带着你逃跑,你觉得他会不会来追我们?”
  “当然会!”洪七恍然大悟,“襄阳城已经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但对他来说,最大的威胁反而是咱们两个!尤其是我,他一定不想让我活着离开!”
  “没错。”郭靖点头道,“七公你今日连杀慕容求败和欧阳锋,在草原上必定是凶名大作。铁木真素有一统草原的野心,他若是不能杀了你为慕容求败和欧阳锋报仇,即使是拿下襄阳城,只怕也不能彻底服众。”
  “所以他一定会来追我!”洪七眼睛一亮,“然后我就可以给他拼死一击!不错不错!靖儿,看来你也不是没脑子,是我误会你了!好!我这就尽快调息恢复一些,等我重创了铁木真,敌人群龙无首,你就杀个回马枪,定会让他们暂时退兵!”
  郭靖愣了愣,道:“不用七公出手,我已经知道怎么对付铁木真了。”
  “你?对付一个大宗师?”洪七根本不信,“你开什么玩笑?宗师不可辱,你以为只是说说而已吗?别看我杀欧阳锋他们跟杀鸡一样,但换成是你,你根本连他们的毛都割不断!”
  “哎呀七公,这么紧急的时候,你再别给我添乱了!”郭靖嘴笨,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还有底牌,焦急之下,忍不住挠头叫道。
  洪七气得鼻子都歪了:“我给你添乱?好好好,郭靖,长本事了,好,我不给你添乱,你自己来!”
  他气呼呼缩回马上,干脆闭目养神。一副索性什么都不理的样子。
  此时,襄阳城外,铁木真率军攻入城门,却发现里面还有一个瓮城。
  这一点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毕竟这是如今城池的标配了,尤其是襄阳这样的军事大镇。
  然而让他皱眉的是,城门被巨石堆砌封死,又浇上了桐油等物。他飞身半空,却见四五丈深的门洞都被彻底堵死。
  而这城墙足有数十丈高,顶层的武者倒是可与飞掠而过,可一般的士卒和将领,就过不来了。
  哪怕是由他亲自出手清理,或者想要在结实的城墙打开一个豁口,只怕也要耗费不少力气。
  城中倒是再没有任何陷阱,只是堵死瓮城这一招,挺恶心人的。
  铁木真皱眉不已,最后他看了看郭靖逃走的方向,微微有些犹豫后,很快下定了决心。
  他如郭靖所料的那样,还是选择放下襄阳城,先去追杀洪七。
  他在瓮城中留下了三分之一的人马,带着剩下的士卒向郭靖所部离去的方向追去,他本人更是带着手下的几大高手,施展轻功率先追了过去。
  很快,他们就追上了郭靖一行。
  郭靖看到铁木真等率先追来,顿时眼睛一亮,压低声音喜道:“上当了!快!速度放快,快去鹰愁涧!”
  若是换了别的人,铁木真此刻也许会觉得部队,怀疑这是不是个陷阱。
  但现在主将是郭靖,铁木真根本没有任何怀疑。因为在他看来,郭靖根本就不是那种动脑子的人。
  眼看郭靖的部队加速,铁木真立刻脱离部队率先追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