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君不见2

作品:《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周青雪打扮得漂漂亮亮,是抱了某种很隐秘的期待。俞笑月是她的朋友,这点没错。她不能趁虚而入,这点也没错。
  但如果孙象大人本人提出奇怪的要求,周青雪也没有办法拒绝不是么。
  只能对俞笑月说声抱歉了,哈哈哈!
  可是当孙象将一个半大的小丫头接下车的时候,周青雪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这是谁?”她紧张的问,“你和俞笑月的女儿?”
  这话问得毫无营养,属于心太乱。孙象眼皮抽了抽,反问:“我和笑月能还生出个妖?”
  哦是啦,这丫头一看就不是人类。周青雪暗恼自己胡言乱语,失了大长老的身份。
  孙象向她解释了一番小蝶的遭遇,这当然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周青雪触动很深,她在乱世中行走天下,总是尽可能的帮扶弱小。
  因此为自己赢来一个万家生佛的好名声。
  但这世间的不幸何其多也,她时常感慨,自己一己之力只是杯水车薪。
  “幸好你遇到了孙象大人。”周青雪温和的拉住小蝶的手安慰,“他会帮你恢复正常。”
  小蝶非常有礼貌的表达感谢,只是气色明显不佳。她现在看起来还挺正常,那是因为孙象以绝大的神通稳定住她表面的状况。
  但实际上她的翅膀并没有长出来,背心处的两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没有愈合,反而泛着苍白的死灰色。
  她的灵脉溃散,已是病入膏肓。如果孙象放着不管,小蝶会逐渐褪灵,变回本体,接着化为灰烬消失于天地之间。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蝴蝶还是不错的妖怪。不像某些家伙,死了之后会变成一滩恶臭的污泥,继续危害人间。
  身体是一切修炼的物质基础。如果人类修行者的道体遭到这样的重创,他们基本上会放弃治疗,两手一摊投入轮回,转世弄一具更好的身体。
  也可以夺舍。
  不过那是很严重的罪行,被发现了就会被剥夺轮回的资格。
  对于妖族来说,还有一个更为简单的方法,那就是灵胎重塑。
  因为妖族本就是自然精灵的化身,很容易从自然环境中补充生机。很多大妖受了无法自愈的伤害时,他们可以蛰伏在生养自己的环境中,慢慢修复自己的身体。
  玄门时期,这项技术更进一步。只要妖核尚且完好,妖族可以放弃残躯,利用专门的聚灵结界在极短的时间内重新凝聚一具新的身体。
  这是妖族优于人类的地方。但坏处是灵胎重塑并不能继承过往的修为。对于大妖来说,这一点就很致命了,他们宁可像人类一样进轮回。
  但对于小蝶来说,她的修为…有没有都差不多。
  所以这是一个很合适的治疗方案。
  在昼锦湖的一侧湖岸,孙大掌门找到一处合适的环境。
  这里一边是清澈温柔的湖水,一侧是覆盖着茂盛森林的低矮丘陵。凉爽的风,从湖心吹来,枝叶沙沙作响。
  在两者之间,是一条狭长平缓的河滩。有大大小小的鹅卵石,还有石缝中冒出的稀疏青草。
  这是很适合蝴蝶生活的地方,小蝶踏足其中时,明显气色好了一些。
  “可惜季节不太对,长出的翅膀可能不太好看。”孙象有点不太满意,这个季节已经没有繁花,长出来的翅膀可能是白色的,也有可能是灰色的,那就跟蛾子没区别了。他不放心的问道,“你能不能接受。”
  “没关系的……”小蝶闷声道,“我的翅膀本来就不好看。”
  她很羡慕白咕咕温暖的羽翼,蝴蝶的翅膀摸起来脏兮兮。
  犹豫了一下,小蝶试探的问道:“能不能把我弄得厉害一点?如果不能就算了……”
  这个要求有点出乎意料,灵胎重塑的时候确实能加点料,不过因为违背自然规律,通常看起来都会很别扭。
  也就是说,会很丑。
  对于凶神恶煞的莽汉来说,这无所谓。但是对于少女,恐怕很难接受。
  “我接受!我不要好看!”小蝶的态度很坚决,“我恨透了自己脆弱的样子!我再也不想随便一条虫子都能欺负我!”
  她的声音很大,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邱乐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以前她的性格随遇而安,不管谁欺负她,她都不敢记恨。只能不停劝自己,蝴蝶就是这么脆弱的啊,没办法。
  直到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了保护她而战死。小蝶这才深刻的明白,弱小是一种原罪,必然有人要为这份原罪买单。不是她自己,就是在乎她的人。这次是邱乐,下次呢?白咕咕还是舒小琴?
  小蝶不想再做一个废物。
  “好吧,如你所愿。”
  ~~~~~~~~
  昼锦湖畔的一大片地界,陷入一种非常玄妙的状态。
  湖水诡异的向天空流动,如同一张水幕,在大约二十米高的地方逐渐稀薄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袅袅的青色雾气盘旋环绕。
  泥土和草木同样渗出奇异的灵力,其中淡绿色和灰白交杂。乍一看以为是危险的毒雾,但却没有毒雾危险的感觉,反而带着某种自然的气息。
  妖族初生时如自然般纯净,但是妖类诞生之后大多蒙昧,在浑浑噩噩中循着本能残酷杀戮。在这个过程中,灵力逐渐变异,也就是所谓的妖化。
  灵气影响生灵,生灵反过来同样影响灵气,这是一个相互的过程。
  或许,妖族本身反应的就是自然残酷的那一面吧。
  奇异的灵气中心,一颗苍白的光点若隐若现。在视觉上并不分明,但是在灵觉中,这颗光点有着生命,它正在跳动,节奏悠长。
  随着跳动,那些混杂的灵气逐渐接近,顺着某种玄奥的轨迹不断凝聚。
  小蝶在半天前踏入孙象布置的聚灵结界。她在一个时辰中身体消融,紧接着便化为这样一种混沌的状态。
  如此奇景可不多见,司机黄毛看的津津有味,嘴里还嗑着瓜子。
  咔吧、咔吧!
  孙爷就是牛逼啊,他心里感叹,一出手就是大手笔。这种神通,真是闻所未闻。
  周青雪超级超级讨厌黄毛,她几乎吧嫌弃两个字写在脸上,但黄毛老兄毫无自觉。
  忍无可忍中,周青雪开诚布公:“黄毛,你就不能去找点别的事情做做?”
  黄毛诧异:“侬叫阿拉做啥子?”
  周青雪气的咬牙,却不好发作。此时三人正在一条游船上,孙象眯着眼睛修养精神。聚灵结界由他布置主持,虽然大部分过程会遵循自然规律自发进行,但也不是说他就可以丢下不管了。
  在三天的时间里,他必须保持在结界的附近,随时配平可能失控的均衡结构。
  对于周青雪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独处机会。
  问题在于还有一个大灯泡赖着不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