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大奉打更人》 > 章节列表

第两百六十二章 七绝蛊

作品:《大奉打更人

  “丽娜........”
  李妙真大吃一惊,搀住南疆小黑皮的胳膊,避免她一头栽倒在地。
  同时,略同医术的天宗圣女捏住小黑皮的手,搭脉,查看情况。
  脉搏极为剧烈且混乱,丽娜的体内,仿佛藏着一团混乱的能量,这股能量随时都会爆炸。
  “是,是七绝蛊.........”
  丽娜皱着眉头,漂亮的脸蛋拧成一团,嘴唇发白,断断续续道:
  “是一种很厉害的蛊,天蛊婆婆交给我的,我为了防止丢失,把,把它吞到肚子里了。我没有想到这个蛊会这么厉害,它和其他蛊都不一样。”
  楚元缜和李妙真,还有恒远大师,神色复杂的看着丽娜。
  真是什么都敢往肚子里塞!
  恒远站起身,朝外走去:“我去找宋卿,不,找杨千幻,不,找,找........”
  说着说着,大师有些茫然。
  楚元缜叹息一声:“随便找个白衣术士。”
  恒远大师顿时点头,推门而去。
  随便找个白衣术士,也比找监正的亲传弟子们要靠谱。。
  俄顷,一位年轻的白衣术士信心十足的进来,此时的丽娜,已经疼的满地打滚,小腹时而鼓起,时而落下,像是不断充气漏气的皮球。
  这是怀孕了么.........年轻的白衣术士心里嘀咕,俯身,给丽娜搭脉,他脸色明显一变。
  “如何?”
  楚元缜问道。
  “这位姑娘体内有什么东西,它正在复苏,最好能及时取出来,不然可能会死。”白衣术士以专业的角度给出意见。
  “麻烦兄台了。”
  李妙真抱拳。
  “哦?这个我是无能为力的。”
  白衣术士摊手:“我尚未学习《解剖经》?主要是这门学问以宋师兄水平最高,想学习的话?最好是找他请教。但以宋师兄为首的炼金术师们?脑子广泛存在问题。”
  说到这里,白衣术士昂起下巴?语气中夹杂嘲讽:
  “我并不想自己的脑子也跟着他们一样坏掉,我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李妙真和楚元缜回忆了一下宋卿那帮人的做派?深表认同?这位小哥看起来也很“不耻”宋卿等人的行为。
  司天监还是正常人居多的........两位天地会成员心想,然后,楚元缜问道:
  “听起来,你们司天监似乎还有不同派系?”
  白衣术士颔首:“准确的说?监正老师的每一位亲传弟子?都要代师收徒,负责教导一批弟子。嗯,采薇师妹不需要教弟子,她需要弟子们教。”
  楚元缜和李妙真心里一沉:“你是哪位教的?”
  闻言,年轻的白衣术士昂起了下巴?转个身,用后脑勺盯着两人:“杨——师——兄——”
  走好不送!
  楚元缜和李妙真把人给赶出去。
  ............
  监正说话之前?卖了个关子,不紧不慢的把杯里的酒喝完?这才缓声道:
  “你可知龙脉之灵是何物?”
  许七安就仿佛听见了上学的时候,老师敲着黑板说:你们知道什么是微积分吗!
  知道你个球.........他诚实的摇摇头?接着?似是想起了什么?道:“气运和地脉的结合?”
  这是龙脉的概念,钟璃师姐说过。
  监正点了点头,道:“龙脉是气运和地脉的结合,它和气运不同,术士对它的掌控极其有限。这也是贞德藏在龙脉里,隐蔽自身的原因。
  “世间能掌控龙脉的,只有地书这件至宝。”
  当年地宗道首,就是凭借地书,在龙脉底下建传送法阵.........许七安恍然,同时,他注意到监正的话里的细节。
  术士对龙脉的掌控极度有限,而不是完全无能为力。
  监正继续道:
  “龙脉之灵溃散,散落在中原各地,这象征着中原无主。而今的大奉,就如一座空中楼阁,失了龙脉这个根基,王朝在不久的将来,会摇摇欲坠。”
  这个说法是不是太抽象了........许七安皱了皱眉,然后,他便听监正解释道:
  “龙气散落各地,得到龙气者,心术纯正之辈,会成一代侠者。心术不正之辈,则会为祸一方。比如啸聚山林,比如割据一地。自古以来,中原王朝气数将尽时,都是庙堂未乱,江湖先乱。”
  得龙气者,相当于是低配版的我?或许,是更低配.........许七安很轻易的理解了监正的意思。
  拥有半数国运的自己,迅速成长,如今已是三品,成为声望如日中天的许银锣。
  如果得到龙气的是善良之辈,崛起后或许还会做些好事,如果是一位桀骜不驯,或心术不正之人得到龙气,借机崛起,肯定是干尽坏事的。
  中原将乱.......
  想到这里,许七安不由的担忧起来。
  元景帝修道二十一年,百姓日子本就不好过,现在可谓是雪上加霜。果真应了那句老话:
  兴亡,百姓皆苦。
  监正忽然转过身来,沉声道:“这是你的因果。”
  许七安心里陡然一沉。
  “你杀贞德,击溃龙脉之灵,半数国运尽在你身,大奉的衰弱,与你因果纠缠极深。假如有朝一日,王朝灭亡,你这个承载半数国运的容器,也会殉国。
  “当然,到时候,身为天命师的我,结局不会比你好到哪里。”
  监正语气依旧淡然,但他平静凝视的眼神,让许七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以及真实性。
  “我该怎么做?”
  许七安捏了捏眉心。
  褚采薇看了他一眼,有些同情,大眼儿润泽闪烁,纤细冰凉的手指替他揉捏眉心,抚平“川”字纹。
  “收集溃散的龙脉之灵,重新拼凑,然后带回京城。这件事必须你去做,不仅仅是因果关系,更因为你有大奉半数国运,与龙气有很强的聚合效应,彼此吸引。
  “此外,你拥有地书碎片,它能助你拔出目标体内的龙气,并充当承载容器。稍后我会传你一套使用地书碎片,拔出龙气的口诀。”
  “可是老师,他身上都是钉子,你不先把它们拔出来吗?”
  褚采薇戳了戳许七安的胸口,那里有一枚钉子,直透心脏。
  监正微微摇头:“这是佛门至宝封魔钉,强行拔除,他也活不了,需要特定的秘法。”
  闻言,许七安苦涩一笑,心里那点奢望顿时没了。
  其实想想也合理,这玩意是用来对付神殊的,而以神殊的位格,普通的法器怎么可能封印他。
  必然是极其强大的法宝。
  可惜了我这一身修为.........许七安叹息一声。
  “封魔钉只能封印神殊一时,短暂二十年,长则一甲子,神殊就能挣脱封印。不然,当年佛门也不会把他送到大奉来封印。”
  监正说道:“但你等不了这么久,所以,这便是我要和你说的第二件事。”
  许七安精神一振,面露喜色:“您有什么办法?”
  他心说不愧是监正,后手多的一匹,让人心安。
  “我无法解开封魔钉,但佛门的人可以。”
  “佛门的人可不会给我解。”许七安皱眉。
  监正目光落在他身上,道:“神殊不就是佛门中人吗。”
  许七安眼睛猛的一亮,像是把握住了什么,但又有些不确定:“您是说.........”
  监正颔首:“去集齐神殊的残躯,补全他的魂魄,他自然就记起该如何解开封魔钉。这也是九尾天狐出手帮你的条件,我事先替你应允下来了。
  “你在京城待了这么久,该出去走走了。”
  许七安的眉头不由的皱紧,摇着头叹息:
  “监正,你这是在为难我。如今我修为尽失,出了京城,就是羊入虎口。许平峰那不当人子的狗东西,恐怕流着哈喇子在等我。
  “再说,哪怕我能避开对方,可我没有修为,如何收集神殊的残肢?”
  最无奈的是,他连重修武道的可能性都不具备。
  要恢复修为,必须收集神殊残骸,要收集残骸,就必须这就形成了死循环。
  钟璃走过来,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在他脑瓜上揉了揉,以示安慰。
  许七安回头瞪了她一眼,钟师姐连忙弱弱的解释:“药熬好了,喝,喝药.......”
  “钟璃,你是他师姑,不用这么怕他。”监正笑道。
  钟璃看向许七安,藏在凌乱发丝间的眸子,明亮了几分。
  姑姑,我是过儿呀........许七安撇撇嘴,换成以往,他会调侃钟璃几句,现在委实没心情。
  收集龙气,收集神殊残骸,都是极艰难的任务,偏偏他是个废人。
  这时,他听监正笑道:“机缘,一直就在身边。”
  说完,监正抬脚一踏,阵纹瞬间亮起,扩散出一座直径三米的阵图。
  阵图中,一道人影凸显出来,穿着浅色的襦裙,梳着时下流行的少女发髻,小麦色肌肤,脸色煞白,嘴唇毫无血色,疼的满地打滚的丽娜。
  见到丽娜这副惨状,许七安和褚采薇同时吃了一惊。
  “她怎么了?”
  褚采薇大声道,脸上闪着焦急之色。
  监正扫一眼小弟子,沉声道:“乱吃东西的后果。”
  褚采薇脸色一僵,小嘴微张,愣在那里。
  监正满意的收回目光,操纵着丽娜漂浮在他面前,两根指头刺入丽娜小腹,从里面夹出一只白玉般的虫子,形如蝎子,有六条节肢。
  头顶两颗乌黑的眼睛,显得有几分可爱。
  它在监正指尖,狂躁的扭动几下,便安静了下来。
  这,这东西都吃啊,好歹把头去掉呀..........褚采薇惊的后退一步,眼神复杂的看向丽娜。
  丽娜小腹血流如注,但她的表情却一下轻松,宛如得到解脱。
  “这是什么东西?”
  许七安眉头微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这只古怪的虫子在盯着自己。
  而且,虫子的眼神,给人一种充满智慧的错觉。
  监正审视着玉色虫子,道:
  “全新的一种蛊虫,人为培育,至于名字,就得问问这个小姑娘了。”
  南疆蛊虫分两种,一种是喊得出名字,有正常族群,可以正常繁衍的蛊虫,类似于动物。
  另一种是人为培育而成,全新的物种。
  后者通常无法繁育后代,没有成为族群的可能。
  监正手里的这个玉色虫子,就是后者。
  “它叫七绝蛊,是我离开南疆前,天蛊婆婆给我的。她说预见了七绝蛊的有缘人在中原。”
  丽娜喝了一口褚采薇递过来的水,以及她分享的肉干,开心的一边吃一边说:
  “婆婆说这个东西很重要,为了不弄丢,我把它吞到肚子里了,它平时寄宿在我身体里很安分的,今天不知为何,突然暴动起来。”
  说了一大堆,还是没说清楚七绝蛊是什么.........许七安吐槽。
  监正手中捏着虫子,笑道:“七绝蛊,倒是虫如其名。”
  顿了顿,他代替丽娜解释:
  “蛊族有七个部落,是根据七大流派形成的部落,分别是天蛊、力蛊、心蛊、情蛊、药蛊、暗蛊、尸蛊。
  “每一种蛊派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这只七绝蛊,融合了七种流派。集蛊族之力于一身啊。”
  丽娜连连点头:“天蛊婆婆说,这是她的丈夫耗费半生炼制,仍没有彻底炼成。婆婆花了二十年时间,总算把它完成的,是非常厉害的蛊。”
  集七大蛊派融于一身?好东西啊..........许七安盯着玉色的,蝎子般的七绝蛊,道:
  “它的外表与它的内在一点都不匹配。”
  监正摇摇头:“它还没有彻底复苏,不然,刚才这个女娃子已经死了。”
  丽娜一脸后怕。
  “它现在是你的了。”
  监正把七绝蛊丢到许七安面前。
  “给我的?”
  许七安愕然。
  “当然是给你的,”监正似笑非笑的语气:“天蛊老人和孽徒联手窃取气运,为的是封印蛊神,没料错的话,孽徒如果得到气运,就得承担下封印蛊神的因果。
  “那如果他没有得到气运呢?天蛊老人不会不考虑这个可能性,所以他炼制了七绝蛊。如果孽徒没有得到那份气运,那么,这份因果,会通过七绝蛊,转嫁到你身上。
  “你就是天蛊婆婆口中的有缘人。”
  许七安沉默。
  监正道:
  “容纳七绝蛊,你能在短时间内拥有超凡脱俗的战力。这样,你才能走江湖,集龙脉,搜寻神殊残躯,拔出封魔钉。
  “此外,天蛊部有“不被知”的特性,这是世间少有的,克制望气术的手段。它能帮助你在走江湖期间不被许平峰追踪。
  “你唯一得威胁是拥有行者法相的琉璃菩萨,而她,已经被我赶回西域了。当然,你也可以拒绝这份馈赠,没人会强迫你。”
  我还能拒绝么,它现在是我唯一的希望。在阳谋面前,一切阴谋都是小儿科..........监正钓西域的女子菩萨,是在为我走江湖铺路?啊,这老银币,让我充满了安全感.........许七安念头纷呈。
  不过,他并不觉得吃亏,那人家的东西,替人家办事,理所应当。
  监正望着他,缓缓道:“滴血认主吧。”
  许七安沉默许久,摇摇头:“我还有事未了,给我一天时间。”
  ..............
  PS:今天请假做核酸检测,然后收拾了一下行礼。明天应该都会在去往外地的路上,我只能保证有一更。大家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