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小说《御九天》 > 章节列表

第三百八十四章 黄金比蒙

作品:《御九天

  咔咔咔……
  乌迪能清楚的听到自己胸口肋骨断裂的声音,喉咙一甜、大嘴一张,内血就像是喷涌般朝外吐出,而原本还在上冲的身体直接被压下,被那重锤带着,像一发炮弹般对直冲向地面!
  轰!
  流星坠地、陨落长空。
  地面坚硬的大块儿青冈石直接就像是豆腐般,被破开一个圆形的洞口,里面的泥石地就更不用说了,被深深砸凹进去一个圆洞,大地平面上直接就已经看不到乌迪的身影了。
  整个武斗场狠狠一震,头顶和四周那铁皮屋子发出长鸣不绝的震颤声。
  嗡嗡嗡嗡嗡……
  震颤声在武斗场中持续了很久,空中的猿暴和魂兽龙猿在那嗡鸣不绝的场馆震颤声中飘然落地。
  都不用去查看,那个兽人确实很扛揍,但承受了这样的重击,没有魂力防御的兽人或许胸口都已经被直接打穿,绝对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
  猿暴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脸上的笑容绽放,意气风发的举起手,瞬间全场欢呼,如同英雄一样的待遇,他看向王峰等人的方向,然后伸出一根儿手指,指了指地坑里已经没了声响的乌迪,“这只是一个开始,不知贵贱尊卑,妄图僭越规则,他就将是你们的下场,玫瑰将倒在我们的脚下!”
  最后一声是吼的,声震长空,这还真是全程不装逼,一装就满满的全是骚气和牛逼。
  虽然击杀的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卑贱兽人,但刚猿副队说的那话实在是让他们感觉太燃了,一扫之前被李温妮压抑的憋屈愤怒,所有御兽圣堂的弟子都欢呼起来。
  “玫瑰圣堂不知天高地厚,包庇兽人、与这些肮脏的蠢货铿锵一气,竟然还敢挑战我们御兽圣堂,真是螳臂当车般不自量力,可笑可恨!”
  “废了他们剩下的人,绝不能让这些祸乱刀锋的肮脏东西站着着离开咱们御兽圣堂!”
  “那叫坷拉的兽女、那个厚颜无耻让兽人加入圣堂的王峰!有种就下一个上,滚出来受死!”
  “对!废了他们!就像碾死刚才那条死狗一样!”
  看台上群情激奋、呼喊声震动四方,震得整个武斗场都嗡嗡作响。
  挑衅李温妮是不存在的,无论是人家的背景还是实力,御兽圣堂的弟子们都没有去挑衅的份儿,那个胖子看起来虽然贼眉鼠眼、那个大胸妹虽然看起来自甘堕落,但毕竟这时候看起来都是边缘角色,也没有让人多提的资格,所有的喷涌都集中在王峰、坷拉的身上,恨不得要把这两人剥皮拆骨!
  维金斯一直紧绷的脸上此时也终于露出一丝笑意,转头看向王峰:“挑人吧,下一场了!”
  王峰还是一脸的淡定,虫眼已经打开一直关注着乌迪的状态,这哥们就差临门一脚了,“你们高兴早了,说起来还是要谢谢你们的。”
  维金斯眉头一皱,这家伙又想说什么奇怪话:“谢什么?”
  老王慢条斯理的指了指场中那个凹陷进去的地洞,在虫神种的感知中,那里正有一股原始的力量在苏醒、在生长、在蓬发!
  “感谢你们那个副队长的攻击,感谢你们御兽圣堂的嘲讽,”老王开心的说:“乌迪要觉醒了,哎呀,你们可是替我省了不少钱!”
  奶奶个腿,乌迪在不觉醒,他都快撑不住了,需要喂养的人太多,奶妈,好难啊。
  “装神弄鬼,说的什么狗屁话!”维金斯冷笑,可随即,脚下的地面竟然微微震动起来,他微微一怔。
  不止是他,那震动越来越大,武斗场所有人此时都感受到了。
  嗡嗡嗡嗡……
  喧闹的现场微微安静,所有人都奇怪的看向场中,那里并没有任何战斗,可这震感从何而来?
  咔咔!
  几声脆响,只见在越来越大幅度的震动中,几道裂纹突然沿着场中那个原本平整的圆洞四周蔓延开。
  紧跟着,在那小小圆洞周围,所有的青冈石地砖突然崩开,就像是有什么粗壮的巨树苗要从那位置长出来一样,有大约两三平米见方的一块土地往上猛然一拢,形成一个小丘般的凸起状。
  咚咚、咚咚、咚咚!
  武斗场彻底安静了下来,所有人此时都听到了地底深处那突如其来的恐怖心跳声,强而有力,生机蓬勃。
  猿暴的脸色微微一变,站在武斗场中,他的感受最为直接,那股酝酿在地底的力量实在太过可怕,宛若洪荒猛兽、气血冲天,宛若有一双蕴含着无边愤怒的恐怖眼睛,正在那地底中盯着自己。
  是那个兽人?血脉觉醒?
  坦白说,人人都听说过在生死之间临阵突破这种事儿,似乎很常见,但那是数百年来历代流传的奇迹积累,真正亲眼见过的有几个?一千个人面对真正的生死,能活下来的或许只有一个,而能奇迹般觉醒的,更是万中无一!
  哪有那么凑巧!
  猿暴身上的魂力猛然燃烧了起来,而在他身旁的龙猿,则是冲那隆起的凸起处,发出低沉的闷吼声,两柄乌金重锤上流光荡漾、蓄势待发,只等那地底中的古怪出现,便要将之砸成肉泥!
  地下的震颤此时微微一静。
  要出来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跟着。
  砰!
  一个巨大的黑影猛然从那地面隆起处伸了出来!
  那是一只长满了金色毛发的巨大兽臂,足足有两三米长,比龙猿的大腿竟似还要更粗壮一分!
  什么东西?!魂兽?!
  四周看台上的所有御兽圣堂弟子都是一呆,能突然凭空出现、能有如此粗壮手臂的,也只有魂兽了,可问题是,刚才明明没有感受到任何空间波动的痕迹,也没有看到任何召唤法阵在场中显现,这魂兽从何而来?
  “灵魂连接!”
  猿暴一声怒吼,两只手在胸前结了个奇怪的手印,散发着淡淡的蓝光,然后射出仿佛丝线一样的光芒,连接上了他身侧的龙猿。
  只见他身侧那三米多高的身影猛然当空跃起,猿暴身上汩汩的能量透过那灵魂连接的蓝色丝线,注入到了魂兽的体内。
  此时空中的龙猿魂力几乎倍增,手中那巨大的锤子就像是两颗蓝色的小太阳一样,闪耀着刺眼的蓝光,将龙猿庞大的身躯覆盖,仿佛化为了一颗蓝色的星辰,携带万钧之势,朝着那刚刚伸出地面的金毛手臂冲砸下来!
  可怕的光芒、恐怖的冲击,光攻击下冲时带起的气流竟能让四周看台上不少人都感觉睁不开眼,单以最直接的破坏力而言,绝对已经到了虎巅的极限!
  星辰陨落,势不可挡。
  星猿爆冲!
  而与此同时,那片已经裂开的地面也是猛然一炸,碎石泥土翻飞四溅,一道流光般的身影直冲而上,与那坠落的星辰轰然相撞!
  轰!
  空中有蓝光、金光四散炸开,倒卷的气流宛若小台风般朝四周吹拂,强风刺眼,让所有人都不得不伸手遮挡。
  等得那劲风散去,所有人迫不及待的睁眼朝空中看去时……
  只见空中两尊巨影对峙,散发着蓝光的重锤被两只硕大的手掌牢牢的抓在掌中!
  说是对峙似乎有点太抬举龙猿了,事实上,此时的龙猿脸上已是一片惊恐,额头上有粗大的青筋跳起,它的双臂、身体正因拼命的发力而微微颤抖着,而此时掌控着那双锤的,则是一尊金色的身影!
  那是一只长臂怪兽,它的手臂差不多有它的身高那么长,粗壮得无与伦比,宽大的手掌比它自己的脑袋还要大,占据了整个体型的几乎五分之一,弯勾的利爪、粗糙的手茧,龙猿的那两柄大锤子在它手中就像是两颗玩具一样,稳稳拽住,身体稳若泰山,丝毫不晃!只有浑身那根根清晰可见的金色毛发,在空中微微摆荡着,将它衬得愈发的英猛不凡。
  这是……什么东西?
  所有人都惊呆了,呆呆的看着半空中那一瞬间的僵持,连老王都忍不住砸吧砸吧嘴,卧槽,意外惊喜啊!
  是蒙兽,但不是普通的蒙兽,而是黄金比蒙!
  他潜入过乌迪在炼魂阵的心魔中,但也无法看清那个关在笼子里的黑暗身影,毕竟那时候乌迪的自我意识还没有真正觉醒,那黑影也就只是一种意识,无形无态,老王也只是凭经验推测出了几种可能。
  这可是兽族最原始的十大黄金血脉之一!
  诚然,这只黄金比蒙还没有形成兽人黄金家族那种独有的血脉威压,体型也似乎稍小了一些,显得有些幼齿,气势也还稍显不足,还没达到真正盖世神威的地步,但……但这特么也是黄金比蒙啊!
  这特么是正儿八经的兽神嫡传血脉啊,打这龙猿什么的,那不是老子欺负儿子吗!
  轰!
  ‘僵持’的过程中,两者已经轰然落地,黄金比蒙那恐怖的体重生生震得武斗场一阵晃动,而也是在它落地后,所有人这才全都认出了它的身份。
  只见它的胸口处此时正有一个大大的凹坑,肌肉和骨头都陷进去了,而稍一联想之前,那个兽人乌迪正是被猿暴的重锤砸中胸口、身受重伤……
  咔!
  一声怪响,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凉气,只见比蒙手中拽着的那两个乌金重锤,竟然被它恐怖的力量生生捏变了型!
  龙猿的眼中惊恐无比。
  “吼!”黄金比蒙的眸子中散发出闪闪金光,双臂发力,和它体型相当的龙猿竟被整个儿抡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砸向地面。
  轰!
  武斗场震颤,大地龟裂,只是一下,那龙猿身上的蓝色魂力光芒就已经黯淡下去,口鼻处鲜血四溢,握紧乌金锤的双手也已经松开。
  可这才只是个开始,黄金比蒙的眼中凶光四溢,拽住变形乌金锤的双手一松,然后单手拧起龙猿的脚踝。
  “吼!吼吼吼!”
  轰!轰轰轰!
  可怜的龙猿此时就像是一个沙袋似的,被狂暴的黄金比蒙抡起砸下、抡起砸下。
  轰隆隆隆……
  整个武斗场在嗡嗡震响,大地在晃荡,地上的青冈石地砖成片的碎裂、崩起,被生生砸出两个三四米长、两三米宽的猿型大坑!
  地上鲜血横飞,场馆中腥味儿、臭味混杂在一起,龙猿的血液、屎尿乱七八糟的溅射了一地。
  接连七八下,好不容易等比蒙停手,那龙猿已经快被砸成了一块破布条了,只见它的身体浑身软绵绵、就像没有了骨头似的,摆了个扭曲的姿势瘫在地上,口鼻里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这狂暴的巨兽姿态,只看得整个武道场四周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恐怖的身影,只见黄金比蒙松开了龙猿那快被捏变形的脚踝,然后伸手轻轻拨了拨龙猿的身体,对方却是一动不动。
  这可是龙猿,凡尔纳圣堂中足以排进前五的强大魂兽,竟然就这样被那东西砸成白痴了?
  每个人的额头上都是滴滴冷汗横流,目光战栗,而场中的猿暴,则是已经震惊得呆若木鸡,他怔怔的看着那个拨弄着龙猿‘尸体’好似在玩耍的可怕存在,而下一秒,黄金比蒙猛然回头!
  那可怕的眼神,狂猛的气息,猿暴只感觉猛然一个心悸,一口气突然堵到了嗓子眼儿上,喉咙里‘咕咕’了两声,都不用认输了,身体仰后便倒。
  高大的黄金比蒙并不攻击,甚至都没有再去看那倒地的家伙一眼,仰天长啸!
  这一刻,诺大的武斗场,四周数百御兽圣堂的弟子们全都安安静静,鸦雀无声。
  毫无疑问,这不是什么突然冒出来的魂兽,会说话的魂兽大家都没见过,这就是乌迪,刚才那个兽人。
  第二场,乌迪胜!
  ………………
  第三场战斗并没有立刻接上。
  龙猿被打到几乎身死魂消,猿暴在最后一刻也被乌迪吓得魂力紊乱,几乎走火入魔,此时两个驱魔师正在场上直接救治他,用驱魔术引导他归导魂力,避免以后成个废人。
  老王战队这边也需要一点时间。
  毕竟第一次觉醒,第一次变身,乌迪并不知道该怎么变回去,老王倒是告诉他只需要平心静气的引导魂力逆转就可以,但这玩意儿毕竟是第一次,连魂力这东西乌迪都是第一次拥有,这可不是说一次就能会的,并没有那么容易掌握。
  变身状态下的乌迪,除了外形外,性格脾气也和平时截然不同,要显得暴躁许多,很容易被激怒,此外整个形态的气场也和以前完全不同。以前的乌迪给人的感觉是比较憨厚老实的,可现在的黄金比蒙形态,给人的感觉却是霸气无双,这不仅仅只是外形变化,更因为那双恐怖的眸子和犀利的眼神,无论看向哪里看向谁,都透着一种桀骜不驯的张狂,让人有些不敢与他对视,仿佛一言不合马上就会跳过来杀你个血流成河、日月无光。
  别说看台上那些御兽圣堂的弟子了,就连范特西,刚才好奇去摸乌迪脑袋上的长毛时,被乌迪冷冷的瞥了一眼,愣是吓得没敢再下手。
  唯独老王,该搓的搓、该揉的揉、该捏的捏,乌迪对老王也是特别,他摸可以,其他人就不行,连温妮都不行,哦,对了,还有坷拉也可以摸……
  武斗场上嗡嗡嗡嗡的低语声不断,两边各忙各的,忙活了大概十几分钟,场上的猿暴已经做完了初步的魂力引导,看样子是把情况暂时稳定了下来,然后立刻被人抬了出去。
  老王这边则多拖了几分钟,变身的乌迪明显比以前的乌迪聪明太多了,很快就在老王的指点下找到了引导魂力的节奏,只见他身体表面一阵魂力流动,然后身体开始迅速一圈圈的缩小,只大概三五秒钟就已变回了原本乌迪的模样。
  胸口的伤势看起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剩下一个浅浅的锤印,就是衣服有点尴尬,什么外套内衣内裤早都已经被黄金比蒙那恐怖的体型给撑成了碎布片儿,此时身上一丝不挂,范特西从背包里取了套自己的玫瑰衣服给他换上,一个高一点、一个肥一点,穿起来居然十分合身。
  这时候的乌迪,眼神已经又变回以前那实实在在的老好人样子,想到刚才瞪过范特西和温妮,有些不好意思,结结巴巴的给二人道歉,那两人自然不会在乎,温妮摸了摸他脑袋,阿西八大笑着跳过来兴奋的搂着他肩膀:“牛逼了啊你小子!回头咱们练练,都变身,这下就势均力敌了!”
  乌迪傻笑着拼命点头,眼眶里却能看到有雾气弥漫,但精神看起来不是很好,老王知道刚才那种血脉变身是很消耗元气的,这时候的乌迪显然有些虚弱,最需要静养,而不适合心神过于激荡:“好了好了,回头再庆祝,这会儿赶时间呢,咱们还有一场!”
  旁边维金斯等人的脸色铁青,谁能想到千般算计、万般谋划,最后竟然还是一出来就被玫瑰干了个二比零。
  这已经是被推到了生死的边缘,再输一场可就要出局了,全队的人这时候神经都绷紧了,可对面居然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口出狂言,对御兽圣堂一点尊重都没有!
  “王峰!”维金斯真是要被气炸了,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堂堂一个战队队长,却只会躲在队员的背后阴阳怪气!有种你出来……呵呵,你这种废物,只会拍马屁而已,想来你也没这个胆子!”
  坷拉和范特西本都跃跃欲试,可没想到老王直接就走上场去:“这么弱智的激将法,怎么,你要和我玩玩儿啊?”
  看到王峰上去,别说御兽圣堂,就连老王战队这边,除了玛佩尔外,其他人也全都惊呆了。
  乌迪愣愣的看着队长,范特西和坷拉都张大了嘴巴,温妮则是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我擦,王峰你会被打死的,这帮人不是黑兀凯,你以为你还能玩儿三十秒男的梗?”
  “阿峰,你破产了?啥事儿这么想不开……”
  队长要出战,队员没有欢呼雀跃的加油就算了,居然集体发呆吐槽,这待遇也真的是没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