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小说《大明第一太子》 > 章节列表

第二百六十一章 财富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朱标做到椅子上,随手从地上捞起一只不知何时爬出来的小猫,不顾它娇柔的喵叫开始逗弄起来,一旁的刘瑾倒是担心的很。
  陈韵书站在一旁说道:“刚才听到下人禀报,已经有不少世族族长都到前院了,殿下是否见一见?”
  朱标仿佛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小猫咪身上随口说道:“不必了,就让你爹去处理吧。”
  陈韵书眼睛一亮立刻躬身应诺,然后看太子殿下无心说话就跟徐允恭等人退了出去,刘瑾看人都走了才问道:“爷,恕奴婢多嘴,这江南世族的族长是不是应该接见一下,都交给陈家恐怕有些不妥。”
  朱标把小奶猫放回地上,拍了拍手,猫咪这么可爱为何偏偏爱掉毛呢,还是暖玉好,最起码不用担心这个。
  刘瑾看太子殿下没回他的话,也知道是自己多嘴了,立刻躬身把奶猫捡起放回木篮子里,其余几只也都想往外爬,一只踩着一只,可惜都太小了,除了第一个小猫,其余的都差一点才能出来。
  朱标净了净手躺回床上,心中盘算一下明日就得返京了,总这么悠闲太堕落了,自己老爹可还在日夜操劳呢。
  江南世族现如今都是豪富,往后得了他的扶持必然是更会蒸蒸日上,他们的底子可不是那点儿农田,主要还是操持的买卖。
  这世间什么最挣钱,粮盐铁布,这就是最基本也是天下百姓最基本的生活所需,粮食不用多说,朱元璋父子二人现在愁的就是粮食不够,全国各处百姓嗷嗷待哺。
  铁也同样,菜刀铁锅农具都需用铁,何况还有百万将士的铁甲寒刀,布匹也同样,再如何贫困的百姓也都知道遮衣蔽体,大明有多少人,这些人那个不用布匹。
  盐那就更不必说了,自古以来就没有人不知道此物挣钱的,都不用往唐宋看,元朝年间盐课所获766万余锭,财政支出的十之七八依靠盐利,国之所资,其利最广莫如盐!
  江南世族因何家资丰厚,不就是仗着这些么,全旭这些天在江南打探出了不少情况,尤其是世族暗地里的勾当,铁到还好,毕竟犯忌讳,江南世族现今还没那个底子敢大规模贩铁。
  不过江南地界的粮食盐布这三个大行当基本已经被他们垄断了,陈家就是最大的粮贩,杭州府附近的良田万亩都姓陈,杨宪当初就是从他家买的粮食用来糊弄朝廷。
  江南张家垄断了布匹行当,号称有史上最好的红布蓝布,其余几家虽然其他颜色出众,但是其利远远不如张家,他家的布匹行都开到全国各地了。
  当然还有盐,这倒是无一家敢垄断,是由江南李家领头,其余各家疏通关系等分成,不过其家最富,若不是因为底子不干净、李家才应该是江南世族的领头羊。
  江南其余家族也不简单,钱庄酒楼,青楼船坊,当铺珠宝,总之林林总总的营生覆盖江南地界,虽然还是以诗书传家,但商气也是越来越重了。
  这些家族底子不干净所以才会让李文忠拿住,否则上有国家律法,李文忠还能一手遮天不成,无非是自己没有底气罢了,这才会急切的投入朱标麾下。
  现今话都说明白了,这些人竟然还不把底子交出来,陈知府也一样,话说得好听,但却没有一句有用的,莫不是欺负他年少?
  还是以为像朱标这样的贵人不会插手商业这种低贱的事情,想着每年进贡就了事,朱标笑着摇摇头,没见到就罢了,左右李文忠自己也不敢吃下这么大一块肉。
  但现在既然送上门了,没有不吃到肚子的,否则也太对不起他的身份了,希望他们能懂事些吧。
  毕竟暗示的已经够明显了,昨夜才答应收下他们,而现在正是世族一齐拜见定下规矩的时候,朱标这个时候不出去,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他毕竟是太子不能像李文忠那样吃像难看,大概意思就是本宫不抢你们的,但你们应该懂事,主动献上来,否则成何体统!
  而这个时候陈韵书走到前院书房内,陈张李三家的族长都在此,其余小家族的正奉承着陈知府,毕竟怒能够顺利投入东宫还得做些人家。
  丰乐楼的老板笑眯眯的感叹道:“陈知府不愧是我等的表率,才短短两天就办成了这件大事,往后我老李自当马首是瞻。”
  另一旁腰间挂着金算盘的中间人也是接话道:“理当如此,世兄往后调入京城,总得置办些家产,我赵家虽不如世兄家底丰厚,但也愿意献上京中两处钱庄,仅为贺礼!”
  其余人也纷纷响应,陈家这件事办的确实漂亮,但更重要的是他明显得了太子殿下青睐,竟明言调入中书省,这往后可就是平步青云了,江南世族也终于在朝廷有个说话的了。
  短短这会儿功夫,陈知府就收到了京城附近万亩水田,城中十余处铺子,这还是现在说的,等真正调任之时这礼物还得丰厚好几倍。
  陈知府笑着客套几句,他家也是豪富,区区这点东西不算什么,不过同为利益集团,自然不需太客气,若是其他家族出了高品京官,他自然也不会吝啬。
  现在这个局面根本没到内斗的时候,相互扶持都嫌不够,盐商李家的家主李钱塘敲了敲桌子,他算是这群人里最没风度的了,面容粗糙气质也有些危险,其余人对他也都是敬畏多。
  毕竟贩盐的都是亡命之徒,其余各家的买卖都还牵扯不上杀头的罪过,所以自然无人敢不给他面子,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李钱塘神韵也有些嘶哑:“我等攀上贵人是大好事,只不过陈世兄,贵人的胃口恐怕不小吧,你是如何商量的,每年应该上贡多少银财?”
  陈知府一皱眉说道:“殿下何等身份,这种肮脏事我又如何敢说出口,到时候每年我等三家各拿出一万两,其余的各家各出五千两,再配上奇珍异宝或送上去就是了。”
  李钱塘冷笑一声:“陈知府莫不是以为你那闺女那么值钱,每年区区几万两就想打发了皇太子?连李文忠都敢开口每年要十万两,太子殿下能甘心就要这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