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小说《大明第一太子》 > 章节列表

第二百六十二章 诚信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陈知府脸色一黑,他家虽然也经营不少,但都是他房的子弟管着,士农工商,主家必然还是要朝着仕途发展的,也正是因为此,他陈家才会是江南世族的领袖,太子殿下也是会跟他商量这些事情。
  张家家主赶忙打圆场说道:“两位世兄莫急,说到底我等是一条船上的,如今能攀上太子殿下更是难得的机遇,小心些总没错。”
  江南最大船队的钱家家主说道:“陈世兄是读书人又贵为知府,自然是不好意与太子储君谈论这事的,不过小弟也是赞同李老哥的意思,太小家子气可不好。”
  陈知府舒缓眉头:“钱财身外之物,如今天下安定了,朝廷必然加大对江南的管控,盐铁之物乃是官府专营,现今也该舍弃了。”
  李钱塘冷笑一声,这也是他李家和陈家的矛盾,李家靠的就是贩卖私盐,而陈家却总想着断掉这一条路,也不知道是为了打压李家势力,还是这个大明官员看不上他。
  钱家主叹了口气说道:“陈世兄,铁好说,盐可是我们的命脉,官盐昂贵难求,普通百姓根本吃不起,而李家贩盐的买卖我等可都是有一份的。”
  李钱塘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民不与官斗,何况他这个贩卖私盐的了,若不是这里面也有陈家的好处,早就把他拿下当政绩了。
  这个时候陈韵书走了进来,其余人还以为是太子殿下到了,赶忙肃手站好,准备等殿下一进来就行大礼参拜,李钱塘都有些发颤了。
  陈知府陪了朱标两天,而且又是正经的官身自然颇为震惊,发现时儿子自己进来的后,就疑惑的问道:“殿下呢?可是要我等过去参拜?”
  陈韵书笑道:“殿下有些疲惫了,让爹处理了。”
  陈知府听完后先是一喜,然后就感觉不对,太子的行程他们自然清楚,谁都怕这位祖宗在杭州出了事,有个万一当今非得血屠江南不可,到时候莫说投劳李文忠,李文忠不亲自操刀来杀就不错了。
  殿下这一上午走走停停才玩了多少,又不是身娇肉贵的公子哥儿,那可是北伐灭国回来的天策上将,传闻跟圣上一样都是不知疲倦的。
  其余人也都面面相觑,李钱塘皱起眉头坐了回去,殿下身边的全旭四处探听消息他们也是知道的,毕竟百年经营,反抗朝廷做不到,但是江南地界上少有什么能瞒得过他们。
  陈韵书有点儿迷茫了,其余人不开心也就算了,为何自己父亲还不开心,这可是太子殿下的信重,往后陈家江南冠冕的地位就更稳固了。
  钱家主当先开口道:“莫不是嫌我等没有诚意,是不是该主动去拜见才好,我家刚得了几件宝物,可做进献之礼。”
  其余人纷纷迎合,陈知府肃声说道:“你们以为太子殿下是那些朝中大臣,拿点奇珍异宝就能哄的开心了,无缘无故送礼上门殿下怎么可能收。”
  张家主点点头说道:“给贵人送礼,得送的雅致,落了俗套惹得殿下不喜,别说礼物被拒,弄不好还要治大不敬之罪。”
  其余人更迷茫了,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小声说道:“殿下不是已经收下我等了么,我等孝敬也是应该的。”
  李钱塘眯着眼睛说道:“谁告诉你的?”
  其余人更不解了,要是殿下没收下他们,那他们来这儿是为了什么,其中有人醒悟到:“空口白牙的事,除了陈知府自由殿下一人知道,殿下若是不认,把这件事自然是没有发生过。”
  有人挠头说道:“殿下何等身份,那就不讲诚信了?”
  其余人也都明白,他们凭什么让太子讲诚信,这买卖根本还没成,殿下也没拿他们一分好处,如今结果如何就是看他们的决心了。
  至于其他什么,他们家族能做到这么大,靠的可不是诚信,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为之奈何。
  陈知府摇头道:“殿下还在等我们的诚意,我陈家是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就看诸君如何抉择了。”
  李钱塘叹了口气,陈家已经走上仕途了钱财够用即可,而剩下的家族子弟连个五品以上的官儿都没有,自然还是看重钱财,尤其是他家,没了这些,早亡死在路上。
  腰带金算盘的中间人说道:“我等一年进奉十二两,这可是不比江南的粮税低了,如此殿下应该满意了吧,若是再高我等还不如顺了李文忠。”
  李钱塘冷笑道:“肉到都送到嘴边了,你还想给别人,莫不是当太子殿下不会杀人?到时候李文忠能在殿下面前护住我等吗?”
  这下大家都傻了,明明开开心心的来了,想着抱住了一条大明朝最粗的大腿,这如今怎么要破家灭门的样子了。
  张家主叹了口气:“你们也别装傻充愣了,都是知根知底的,想让我们三家领头也行,若是不想再往下谈了那就出去,往后祸福自依。”
  这下所有人脸上的惶恐都消失了,说到底能攒下诺大身家没有一个简单的,若是没有本事早就被别人吃下去了,江南世族团结,但从不需要蠢货。
  李钱塘摩擦了一把自己粗糙的大脸说道:“银子是拿不出更多了,毕竟下面百姓多是用粮食铜钱买卖,纵使江南富庶几年内也供给不了太子殿下几十万两银子。”
  如今还没有海外白银大规模涌入大明的事情,国内用的更多的是铜钱白银并不是主流,甚至有些偏远地方还盛行以物易物,开国年间更是贫困,银子除了江南富商恐怕别的地方都用不到。
  陈知府点头道:“殿下或许要的也不是银子。”
  这话一出其余人更加沉默了,不要银子那要的绝对是更重要的东西,对他们来说还不如要的是银子呢,其实他们也早就猜到朱标想要什么了,只不过祖宗基业如何能舍弃。
  张家主突然笑道:“这事什么时候轮到我们抉择了,士农工商,我等虽然富足但顶了天也就能掏出几万青壮,而且多是乌合之众,杭州城外停着一万铁骑,还占据着北城门,我等不过是肥些的牛羊罢了,还是尽早认命吧。”
  其余人也面露不甘,他们在元末乱世中能保存这么庞大的家业可不是靠着讲诚信仁义,早年别说盐铁,就是人口军粮马匹他们都卖,要不这富贵怎么来的,乱世才好发财。
  ……………………